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 > > 正文

男女强吻摸下面 车上被陌生人摸的好爽(村医实录)

2019-09-15 18:01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婶子,不是什么大问题,以后注意个人卫生,勤洗手,我在给你拿一些消炎用的药,很快就会好的。”我强行保持镇定,摘下一次性手套扔向一边。

刘寡妇快速的起身,将小内内拉回原位,说道:“你这死小子,什么叫保持个人卫生,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我知道她是误会了,但也没有解释,寡妇嘛,有时候难免会做有冲动,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

回到外面诊室,我快速写下一张诊单,然后从药架上拿过一瓶‘妇炎洁’,说道:“婶子,这药就能用,使用方法……”

“我知道怎么用。”刘寡妇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拿过药,付了钱,刚走到门外又停了下来,回头问道:“这药别人也能用吗?”

“一人一病,一人一治,药可不用乱用。”我回道。

“那……我闺女钟婷最近好像……”

“你让她来找我,我先给她看看,然后才能决定用什么药。婶子,咱们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你可别小婷去镇子上的小医院去看,说不定就被人占了便宜。”我轻声说道,说话时手里还拿着笔在纸上乱写一通,尽量不让她看出我的异常。

“那好吧。”

40.jpg

送走刘寡妇,我也松了一口气,麻的,治这种病太折磨人了,在怎么说我也是一个血气方钢的大小伙子,虽然医者仁心,谁又能全心全力的克制呢。

一提到钟婷,我心里就浮现出一个可爱的少女,她比我小两岁,是我们村的村花,高中没读完就辍学打工了,在我们县城里做一名手机销售员。小时候她总是跟在屁股后头跑来跑去,直到我去读大学才短暂的失去联系。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想娶她做老婆,可是父母不愿意,天天在我耳边嘀咕,让我一心以学业为重,不要犯傻。

但是,我心里只有小婷,这也是我愿意回到村里的原因。

只不过,小婷这两年一直在外打工,我很少能见到她,前几天听说有人给她介绍对象,我一时心急就将那小子堵在路上给打了一顿。

当然,我是蒙着面的,不会让对方知道我是谁。

不过,小婷每一次从外面回来,都会给我带好吃的,我也曾主动表示爱意,她却一直没有点头,但也没有说出拒绝的话。越是如此,我越是弄不明白她的心思,心里就越是如猫抓一般。

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在盼望着小婷出现,可是直到太阳西落,小婷也没有出现,让我很是失望。

天将黑,我才关了门,迈着步子往家走。

当我路过刘寡妇家门前时,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在忙活,却没有看到小婷的身影,想必她在县城还没有回来吧!

“刚子,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我妈一直等在门外,看到我回来了,才进到厨房把菜又热了一遍。

然而,我前脚刚跨过门槛,就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走了出来,说道:“刘刚,你累了吧,你的房间我都收拾好了,你先吃饭,我给烧水洗澡。”

“你怎么又来了?”我有些不高兴的问道。

当我的手指摸到她腿间时,她仰头发出一声娇喘,随后说道:“我愿意做你的女人,你想怎样都可以……”

不等她说完,我的嘴唇在次迎上,这一刻,我仿佛成了白痴,心里全无其他想法,只知道要将她占有。

而小花,也早已春心荡漾,我还没有进入,竹席湿了一片,双腿盘在我腰间,等待我的深入。

至此,我在无顾忌,轻轻咬着她的耳垂,一点点的向她的体内进攻。

“刚子,疼……”小花虚声说道,一伸手就挡腿间,阻止我进一步深入,但当她睁眼来看我时,又慢慢的收回手。

见此我只也好放慢动作,试探性的做了一下尝试,当她感觉稍好一些后,我才再次探下身体。

两分钟之后,我们的结合处已是一片泥泞,小花也变的愈加疯狂,一个翻身来到我上面,胸前两片白花花被我尽收眼底,而她只顾着动作,眼神迷离,任由胸前上下跳动。

一阵疯狂后,她平躺下来,粗重的呼吸声持续很少时间才渐渐平息。

对于她,我没有一点感情,有的只是人类的本能,一结束便侧过身去不看她,直到困意袭来才慢慢闭上双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鼾声吵醒,我睡眼惺忪的回头,发现小花双腿大大的分开,一条腿翘在我身上,隐秘部分暴露在外。还有就是,她的嘴边流着口水,嘴巴张开呼吸,看上去很是怪异。

不知为何,看着如此的她,我竟然毫无性趣,甚至有些后悔先前的举动。

“这种人,我怎么可能会去娶她呢!”我摇了摇头在心中嘀咕道,如小婷相比,她一万个也比不了。

天刚蒙蒙亮,我听到外面传来动静,应该是父亲早起下地。

我随后也穿衣起床,拿过纸笔写下一张便条贴在床头,明确的告诉小花,我们之间不可能,希望她以后不要在来我家了。

趁着天色尚早,我骑着我那辆三蹦子去了县城,一方面是为了诊所进货,另一个原因是我想去城里看看小婷。昨天她没有来,想来是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

山里的路并不好走,只有一条石子土路,很是颠簸,反正时间还早,我也没有开的太快,直到太阳高高升起,我才翻越山头,看到山下被阳光覆盖的县城。

忽然,一道微弱的声音传入耳中,像是有人在喊救命。

停下车来,我看向四周,寻找着声音所在,转过一块巨石,我才发现一道身影靠着石头而坐。

“狗子哥,你这是怎么了?”我快步上前问道。

这是我们的村子的狗子,小时候就调皮捣蛋,今天偷鸡,明天摸羊,让村民们很反感。后来长大了更不得了,还把学校的学生挨个敲诈了一遍,不拿钱就堵在学校不给回家,甚至还会打人。

我大学回村后,才知道他混成了三乡五里一霸,出入拘留所如家常便饭,谁也不敢惹。他虽然没结婚,女人可没少玩,我亲眼看到他一次带着两个女人回家,在家里住了好几天才各自离开。

“刚子,救我。”狗子虚弱的说道,艰难的抬手指我,想要我扶他起来。

“狗子哥,你不要乱动,你哪里不舒服?”我问道。

“脖子,不能动了……脚脖子也疼。”狗子一说话就咧嘴,显然是很疼。

我轻轻的将他扶起,一番检查之后才发现他的伤是被人打的,衣领后面还残留了红砖的碎片,应该是被人拿红砖砸在脖子上了。

“应该是脊椎半脱位,你忍一下,我先忙你正骨。”我回道,还好我在学校的时候和一位老中药学过正骨,狗子的这种情况并不算严重。

狗子冲着我眨了一下眼,我才慢慢伸手到他脖子后面,先是轻轻揉捏,同时和他聊起事情的经过,趁他分心之时,我快速下手,猛然抓住他的头发向后一掰,只有‘咔’的一声,紧接着就传来狗子的高声痛呼。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