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 正文

爱爱小说图片区 小说区 区 亚洲

2019-08-13 20:02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小护士回到自己办公室后,刚才的一幕一直在眼前晃。

那么……气势汹汹,太可怕了!

小护士刚上班不久,还从来没有看见过男人的身子,自然是充满了好奇,今天是实实在在的看见了!

太吓人了,一想到......

小护士的腿都有点软了,那还不把人疼死!

不过她既然是护士,对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自然也是比常人了解的更多,知道那是一种极乐的事情,不然世间男女也不会乐此不疲。

疼是一定要疼一下下的,但是估计慢慢就不疼了,剩下的只有快乐了。

可是一想到开始的时候会疼,小护士还是下意识“咝”的吸一口气。

刚才只瞅了一眼,很想仔细看看,和挂图上是不是完全一样?

刚才许萌心说把常乐交给她,那就有机会经常看到的,就是不知道经常看,会不会还像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那么惊心动魄?

越想心里越痒痒,竟然是抓起打针的器具又走到常乐的特护病房里来了。

刚才没给他打针,现在补上,那不是名正言顺?有什么惶惶不安的?

想到这里小护士竭力镇定一下自己,厉声对常乐一喝:“打针!”

常乐虽然受伤躺病床,脸色有点苍白憔悴,但整体形象还是很不错的,剑眉入鬓悬胆鼻,嘴唇棱角分明,脸皮也不粗糙,像女孩儿一样细皮嫩肉挺白皙的,这样的男人很稀罕的,当然也讨女孩子喜欢,不然许萌心也不会选他当影子老公。

影子老公也是得拿出手的,不然会贻笑大方。

而常乐本来就是个典型的高富帅,只不过现在落魄而已,实质没变。

一听说打针,常乐的脸顿时变成苦瓜:“能不打吗?”

小护士干脆利落的说:“不行!”

常乐嘟囔:“我最怕打针了,一听说打针就脑袋疼!”

小护士当即呵斥:“往你屁股上打针,你却脑袋疼?”

常乐抽一下鼻子说:“是呀,是呀,应该是屁股疼才对,屁股的周边也疼,怎么能脑袋疼呢?”

小护士觉得这个男人有点贫,没好气的喝一声:“撅屁股!”

却又嗤之以鼻:“一个大男人居然害怕打针?真是不可思议!”

说着伸手猛的一把掀开常乐的被单,却是看见常乐竟然是全裸,那健美而充满力量的身体,竟然一下子就吸住了她的眼睛!

而且,小护士一眼又看见了身下,竟然是一阵心慌意乱!

小护士情不自禁的一声尖叫:“呀!”

常乐也是一声叫唤:“呀!”

小护士当即又把被单拉下来盖住常乐,心情复杂的说一声:“你怎么这样啊,臭流氓!”

常乐笑了说:“对不起,吓到你了,我不是故意的。”

许萌心走后,常乐还没来得及穿裤子呢,小护士就来打针,怪自己吗?女人都特码的很懂道理却不讲道理!

小护士红着脸喝一声:“赶紧穿上裤子,别再继续不要脸了!”

常乐一声轻叹说:“你上来就掀我被单,你却又骂我不要脸,真是不讲理,得了便宜还卖乖!”

小护士心脏狂跳,气的直跺脚:“你……你!”

常乐在被单里摸索着穿好裤子,嘟囔一声:“来吧,穿好了,再想浏览也没机会了!”

小护士脸色血红,气呼呼的喝一声:“翻身趴下!”

常乐乖乖的翻身趴好一动不动,小护士说:“把裤子拉下一点来!”

“啊?你这不是折腾人吗?”

“赶紧点!”

“好,赶紧点,你让我赶紧点我就赶紧点,很乖的。”

小护士一听他说话味儿不对,气的就想用针头乱扎他。

但是,是自己让人家赶紧点的呀!

常乐却是慢吞吞的把裤子往下拉了一点,问一声:“行了吗?”

“不行,在往下拉一点!”

常乐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用手继续慢吞吞的往下拉裤子,速度慢但却不停,小护士一把打开他的手:“行了,不要再拉了!”

然后摁住他一边屁股蛋子,酒精棉球在上面胡乱擦几下,气恨羞愤中嗖的一声,就把针头扎了下去,扎的常乐哇呀大叫:“小妹妹,你别公报私仇呀!”

小护士不理睬他,用劲往他屁股里推药水,常乐就继续惨叫,而且威胁她说:“我要投诉你,你太心狠手辣了!”

投诉还真是把利器,小护士一听当即手劲减弱,色厉内荏的说:“你投诉我什么?”

“投诉你把病人的屁股当儿戏,一针下去就想要了病人的命,传出去哪个病人还敢让你打针呀!”

小护士给他打针的时候,也真是带点情绪的,听他这样说不免有点心虚,就辩解说:“打针哪有不疼的?你别鬼叫了,我给你揉揉,揉揉就不疼了。”

说着把针头拔出来,小手在常乐屁股上轻轻的揉,舒服的常乐直哼哼。

那小手柔柔软软的,揉着好受极了,常乐忘乎所以的说:“要是每次打针后你都给我揉,我情愿每天多挨几针,太幸福了!”

小护士一听就炸毛了,对着常乐的屁股就是一巴掌:“臭流氓你找抽!”

常乐夸张的一声惨叫:“呀!”

然后翻脸朝上,对小护士叫嚣一声:“这回我确定要投诉你了,变本加厉的折磨病人,不但打针力度超常,深度也掌握的不好,而且还暴揍病人屁股!”

“你……你究竟要怎么样啊?”

常乐轻笑一声说:“让我也打你屁股一下,咱们扯平!”

小护士羞恼交加,眼圈儿一下子红了,眸子上雾气朦胧的。

草,女孩儿天生泪腺发达,怎么动不动就流猫尿?一句玩笑也开不得,草!

这回轮到常乐心惶惶了,要是被人发现他欺负小护士,那他可就有好果子吃了。

于是赶紧说一声:“别哭了,我不投诉你还不行吗?也不打你屁股了。”

又喃喃自语的说:“不就是屁股上挨了一巴掌吗?不疼,一点都不疼,你别流泪,想打你就再打一下解恨好不好?”

小护士委屈的说:“我不稀罕!”常乐涎着脸说:“那你稀罕打哪里就打哪里,好不好,我逆来顺受。”

小护士“嗤”的一声破涕为笑,但却还是余恨未消,瞪了常乐一眼一跺脚愤然走人。

脸上的表情很愤然,但是却心跳如鼓,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心头荡漾。

常乐看着她的背影,心脏也是加速跳了两下,腰细腿长身材魔鬼,而且下面露出来的一截小腿肚子,匀称而白皙,让他眼馋得很呢!

不过小护士即便是要哭的时候,也没有把大口罩摘下来,让常乐不能看到她的脸,只能看到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

就这双大眼睛,也已经够常乐心跳不已的,两只眸子像两潭春水,碧波荡漾。

下回打针,小护士有点噤若寒蝉了,眼睛都不敢看他的屁股蛋子,生怕自己心生旖念,但是却仍然是脑子里浮现出,他那个健硕匀称的身体,还有他那地方……

这回她倒是主动的打完针,给他揉了,而常乐也不敢哼哼了,默默的享受,生怕惊跑了她。

这一来二去的,常乐和小护士就熟悉了,但小护士仍然是大口罩遮脸,让常乐心痒痒而无奈。

躺了一个十来天后,常乐的伤口好的差不多了。

这一天常乐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脑子一转又想许萌心。

那大妞长的真是够出众,身体的每一处都充满诱惑,想着想着,竟然是有点急切想出院,手在许萌心身边,不能动手动脚,经常享受一下视觉大餐也是好的呀!

当然,也难免想入非非一下。

把她拖到床上的时间点,要掌握的恰如其分,早了肯定不定,许萌心会恼羞成怒的,晚了也不妥,她会以为自己有毛病,不管用呢!

正想的美呢,许萌心一脚踏进病房,常乐眼睛立刻贼亮,眼睛瞄住了她的一双大白腿。

然后眼皮子稍微往上一抬……常乐的脑子顿时一炸!

那副画面,又嗖的一下钻进脑子!

常乐觉得自己身体的反应马上上来了,竟然是挪不开眼睛!

许萌心手里提着给常乐买的东西,正要尽量态度温和的关切他一下,却一下子看见了的眼睛,直接就对着自己的某个身体部位放电!

两情相悦的男女互相放电一下,那是交流电,但是常乐这可是吃果果的直流电,电得许萌心虽然也是有点酥麻,但是很抵触,心里一恼,手里的大塑料袋就对准常乐的脑袋甩了出去!

竟然敢明目张胆的直视自己的大腿,真是要死了!

常乐这时候已经不是只病猫了,眼看塑料袋子到眼前,伸手一把就抓住,轻轻的放在床头柜上,故作惊怒的叫唤一声:“你这是干什么呀?典型的家暴!”

“家你个头!你再目不转睛的看我,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珠子?”

常乐在许萌心这个大美妞的心里,就是个空有其表的窝囊废,不然也不会去做代驾,多少男人在他这种年龄,都已经事业有成了。

而且,这小子眼贼嘴贱心老实,而且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货,不然,在厕所里或者在车里已经把她办了。

所以许萌心对他还是放心的,眼贼嘴贱,调教一下就好了。

她有信心改造好常乐,像训小狗一样的训他,让他成为一个合格的影子老公,替她抵挡许多烦恼。

常乐的车开的也不错,技术娴熟,也能派上用场的。

还有一点,就是常乐的身手不错,能踢能咬的,这一点她是看在眼里的,可能这小子练过,会让她有安全感的。

常乐脸色一变,笑嘻嘻的说:“都那么详细的看过了,再看也不新鲜了,我还懒得呢!”

“懒得你还看?”

说了这一句,许萌心的脸腾的一下红了。

这话说的挺暧昧的,又给这家伙空子钻。

果然常乐说:“你确定我看了,而且,你有感觉了?”

这下子把许萌心彻底激怒了,一跳脚扑倒常乐床前,对着她的脸就是一抓。

无奈常乐比她还快,闪身一躲,把个许萌心竟然是留脚不住,一下子扑到他身上。

这豆腐送到嘴边来,不吃就对不起自己!

常乐叫唤一声:“别,别啊!”

但是却双手一圈已经抱住了她,而且身体急速一旋,让许萌心正正的扑进她怀里,两个人的嘴脸贴在一起,眉毛眼睛都亲密接触了,嘴唇也嘭的一下触碰在一起,一种软糯的感觉,让常乐心头一震!

上回在女厕所,是在紧急情况下强行堵住她的嘴的,也没品尝出什么滋味来,而这回,常乐却是尝到甜头了,软而且香,让常乐直想用舌尖撬开她的贝齿,进入她的嘴里。

但是他当即就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赶紧把自己的嘴脸错开一点,说一声:“主人,这是在医院里,别这样啊!”

许萌心气的竭力挣扎,好歹挣扎出一只手,对着常乐的脸就是一抽,却是被常乐一把攥住胳膊!

许萌心的胳膊细腻柔滑,常乐真想噙住好好的亲一口,但是又忍住说:“赶紧起来,叫人看见龙在下凤在上,我的脸往哪里搁!”

许萌心这个气呀,真想一嘴咬死他!

心一动猛的把脑袋一摆,一下子咬住了常乐肩头的一块肉,还像狗一样的左右摇摆着扯,把个常乐疼的连声惨叫,许萌心喝一声:“再叫唤我直接咬你脖子!”

看样子这头小母狼,真是气急败坏了,常乐赶紧一把推开了她,嘟囔一声:“每次都是你主动!”

许萌心呵斥一声:“流氓成性,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常乐笑了,心想不等你特码的收拾我,我就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了!

一边想,目光已经在她身上流窜,而且一眼就看见了她脖子下面那道深幽的沟壑。

这下子眼睛被牢牢的吸住,想挪开都艰难的很了。

那道幽深的沟壑,实在是太挑逗他的想象力了,那下面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光景?他充满了好奇心,喉头一紧,呼吸有点不畅快了。

很想很想……但是他知道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眼睛挪不动,只好闭上眼睛,却对许萌心埋怨一声:“主人,你的……杀伤力太大了,不怪我,真的不怪我啊!”

感觉鼻子痒痒的,这是要喷鼻血的前兆。而且自己的身下,已经有了异常反应,再继续下去可就不好玩了,于是赶紧说一声:“主人,咱们坐着好好说话,别一直这样了。”

好像至始至终都是许萌心在强迫他一样!

许萌心挣扎起来,站在床边对他怒目而视,咬牙切齿了好大一会儿才恨恨的说:“伤口好了,你就给我赶紧滚出医院!”

许萌心的心里,是想着回家后把他整出尿来。

在医院毕竟人多眼多,让人看见不雅观。

而常乐却是嬉皮笑脸的说:“我不滚,滚出去你还不得整死我?”

“怕死就别作死!”

常乐正要回嘴,却是听见走廊上一阵嘈杂,听着好像是谁和谁就要打起来了,于是急忙对许萌心一摆手,自己也仄耳倾听。

这一听,竟然是听见了一个女孩子的哭声,常乐一愣之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孩一头撞进屋里来。

跟着就有一个凶神恶煞的中年女人,带着两个男人冲进来。

常乐定睛一看,那女孩正是伺候自己的小护士。

这时候,小护士嘴上捂着的大口罩已经不知去向,一张俏生生的脸蛋却是哭的梨花带雨,惊恐的进屋就朝许萌心身后躲。

但却被那凶恶女人一把揪住头发,对着她娇嫩的脸腮就是两巴掌。

凶恶女人再要抓小护士脸的时候,常乐忍不住喝一声:“你特码的给我住手!”

中年女人一愣,回头看一眼常乐,狞笑一声说:“我说这不要脸的贱货,怎么左冲右突跑到这间屋里来,原来是仗着你啊!”

说着丢开小护士,对着常乐就扑了上来,而且顺手抓起一个杯子,对着他脑袋就是一砸,嘴里还一边对小护士恶骂:“王小丫你这个贱妞,我说怎么你好端端的就劈腿,原来是被别人勾了魂!估计他都把你睡烂了是吧?我砸死他!”

这个臭娘们竟然是迁怒常乐,一只杯子已经飞了过来!

常乐躲开她一砸,另一只杯子又飞了过来,常乐赶紧再闪一下,却是怒火已经上来了,一跃而起跳下床,到那女人跟前恶狠狠的说:“你再满嘴喷费,我撕了你的嘴!”

中年女人把嘴脸对着常乐怼了过去,一边叫嚣:“你撕,你撕啊!”

常乐真是气得五内冒烟,但却因为她是个女人无法下手,而那女人却对旁边的两个男人喝一声:“上啊,打死他!”

两个男人闻声而上,一起对常乐猛扑过来。

常乐一声狞笑,伸手已经抓住一个男人,轻轻一抖手摔在墙上又轰然落在地上,一声闷哼那人已经不会动弹,再上去一巴掌抽的另一个男人团团转。

中年女人惊的目瞪口呆,楞了片刻后忽然一声怪叫:“老娘跟你拼了!”

一边已经一头对常乐撞了过来!

常乐闪身躲过,那女人重心一失,竟然是一头扎在地上,嗷嗷叫着爬起来,却是不起身,一股屁坐在地上嚎叫:“打死人了,救命啊!”

常乐一步上前,一根指头点在中年女人脑门上,喝一声:“你再胡乱叫唤,信不信我一脚踩断你的脖子?”

他也真是被激怒了,这臭娘们莫名其妙的竟然冲着他来了,草!

中年女人还要发作,但抬头看一眼常乐眼里的凶焰,吓得一个哆嗦!

假如再闹,她怕常乐真会暴怒之下会要了她的命!

“赶紧滚!”

常乐冷喝一声,那中年女人竟然是爬起来,也不管那两个倒在地上男人,竟然是一拍屁股自己走人,到门口才回头恶狠狠的瞪着常乐说:“你给我等着!”

常乐一跺脚,中年女人嗖的一下子,就逃窜的无影无踪。

倒地上的两个男人,甚至对常乐不干看一眼,也是连滚带爬的就走。

常乐嘎的一笑,没事人一样回床上躺下。

许萌心拍一下王小丫说:“好了小妹妹别再怕了,他们走了。”

却是王小丫扑在许萌心身上,委屈的唔唔咽咽哭起来。

常乐想,是我救了你,你应该扑在我怀里才对呀?

而许萌心却很有成就感的拍着王小丫的后背安慰:“别怕,没事了,那些人都狼奔鼠窜了!”

王小丫泪盈盈的说:“姐,谢谢你!”

常乐忍不住大声说:“喂,谢错了!是我帮你打跑了那几个人,你怎么谢她呀?”

王小丫想当然的认为,许萌心是常乐的女朋友,不谢常乐直接谢许萌心,让许萌心为有这样见义勇为的男朋友而自豪,常乐应该更高兴的,没想到他竟然对她叫唤起来!

王小丫有点眼神有点迷瞪,看常乐一眼又在许萌心脸上寻求答案。

“你给我闭嘴!”

许萌心对常乐呵斥一声,转对王小丫说:“别理他,这个人不值一理!”

然后又补充一句:“以后他要是不乖,你用针头在他身上乱戳!”

这就让王小丫更心里迷惑了,明明是一对热恋男女或者是小两口,怎么就说话满满的火药味?可能是两个人为了鸡毛小事拌嘴了。

常乐嘎嘎的笑,对许萌心说:“主人,这社会是讲究赏罚分明的,上回我英雄救美一回被戳了一刀,这回,说不定人家会感激之余以身相许呢,你却来和我争功劳!”

王小丫听见他一开口就是流氓话,满心的感激化为一腔气愤,一跺脚就走。

许萌心却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常乐,以后你惨了!”

说着也转身就走,把常乐一个人丢在床上。

王小丫回去后,双手捧着下巴想心事。

她不是想自己的事,而是想常乐的事。

首先想的是,许萌心和常乐,究竟是什么关系?如果是热恋中,怎么好几次都看见许萌心对常乐怒目相向?这让她有点不解。

然后就脑子一闪,想常乐那个健美的身体,四肢匀称胸肌发达,最重要的是,许萌心帮他小便的时候,无疑会触碰到他。

一想到许萌心委托她照护他,那就避免不了,也要给他接尿的,那就不可避免的也会触碰,会是什么感觉?

可是,现在还需要她给他接尿吗?他已经能跳下床打架了,用不到她给他接尿了吧?

这样一想心里竟然有点失落,空啦啦的。

竟然是神差鬼使的,又走回常乐的病房,对正闭目养神的常乐,冷眉冷眼的喝一声:“打针!”

常乐睁开眼坏笑一声:“又打针呀?”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