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居 > > 正文

啊好深好痛肉污文_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逆袭之路)

2019-08-12 20:14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骗人,你们都是骗子!

 

陈小宝并没有住手,反而下手更狠了。

 

 

反正他现在是个傻子,就算把人给打死了,也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当然陈小宝也不是心狠手辣之人,自然不会真把人打死。

 

 

所以他有意避开要害,只想给这两个人一点难忘的教训。

 

 

连着打了十多下,陈小宝终于累了,杵着木棍站在旁边休息。

 

 

刘大喜鼻青脸肿的,连滚带爬跑到刘富贵身边,将人扶起来,结巴道:“富贵哥,咱们先走!”

 

 

“走什么走!”

 

 

刘富贵一把推开刘大喜,怒道:“这小子今天敢打我,我不卸掉他两条胳膊,就是他养的!”

 

 

说完,他便撸起袖子准备动手,结果被刘大喜一把拉住,劝说道:“富贵哥,你别和一个傻子较劲,他就算杀了人,都不用承担责任的,我们还是先走吧!”

 

 

一听到这个,刘富贵顿时来了个激灵。

 

 

是啊,他怎么把陈小宝是傻子这件事给忘了,这可是不能招惹的人啊。

 

 

万一陈小宝发起疯来给他几棍子砸死了,那他就真的完了,可陈小宝是村子大家都知道的傻子,法律都拿他没办法,那他岂不是亏大了?

 

 

一想到这里,刘富贵立马慌了神。

 

 

他看着陈小宝紧握木棍,凶神恶煞的样子,心里不禁打起了鼓。

 

 

“那……那咱们快走吧?”刘富贵颤声说道。

 

 

“走,快走!”

 

 

刘大喜点了点头,搀着刘富贵转身就跑。

 

 

陈小宝佯装追了几步,把两人吓得更是屁股尿流,很快就跑没影了。

 

 

但他没追远,就立马返回来了。

 

 

万万没想到,村长刘富全平时看起来笑眯眯的样子,很和善,但背地里竟然这么狠毒,居然吩咐刘富贵来做这种事情!

 

 

所以他必须要守在这边,万一刘富全有什么后手,他这一走,不就着了他的道吗?

 QQ截图20190305151408.jpg

 

这样想着,陈小宝就端坐在鱼塘边,眼睛瞪得圆圆的,一眨不眨,盯着四周一切风吹草动。

 

 

直到太阳落山,天色都暗下来了,不远处才传来李香兰呼喊他的声音。

 

 

“小宝,小宝!”

 

 

声音由远到近,很快,李香兰就来到了陈小宝身后。

 

 

她看见陈小宝跟一个雕塑一般坐在鱼塘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动的。

 

 

这傻叔子,怎么把她的话当圣旨一样,竟然就那么听话的坐在那里,连动都不动一下,这一下午,估计身子都僵硬了吧。

 

 

她走上前,刚想喊陈小宝,眼睛却看到鱼塘边两个蛇皮袋,和洒落在周围的白色粉末。

 

 

李香兰心里咯噔一声,也顾不上陈小宝了,飞快跑过去,抓起白色粉末确认了一下,的确是生石灰!

 

 

“怎么会这样!”

 

 

李香兰绝望了,她还以为有人已经把石灰粉倒进了她家的鱼塘。

 

 

陈小宝却在这时候慢慢走了过来。

 

 

“嫂……嫂子,你怎么来了?”他傻傻的问道。

 

 

李香兰如遭电击,立马起身抓着陈小宝的肩膀,急声道:“小宝!这石灰粉是哪里来的,有没有被倒进鱼塘里面?”

 

 

陈小宝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没,今天有,坏人来偷鱼,被小宝赶走了!”

 

 

“有人偷鱼?”

 

 

李香兰愣了一下,紧跟着又问,“那这石灰粉呢,有被倒进鱼塘里吗?”

 

 

听到这个,陈小宝歪着脑袋,傻傻的和李香兰对视着,却一句话都不说。

 

 

李香兰无奈了,她明白陈小宝是个傻子,根本不懂石灰粉是什么意思,又哪知道有没有被倒进鱼塘里。

 

 

事实上,陈小宝很想对嫂子说,鱼塘里没被倒石灰粉,可他现在的傻子身份,注定了他没办法解释太多东西,所以只能看着嫂子干着急,他也无可奈何。

 

 

不过他灵机一动,很快就想出了一个办法。

 

 

只见他拿起一袋石灰粉,先跑到通往鱼塘的小路上,然后缩着身子,探头探脑的朝鱼塘这边走来。

 

 

在走到鱼塘边的时候,他蹲在地上,双手在蛇皮袋上鼓捣着,看着就像在解蛇皮袋的口子,解开后,他又提起袋子,做出准备往鱼塘里倒石灰粉的动作。

 

 

紧跟着,陈小宝又急忙放下蛇皮袋,跑到另一边,拿起一根棍子吵嚷着冲回来。

 

 

棍子不停的挥舞,好像在打什么人一样。

 

 

站在旁边的李香兰看了一会儿,终于明白自己的小叔子想表达什么意思。

 

 

他不明白石灰粉是什么东西,也听不懂她问的问题,但他却用他的方式,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表演了一遍。

 

 

照这样看来,石灰粉应该是没被倒进鱼塘,李香兰不禁松了口气。

 

 

可万一陈小宝表达有误呢?

 

 

李香兰心想着,所以她决定今晚留在这边,不回家了。

 

 

一方面防止又有人来作恶,另一方面也想盯着鱼塘,看看有什么动静。

 

 

如果没有鱼浮上来,就证明陈小宝真的阻止了那些恶人。

 

 

“小宝,你继续在这边看着鱼塘,然后等嫂子过来,好吗?”

 

 

这时,李香兰拉着陈小宝说道。

 

 

陈小宝嗯了一声,重重点了点头。

 

 

而后,李香兰就赶紧朝家里赶了回去。

 

 

她中午带着儿子去卫生所检查了一下,最后查出只是简单的受凉。

 

 

贴了退烧贴后症状已经缓解了,所以她不怎么担心。

 

 

但毕竟要一整夜留在这边,把孩子一个人放在家里,那是万万不行的。

 

 

她是准备去把孩子抱过来,顺便带点饭给陈小宝吃,然后一家三口今晚都住在凉棚里,这样又能兼顾孩子和小叔子,又能看管鱼塘,也算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很快,李香兰一手提着个菜篮子,一手抱着婴孩,气喘吁吁的赶了回来。

 

 

陈小宝正看着鱼塘呢,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李香兰来了,赶忙迎了过去。

 

 

“小宝,这是晚饭,你先吃点儿,嫂子把你侄子儿放摇篮里去。”李香兰把菜篮递给陈小宝,一边抱着孩子朝不远处的凉棚走去。

 

 

陈小宝应了一声,也顾不上地上脏,一屁股坐下去就开吃了。

 

 

毕竟,他在这边枯坐一整个下午,确实饿的不行。

 

 

等李香兰回来的时候,他都已经吃完一碗饭了。

 

 

“嫂子,吃,吃饭饭!”

 

 

陈小宝看着李香兰,伸手招呼着。

 

 

李香兰笑了笑,也坐在陈小宝对面,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小宝,今天来偷鱼的人是谁,你认识吗?”吃着饭,李香兰还是放心不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忍不住问道。

 

 

陈小宝愣了一下,而后说:“认识,小宝认识他们!”

 

 

“他们是谁?”李香兰心里一喜,赶紧问道。

 

 

“不……不知道。”陈小宝很果断的摇了摇头,说出了三个字。

 

 

听到这个,李香兰不禁泄气的摇了摇头。

 

 

也对,伏龙村位置偏远,如果真有人捣鬼,那肯定是村子里的,陈小宝认识他们也正常。

 

 

可认识归认识,能不能喊出名字就是另一回事儿,她想从这个傻叔子这里得到答案,怕是有些困难,看来还得自己去查。

 

 

然而事实上,陈小宝自然知道刘富贵和刘大喜,可他不敢直接告诉李香兰。

 

 

万一李香兰知道后,气不过直接找那两人去,那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能是他们的对手吗?

 

 

所以他只能帮着刘富贵把事情隐瞒下来,等他想到办法,自然要报复回去!

 

 

敢欺负他嫂子,简直是在找死!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