首页 > 欧美流行 > > 正文

领导掐我的奶,腰猛地一沉进入了她|前仆后继

2019-08-18 21:05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突然房间内传来一阵娇媚呜咽的轻吟,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是邹云!

    

     难道她已经忍不住,先自己满足了?

    

     我笑着推开门,邹云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近乎央求,“张总......真的不行......我有老公了......不要......”

    

     张总?

    

     没等我走进去,又听见一个男人喘着粗气说,“小云啊,不用怕,只要你听我的,明天我就让你当上部门经理,难道你不想吗?这可是很多人求都求不来的位置啊!”

    

     还有男人?

    

     听到这话,我发现事情不对劲,快步跑进房间。

    

     此时一个身材有些肥胖臃肿的男人正压在邹云身上,她的衣服已经被撕扯开,包臀裙被卷了上去,黑丝被撕扯的一块好一块坏的,透着黑丝露出的白嫩美腿极具诱惑力。

    

     平时邹云动情时,会眼神迷离,娇美的脸蛋也会带着红晕,翘臀会随着腰肢轻微扭动,双腿也会夹紧磨蹭。

    

     可现在邹云没有这些表现,而是不断挣扎,脸颊挂着泪痕,显然她是不愿意的,也没有对眼前的人动情。

    

     见此情景,我立即冲上去,一把拽开邹云身上的男人。

    

     男人也是吃了一惊,但他也没慌,而是勃然大怒,:“你他妈谁啊?”

    

     我指着男人怒吼,“你说老子是谁!我能出现在这里,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男人一怔,估计他也知道邹云有老公,听了我的话只是冷哼一声便穿上衣服离开。

    

     我当然不能轻易放过他,自打我认识邹云到现在,还没见她哭过,现在她蜷缩在床上哭哭啼啼的模样太惹人心疼,我举起一旁的板凳猛地砸在男人身上。

    

     他倒也皮糙肉厚,只是被我砸的一个不稳,没倒下。

    

     我恶狠狠的指着男人警告,“不管你是谁,如果你再敢对邹云打歪主意,我要你的命!”

    

     都说有钱人怕不要命的,还真是,他被我的警告吓到了,也可能因为他做的勾当见不得光,只能灰溜溜的跑开。

    

     男人走后,我走向床边问,“邹姐,到底怎么回事啊?”

    

     邹云哭哭啼啼的说,“那个人是我公司的总经理,之前她就追求我,我也告诉他我有老公了,可他说就喜欢人妻,经常骚扰我。碍于工作,我只能与他一起应酬,本来今天说是约见一个客户的,可他却把地址订到酒店,我觉得不对劲,也不认识其他人,只能给你发信息......”

    

     邹云咬着嘴唇,泪水在眼眶中滚动,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奈何太委屈还是哭了出来,“你姐夫二次创业,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难道他就不担心我吗?如果今晚他在,还会发生这种事吗?要不是有你看邹云这幅模样,我特别心疼,便将她抱在怀里柔声说,“没事邹姐,那破公司以后不去了,你也不用怕,不是有我吗?以后你出门叫上我,有我在,我看那个死肥猪敢对你做什么。”

    

     邹云下意识的抱紧我,哭着说,“谢谢你小超,要是没有你,我可怎么办啊!那个混蛋.....”

    

     我不断安慰着邹云,让她明天就去辞职,还说姐夫二次创业已经有很好的发展了,她以后也不用愁钱的事,说了许多好听的话才让邹云止住眼泪。

    

     等邹云情绪稳定后,我擦了擦她眼角的泪痕,此时的邹云实在太美了,任何一个人见到都会怜惜,爱慕。

    

     我看向邹云被撕扯的有些破烂的丝袜,实在太诱人!

    

     我一手揽着邹云的腰肢,一手放在她的腿上,掌心那种柔软细腻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掐两下。

    

     我感受着邹云粉腿的滑嫩,眼睛盯着邹云,忍不住夸赞,“邹姐,你现在的样子也好美啊。”

    

     邹云脸颊泛起一丝红晕,这让我很自豪,也很高兴。

    

     只有面对我时,邹云才会如此动情。

    

     我的手从轻微的抚摸,变成加大几分力道的捏揉,邹云也紧贴在我怀里,鼻息逐渐加重。

    

     邹云刚刚受到惊吓,我也不想趁人之危,没打算做什么,只能算是简单的挑逗。

    

     可下一秒,我愣住了,邹云突然用双手揽住我的脖子,眼眸中充满情愫。

    

     没等我有什么动作,她直接吻了过来,虽然只是触碰了一下,但这是邹云主动的啊!她可是第一次主动与我有如此大尺度的亲密接触。

    

     邹云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身子紧绷,圆润的蜜桃臀配合着腰肢扭动着,眼中充满渴望与情欲。

    

     “小超,谢谢你,现在......我随你处置。”

邹云将我深深吸引住了,我一把抱住邹云,兴奋的双手颤抖。

    

     邹云见我有些慌乱,微微一笑,在我炙热的目光下扭动美股,自己将包臀裙往下拽了拽,带着一抹妩媚的神情问,“小超,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我激动的喘着粗气,眼看着包裹邹云翘臀的裙子渐渐滑落,圆润的美股像是果冻一样弹了一下,一双修长的美腿也摆出一个诱人的弧度。

    

     邹云顺势一侧,又一次靠在我怀里,眼神中充满柔情。

    

     我小心翼翼的搂着邹云,手掌在她滑嫩的腿部不断捏揉,邹云也十分配合的贴着我,小嘴里发出娇吟声。

    

     我没想到邹云这么主动,这份主动多么来之不易,如果我现在没把握住,怕是不会在有这样的机会了。

    

     她现在完全是因为身体加情感上的双重冲动,才会对我如此深情,一旦她彻底恢复理智,心底那道不能触碰的围墙又会将我挡在墙外。

    

     我隔着黑丝剐蹭着邹云圆润的蜜桃臀,她故意扭动了两下,似乎是想让我知道她的美股多么有弹性。

    

     由于这次我是紧贴邹云的,在我来了感觉时,她也第一时间发现了。

    

     这也是她第一次与我如此亲密接触,也不知她是不是故意的,扭动腰肢的同时,小臂总是蹭来蹭去,搞得我血液沸腾。

    

     被邹云蹭了几下,我兴奋的失去理智,手掌的力度也变大许多,邹云娇声说,“哎呀,臭小子,这么大力气,弄疼我了。”

    

     咕嘟!

    

     我咽了咽口水,多么美妙的嗓音,只是听着邹云的话,我便想到一会她会多么疯狂,甚至会一次又一次的哀求我满足她。

    

     我感受着手掌上传来的柔软弹性,发现邹云还真是尤物啊,也怪不得被一堆狼盯上,如果我有这样的老婆,还真不放心她出去。

    

     随着我手掌不断变换的力道,邹云酥软的靠着我,呼吸更加急促,任由我手掌在她身上变换动作。

    

     渐渐的,我顺着她的翘臀往内剐蹭,扯拉着本就破烂一些的丝袜。

    

     “唔......”邹云脸上的红晕加重,发出梦呓般的声音。

    

     我见时机成熟,顺着邹云的丝袜将手伸了进去,甚至触摸到她身上性感的小内内,这次她完全没阻止我,而是幅度更大的扭动翘臀。

    

     我用力拉扯了一下内衣,被我这么一扯,她浑身一紧,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渴望,嘴中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吟,“小超.....看到这幅样子的邹云,我彻底爆发了,我抽出手,直接压倒邹云,嘴贴了过去。

    

     邹云不仅没有躲避,反而紧紧的抱住我迎合过来,一双美腿配合着水蛇般的细腰将我缠住,翘臀不断上挺,渴望着我能填补她内心的空虚。

    

     我和邹云两个人都陷入疯狂的刺激中,就在我解开裤子准备与邹云真正来一次鱼水之欢时,外面突然传来声音。

    

     听声音是刚才走掉的那个张总,听到他的动静,我俩都是一个激灵起身,我更是狼狈不堪的将衣服整理好,邹云则是转过身。

    

     张总直接走进屋,见我俩还在,他特别神气的说道:“邹云,明天你不用到公司了。”

    

     说完,他走向床边捡起一个钱包牛比哄哄的离开。

    

     一瞬间,我又一次从天上摔下来,心里不免多骂了几句张总。

    

     邹云起身提了提裙子,圆润的翘臀颤抖了两下。

    

     见我有些无精打采的,邹云走过来拽住我说,“小超,咱们回家吧。”

    

     “恩。”

    

     “回家......咱们想怎样都行。”邹云红着脸说。

    

     怎么回事?邹云不是恢复理智了吗?

    

     我偷瞄一眼邹云,发现她此刻也在瞄着我,她娇羞的撇着嘴,小手揽着我的胳膊,就好像个小女人一样。

    

     此时的邹云让我有些恍惚,我甚至觉得邹云将我当成爱人了。

    

     我也搂着邹云的细腰与她离开酒店。

    

     回到家已经是后半夜,到家后我还处于兴奋状态,但邹云却变得更加理智,我想她这一路上一定想到了许多吧。

    

     本来我也没打算做什么,起身准备冲个澡睡觉,邹云却笑着说,“小超,反正我也被开掉了,明天也正好是周末,你要是有空的话......能陪我出去转转嘛?”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