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发型 > > 正文

黄图gif揉胸吸奶_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2019-08-11 18:50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冰凉的手指点在我的眉心,似是在告诉我眼前的女人是谁。

当她注意到我的校服时,不禁吃吃一笑:“哟,是市一中的呀。”

一时间我有些凌乱,更带着错愕,那一张脸上熟悉的眉眼和笑容,让我不自觉的朝着她靠近。

似乎她也很享受这一点,头晕目眩的沉重感愈发的严重,手不自觉的抓住了她的手,她略微有些吃惊,听着我喊出张琪的名字并没有应答。

过了良久,她才跟我说看我喝醉了,让我跟她走。

脑子混乱的我此刻只想要回家去,回到我和张琪的那个家,在家里有张琪,更有曾经的点点滴滴,我是她费尽心力照顾的弟弟,而她,更是我的精神支柱。

“咯咯咯……”

QQ截图20190305151559.jpg

如同银铃一般的笑声传来,艾美薇站起身来,跟随在她身旁的那几个女孩子扶着我,一边紧皱着眉头一边抱怨说我太重了。

午夜的凉风吹来,吹得我不禁睁开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出租车停在路边招揽着生意,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不禁让我有呕吐的冲动。

艾美薇用充满玩味的眼神看着我,但此刻我的脑海里却浮现出张琪的面容,与艾美薇的笑容重叠,那意思好似是在说,张扬,你原本就没有能力守护住你姐姐,她所为你做的一切,你却没有办法还回来。

“不!”我歇斯底里的狂吼,我从不知张琪如此痛苦,而她的脆弱却在另一个男人的面前展现的淋漓尽致,我的脑子一定出了问题,我看到的不是真的!

艾美薇被吓了一跳,略微皱了皱眉对着她身边的几个女孩诧异的说这小弟弟是怎么回事?

我踉踉跄跄的走上前抓着艾美薇的手,喘着粗气说姐跟我回家!

艾美薇眉毛一挑,没有答话。

我心里有些恼怒,更有些悲凉,难道张琪现在都不愿意跟我回家了?亦或者说我们姐弟之间的亲密无间,从此之后就要打破?

“跟我走!”我不禁狂吼出来,仿佛是在宣泄内心的不满,猛然拉起她的手,一步一步踉踉跄跄的朝着我的家走去。

基本的方向感我还是有的,虽然已经醉眼惺忪,但凭借着本能的直觉,我知道我的家在哪里,那是我和张琪相依为命的地方,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

艾美薇朝着身后的几个女孩摆摆手,示意她们各自回家,然而此刻的她竟然扮演着张琪的角色,任由着我拉着她的手,一步一步朝着我们的家走去。

头脑越来越沉闷,甚至已经睁不开眼睛,血腥玛丽浓重的酒精刺激着我的神经,靠着心中那一股子执念不断地前行。

天空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小区……家……张琪……

重复再脑海里的三个词汇不停地交替,我只知道我要回家去,只有那里才是我的归宿,也只有那里,才可以让我感受到刚刚失去的温暖。

一个趔趄,站不稳的我险些崴了脚,然而一双手却是费力的扶住我,我回头看了一眼,张琪的笑容就在我的眼前,我脱口而出,姐,这个世界上只有你疼我……

不记得是怎么回的家,更不记得我是如何昏昏沉沉的睡去,只记得在极度的燥热之中,额头和胸口那片片的凉意,这凉意就好似是上天赐予,让我在无尽的沉沦之中逐渐地解脱出来,继而安然入梦。

翌日清晨时,一声极重的关门声震醒了我,脑袋还在疼痛当中,我不禁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我的床上趴着一个女人,长长的刘海遮挡住了她的脸颊,是张琪?

自从我开始进入青春期,张琪就已经跟我分开睡,久违的感觉浮上心头,我伸出手来想要如同小时候一样摸一摸她的脸颊,却赫然发现,那刚刚开门进来的人,就是张琪!

这一下我彻底的懵了,如果说刚刚从门外走进来的那个人是张琪的话,那么趴在我旁边睡着的人是谁?

心中顿时浮现出一抹不祥的预感,我看着张琪那一张怒气冲冲的脸,不由得心里一惊,更是慌乱无比,“姐我……”

张琪此刻脸色阴沉如水,这还是我头一次看见她愤怒的模样。

“你给我起来说清楚!”她的声音冷冽如冰,而我愣了大约几秒钟,一股脑儿的爬起身来。

掀开被子的瞬间,感觉下身一凉,再下意识地摸了摸我的身上,衣服早不知道哪里去了!

面对着张琪的怒色,我只好随手套了一件睡衣,站在张琪的面前。

她的脸色很差,眼睛里全都是血丝,似乎一整夜都没睡。

“她是谁?为什么会在我们家里?”张琪的话让我整个人一愣,但关于昨天晚上的细节,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我在问你她是谁!”张琪心里的愤怒似乎已经压抑不住,我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怒气,看着她浑身湿漉漉的模样,昨天晚上下了雨,这是我记忆之中唯一还记得的地方。

张琪出去找我了。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一暖,昨天晚上她一定找的很辛苦吧?心里萌生出愧疚感来,但她那尖锐和充斥着愤怒的问题,我却是瞠目结舌,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依旧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她看我不回答,扭过头去,我依稀看见她的眼角噙着泪。

我焦急的对着她辩白,我说姐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什么事情都没做。

但张琪只是摇了摇头,昨天晚上睡在我旁边的艾美薇,身上衣服很完整,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的名字,我还记得,而仅剩不多的记忆里,却只有喝醉酒之前的事,关于之后,一个字都想不起来。

“我们什么事都没做,昨天晚上我跑出去喝了酒,我心里难过……”我就如同小时候惹张琪生气跟她认错一般。

换做是以前,她是一定会接受的,然而这一次却是没有。

她问我昨天晚上是不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我自然回答没有,然而回答这个问题时,就连我自己的心里也没谱,宿醉刚刚醒来的我,又怎么有发言权来自证清白?

我和张琪似乎是陷入到了一种僵局之中,而打破沉寂之人,就是刚刚醒来的艾美薇。

她看着我们俩怪异的气氛,却大大咧咧的走到张琪面前告诉她,昨天晚上照顾我的人就是她,还说我叫了一夜的姐姐,然后笑眯眯的抓起手包走了出去。

张琪一直在沉默,这种沉默却让我心慌不已,我不知该如何面对她,也不知道她会对我说些什么。

过了良久,张琪突然开口说,你就那么讨厌吴琼吗?

想起昨天晚上吴琼紧紧地把张琪抱在怀里的那一幕,我心中的怨气和酸涩再次升腾,我对她说,没错,我就是看见吴琼抱你,我很恶心,很反感!

张琪一下子愣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很显然,她应该猜到了我昨天放学之后去了哪里。

“你去上学吧。”张琪慌乱地站起身来,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早餐已经摆在桌子上,但她却慌不择路的逃走,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这种感觉让我内心更加酸涩,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自己最亲最爱的人,逐渐地远离自己,最后只留下一个浅浅的背影,消失不见。

我……

想要脱口而出的话,却变成了酸涩的泪,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头,任凭指甲深深地嵌在肉里,疼痛让我清醒,更让我意识到,如果我不做点什么,或许张琪就真的要彻底离开我了!抬头看了一下表,已经快到我平日里去上课的时间了,简单收拾一下自己,看了一眼桌子上张琪买好的早餐,许是赌气,又似是因为早上的事情而吃不下,拎着书包推开家门,回头看了一眼,一片冷清。

走在上学的路上,却发现弄堂里似乎站着几个人,似乎是在等我?

当我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时,其中一个伸出手来按在我的肩膀上,笑眯眯地对我说,小子,你就想这么躲过去?昨天可是没堵着你!

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些人是刘梓砚找来的,昨天下午因为提前放学而逃过一劫的我,却是想不到在今天早上被他们抓了一个正着。

“怎么?你们是刘梓砚找来的?”我冷眼看着他们,这些人的面孔并不熟悉,身上穿着的校服也并非是我们学校,看样子是刘梓砚转学前的同学。

个头明显比我高出一个头来的男生,拽着我的衣领,把我按在墙上,脸上表情说不出的虚伪。

“别以为得罪了人就可以安然无恙,今天就是来特意教训教训你的。”

这几个人个头都比我高,至少也应该是高三学年的,手里头把玩着甩刀,这东西我并不陌生,因为班级里似乎很流行这东西。

甩得眼花缭乱的甩刀,甩出一个花后,那细细的刀刃在我的面前晃了晃,那个高个子男生无比得意的开口说,就你这样的,会玩刀吗?

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冲动,脑海里猛然想起那天我用刀扎成哥的场景,迸射出的血流,染红了瓷砖。

经历过一次之后,我的心也愈发的暴戾,看着眼前这几个高年级的学生,我的心在低鸣。

不能任由着他们欺负我!

这老天爷已经对我够不公平了,无论是吴琼还是这些无事生非的学生,他们都在欺负我!

他们欺负我从小没有一个正常的家庭,他们欺负我孤身一人想要夺走我最亲的姐姐,他们……屡次三番的羞辱我和张琪,我不能再继续忍耐下去,因为我的耐性已经到了尽头。

猛地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甩刀,细细的刀锋划破了我的手指,那一瞬间的疼痛更让我清醒了许多。

抢过刀的我一拳打在那个高个子男生的脸上,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力气,只是这一拳,就已经把他的鼻子打歪了。

突如其来的夺刀和拳头,让那个男生瞬间一愣,但本着先下手为强的我,甩着手里的甩刀,紧紧地握住,又是飞起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

我说你们不是要堵我么?听说你们挺会玩刀,我今天想跟你们好好玩玩。

说着,手里紧紧握着刀的我一步步朝着他逼近,而他身边的那几个男生顿时吓傻了。

原来是色厉内荏,我心里如是想到。

我从未想过一个高年级的学生会对着我求饶,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很没骨气的陪着笑脸。

“滚!”我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甚至连肩膀和双手都在颤抖。

刘梓砚,这就是你准备教训我而找来的人?很抱歉,他们被我吓跑了。

到了学校教室,我发现教室里的气氛很怪,从我踏进教室门开始,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我流血的手指。

而刘梓砚则是充满挑衅的看着我,似乎她已经联想到我在那几个高年级学生手里吃了亏。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