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芭莎达人团 > 彭于晏 归来 少年侠客行

彭于晏 归来 少年侠客行

admin 芭莎达人团 2021年01月13日
图集
Emporio Armani 白色条纹上衣Valentino 黑色长裤

再见彭于晏,是五年内的第三次。他走进影棚不似以前踏着歌声嚼着口香糖,礼貌和每一名工作人员say Hi却一如往昔。他的棱角依然分明,面目还是那样俊朗,武侠片中的如玉少年甫一出场应该就是这般模样,而他带一点鎏金色的皮肤,真诚专注的眼神,让他整个人在昏暗的环境中闪闪发光。然而当距离只有半米,略清晰的抬头纹却提醒人们,那个让内地观众牢牢记住的唐钰小宝,毕竟已是36岁的男人。谈不上风尘仆仆,我们只想知道,这几年力争上游的那个满面笑容拍口香糖广告的男孩,归来是否依然还是少年?

 

好奇心是一种原动力

被问及刚入时尚芭莎的样子,彭于晏喃喃自语,“啊那时候只有20岁啊。”提起那段时光,他用的最多的形容词是“开心”以及“特别开心”。“那时候拍戏真的特别开心,就是大学读到一半回来拍戏能够赚钱,然后还可以和明星一起吃便当,突然有了粉丝,想说拍完之后自己会不会像F4一样红?哇,觉得真的是好棒的工作。那时并没有设想过未来,也不会想到这样一拍,就拍到现在。”完美如彭于晏的青春,肆意中也会有几分遗憾,“我常常想,如果那时能再多学一点别的,不一定要与戏剧或艺术相关,假使能够多学一点,多体验一些,后来的我会不会不一样?” 彭于晏的答案是“一定”。所以他去练体操、练骑车、练拳、练射击……旁人以为这不过都是为角色、为电影、为生计“不得已而为之”,但彭于晏内心清楚,那些在过去错过的东西,来到当下一定要近乎渴求地反补,这样在未来,那些终有的憾事才不会更多。

能十几年如一日地坚持,驱动自己继续进行下去甚至还挺有激情,“对,是好奇心。”似乎对那么多年不断迎难而上的行为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旁人眼里,可能更多却是好胜心。“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你总去挑战一些不同的或者说那么多没做过的事情,我想说‘哎我为什么不做呢?’我会觉得为什么别人可以我不可以?别人可以唱歌跳舞练身体,我为什么不可以健身运动学拳呢?我的态度一直都是我不懂的东西我就要去学。”

如同众多大科学家拥有坚韧不拔的毅力,把别人休闲的时间都用在了科研上,这些都是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然而最关键的因素是好奇。能在实验室里一待就是十几个小时,没有热爱与好奇心,这几乎不能完成。而对始终怀着好奇之心、想看不一样世界的彭于晏来说,成为一名演员能穿梭在角色中体验不一样的人生,可谓偶然中的必然;而那些因为角色所带来的一个又一个挑战,他不以为苦,甘之若饴。令他长年累月能够坚持在片场重复一次又一次的action,探究自己每一种潜力,因为他始终都是那个永保好奇心的少年。

 

唯一不变的就是变成年人

容易厌倦,不易好奇,被时间格外厚爱、有一颗无畏心的彭于晏也会害怕,“有时候这个圈子很容易变成大家都这么做我也必须这么做,大家都拍这个那我也要去拍这个。”一些带有英雄、硬汉气质的剧本纷至沓来,不能不拍戏,但也不能不改变。所以这两年有了《乘风破浪》里的小镇青年,有了《湄公河行动》里的缉毒警,有了《明月几时有》里亦正亦邪的传奇英雄。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可以拍民国戏,而且是大时代下的真人真事,但许鞍华导演觉得我可以。可能她看过我的其他表演,发现了我一些与之契合的气质,特别感谢她,我自己也从这部电影发现了我的另一面。”有着一张让人错觉活在偶像剧中的脸,彭于晏却偏爱一些真实题材的文学作品和电影,“因为很真。”“这些真实发生过的人与事,如果让观众觉得你只是在演,那就不能说出色,真正好的表演是,观众坐在银幕下会想,如果我是导演我也会选他。” 为了更真,虽然之前练过射击,但为了扮演好《湄公河行动》中的缉毒警,彭于晏还是花了相当的时间在金三角学习泰文与格斗,“一切都为了角色。”

他反复提到害怕一成不变,“《乘风破浪》之前,也没多少人觉得我能演一个接地气的1990年代小镇青年,包括我自己一开始也觉得会不会超哥的角色更适合我?但既然没演过,那就试试吧,我不会患得患失,也不会花许多时间去想我能不能做好,机会来了,在当下我便义无反顾。”在不断的求新求变中,彭于晏越发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而那些大家都喜闻乐见的,却并不代表就能经受住时间的审阅。“所以我一直希望挑战自己。我不害怕‘害怕’,也不恐惧‘恐惧’,这些是我的原动力。如果一直在熟悉的环境中贪求所谓的‘张弛有度’,这才是我真正害怕的东西。”

懂了世故,但不世故,作为成年人的彭于晏仍在负隅顽抗一些成年人世界的丛林法则。他的经纪人告诉我们,“我们不会规训他,我们和他是相互尊重的关系,所以可以说某种程度上我们百无禁忌不设限,Eddie愿意谈,那一切都可以。”

 

争取,为了更好的选择

无知者无畏,而当心有所惧,之后的每一步便更加化被动为主动。能够争取与选择,不可说不是因为拥有了某种底气与能力。所以彭于晏坦然告诉我们,《邪不压正》的角色,是他主动问姜文“要来的”。“听说姜文导演要拍这部戏,我就跑去毛遂自荐。我想试试有没有这个机会,哪怕再小的角色都可以,但没想到导演给了一个非常吃重的角色。”

《邪不压正》让彭于晏有了难得“慢下来”的机会,“去年一整年都在拍这部戏”。开拍前半年彭于晏就开始做功课,啃书、琢磨人物,“导演会要我们读书给他听,因为他希望演员完全沉浸入中角色。”彭于晏眼里的姜文,更像一位艺术家,全情投入,少产,爱惜每一个自我表达的机会。“他会给演员以很大表演空间与安全感。其实每部戏都会考验导演与演员的默契,导演最了解你,你又最了解角色,同时导演希望你能把他心目中的角色演出来,所以导演与演员某种程度上是一体的。他的剧组与别的剧组最大的区别是没有一点声音,也没人敢出声,安静的力量很大,在那个空间里会逼迫你不停思考。”思考的结果便是不断有惊喜。“姜文导演喜欢出乎意料,他考验你有没有更多的准备,当遇到对手的灵光乍现你能不能接住并有旗鼓相当的反馈,这种不断的抛与接让我们很过瘾。”

整个采访过程,彭于晏对待每一个问题都认真思考至少三秒,唯独提及对姜文的印象,他几乎对着录音笔冲口而出,“导演,我爱你。”一来为自己能参与制作的这份幸运,二来为自己终于达成与偶像同框的愿望,三来致敬在工作中所承取的教导。

 

能被比较就已经是一种荣幸

算上新合作的廖凡,彭于晏合作过的影帝大概一双手已经数不过来。作为“民国三部曲”的压轴之作,观众对《邪不压正》的期待甚至超越前两部,被问及会不会因为珠玉在前倍感压力,彭于晏思考不过两秒说:“真没想过。”他说“如果能被放在一个平台上与周润发、葛优比较那实在很高兴。”“和优秀演员合作的最大感受是哇原来自己可以有这样的表演,这是镜子面前排演100遍都不会有的效果。”他回忆起2011年入围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当看到自己名字和葛优、刘德华、王千源并列在一起,“这个moment我会记得很久。”

圈中的男演员似乎都有“40岁定律”,意思是说一名男演员的真正成熟,大约需要打磨到40岁,当生活有了阅历,表演就多了层次,呈现出来的东西也很不一样。这次与彭于晏有很多对手戏的廖凡,同样也是在40岁那年,凭借《白日焰火》成为首位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影帝桂冠的中国男演员。对奖项始终淡定的彭于晏认为自己已经非常lucky,“虽然我一直爱看电影,但没想到有一天电影会变成自己的终身事业。对获奖我不着急,我爱的是这种感觉,和那么多有才华的人聚在一起,我们把美好变成现实。”他说反正观众一直看,他就一直演,40岁50岁60岁70岁……只要演得动就一直演下去,那就始终会有获得的机会。

从20岁出道时候的顺风顺水,到之后与经纪公司合约纠纷,再到摆脱偶像派入围实力派,一路走来,彭于晏不敢想会走到今天。似乎做了个梦,但梦境又太过真实。饱尝过残忍与戏谑,才会更珍惜美好与信仰。彭于晏笃信的是天道酬勤,是一心一意终会十全十美,是当机会降临就要想办法做到最好,“如果我老是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我这个人未免就太复杂了。”

 

演一百个角色不如做好一个彭于晏

喜欢纯粹不喜欢复杂的彭于晏,演戏以外喜欢画画和骑单车。“只要时间允许,每天起床后我都去骑单车,六七点开始,那时候太阳刚出来没多久,骑完四个小时后大汗淋漓的感觉很好。然后我一定要去咖啡馆认真喝一杯咖啡,感觉这个行为到此才完整。而且每一天的骑行路线与咖啡馆都不能重复,如果重复我就觉得不够有挑战,我喜欢在城市间游走探索的那份未知的感觉,那些不经意间发现的好喝咖啡能带给我一天的好心情。”

因为很喜欢喝咖啡便去学手冲、学拉花、学各种做咖啡技能的彭于晏,也常常想出版一本单车骑行地图,告诉人们有哪些适合骑行的路线,一路上有如何的风景与美食,他想要与喜欢他的人一起分享和探索每座城市不一样的地方,他想告诉人们,你所在的城市换种眼光其实就很好玩,不一定要去远方。

和一些过分保护自己的演员不同,彭于晏没有偶像包袱,经常在Instagram上po一些个人生活状态,还有旅行见闻和好吃好玩的地方。虽然还没有出骑行地图,但彭于晏已经适当放慢脚步,“拍戏固然很好,但生活才是最本来的面目。那么多角色,做好彭于晏才是最重要的。”

也开始花更多时间陪伴家人,尤其妈妈。前不久彭于晏带着妈妈去西班牙旅行,“我从来没想到时尚芭莎居然那么棒。那边的人很纯粹,阳光普照,喝酒睡觉。橄榄油和面包、西班牙饭和红酒,简直人间美味。”他很认真地对我说,“你一定要去西班牙,真的太棒了,如果你要去,来找我,我给你攻略。”那下个目的地会想去哪里?“下一站可能带着妈妈去北欧吧,没去过的地方我都想去。”

在巴塞罗那周边的一座小镇,彭于晏被认出他的粉丝团团包围,经纪人更“抱怨”在上海他根本不能一个人出门,更别提去那些隐藏在街角路口的他钟爱的小咖啡馆。随着人气的只增不减,还有近两年主演的影片几乎部部叫好又叫座,彭于晏似乎即将迎来属于他的巅峰时刻。被导演偏爱,被同行称赞,被观众期待,20岁那年想和F4一样红的愿望,如今彭于晏早已实现。只是当初那个把拍戏当半玩票半职业的懵懂少年,现在坚定把演员作为需要一丝不苟对待的终身事业。

那天离约定的拍摄时间晚了将近一小时,然而当彭于晏走进来,诚恳地说着“你好”、“谢谢”、“对不起”、“抱歉”,这一小时似乎也就过了十来分钟。助理说迟到原因是因为他一大早出去锻炼,而可能那天上海的春日特别明媚,也或许彭于晏特别想呈现给读者一个更好状态的自己,总之那天棚里气氛和谐,摄影师和他都创作欲望高涨。

在这个观众对明星的要求与期待都近乎苛刻的年代,彭于晏却似乎获得了难得的厚爱,粉丝更多以他为榜样积极向上,负面新闻几乎为零,人们更乐于见到一个有血有肉、拥有完美人设的实力派偶像。事实上,彭于晏也的确比大多数明星愿意展开。他乐于和你分享同一块他喜欢的黑巧克力,像个朋友一样请你推荐本地好喝的咖啡店。当他靠你很近,除了额头上略清晰的抬头纹,你还从他眼睛里,感受到一名对表演充满敬畏的演员,随时准备着,为喜爱他的人,带来更多惊喜。

 

MW:如果有可能,会对20岁的自己说什么吗?

PYY:花更多时间,读更多书,学更多东西,那不管拍戏还是其他,你一定会有一些不一样。

 

MW:彭于晏是一个求新求变求不一样的人吗?

PYY:是。其实也可以维持某一种人设,反正观众喜欢,但我内心说不可以。我喜欢达成一个又一个挑战,多学一点东西也没什么不好。

 

MW:和十年前相比,感觉有哪些不一样?

PYY: 十年前除了演戏还是演戏,现在觉得我还有家人、朋友,我还有生活。现在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都可以接受。是你的就是你的,该来的总会到来。

 

MW:对40岁会有期待吗?

PYY:20岁的时候就有很多人问你到30岁的时候会怎样,没想到一晃眼,今天有人问我到40岁的时候会怎样,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和姜文导演相处了一年,他从演员到导演,也没说一定要达到一个什么目标,他就是想认真表达。做一个演员在扮演他人之前首先要面对自己,我希望自己不要急,慢慢来,那一切也都会水到渠成。

 

MW:与廖凡、许晴、周韵都是第一次合作,有没有触碰一些新的火花和灵感?

PYY: 他们都是非常厉害的演员,你能感受到他们在现场不是作秀,不只是在表演,他们真的把这个当作事业,态度和业务能力都值得我学习。

 

MW:马上要和林超贤导演第四度合作,因为你是福将吗?之前票房都那么好。

PYY:也许是吧,哈哈。之前《湄公河行动》、《激战》这些票房口碑都不错,尤其《湄公河行动》也是之前没想到。林超贤导演对演员的要求一直很高,之前不断给我下难题,这次也是,我马上要开始接受潜水训练,应对《紧急救援》(暂定名)中的角色需要。导演说闭气起码闭到两分钟,哇又是一次挑战。

 

MW:会觉得片场无聊吗?在剧组会不会交到好朋友?

PYY:不无聊啊,我很喜欢大家一起在片场的感觉,哪怕收工后一起放空,或一起聊些有的没的,在那个特定环境下你们一起为了达成一个目标努力,在某些时刻片场又是最真实的所在。比如拍《仙剑》的时候,和胡歌一起一待就是七八个月,两个纯粹的人很容易惺惺相惜。其实朋友天南地北,大家都很忙,真正见面的机会不多,但比如我去北京,一定会找袁弘出来一道健身,兴趣一致、目标一致,大家相处也会更愉快。

 

MW:生活当中会对类似妈妈性格的女生有更多亲切感吗?

PYY:其实我们全家人,妈妈和姐姐和我的性格都很像,和自然不做作的人相处都会觉得比较自在和亲切。

 

MW:会考虑上真人秀吗?

PYY:真人秀通常上一个节目就要半年,那么多完整的时间我几乎没有。因为我很多时间都在拍戏,拍《破风》六个月,《湄公河行动》六个月,《邪不压正》12个月,很多演员可以一心二用,我不可以,我觉得很多东西不可以兼得,如果要选,我的第一选择肯定是拍戏。

 

MW:你眼里的姜文导演是怎么样的?

PYY:我太爱他了。有时你因为状态不太好,他突然会来拍拍你的肩膀,问你没事儿吧,是不是太累了,我肯定会说不会啊没有啊怎么可能说累呢?但他就会拥一下你,突然说收工吧,很sweet。你不要看平时他喝whisky抽雪茄好像很man的样子,但他其实很细腻。

 

MW:拍戏会紧张吗?

PYY:我印象很深的是第一次在剧组拍《寒战》,家辉哥气场太强大,以至于一开机我竟然有一点肚子疼,这在以前都没有过,但也因为那种紧张感,所以会更认真去对待,我很享受这种紧张。

 

MW:拍过那么多部电影,有没有自己格外钟爱的?

PYY:我很喜欢《听说》,那个时候的状态是我很喜欢的。为了这部电影我去学了手语,和时尚芭莎接触了许多。那时候我第一次觉得单纯演戏竟然可以这么开心。

 

MW:那么喜欢喝咖啡,要不给我们读者推荐一家上海喜欢的咖啡馆?

PYY:你推荐给我啊,哈哈,上海还真的不大有,但我会去试试。(“上海他真的没法出门。”身边工作人员补充)

MW=《周末画报》

PYY=彭于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