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食 > > 正文

啊好大快受不了 宝贝你下面的小嘴流水_种马小说

2019-08-21 21:51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看来张大田说的没错,王小春那玩意确实大的吓人,如果真让这么大的家伙进了自己体内,自己还不得幸福的魂都飞了?

甚至于,陈洁都不敢确定,她的身体能不能承受的住那么大的家伙。

陈洁心里一阵激动,浑身酥麻难耐,忽然间感觉一股热流从双腿间溢出,俏脸一下子臊的滚烫。

看着那高高隆起的玩意,陈洁恨不得不管不顾的直接一屁股坐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熟睡的王小春嘴里突然嘟囔起来,“陈洁嫂子,我进不去,你……你快帮帮我,我好难受!”

陈洁听到这话,先是吓了一跳,不过确认这是王小春的梦话后,她这才松了口气,心情紧张又激动的慢慢凑近了王小春。

陈洁心里除了羞赧激动以外,还有一丝得意,心中暗衬,“没想到小春对自己也是有感觉的,否则也不至于在睡梦中还想着和自己做那事。”

一想到这些,陈洁心脏怦怦直跳,她四下打量一圈,见附近没有其他人,便悄悄的蹲下了身子,近距离的开始观察王小春的大家伙。

那帐篷里的大家伙仿佛有灵性一般,一抖一抖的,看的陈洁呼吸变的急促起来,忍不住伸出手悄悄碰了一下那硕大坚挺的玩意。

这一碰,陈洁感觉自己内裤湿了一大片,那又粗又坚挺的大家伙让陈洁动容不已。

这时,睡梦中的王小春再次开口,嘴里叨咕着,“陈洁嫂子,你真美,我想弄你,想一直弄你,弄的你给我生孩子……”

陈洁俏脸燥红,心痒难耐,恨不得现在就扒了内裤坐上去,彻底解放自己久旱的身躯。

她不敢再待在这里了,怕继续待下去,身体不听使唤的就要坐下去,吞噬掉王小春的大家伙。

于是她赶紧端起盆子,落荒而逃了。

QQ截图20190305151612.jpg

一觉睡到了下午三四点,王小春这才悠悠的醒了过来,忍不住暗骂自己贪睡,竟然在小溪边睡着了,于是赶紧穿好了衣服,背着竹楼往家走。

走到半道的玉米地,王小春突然间见玉米地里一阵晃动,以为是有什么动物闯了进去,忍不住好奇的握着锄头,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用锄头一下子将那片玉米给撩开,当他看到里面的场景时一下子傻眼了。

里面并没有什么动物,而是一个女人,只见那女人蹲在玉米地里,面朝着王小春的方向,碎花连衣短裙被撩到了腰际,浅紫色的内裤扯到了腿弯位置,双腿张开,露出一道深邃诱人的美景。

和陈洁嫂子不同的是,这个女人的神秘地带毛发旺盛了许多,而且下面的颜色不似陈洁嫂子那般粉嫩,而是一种渐变的浅褐色。

好巧不巧的是,一道斑驳的阳光透过玉米地的间隙,正好照到了女人的那道风景线上,让王小春看了个彻彻底底。

那女人正蹲在地上小解,突然被王小春撩开了玉米地,顿时吓的一哆嗦,随即,一股力道十足的浅黄液体不受控制的喷射出来,那液体喷在了王小春跟前不远处,差点溅到了王小春的脚上。

女人根本没有心思管自己的尿液喷的有多远,见王小春竟敢明目张胆的偷窥自己撒尿,顿时怒视王小春,气急败坏的骂咧道:“王小春,你这个小王八蛋,竟敢偷窥老娘解手,看老娘不抠了你那双狗眼!”

说罢,捡起脚边的一块大石头就朝王小春砸了过去。

王小春这才看清女人的脸,吓的差点魂都没了,这泼辣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富贵的老婆李春梅。

幸亏王小春有所防备,李春梅捡石头砸过来的时候,他一个闪身躲了过去,嘴里叫苦不迭的解释道:“李姐,我不是故意的,刚才以为有什么动物来偷吃玉米,所以才……你别生气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说完,王小春双眼不受控制的再次朝李春梅那神秘的风景看了一眼,阳光下,那你竟然还挂着晶莹的液体,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斑斓的光线。

李春梅见王小春还敢看自己那地方,气的再次拿起一块石头朝王小春砸了过去,嘴里怒骂:“还敢看,老娘非得宰了你这小兔崽子不可!”

这一次王小春被李春梅砸中了大腿,疼的哎哟叫了一声,不敢多待,转身就跑。

李春梅气的在玉米地里破口大骂,“你个小畜生,你给老娘等着,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王小春边跑边在心里嘀咕道:“你个浪蹄子下手真狠,给老子等着,看到时候谁收拾谁,瞅着机会了,老子非得把你按在床上日死你,让你再一天到晚瞎他妈嘚瑟。”嘴里虽然这么说,但王小春心里还是挺担心的,万一那臭娘们不顾脸皮的去自己家闹事,自己怕是名声扫地不说,还得被张富贵那家伙一顿胖揍。

担惊受怕的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见一直到天黑李春梅那骚蹄子也没找过来,王小春不安的心这才渐渐放轻下来。

一天没怎么吃东西,王小春给自己煮了碗面,吃完之后又洗了个凉水澡,之后关了灯躺在炕上,拿出手机开始看小说。

用手机看小说是王小春在村里唯一的娱乐项目。

也不知道看到了几点,他昏昏沉沉快要睡着的时候让尿给憋清醒了,于是起床去院子里的简易厕所放水。

屋外已是满天星斗,王小春放完水,正要回屋继续睡觉,隔壁家突然传来敲门声,紧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入了王小春耳朵。

“春梅,俺回来啦!”

王小春家跟隔壁家只隔了一堵很薄的红砖墙,所以那边的声音这边听的极为清楚。

王小春听了那边的动静,心头一动,“这不是张富贵的声音吗?这张富贵半夜三更的去哪了?”

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王小春踩着柴火堆,偷偷的翻上墙,就见那边里屋的房门被打开,紧接着李春梅探出脑袋,见是张富贵,便侧身让张富贵进屋。

等到两人进屋之后,王小春悄摸的翻下墙,蹑手蹑脚的走到李春梅家的窗户边,蹲下身子,将里面的情形看了个一清二楚。

张富贵进屋后迫不及待的一把搂住了李春梅纤细柔软的腰身,神情贪婪的嗅着李春梅胸间散发的香气,嘴里道:“春梅,我已经去市里买药了,这次一定可以弄的你欲仙欲死……”

说完,张富贵一双厚实的大手直接袭向了李李春梅沉甸甸的胸部……

李春梅那波涛汹涌的存在被张富贵揉捏成各种形状,看上去柔软又充满弹性。

粗鲁的揉弄使得李春梅脸上露出一丝痛楚,她轻轻的推了张富贵一把,娇媚说:“完犊子样,赶紧先去喝药!”

“嘿嘿,早就已经喝过了!”

张富贵嘿笑一声,不老实的双手再次攀上了李春梅的波涛汹涌,一边揉捏,一边腾出一只手钻进了李春梅的紧身短裙,向着李春梅最隐私的地带摸了过去。

“嗯哼!”

因为太过敏感,张富贵右手刚伸进去,触碰到那神秘的三角地带,李春梅立马忍不住的低哼了起来。

“嘿嘿,春梅,是不是想要了……”

张富贵猥琐一笑,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在他看来,调教自己这个泼辣的媳妇,远比直接占有她来的更加刺激。

他见李春梅妩媚的俏脸渐渐变的潮红,便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用命令的口吻道:“蹲下,给我展示一下你的口技!”

李春梅翻了个白眼,缓缓蹲下了身子,蹲在了张富贵的胯下,伸出一双白嫩的纤纤玉手,缓慢的拉开了张富贵的裤子拉链……

躲在门外,偷偷窥视着屋内场景的王小春,见到这一幕,一双眼睛瞪的老大,浑身的血液跟着沸腾起来,当他看见一脸妩媚的李春梅正卖力的用嘴服务时,心中感到惋惜的同时又莫名的觉得刺激。

“这个李春梅也真够浪的!”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