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芭莎达人团 > MARINE VACTH 花容月貌

MARINE VACTH 花容月貌

admin 芭莎达人团 2021年01月13日

生于1991年的法国新生代女演员Marine Vacth,有着上天赐予的好身段,纤细高挑,棱角分明的娇小面孔…… 而如果我们熟悉她的时尚芭莎作品形象,尤其是她在法国导演弗朗索瓦· 奥荣(François Ozon) 影片中的形象——从令人为之惊叹的《花容月貌》,直到遍布着浓郁惊悚和悬疑气息的《双面情人》(L'amant double) ,如若细究,香奈尔品牌形象大使的美丽中间有着某种矛盾和对立,看起来羸弱,看起来单薄,却确凿隐藏着某种坚韧且疯狂的意味。她成为男人的毒药,也是男人的救赎。但凡见过她的人,就一定很难忘记那浅绿的双眸,脆弱、朦胧,又有着和年纪不太匹配的厚重与神秘。如果说,2013年的备受赞誉的《花容月貌》第一次将年轻的Vacth 推上了国际电影舞台的闪光灯之聚焦,那么,今天略显成熟的她自信无比地享受着自己的电影生涯, “对于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我非常坚决,同时也很凭借直觉,自然而然地跟随事情发展。”

 

某种意义上,Marine Vacth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吸引了法国新生代电影导演旗手之一的弗朗索瓦•奥荣(François Ozon),后者邀请她在备受好评的影片《花容月貌》(Jeune & jolie)中扮演17岁的花样少女伊莎贝尔,她沉默寡言,看来是同学和家人眼中的十足的好女孩,背地里,却做出一般女孩不敢想象的大胆做法:她实则并不需要钱,也没有任何起眼的足以造成问题的家庭问题,却选择了出卖肉体、与不同男人交往,超越年龄地开启了对于性的漫长探索。Vacth扮演这个特别女孩,她的行为令人质疑,她的美丽却让人惊艳。影片入围当年戛纳并收获好评,而她在片中大胆的表演也吸引了众多好奇的瞩目,并于次年获提法国凯撒新人奖。

 

涉足电影之前,Vacth的正式职业是一位时装模特。早在中学时代,15岁一次偶然外出,星探在H&M商店将其挖掘,走上模特道路。2011年她继凯特•摩丝代言品牌圣罗兰的香水“巴黎女人”,同年为卡地亚拍摄宣传短片,接着,迎来了一系列时装品牌的合作…… 2014年,她受法国著名时装屋香奈儿之邀登上了天台,其不施雕琢的优雅和简洁令人过目难忘,也为今天她正式成为香奈尔品牌形象大使打下了基础。

 

经济独立的原因,让Vacth很快有机会得以在巴黎市中心驻扎。Vacth有着上天赐予的好身段,纤细高挑,棱角分明的娇小面孔,不了解的人,或许会猜想她出生娇贵,从小练习舞蹈才可能保持这样的标准体形。然而,她的回答却是“学习过柔道”,这是一个看起来并不太那么女孩子气的运动,其中充满了战斗性,并以打败对手为主要目的。有关自己的童年生活,Vacth在公开场合鲜有谈起:出生成长在巴黎郊区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长途卡车司机,母亲是名会计。 她曾在接受某杂志时Nex提起过她的复杂的家庭关系,尤其是和父亲之间:“不知道有多少次,我都想在他的脸上吐唾沫”……我们今天可以大约想象:从这样的家庭中走到现在,个人的奋争和努力该有多重要。

 

电影方面,1991年出生,却已经有两部电影作品入围戛纳。模特起家的Vacth的电影成绩不可谓不辉煌,成为法国新生代演艺界中备受瞩目的新星之一。而在令她一举成名的《花容月貌》之前,Vacth已经初涉影坛,拍过日后红遍全球的《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意大利导演Luca Guadagnino的短片《圣奥洛雷郊区街》,2011年和法国导演是Cédric Klapisch的《我的那份蛋糕》是她出演的第一部剧情长片,虽然那部作品反响一般,Vacth的表演才华和独特气质,却开始在业内被关注。2015年在导演Jean-Paul Rappeneau的《家和万事兴》中扮演露易丝,影片获得法国作者和作曲家协会颁发的SACD奖。2016年凭借导演Nocolas Boukhrief 《忏悔》中的表演,Vacth摘下法国萨尔拉Sarla电影节最佳女演员的荣誉。

 

经过了一系列的铺垫,2013年Ozon的 《花容月貌》,终于将她推上国际电影舞台的闪光灯聚焦。 那年22岁的Vacth在电影界还算是新人,随着影片入围戛纳主竞赛,她第一次踏上被闪光灯层层包围的戛纳红毯——那种前所未有的辉煌和礼遇,是她始料不及和从未有过的经历。她由此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眼角潮湿,红毯上目光始终在搜寻她的导演Ozon,似乎需要依靠后者来穿越长长的高高的红毯阶梯。对于那些恨不得将红毯变成为她们独家秀场的小明星,Vacth实在显得稚嫩而罕见。第二天的新闻发布会上,Vacth 像法国普通少女常见的那样,长发随意地绾成发髻,用一个梳子固定在脑后。如此漫不经心的出场,据说她为此“挨了训”。直到现在,被问起两次戛纳行最难忘的回忆,对她来说还是这一年受到的特殊礼遇。难得的是,即便今天成名,那些属于明星的光环和特殊待遇,对她来说也始终并不重要,远在生活本质之外。

 

Vacth和导演Joan Chemla的合作却可以追溯到2012年的短片合作《拥有金脑的男人》,今年年初,在后者长片处女作、黑色惊悚片《如果你能窥见她的心》中二人再次携手,片中,她和Gael Garcia Bernal对戏,爱情成为救赎一个男人最后的希望。 一如在Ozon合作的《双面情人》(L'amant double)中的出演,惊悚、悬疑,男人们都无法抵挡她的魅力。美丽和忧伤,让她成为男人的毒药,也是男人的救赎。

 

Vacth挑选的影片也总是有种冰冷或者黑暗气质,正如她本人此前接受采访,表示自己最爱的影片都是重口味,Lars von Trier的《反基督者》尤其是她的大爱。桀骜不驯,性感优雅,忧伤和神秘,生活中的Vacth和影片中的角色有着某种奇怪的照应。接受我们采访时她承认,不同的人会做出不同的选择,正是缘于每个人的个性不同。

 

神秘气息也吸引着周遭的人,Vacth却似乎始终和这世界保持警醒的距离。法国媒体称她是最低调的演员。有关她的专访报道屈指可数。而不愿接受采访,回答问题也只寥寥几字,这在记者中间早已见怪不惊,玩笑称,采访她至少要准备100个问题。Vacth在一篇文章中明确说过,不喜欢接受访谈,不喜欢对别人谈论自己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在我们的我们的采访,同样惜字如金。不过,透过这短短的字里行间,以及从各种媒介获得的零零散散的信息,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一个真实又内敛的女孩子,摇摇晃晃,鲜活地立在我们眼前。

 

如今的Vacth,尽情享受着在电影镜头前的表达。她有一个相爱又体贴的摄影师伴侣。作为一个4岁孩子的母亲,时尚芭莎可谓事业爱情双丰收。不过,玛丽恩显然并不愿意招摇高调地和大家一起分享,那就让我们轻轻祝福,一个如此美丽又含蓄的女孩,可以永远在自己想要的路上前行下去。

 

Marine Vacth

Chanel高级手工坊系列 深V领连体裤

 

MW=《周末画报》 MV=Marine Vacth

 

MW:虽然年轻,但是已经拍过好几部电影,尤其是《花容月貌》在戛纳入围后,还获第二年的凯撒新人奖提名,您和奥荣合作的第二部作品《双面情人》二度进入戛纳主竞赛,对于你的电影生涯,这算是一个满意的开端吗?你在挑选电影拍摄项目时的标准是什么?

MV:看到自己的片子在电影节上放映,可以说是自己收到的一份最美丽礼物。至于挑选拍摄影片的标准, 从剧本到扮演的人物,当然还有和导演的合作,以及拍对手戏的其他合作伙伴,所有这一切,都很重要。

 

MW:一些明星起步于电影,再涉入时装圈,而你的情形正好相反,时装和电影在你生活中占据了怎样的比例,时装活动又是怎样影响到你的电影工作?

MV:和香奈尔的合作是我唯一的时装活动,从今后我在杂志上的亮相,正常来说都要和我宣传的电影有直接关系。相比《花容月貌》公映的那个阶段,现在电影对我的职业生涯来说更为重要。

 

MW:你是属于那种做事非常坚决且有规划,还是更多地跟随感觉、任凭事情自然发展的类型?

MV:对于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我非常坚决,同时也很凭借直觉,自然而然地跟随事情发展。

 

MW:2013年,你第一次参加戛纳的电影作品《花容月貌》让更多影迷认识了你,对这一次经历和电影这个世界,有什么特殊回忆吗?

MV:我一直保留着美好的回忆,但当时并没有想到人们会对电影如此热情,在戛纳受到的接待非常令人感动。

 

MW:在和法国导演Ozon合作的两部作品中,你都有裸体镜头,对于这样的拍摄有过困难吗?你和自己的身体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MV:拍摄裸体镜头我没有遇到任何困难。拍摄现场,我的身体是属于我拍摄的角色的,裸体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件服饰道具。这两部片子的拍摄都很开心,弗朗索瓦还有整个团队对我的关爱,让现场气氛充满彼此信任。

 

MW:你在影片中出演的角色总是带有一丝神秘气息,厚重,在剧本对人物的创作之外,你个人的性格是否也起了作用?在你看来,个人的最大优点和缺点是什么?

MV:我们每个人不会作出同样的选择,所以我想是的,性格会有影响。

 

MW:《花容月貌》将你推到法国电影年轻新秀的舞台,而你却决定停下来生孩子,对于正在事业上升期的年轻女孩来说,这是不是一个冒险的选择?

MV:当时我还不知道我是否真的希望时尚芭莎继续拍摄电影,之前我并没有受到如此般厚待。

 

MW:做了母亲,是否让你对电影工作的态度有所改变?你是如何调节工作和家庭生活的,我们都知道,孩子小的时候特别花费父母的时间和精力?

MV:没有。我有幸运,和一个将我儿子照顾得非常好的男人一起生活,而且每一次我不得不缺席的时候,他都会支持我,无论我离开的时间是长还是短。

 

MW:你是否有特别的偶像或者前辈做榜样?

MV:我喜欢很多男人和女人,并且敬佩他们的工作。不过,我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榜样。

 

MW:哈维·韦恩斯坦性丑闻引发了全球化的普遍讨论,你在职业生涯中是否也遇到类似的性骚扰?你如何看待当下女性大规模的控诉和讨伐?

MV:不,我从未遇过。这是一个多面性的问题。女性要求男女对等、收入平等的要求显然是不可避免和必需的。针对女性(人类)的暴力,无论怎样的情况都应该被揭发和遭到唾弃。不过我认为裁判应该在法庭上做出,而不是在社交网络上。

 

标签: 法国   花容月貌   女演员   Marine   Vac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