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 > > 正文

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_诗锦在公共汽车后续

2019-08-06 20:55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成志信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向一个小自己很多岁的晚辈行礼而感到羞耻,他的态度自年轻时便形成了,也正是这种热爱学习的态度才支撑着他走到了今天。

 

“过奖过奖……”楚轩挠了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成志信与楚轩等人交流一会儿后便带着他的弟子们离开了。

 

成志信等人离开后,楚轩们的摊子也收拾完毕了,支付了一些给那些帮忙人的工钱,三人带着那两大麻袋钱前去寻找钱庄,准备换成大面额的,方便携带。

 

楚轩们的摊子不在了,三宝炒饭却流传了开来,没人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这座不为人所知的小县城会因此而富裕起来,而且被人挂上了三宝县的名号,扬名天下。

 

当然这是后话了。

 

“老板,总共一万宝铢!”

 

楚轩将一张一万面额的宝铢递给掌柜,掌柜颤抖着手将钱接了过来,面上是掩盖不了的惊讶。

 

用手摩搓着银票上的砂印,掌柜确定了这确实是真钱,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一天啊,只用了一天就赚到了一万多两宝铢,这是何等的吸金速度。

 

昨天掌柜和楚轩等人打了欠条以后就离开了酒楼,这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丝毫不知,还是今天自己过来视察才知道了昨日的盛景。

 

但是他没想到这楚轩居然真的赚到了一万宝铢,还是在一天的时间里,这让他很不甘心放过楚轩这棵摇钱树。

 

“哈哈,小轩啊,其实掌柜我是很看好你的,要不然我也不会说什么让你们两天赚一万两的要求,这样吧以后你就是悦客酒家的掌厨人了!”

 

掌柜笑着对楚轩说道,他很有自信,像楚轩这样年轻的厨师肯定会被掌厨这样的身份吸引,从而为他打工。

 

“掌柜的,我老蔡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不能就这样开除我啊!”蔡师傅昨日被气晕了,但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这一大早就赶了过来,生怕楚轩夺走他的掌厨之位。

 

掌柜斜眼冷视了一眼蔡师傅,昨日之事让他对蔡师傅很不满意,其实他早就想换掌厨人了,最好是一个薪资低的,而现在楚轩似乎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老蔡,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咱们应该把厨房留给年轻的人,咱们这些老人在一旁照顾着就好了!”

 

掌柜一番话的意思就是让蔡师傅辞去掌厨之位,当一个帮厨,果然听到掌柜的话后蔡师傅便爆发了。

 

“掌柜的,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这些年你做的那些事儿我可是清楚的!”蔡师傅咬牙切齿的说道。

 

“哼,我话还就挑明白了,你老蔡该是时候退休了,至于那些事儿……”掌柜索性也撕破了脸皮,语气不无威胁的道。

 

楚轩等人静看两人狗咬狗,待事情差不多了才道。

 

“掌柜的,我可没说要给你当掌厨人,现在债也还了,那我们便告辞了!”

 

说着楚轩三人抬脚便走,却被掌柜叫住:“站住,你敢耍我!”

 

楚轩回头看掌柜那副狰狞的面孔,不由笑道:“掌柜的,我从头到尾可就没答应过要当你们的掌厨人!”

 

说完楚轩便与司阳兄妹一并下了楼,直到三人的身影不见了,掌柜的脸色也未变好。

 

“砰!”

 

掌柜一把拍在桌子上,愤怒无比。

 

“哈哈,掌柜的,蔡某人告辞,您还是赶紧找个掌厨吧!”这一次蔡师傅与掌柜算是闹翻了,见掌柜受了气,蔡师傅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哼!”

 

掌柜冷哼一声,没了预选掌厨,他也不敢随意开除蔡师傅,毕竟这酒楼还不是他说了算。

 

蔡师傅大笑离去,留掌柜一人在室内。

 

冷寂片刻后,掌柜对门外喊道:“来人!”

 

听到掌柜呼喊,一个麻脸男子跑了进来,立在一旁恭敬道:“掌柜的!”

 

“你去跟着刚才那三人,看看他们去向何处,必要时候可以用我的名义行事,总之就是让他们不好过就是!”掌柜对男子吩咐道。

 

“是!”男子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哼哼,你们让我不舒心,我也不让你们好过!”掌柜冷笑道。

 

……

 

离开悦客酒家,楚轩便与司阳兄妹分别了,他们都知道楚轩此次是来参加三级厨考,但似乎对此很没兴趣,倒是那些街边小吃吸引了他们。

 

萍水相逢,楚轩也不挽留,拿了一千宝铢后便离开了。

 

问了县衙的地址,楚轩独自向着县衙走去。

 

一路行来楚轩遇到了很多人,有的负重独行,背着炒锅与菜刀等厨具,有的披头散发,身负长剑,与其说是厨师不如说是江湖侠客,不过他们的厨师勋章很好的说明了问题。

 

还有的车马并行,奢华不已。

 

到了县衙,这里早已车水马龙,楚轩不得不排队等在了后面。

 

“想不到小小一个广通县,居然有这么多二级厨师,看来只要有利益没有什么是不能繁荣发展的!”

 

楚轩站在队伍里默默心想道。

 

在楚轩排队等待的时候,一个麻脸男子正一脸阴森的看着他,嘴上露出戏谑的笑容。

 

“嘿嘿,这小子来参加厨考吗,那我只要让他报不成名就可以完成掌柜交代的任务了,说不定还有奖赏……”

 

麻脸男子默念道,趁楚轩没注意到他,便往队伍的前列走去。

 

楚轩回过神来,看了看仍然常常一列的队伍,叹了口气。

 

这时楚轩注意到在报名的位置,那个负责报名的官吏和一个麻脸男子正在悄悄谈论什么,手还指了指自己的方向,不过这两人楚轩都不认识,他也便没将这事放在心上。

 

约莫等了半个时辰,终于轮到楚轩了。

 

“姓名,籍贯,哪家餐馆?”报名官头也不抬的问道。

 

“楚轩,广通县峪河镇人,天香楼!”

 

听到楚轩的话,那人抬起了头,眼里闪着莫名的光彩,不过他又接着道:“好,出示你的厨师勋章和餐馆营业证明!”

 

楚轩将这两样东西放在桌上,谁知道那人看了一眼后道:“你没有参加厨考的资格!”

 

“什么!?”楚轩惊讶,自己不够资格,怎么可能。

 

“我哪里不合格?”楚轩问道。

 

“我说不合格就是不合格,莫非你要质疑我!”那人说完招了招手,几个负责秩序的衙卫便走了上来,目光不善的盯着楚轩。

 

“你……”

 

楚轩意识到了不对,这人说自己不合格,却理由都不给一个,这明显就是刁难,可自己根本没招惹过此人。

 

莫非是那个麻脸男子,可是我也不认识他啊。

 

正在楚轩气愤焦急时,后面那些排队的人不舒服了,纷纷叫嚷道。

 

“前面的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还没弄好啊?”

 

“别耽误大家的时间,赶紧走开!”

 

……

 

看到走近的衙卫和叫嚷的人们,楚轩只好愤愤离开,可是错过了这一次厨考,他便得再等一年,到那时…

 

尽管心有不甘,但民不与官斗,他在那里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

 

带着失望沮丧的心情,楚轩离开了县衙,临走前他看了一眼那报考官吏,眼神满是杀气,他虽然是一个厨子,但并不是说他是一个软柿子。

 

报考官吏回敬了楚轩一个戏谑的眼神,打压一个来自乡下的厨师对他来说简直毫无压力。

 

厨考报名依旧进行,可是却和楚轩没有什么关系了。

 

“小哥,等等!”

 

正当楚轩在大街上游荡之时,一声熟悉的叫喊声叫住了他。

 

“你是……昨天那位!”楚轩回头,却见成志信带着两个青年走了过来。

 

“哈哈,小哥,真有缘啊,我这一出来就遇到了你!”成志信欣喜的说道。

 

“人生何处不相逢,更何况是在这小小的广通县里呢!”楚轩打趣道,他对成志信也很有好感。

 

“人生何处不相逢,好啊!”成志信赞誉道,又见楚轩带着行李,便又问道:“小哥这是要往何处去?”

 

“哎,我是来不是去!”楚轩叹了一口气。

 

“哦,原因为何!?”成志信见楚轩这般模样,急忙问道。

 

楚轩也没隐瞒,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顿时成志信便怒不可遏。

 

“混蛋,厨道乃国之大道,他一区区小吏也敢恶意陷害国家厨师,走,我为你报名!”

 

成志信热衷于厨道,对于厨道天才他总是希望他们能够有所成就,这也是他门下弟子众多的原因,此刻楚轩这个被他认为是绝世天才的年轻人受了委屈,甚至可能因此影响他的厨道之路,他表现得比楚轩还要愤怒。

 

“这……”楚轩这才记起成志信是来自郡府的三级厨师,并且担当着本次厨考的评委,有他出头,这广通县大概没人敢给楚轩使绊子。

 

楚轩原本的想法是用毒膳报复那人,但现在由成志信帮忙似乎是更不错的选择。

 

“那就多谢老先生了!”楚轩躬身言谢,成志信摆了摆手,带着楚轩一起往着县衙而去。

 

此刻报名已经临近尾声,不过仍有不少人停留,楚轩一行突然来到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嗯!”那个负责报名登记的小吏眯起了眼,这乡巴佬还不死心吗,小吏已经决定让衙卫们将他打出去了。

 

“我就想问问,这些资料哪里证明了楚轩没有资格参加三级厨考!”成志信对于这小吏很是厌恶,一把将楚轩的资料摔在桌上,质问道。

 

这小吏不过是个县衙的编外人员,虽然有点权利,但是对于很多事来说仍是不够格,比如成志信这个评委他就不知道是谁了。

 

“呵,我说他不够格就是不够格,怎么的?”小吏对于成志信不客气的语气很是不爽,直接气势汹汹的接道。

 

“莫非盛唐律在这里已经不管用了吗?”成志信冷眼看着这小吏,他的两个弟子都缩了缩头,他们知道,自家师傅不怒则已,一怒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不错,这里老子就是王法!”小吏平日里骄横太过,再加上看不起楚轩一行,故而说起话来也是毫不顾忌。

 

“好,好,好!”成志信怒道,他手一挥,将手里的评委牌丢在了这小吏的面前。

 

“来人,给我……”

 

小吏正打算将楚轩一行打将出去,不经意间瞄到了那块金色令牌,顿时话便堵在了喉咙,吓得面无人色。

 

“评委大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求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小吏急忙跪下,不断磕头道。

 

“哼,你不是王法吗?”成志信冷哼一声对小吏道。

 

“大人,小的是无心之过,您大人有大量!”能当评委的厨师除了自身厨艺过硬外其身份地位也必然会高,得罪这么一个人比得罪县令还要可怕,小吏此刻简直是心如死灰。

 

成志信还没说话,县衙里便跑来了一大群人。

 

“成先生!”一个身着蓝色官服的中年男子擦了擦头上的汗,对成志信说道。

 

“县令大人!”成志信也不敢在县令面前摆架子,急忙行礼,楚轩等人亦微微弯腰。

 

“不知此处发生了何事!?”县令不过是偶然路过,见到此处似乎有些纠纷后便赶了过来。

 

“哼!”

 

成志信冷哼一声,将事情本末娓娓道来,听到成志信的话后县令脸色苍白,这种事不是不能做,可是被一个受邀请的厨师撞见就不好收拾了。

 

“你这恶吏,破坏衙门风气,来人,拔了他官服,打入大牢!”

 

为了降低这件事的影响,县令直接下狠手处理。

 

“不,大人,小人知错了,求您饶过我这一次吧!”小吏扑倒在县令脚下,苦苦哀求道。

 

可为了保住面子和解决成志信怒火的县令怎会听他祈求,大吼道:“还不赶紧把他拉下去!”

 

听到县令的话后衙卫们冲了上来,水火棍毫不留情的打在小吏身上,之后将他的官服扯下,准备拖下去。

 

“大人,此次之事都是王麻子找我做的,说是他们掌柜的想要报复楚轩!”

 

见事情可能再无转机,小吏急忙叫嚷道,企图以此减轻罪行。

 

“王麻子是谁?”楚轩确实记得来了个麻子脸,可自己根本没招惹他啊。

 

“王麻子的掌柜便是悦客酒家那位!”那个小吏急忙回答道。

 

“原来是他!”楚轩算是想明白了,想不到那人不仅贪婪守财,心胸还狭隘至此。

 

“还望县令大人主持公道!”成志信对县令躬身道。

 

县令有些头疼,悦客酒家是县里一些豪贵富绅办起来的产业,而掌柜便是他们推出来的代理人,自己要动它可不容易。

 

“县令大人!”成志信目光灼灼的盯着县令,他的眼里似乎有莫名光芒闪烁。

 

看到成志信的眼神,县令不由悚然一惊,他刚才居然忘记了,悦客酒家在广通县再怎么势大,也不过是这区区一县之地,而成志信所在的大名厨馆虽是分店,但是其后可以牵扯出的势力网不知几何,两者似乎很好衡量。

 

“成先生放心,本官一定会处置此等破坏厨道公正的恶徒!”县令正义凛然的道。

 

“多谢!”

 

“呵呵,此乃本官份内之事,告辞!”县令说完便离开了,他还得与那些豪贵富绅商量一下,相信他们也不会反对把一个掌柜推出来当挡下可能来自大名厨馆压力的挡箭牌的。

 

……

 

今日之事一波三折,不过好算楚轩终于解决了报名的事。

 

“多谢成先生!”楚轩躬身拜谢,成志信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将他扶了起来。

 

“三级厨考还在于你自己,这次的考核或许会很难,你自求多福吧!”成志信苦笑着说道。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