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居 > > 正文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_短篇乱乱小说系列合集

2019-08-12 20:13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李芳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顺手抓起一条被单披在身上就往门口走,村长拉住了她,问:“你去哪里?

“我……我今天不想。”李芳说道。

 

 

“什么!”村长近乎咆哮道,“我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说你不想要?”

 

 

“我去解手。”李芳又说。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来也得来!”说罢硬是将李芳推倒在床上,想要强来。

 

 

我蹲在水桶里,别提有多难受了。没想到外表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村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真应了那句话,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难道,我今晚得在这水桶里看一场直播?

 

 

林清清还在果树下躲着呢。

 

 

正弊得难受,突然,一个屁忍不住放了出来。

 

 

“咕——”

 

 

水桶里的冒起了两个泡。

 

 QQ截图20190305134922.jpg

“什么声音?”村长停了下来,侧起耳朵。

 

 

我吓了一跳,这个该死的屁,晚不放迟不放,偏偏这个时候放!

 

 

“有声音吗?”李芳从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没有啊。”

 

 

村长慢慢地朝水桶走来。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贼还要紧张。结果,越紧张,越祸乱。

 

 

“咕——”

 

 

又一个屁冒了出来。

 

 

“什么东西?”村长好奇地朝水桶里探来。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从水桶里站了起来。

 

 

“呀!”村长惊叫一声,朝后一退,顿然坐倒在地,惊声叫道,“谁谁谁!”

 

 

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门外跑。

 

 

村长大喝:“站住!”

 

 

我没理会村长,只顾往门外冲,谁知一脚踢在门槛上,卟嗵一声扑倒在地。

 

 

真是祸不单行啊!我心中叫苦不迭。

 

 

当我爬起来时,村长已冲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张小北?”村长显然也很惊讶,“你怎么在这?”

 

 

我尴尬道:“正巧路过,路过……”

 

 

村长盯着我,冷冷地问:“刚才的事你都看到了?”

 

 

我忙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哼!”村长朝李芳看了一眼,“你说,在我来之前,你们在屋里干什么?”

 

 

李芳披着被单走了出来,慢悠悠地说:“啥也没干。”

 

 

“鬼才信你!”村长语重心长地道,“李芳,你要找男人,我没权利干涉,但你别找张小北这种的啊。他可是咱们村唯一的开光师!”

 

 

“你不信就算了。”李芳说,“小北刚到我这儿,你就来了。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为什么在水桶里?”村长又问。

 

 

“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给张继文陪葬吗?怕被你发现,将他抓起来,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李芳说道。

 

 

“说起这个事,我正要跟你们说。”村长挺了挺胸,恢复了平时那种慷慨激指点江山的模样,“我一直在外面开会,今天下午才回来。听说了张继文的事。听他们说,要张小北和林清清陪葬,我当时是勃然大怒,将那几个乡野莽夫狠狠教训了一顿。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搞陪葬?这跟杀人没区别!所以,张小北——”

 

 

村长朝我望来,面带微笑,和蔼可亲,“你放心,你和林清清不会有事。我身为村长,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

 

 

“谢谢,谢谢。”我很感激。

 

 

“那……刚才的事……”

 

 

“我啥也没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说着就要走,却被村长拉住了。

 

 

“这样,你和林清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谁也不许说。一旦你说出了半个字,张小北,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林清清不给张继文陪葬,也能要你俩背上杀人的罪名。你懂我的话吗?”

 

 

“我懂,我懂。”

 

 

待我走远了,听见村长骂道:“妈的,什么玩意儿?你这女人傻了吧?有人在这儿也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欠抽?”

 

 

我来到林清清那儿时,林清清埋怨道:“怎么这么久?我以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们回去吧,我碰到村长了,他说我们不用给张继文陪葬。”我说着,在林清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来。

 

 

林清清却说:“我才不回去。得张继文埋了后再回去。”

 

 

这时,村长打着手电筒和李芳离开了果园。这儿蚊子实在太多,我建议去小木屋里过一晚,林清清同意了。

 

 

进了小木屋后,林清清直接倒在床上,苦着脸说:“好累。好饿。”

 

 

我这时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地叫,叫她休息一会儿,我去摘几个梨来。

 

 

当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时,只见林清清在水桶里洗澡。她见我进来了,立即将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进来了!没见我洗澡吗?快出去!”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线灰暗,林清清的身子除了脑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水很脏的。李芳嫂子在里面洗过澡,我也进去过,还在里面放了两个屁……”

 

 

“什么!”林清清触电一般从水桶里站了起来,一阵哀嚎,“你不早说,难怪这么臭!”

 

 

“你还看?还不出去!”林清清抓起浴巾朝我打来。

 

 

我赶紧退出门口。

 

 

不过又听到林清清嘀咕,“我不是换过水的吗?干嘛要站起来?”

 

 

“哼,张小北,便宜你了,又让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体!”

 

 

待林清清穿好衣服后我才进去。

 

 

吃了梨后,我疲惫不堪,想上床去睡觉,却被林清清蛮横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滚,腿张得老大,将本就小的床占了个满。

 

 

我无奈地叹了一声,在床边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园摘了几个梨和林清清吃了。本来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林清清坚决要在张继文下葬后再回去,无奈,我们一直等到中午,想必这时候张断文已经埋了,我俩这才拖着又累又饿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刚进村子我们就碰到了几个人。一打听,张继文果然已埋葬。

 

 

我和林清清在叉路口分开,她决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谁知我刚走没几步,突然听见林清清从后面跑了上来,边跑边叫:“张小北,快跑!”

 

 

第9章像个疯子

 

 

我回头一看,林清清惊慌失措跑了上来,后面紧跟着张继秦与几个平时经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妈的,给我站住!老子等你们一天了!”张继秦叫骂着。

 

 

我下意识地想转身就跑,但是,林清清眼看就要被张继秦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抛下她不管。

 

 

待林清清跑到我面前,我顺手捡起路边一块石头挡在路中央,面对着张继秦等人,对林清清说:“你快走,我来挡着他们。”

 

 

“你也跑啊。”林清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你快走!”

 

 

我知道,以林清清的速度,那是绝对跑不了的。我只有挡着张继秦他们,才能给林清清争取逃跑的时间。

 

 

没想到林清清也不跑了,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你他妈的总算现身了。”张继秦也停了下来,指着我骂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张!”

 

 

我心里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有种冲我来,放了林清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妈的做梦!今天你俩谁也别想跑!”

 

 

“那好啊,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扬起了手中的石头。

 

 

话虽如此,我心里却卟嗵卟嗵跳过不停。

 

 

“几只蝼蚁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耳边突然传来清水仙子的话。

 

 

我一愣,一招?灰飞烟灭?

 

 

“上!”张继秦将手一挥,“打断张小北的脚,抓住林清清!”

 

 

那几个混混凶神恶煞地直朝我和林清清扑来。我瞅着最前面的一个人,狠狠一砖头敲打了过去。

 

 

“啊!”那人一声惨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着额头在地上打滚。

 

 

其他人没愣着,一个一个朝我扑来。我豁出去了,对着其中一人撞了过去,顿然将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点撞在张继秦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闪,如鱼得水,未让他们碰到分毫,反而这几人似乎转晕了头脑,被我脚下一绊,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妈的,都是废物!”张继秦叫骂着朝我冲了过来,一拳朝我的头部砸来。

 

 

只感觉脸上一痛,险些栽倒在地。

 

 

张继秦身为一个村里头号混混,并不是白叫的,身手自然有两下。昨天被我一脚踢飞,是他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才大意吃亏。

 

 

在打了我一拳后,张继秦丝毫没有停下,再次挥拳朝我打来。

 

 

我将头微微一偏,张继秦打了个空,我一砖头打在他的肩上,张继秦身子一顿,朝后连退了三四步。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冲上去,对着他的肩头又想来一砖头,不料张继秦一个勾拳打在我的下巴下,我的身子朝后翻了出去,手中的砖头也掉在地上。

 

 

“啊——”张继秦像疯狗一样朝我扑了过来,挥拳朝我的脸打来。

 

 

我完全被他刚才那一勾拳给打懵了,只感觉下巴要脱掉似的,脑袋嗡嗡作响。紧接着脸上又是一阵剧痛,又挨了张继秦一拳。我下意识地对着前面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

 

 

一声脆响。

 

 

接而,张继秦的身子在空中转了个圈,重重倒在地上。

 

 

我冲上去,对着他便是一阵猛踢。

 

 

“叫你打我!叫你打我!”

 

 

张继秦几次想爬起来,都被我一脚又一脚给踢趴。他抱住我的右脚,我将脚抬起就将他甩飞了出去,未等他站起,对着他又是一阵猛踢。

 

 

其他人已陆续爬了起来,见此一幕,都吓住了不敢过来。

 

 

“这家伙疯了!”

 

 

“他完全是个疯子!”

 

 

……

 

 

我一脚又一脚踢在张继秦身上,直到林清清跑了过来,拉住我叫道:“你别踢了,再踢他就死了。”

 

 

我定神一看,张继秦已趴在地上像死猪一样一动不动。

 

 

我心里一个咯噔,不会真的将他踢死了吧?

 

 

跟着张继秦的那几个混混在一旁看着,各个面露惧色,见我看了过去,齐朝后退了一两步。

 

 

周围有不少村民在远远观望。

 

 

这时,村长跟张家的几个人跑了过来,大声喝道:“怎么回事?怎么打架了?”

 

 

“继秦这是怎么了?”张继秦的父亲跑过来,赶忙将张继秦扶起,只见张继秦鼻青脸肿,嘴角溢出了丝丝血迹。

 

 

“是你打的?”张继秦的父亲怒瞪着我,恨不得要将我生吞活剥。

 

 

“我……”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其中一个混混说道:“就是他打的秦哥。对着秦哥踢了几百脚,像个疯子一样!”

 

 

“踢死了继秦,你九条命都赔不了!”张继秦的父亲暴跳如雷。

 

 

“是他们先打人的!”林清清大声说道,“我们一回来,他们就要打我。张继秦还想强睡我,张小北为了救我才跟张继秦打的!”

 

 

“你说什么?”张继秦的父亲一张老脸黑了下来。

 

 

“我说,张继秦想强睡我!”林清清重重地说道。

 

 

张继秦的父亲瞪着林清清,“继秦想强睡你?你要不要脸?”

 

 

“你——,你才不要脸!”林清清杏目圆瞪。

 

 

“你害死了继文,又想害死我继秦?”张继秦的父亲骂道,“你就是个祸害!”

 

 

“你——”林清清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有你——”张继秦的父亲指着我,“我看你是和林清清勾搭上了,害死了继文。你这两个祸害,得给继文陪葬!”

 

 

这人太蛮不讲理了,真是有其子,也有其父。

 

 

我下意识地望向村长。

 

 

村长走了过来,伸手挡在张继秦的父亲面前,板着脸道:“老二,话不要这么说。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你这样会毁了年轻人的清白。事情的缘由究竟如何,我们调查清楚后再说。你看,这马上就要开饭了,我们先去继文家,有什么话,我们去那儿说。你放心,我身为村长,绝对会将这件事情处理清楚。”

 

 

张继秦的父亲狠狠瞪了我和林清清一眼,“继秦怎么办?”

 

 

“先送去医院吧。”

 

 

村长没再理会张继秦的父亲,对我和林清清说:“你们跟我来。”

 

 

刚到张继文家,张继文的父母便冲了过来,瞧这架式,似乎要吃了我和林清清。村长挡着他们,劝道:“莫冲动,莫冲动,有话好好说。”

 

 

“还说什么?”张满光叫道,“继文都埋了,他们还回来干什么!他们要给继文陪葬!”

 

 

“怎么,你是不把我这个村长放在眼里了?”村长的脸顿然板了下来。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