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 > > 正文

风韵多水的老熟妇&(乱系列140章)

2019-08-13 20:07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发现她的身子很软很舒服以后,更是连腰身都贴了上去。她似乎感觉不舒服,挪了下身子。

 

 

她哭够了,起身的时候浴巾往下掉,她一声惊呼又伏我怀里,脸颊发热的跟我说:“你能闭一下眼睛吗?我整理一下。”

 

 

刚刚惊鸿一瞥,那一抹景色已经印在我脑海里了。

 

 

我闭着眼睛回味,耳边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很冲动的想说她都让我抱了,是不是默许我扑她呢?

 

 

正想着,突然被抓住手了。

 

 

我傻愣着睁眼,苏春儿粉脸晕红的看着我,说:“韩潇,你想不想跟我......”

 

 

我一看她那样儿就知道她的潜台词是什么,被吓到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

 

 

“你去我家的时候老偷偷看我,別以为我不知道。我知道你是喜欢我,因为你看我的眼神跟別人不一样。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把身子给你,感谢你喜欢我这么长时间。”

 

 

我都震惊了,女人的直觉太厉害了,但我还是说:“嫂子,你……你是想报复升哥吗?”

 

 

“这算什么报复,他都不在乎我了。我只是觉得这么多年亏待自己了……韩哥,你能別叫我嫂子吗?我比你小那么多,你以后就叫我春儿吧!”

 

 

我刚怯怯的喊了声春儿,她就拉我裤链,脸红红的说:“韩哥,你这个不是真的吧?怎么这么吓人?”

 

 

我都不知道怎么答她,她自己看到以后,嘴巴都成O型了,垂涎的看了好一会儿,就当我以为她真要以身相许的时候,她竟反悔了,害怕的说:“算了吧,我……我有点害怕。”

 

 

她都这么说了,我也不想表现得太过在乎这个,于是讪讪的说:“那行吧,你这样对升哥挺不公平的,我也不该这么做。”

 

 

“少来,別以为我不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不过你挺好的,他叫你去你都不去。”

 

 

看来苏春儿没少跟踪胡汉升,我惊出了身冷汗。

 

 

挺悲剧的,苏春儿居然就这么回房了,搁我在那儿难受。

 

 

第二天我被一阵急促而巨大的拍门声惊醒,不耐烦的出去开门,刚到厅门边,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我的门给踹开了,就在我发愣的功夫,胡汉升冲过来一拳砸我脸上,我踉跄着摔地上,鼻血都出来了。

 

 

他追过来要踩,我连滚带爬的后退避开,怒问他说:“胡汉升,你干嘛呢?发什么神经?”

 

 

“我发神经?我发尼玛的神经。谁他娘的批准你带我老婆回家的?我当你是兄弟,你他娘的给我上颜色。”

 

 

我气着了,站起来指着他鼻子骂:“还讲不讲理了?你他娘的昨晚把老婆输给我了,我带回来怎么了?啊呸,不对,是你老婆非要跟我回家的。”

 

 

胡汉升显然还记得昨晚的事,他被我抢白得脸红耳赤的,嘴硬说:“我昨晚那是喝高了,作不得数。亏你还是我朋友,我老婆要跟你回来你就真带呀?你不会把她给我送回家去?”

 

 

“哎哟我去。喝高了?那昨晚你借我的钱是不是也作不得数了?我还送你老婆回家,她一个大活人,我怎么送?给你绑回去呀?”

第五章

“那当然,我都喝高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你借给我钱干嘛?那不是坑我吗?我就是再傻也不能一万块就把老婆抵给你啊!韩潇,认识你这么长时间,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老实说,你是不是早看上我老婆了,所以才经常借钱给我?”

 

 

擦!他居然猜到了。

 

 

我死不认账:“放你娘的狗屁,我是那种人吗?我又没逼着你问我借钱,是你不愿意借別人的,我肯借给你,还是我错了?你还讲不讲道理?”

 

 

“那我不管,反正你肯定是有预谋的。我老婆呢?你昨晚有没有碰她?尼玛,便宜都让你占了,以后別想我再还你钱,你TM就是个骗子。”

 

 

哎哟我去,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他这是借机发挥,想赖掉欠我的所有账呢!没发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以前还觉得他人挺不错的,许是今天早上酒醒后突然灵光一闪想出这么个主意才来闹的,连求证我有没有碰他老婆都不愿意求证了。

 

 

我气得不行,正要骂回去,客房门“啪”的一声推开,苏春儿黑着脸出来,骂胡汉升说:“你闹够没有?你什么意思?拿我的身子给你抵债呢?胡汉升,你思想能不能別那么龌龊?我跟韩潇回来,不代表我愿意跟他睡,我他娘就没跟他睡,你就认定了我给你戴绿帽了是吧?行,我以后就不回去了。一万块不够是吧?韩潇,我现在就拿自己跟你作价,以后我把我自己卖给你,他欠你的债就一笔勾销了。”

 

 

说完苏春儿压根不听胡汉升解释,通通通就出门了。

 

 

胡汉升其实挺怕老婆的,苏春儿那么说,他吓到了,追着出去,就没我什么事了。

 

 

我脑袋还嗡嗡的,苏春儿这话是真是假呀?要是真的,那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不就可以实现了?

 

 

我在家里傻笑了很长时间,脸疼都被我忽略了,洗脸的时候擦到伤口,疼得呲牙咧嘴的,才骂了胡汉升几句。

 

 

无意间看到衣挂上挂着条黑色镂空的女式蕾丝小裤,我心里一个激灵,苏春儿刚刚出门不会是空着的吧?她去上班还是干嘛去了?

 

 

我琢磨着这么长时间胡汉升也不可能再跟着她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竟给她拨了个电话过去。

 

 

嘟嘟两声后,话筒里传出苏春儿一声“喂”,似乎还带着火气。

 

 

我小心翼翼的问她说:“嫂子,你们没吵了吧?和好了没?”

 

 

“和好个屁。叫我春儿,你再喊一声嫂子,看我还理不理你。”

 

 

额!

 

 

我弱弱的喊她一声春儿,然后说:“你在哪儿呢?上班?”

 

 

“不然呢?你究竟想说什么?你打给我不会是想做和事佬吧?姓胡的那么不要脸,你不会是还当他是你朋友吧?”

 

 

依着我一惯的作风,我当然是笑呵呵的说:“升哥也只是一时生气才会说出那样的话,等他知道我们俩什么事都没有以后,对我的态度肯定不一样。”

 

 

“少来。你昨晚偷看我,我也看你了,咱们能没事吗?”

 

 

我叫屈说:“春儿,你可不能陷害我。我昨晚真没偷看,看我那是你的事,他不能把这个算我头上吧?”

第六章

“啧!韩潇,你怂不怂呀?承认跟我有事你觉得亏是吧?还说你喜欢我呢,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呀?”

 

 

这话我可受不住,忙说:“不亏不亏,绝对是我占便宜了。我这不是担心你跟升哥嘛!所谓宁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我就是再喜欢你,那也得在乎你的感受呀!你跟升哥肯定是有感情的,事情不到不可挽回,还是不要轻言放弃的好。”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苏春儿声音突变温柔,问我说:“你承认喜欢我了?值得吗?我都给人做了十年老婆了,人老珠黄,你喜欢我图什么呀?”

 

 

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再否认就矫情了,所以我一咬呀,默认说:“值得。不管是等你十年还是二十年,都值得。你一点都不老,还跟十年前一样,像个刚出社会的小姑娘。反倒是我,这些年熬夜太多,都有小朋友管我叫大爷了。”

 

 

苏春儿噗嗤一声被我逗笑了,带着嗔意说:“你这傻大爷。”

 

 

她对待情人般的昵语让我受宠若惊,半晌说不出话,也不知道她非要我承认喜欢她是什么个意思。

 

 

“傻瓜,你打给我想干嘛?有话快点说,我等一下要忙了。”

 

 

我这才想起原意,于是问她说:“你从我家里出去,是不是直接去上班了?”

 

 

“对啊!怎么了?”

 

 

我脸颊发热的说:“我在洗澡间里发现了一条......是你的吗?”

 

 

“对啊!”苏春儿说:“昨晚我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掉地上了,就没穿……嘿嘿,你是想问我有没有穿那个上班是吧?”

 

 

我:“……”

 

 

苏春儿吃吃笑道:“刚刚呀!我对面有个男同事东西掉地上,他下去捡,我故意吓他,他把头都磕破了。”

 

 

我联想到那幅画面,有点吃醋的跟她说:“我都没看过。”

 

 

苏春儿被我逗乐了,可能是引起同事注意了,她捂着话筒,我都能听到回音了,只听她小声说:“谁让你假正经,活该!”然后语气暧昧的说:“你想看我晚上给你看好不好?”

 

 

我一听,激动得不行,她的意思是还会来我家咯,我还以为她走了就不再回来呢。

 

 

“挂了挂了,领导发现了,拜拜拜拜。”

 

 

我听着话筒里的茫音傻乐,上班的路上脚步都是轻飘飘的。

 

 

一到公司我就被刘曼丽那臭女人逮着骂:“韩潇,你眼里还有没有老板?还有没有我这个设计总监?每天都迟到,你当公司是你家开的呢?”

 

 

我笑吟吟的没理她,把包往办公桌上一扔就去泡咖啡喝。

 

 

刘曼丽骂骂咧咧的找老板诉苦,我徒弟小诗跟进来撞我肩膀说:“师傅,昨晚干嘛去了?怎么叫你去玩也不去。”

 

 

我往她的领口里一瞄说:“等你长大点再说,现在都没感觉,怎么玩?”

 

 

小诗今年都二十二了,发育得还像初中生似的。

 

 

不过她身材是真好,臀挺翘的,只可惜她不喜欢穿裙子。

 

 

我总觉得像她这样的女孩穿裙子更有味道,就像苏春儿一样。

 

 

“你都不玩,怎么会长大。”小诗跟我一样没羞没臊的。

 

 

我知道她喜欢我,不过我比较喜欢丰腴的女人,又担心沾上了脱不了手,所以一直没碰她。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