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食 > > 正文

嗯好烫好硬在深一点 按摩棒 跪 办公室 检查

2019-08-13 20:04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婶子,不是什么大问题,以后注意个人卫生,勤洗手,我在给你拿一些消炎用的药,很快就会好的。”我强行保持镇定,摘下一次性手套扔向一边。

刘寡妇快速的起身,将小内内拉回原位,说道:“你这死小子,什么叫保持个人卫生,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我知道她是误会了,但也没有解释,寡妇嘛,有时候难免会做有冲动,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

回到外面诊室,我快速写下一张诊单,然后从药架上拿过一瓶‘妇炎洁’,说道:“婶子,这药就能用,使用方法……”

“我知道怎么用。”刘寡妇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拿过药,付了钱,刚走到门外又停了下来,回头问道:“这药别人也能用吗?”

“一人一病,一人一治,药可不用乱用。”我回道。

“那……我闺女钟婷最近好像……”

QQ截图20181213130253.jpg

“你让她来找我,我先给她看看,然后才能决定用什么药。婶子,咱们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你可别小婷去镇子上的小医院去看,说不定就被人占了便宜。”我轻声说道,说话时手里还拿着笔在纸上乱写一通,尽量不让她看出我的异常。

“那好吧。”

送走刘寡妇,我也松了一口气,麻的,治这种病太折磨人了,在怎么说我也是一个血气方钢的大小伙子,虽然医者仁心,谁又能全心全力的克制呢。

一提到钟婷,我心里就浮现出一个可爱的少女,她比我小两岁,是我们村的村花,高中没读完就辍学打工了,在我们县城里做一名手机销售员。小时候她总是跟在屁股后头跑来跑去,直到我去读大学才短暂的失去联系。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想娶她做老婆,可是父母不愿意,天天在我耳边嘀咕,让我一心以学业为重,不要犯傻。

但是,我心里只有小婷,这也是我愿意回到村里的原因。

只不过,小婷这两年一直在外打工,我很少能见到她,前几天听说有人给她介绍对象,我一时心急就将那小子堵在路上给打了一顿。

当然,我是蒙着面的,不会让对方知道我是谁。

不过,小婷每一次从外面回来,都会给我带好吃的,我也曾主动表示爱意,她却一直没有点头,但也没有说出拒绝的话。越是如此,我越是弄不明白她的心思,心里就越是如猫抓一般。

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在盼望着小婷出现,可是直到太阳西落,小婷也没有出现,让我很是失望。

天将黑,我才关了门,迈着步子往家走。

当我路过刘寡妇家门前时,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在忙活,却没有看到小婷的身影,想必她在县城还没有回来吧!

“刚子,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我妈一直等在门外,看到我回来了,才进到厨房把菜又热了一遍。

然而,我前脚刚跨过门槛,就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走了出来,说道:“刘刚,你累了吧,你的房间我都收拾好了,你先吃饭,我给烧水洗澡。”

“你怎么又来了?”我有些不高兴的问道。她叫韩小花,是隔壁村书记的女儿,前些天媒人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我已经明确的表示过不同意了,但她仍然还是三天两头往我家里跑。

我知道她是看上我了,可我心里只有钟婷。

但是,我的父母很喜欢小花,拿她当闺女般看待,只要我一回家,他们就会在我耳边说着小花怎么好,怎么懂事……我一听就烦,却又不敢忤逆父母的意思,只好就这样过一天算一天吧!

小花的父亲是村书记,可我却知道她父亲不是什么好人,贪污了村里的款项,而且还风流成性,像他这种人,早晚有一天会被抓的。

“刚子,你看天都黑了,山路又不好走,就让小花在家里住一晚上吧。”我妈在厨房忙活,回头喊了一句。

我还没说什么,小花就说道:“姨,那我去收拾一下。”

看来她是铁了心要靠上我了,看着我一转身跑回屋里,我也只能无奈摇头,转身对着我妈说道:“妈,你知道我不喜欢她的。”

“我找人给你们算过了,你和她是老天注定的缘分,将来一定能生个大胖小子。”我妈说道,全然不理解我的感受。

我也知道父母都是为了我好,他们也希望早点抱孙子,为了供我上大学他们吃了不少苦,我心里虽然不愿意,但也不想让他们为难。

可是,家里一共就三间房子,一间父母居住,还有一间是客厅,小花要是留下来,住哪里?不用想也知道要和我住到一间屋子了。

吃了饭后,我想回诊所去住,一出门才发现大门上了锁。

无奈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小花已经躺在床上,虽然闭上眼,我很清楚她根本没有睡着。夏天的风都是热的,只有床头的一台小风扇能带来丝丝凉意。

好吧!反正是出不去了,将就睡一晚吧。

躺在床上,我心里还在想着小婷,忽然,小花一个翻身向我贴来,白花花的大腿就将在我身上。与此同时,她的一只胳膊也来到我胸前,只是一直没有睁开眼。

我伸手将她的胳膊推到一边,又轻轻的将她的腿拿下,随后翻了一个身,蜷缩着腿侧身而睡。

然而,仅仅过了不到两分钟,小花又一次靠了上来,侧身抱着我,胸前两片软肉紧贴我的后背,下半身也向我顶来,一只手还搭在我的肚子上。

要知道,这可是夏天,我只穿了一条大裤衩子,她穿的也不多,三点式外套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衣,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每一寸肌肤。

她贴的我是如此之近,还主动拉过我的手,想要我面对她。

鬼使神差般的,我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她,细看之下才发现她也算是秀气,长长的睫毛微动,像是告诉我她在等待我进一步的动作。当她主动靠近我时,我就有了反应,只是在强压欲望而已。

她将身体向后让了一让,并将我的手拉至她胸前。

“艹,这是赤果果的勾引……”我在心里骂了一句,精虫上脑的按下手掌,感觉那份柔弱。

随着我手掌用力,她的呼吸开始变的急促,我仿佛是在报复一样将她放平,两只手掌都移了过去。

忽然,我睁开了眼,红着脸来看我,双手交叉抱在脖后,快速抬起头来,在双唇靠近的一刹那,一道香滑的俏舌就钻进我的嘴里,贪婪的摄取着,越来越疯狂。

都到了这个时候我如果还能克制的话,我就不是男人了。

我一只手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滑向她的腹部,一点点褪掉她最一道遮羞布。

她没有阻止,反而正加火热的迎合着我,同时将我的大裤衩脱掉。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