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衣秀 > > 正文

宝贝真紧再浪点水真多 宝贝真紧我忍不了了

2019-08-11 18:45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那方面的病

女孩子这方面的病,总是比较隐私的。
 
就算是孙晴已经把江林看成自己的长辈,跟他说这种病,多少也觉得有些羞耻。
 
但江林怎么也是医生,她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江林摆出一副正经的表情,对她说:“小情,我是医生,你感觉有什么病症,不用不好意思,直接跟我说就是了。”
 
孙晴虽然有些为难,但还是点了点头,又小声说:“就是这几天,我感觉那里很闷,很胀,有的时候还会感觉疼,非常不舒服,我在网上查了一下,说可能是乳腺癌,我该怎么办啊,大叔,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
 
她本来还在努力控制情绪,但是说到后面,都已经哭了起来,显然是被吓坏了。
 
江林只好安慰她说:“网上的东西很多都是假的,你不要相信,让大叔来跟你检查一下。”
 
他说完之后,也坐了下来,示意孙晴把手放过来。
 
江林握住了孙晴的手腕,忍不住轻轻地摸了一把,然后才开始给她把脉。
 
不过孙晴的脉象十分平稳,并没有什么问题,按照江林行医多年的经验,孙晴应该只是体内的激素失调,过几天就会好,充其量就是喝几碗中药就能解决的事。
 
江林正想要安慰她,但话到嘴边,又忽然停了下来。
 
这些日子里,江林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她的身体,幻想着自己和她鱼水之欢的场面。
 
而现在美人已经送到他面前,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任他宰割,江林又怎么舍得放弃这样的机会。
 
所以江林转念一想,也是皱紧了眉头,一脸严肃地说:“你这个病,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现在治还来得及,再拖下去的话,可就比较危险了。”
 
被江林这么一吓唬,孙晴也顿时就变了脸色,急忙开口说:“大叔,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她哭了起来,忽然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好几张钞票来,放在桌上哭着说:“这是我的生活费,只剩这么一点了,不够的话我再想办法。”
 
江林看她讨钱,就急忙说:“你这是什么话,我把你当自己的亲侄女,还说什么钱。”
 
两个人推搡了几下,孙晴手里的钞票,就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孙晴看见钱掉了,也赶紧弯下腰来,想要把地上的钱给捡起来。
 
江林低下头来,映入眼帘的,就是她那雪白的胸膛。
 
孙晴穿的长裙,领口有些宽大,这么俯下身之后,就露出了一大片雪白。
 
甚至江林都能看到,里面那两个雪白的半球,被黑色的内衣裹着,挤出一道深深的沟壑来。
 
看到这么一幕,江林身体里面的血液,都开始不受控制地沸腾起来,真恨不得上去把她搂进怀里。
 
孙晴站了起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走光了,顿时就低下了头,捏着手里的钞票,局促到根本不知所措。
 
江林赶紧又对她说:“病我照样给你治,但是这钱你先留着,等以后宽裕了再说。”
 
“嗯。”孙晴也使劲地点了点头,听江林又不要她的钱,也是有些感激。
 
江林扶着她坐了下来,孙晴便有些紧张地问:“大叔,我的病到底该怎么治吗?”
 
江林一本正经地说:“你是因为经络闭塞,气血淤结,所以才会时常感觉到疼痛,所以必须先替你疏通气血再说,小情,你老实回答大叔,你那里有受到过外力的刺激吗?”
 
“什么叫外力的刺激啊?”孙晴歪着头,表情显得有些迷糊。
 
江林也是干咳一声,这才说:“就是有没有人揉过或者捏过你的胸口……”
第四章全身推拿
听见江林这么一问,孙晴的脸上,也是一片通红,瞬间就有些局促的样子。
 
她连连摇头,然后才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我……我没有……我连男朋友都没……”
 
虽然江林早就看出,孙晴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但是现在听她说亲口说自己没有男朋友,也让江林咽了咽口水。
 
瞧孙晴那副娇滴滴的样子,没有男人的疼爱,实在是可惜,让江林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抱住她。
 
不过现在是在替孙晴看病,所以江林也只能先收回心思,就对孙晴说:“好,你先把嘴张开,把舌头伸出来给我看看。”
 
孙晴愣了愣,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便小声问:“为什么要看舌头……”
 
江林就对她解释说:“中医讲究的就是望闻问切,从舌苔的表面,我们就能看出病人体内是什么病症,所以我要替你看一下。”
 
听江林这么说,孙晴也不好再说什么,虽然觉得很别扭,但还是轻轻地张开了她的嘴唇。
 
江林凑了过去,就看到孙晴那娇嫩的红唇,十分柔软,真让江林恨不得过去吃上一口。
 
他轻轻地喘了口气,又继续说:“把舌头伸出来,我要看看你的舌苔。”
 
江林小声诱导着,一步步让孙晴伸出了她小巧的舌头。
 
孙晴的小舌红润细嫩,上面还沾着丝丝的唾沫,微微地从嘴唇间伸了出来,这种姿势,让人感觉无比诱惑。
 
江林也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脑中已经幻想着,要是把她的小舌含在嘴里,那该是多么舒服的感觉。
 
从孙晴的舌苔来看,她的身体是很健康的,但是江林还是皱紧了眉头,沉声说:“小晴啊,我看你身体里面淤积了不少的血气,要是不能疏通的话,万一静脉闭塞,会很危险的。”
 
听江林说得这么严重,孙晴顿时就红了眼眶,哭着对江林说:“大叔,求求你了,我不想得病,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
 
看孙晴都快哭出来了,江林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把事情说得太过严重,才会让她哭成这样。
 
江林就赶紧说:“你先别着急,正好我有一套祖传的推拿手法,帮你做一次全身的疏通,基本就没事了。”
 
听说还有得治,孙晴这才擦了擦眼泪,一脸着急地说:“大叔,求求你快给我治吧,多少钱都行。”
 
“都什么时候了,还谈什么钱。”江林说着,还硬生生把她手里的钱给塞回了口袋里面。
 
江林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又对她说:“小晴,因为这是独家的全身推拿,所以我们要从舌头开始,你以前有接过吻吗?”
 
“没……没有……”孙晴羞红脸,又低下了头。
 
听她这么一说,江林就更加激动了,心想她忽然还是初吻,自己还真是捡了一个便宜。
 
江林搓了搓手,又一脸尴尬地对她说:“这要按摩,我只能用舌头给你的舌头按摩,虽然我是想要给你治病,但是小晴,你该不会介意吧?”
 
孙晴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江林居然是要跟她接吻。
 
一想起那个场面,孙晴就有些口干舌燥,整个人都有些紧张。
 
可是想到自己身上的病,孙晴又没有其他的选择,只好点了点头,强撑着说:“嗯。”
 
看她答应了,江林也是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直接凑了过去,便喘着气说:“小晴,那你把嘴张开。”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