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 > > 正文

你轻点啊你得太大了 小说高黄全肉 又黄又好看乡村小说

2019-08-11 19:03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王小春被张大田给问傻了眼。

他心中暗衬,张大田为什么要让自己偷窥他媳妇,而且还想让自己弄他媳妇,难道是脑袋被驴给踢了?

又或者是有特殊癖好,喜欢被人戴绿帽子?

QQ截图20180109082236.jpg

“大田哥,你到底啥意思啊?咱们兄弟这么多年,有啥不能直说的?”

张大田犹豫了一下,咬咬牙道:“小春,实话告诉你吧,哥哥我下面那玩意不行了。”

“啊?”

王小春一脸诧异,“你这么年轻,下面的家伙咋就不行了?”

提及此事,张大田瞬间变脸,语气阴沉的说:“还不都是被张富贵那狗畜生的给害的,暗中找了群镇上的混子,把我下面的玩意给弄废了。”

一说到这些,张大田眼眶湿润,眼中尽是愤恨之色。

而王小春听了此话,诧异不已,惊问道:“不可能吧,张富贵不是你大哥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哥他妈逼,同父异母罢了。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自然是为了利益。”

顿了顿,他继续说:“今年年初,家里的老头子检查出得了癌症,顶多还能拖个一年半载,他很想在走前抱孙子,所以就放出话,我跟张富贵谁能第一个生出孩子,让他走前没有遗憾,他的所有财产都归生出孩子的继承。”

“张富贵结婚四五年了,一直没有孩子,他下面那玩意肯定是有问题的,为了财产不落到我手里,所以……”

张大田虽然叙述的很简短,不过王小春一下子全都明白了,心中唏嘘感慨,兄弟两人为了遗产,真是不择手段。一个为了财产可以迫害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另一个为了财产可以将自己媳妇拱手让给外人玩。

王小春大致猜到了张大田的目的,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大田哥,那你想怎么做?”

张大田蹲在墙角,默默的掏出烟,点上之后狠狠的吸了一大口,吐出浓浓的烟雾,轻轻吁了口气,心情复杂的说:“我想让你把你嫂子给弄了,借你的精子让她怀上孩子。”

“大田哥,你确定非得这么做?”

王小春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是从张大田嘴里听到这种话,依然震惊又期待。

张大田恩了一声,说:“你跟哥关系最好,这好事哥哥就便宜你了,让你弄一下你嫂子,总比让外人弄强,哥心里也没那么膈应。”

王小春脸上露出犹豫之色,并不是王小春品德高尚,只是这种奇葩事来的太突然,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张大田见王小春犹豫不定,便有些心烦,说:“不干拉倒,老子把媳妇给你弄,你倒显得为难了,如果你不愿意就算求,以你嫂子的相貌,村里十个男人,至少有九个都想弄她,剩下一个也是因为年龄大弄不动,你如果不愿意,我找其他人便是。”

“别啊!”一说要找其他人,王小春一下子就急了,忙说:“大田哥,我……我愿意!”

王小春做梦都想和貌美如花的陈洁巫山云雨,今天机会摆在了眼前,他又怎么愿意错过。

“只是……”王小春有些担忧,“陈洁嫂子能同意么?”

“这事你别操心,我自会让她同意。”张大田阴笑一声,玩味的看着王小春,说:“不过小春,在弄你嫂子前,你得先帮我一个忙。”

王小春疑惑的看向张大田,好奇的问道:“帮什么忙?”

张大田咬牙说:“我要报仇,张富贵那狗娘养的害我残废,生不了孩子,所以我只能把媳妇让给你弄,但是这口恶气我咽不下去,你得帮我把张富贵的媳妇给上了,给他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啥?!”

王小春吓了一大跳,面露担忧之色的说:“张富贵可是跟镇里的混子关系很好的,如果让他知道我打他媳妇的主意,他肯定会弄死我的。”

张大田道:“他经常不在家,只要谨慎一点,不会知道的,而且张富贵的媳妇长的也不赖,日了她,你不吃亏。”

王小春心里还有顾虑,叹气说:“大田哥,我一个在村里开小诊所的穷小子,一穷二白,李春梅那种镇里来的美女能看上我这个穷小子?”

张大田满含深意的看了一眼王小春颇有资本的小兄弟,提醒道:“张富贵那方面的能力肯定也一般,否则不至于这么久都要不了孩子,李春梅那浪蹄子估摸着也饥渴的很,只要你让她知道你有个大家伙,她一定会心痒难耐的湿一裤裆,你随便再花点心思,一定可以日了她。”

王小春挠挠头,好奇的问:“湿一裤裆是啥意思?”

张大田嘿嘿笑了起来,“忘记你小子还是个雏了,就是女人想干那事的时候,下面就会湿漉漉的。等你日了李春梅那骚蹄子,自然就明白了。”

“不过你记住,日她可以,但千万别让她怀上,否则财产便宜张富贵那狗日的了。”

王小春走后,张大田回到卧房,见陈洁已经睡下,便坐在床边,讪笑着说:“媳妇睡下啦,有个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陈洁从床上坐了起来,拉扯被子遮盖住裸露出来的春光,随即,好奇的问道:“这么晚了,有啥事呀?”

张大田有些不忍说出口,毕竟自己媳妇给别人玩,是个男人都受不了。但是一想到张富贵为了得到老头子的财产,竟然找人废了他下面那玩意,让他痛不欲生,守着娇艳美妻只能干瞪眼,他便恨意无边。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张富贵得到财产,于是张大田心中才生出了一个借精生子的大胆想法。

“媳妇,那啥……我的情况你也知道了,以后我肯定是不能给你一个孩子,没有孩子咱们这个家庭就不算完整,我对不起你啊。”

陈洁听了张大田的话,幽幽叹了口气,说:“大田,你也别太着急,咱们都还年轻,没有孩子可以慢慢要,等这阵农忙过了,咱们再去市里的大医院瞧瞧。”

张大田眼眶泛红,摇头说:“不去了,都去检查多少次了,我都死心了,你还不死心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下面的玩意彻底废了,以后不可能有孩子的。”

听张大田这么说,陈洁沉默下来,不知如何接话。

张大田讪讪的看了陈洁一眼,心中忐忑的说:“我有个主意,可以让你有个孩子,不知道你愿意不?”

陈洁诧异的看向张大田,好奇的问道:“什么主意?”

张大田说:“王小春是我最好的兄弟,你跟他也熟悉,我想……我想找他帮忙,让你怀上孩子。”

“什么?!”

陈洁以为自己听错了,美眸瞪的老大,“你刚才说的啥?”

张大田咽了口唾液,悻悻的说:“媳妇,让小春帮帮咱们吧,咱们需要一个孩子。”

“你疯啦?”陈洁一脸尴尬的瞪向张大田。

张大田面色坚毅的摇头,说:“我没疯,我们本来就需要一个孩子,而且我知道你也非常饥渴,需要男人的慰藉。”

陈洁俏脸一红,“胡说八道,你才饥渴呢!”

张大田道:“刚才我都已经在窗户外面看见你用手弄下面了,你就别再狡辩了。”

陈洁见张大田发现了自己的小秘密,俏脸更加臊红,正想开口说话,谁知道张大田接下来的话更是让陈洁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其实,不止是我看见了,连小春也看见你用手弄下面了。”

“你真是个混蛋!”陈洁又羞又怒的用手捂着脸,羞赧不已的说:“你怎么能带小春偷窥我,真是丢死人了,以后还怎么跟他见面!”

张大田说:“有啥可丢人的,看的出来小春对你也有好感,刚才他看你做那事的时候,下面那玩意恨不得把裤裆都撑破了,他下面的家伙大的很哩,一定可以满足你的。”

从张大田不能人事到如今已经半年之久,陈洁是正常女人,本就有生理需求,得不到满足,只能半夜里趁张大田不在的时候,偷偷的用手。

手毕竟不能和男人的那玩意比,所以即便是能暂时的灭火,但陈洁依然渴望有个大家伙能够狠狠的填满她的身体,让她得到满足。

一想到如果自己答应下来,王小春下面的大家伙就能把自己身体填满,陈洁的浑身便酥麻瘫软了。

其实陈洁对王小春也是有好感的,王小春长的斯斯文文,又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平时两人接触的多,一来二去就心生情愫了。

很多次夜里,陈洁将手伸向下面时,脑海里情不自禁的就会幻想跟王小春巫山云雨的画面。

所以,当张大田说找王小春借精生子时,陈洁心情既复杂又期待。

沉默片刻,陈洁见张大田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便轻叹了一声,说:“这么做,如果被外人发现了,我就没法活了。”

张大田见陈洁似有松动迹象,赶紧说:“这事除了你、我以及王小春,不会再有第四个人知道,老婆委屈你了,只要你怀上了孩子,咱们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陈洁看了张大田一眼,尴尬的问,“小春答应了?”

“恩,他同意了。”

陈洁俏脸一红,低下了头,也不再说话,算是默认下来了。

过了片刻,陈洁再次开口,“这件事情我不想拖太久,明天或者后天晚上就解决!”

“这么急?”

张大田有些惊讶,他可是跟王大春说了,干了李春梅才能碰陈洁。

“不是急,这种事情我不想拖的太久,早完事早解脱!”

陈洁好不容易答应下来,自己如果拖着恐怕生变故,张大田叹了口气后点头答应下来,他连夜又去了王小春家一趟,让王小春做好心理准备。

……

第二天一大早,王小春醒来时发现自己裤裆里黏糊糊的,竟然梦遗了!

回想起昨晚的梦,竟然在梦里又看到了陈洁嫂子赤身裸体的在床上扭动身子,手指放进她粉嫩蓓蕾的诱人模样。

赶紧换了条裤衩,穿上了干净的衣服,王小春打算去后山采些草药回来。

七月的天气极为炎热,清晨穿着短袖出门没多久就会浑身出汗。

王小春背着背篓,扛着锄头走出家里的院子,情不自禁的朝邻居家的院子看了一眼,他旁边住着的正是张大田的大哥,张富贵和李春梅。

如果真如张大田所说,李春梅是个浪蹄子,那么还是有希望能够日了李春梅的。

一想到李春梅那妩媚的俏脸和丰腴性感的身姿,王小春下身不老实的挺了起来。

……

一上午,王小春在后山采了些常见的草药,等到快中午的时候,实在是热的受不了了,这才下山,在山下的小溪边放下了背篓,见四处无人,于是迅速脱掉了衣服,跳进了清澈的小溪中。

在溪水中游了一圈,见身上的暑气散去,这才上岸,然后走到不远处的杨柳树下,浑身舒坦的躺了下去。

随手从地上摘了一颗小草含在嘴里,王小春脑袋里忽然浮现出了陈洁和李春梅的面孔来,她们一个白嫩苗条而又楚楚动人,一个娇艳丰腴而又性感泼辣,一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小柳村最漂亮的两个少妇可能都会成为自己的盘中餐,王小春便兴奋不已。

对于王小春来说,无论是陈洁嫂子,还是李春梅那浪蹄子,都是让他心里感觉火燎燎的女人,如果能够品尝她们其中任何一个的滋味,那也是非常不错的。

想到这,王小春忍不住轻声嘀咕起来,“没想到明天晚上就可以跟陈洁干那事了,不过自己又该怎么准备?听村里人说,男人第一次搞女人的时候很容易缴械投降,到时候如果弄陈洁嫂子,几下就不行了,陈洁嫂子会不会耻笑看不起自己?”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