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 > > 正文

好痛 快点拔出去 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_欲念森林

2019-08-13 20:08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此时正想出门的陈娇愣了一下,她原本以为只要和唐放有了夫妻之实,就能过了这关,唐放便不再追究。

“那都已经过去了。”陈娇轻描淡写的态度,让唐放大动肝火,他猛的站了起来,拉住陈娇的手问道:“你不是口口声声跟我说,你和前任没有过吗?”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干嘛给自己找不痛快啊?”陈娇一边说着,一边想甩开唐放的手,却被唐放抓得更紧。

“说,你到底有过几个男人,做了多少次?”向来大度的唐放,虽然知道自己在意这种事情,但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反应过激。现在的陈娇在他眼里,已经丧失了以往所有的神圣,反倒像是披上了污垢的外衣,不知被多少人泼洒过。

“你弄疼我了,放开!”陈娇带着哭腔想从唐放手上挣扎开,见陈娇已经这样了,唐放也算稍微恢复了一些理智,放开了陈娇。

陈娇刚挣脱开,便朝着唐放狠狠的扇了一耳光,眼里满是委屈,仿佛看错了这个男人。

“你要是喜欢一清二白的女生,好,我不是!你可以考虑找别人!”陈娇如同刚刚的唐放一样,完全爆发了出来。

“唐放,你要是介意的话,我们也不用交往下去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眼泪就径直的流了下去:“我觉得,谈恋爱是这个人,不管我是否是你介意的。如果你在意这些的话,我们也不用再继续走了,因为三观不合适。”

唐放后退了两步,脑子里乱哄哄的,同时又在仔细回想着什么。他本不是那种特别封建的人,但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去想。

“娇娇,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有次劈叉给弄伤了,是不是那次给弄没的?”唐放极努力的幻想着,而陈娇却不想继续回答他的问题。

陈娇冷冷的笑道:“不管是或者不是,如果你谈恋爱谈的不是我这个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

QQ截图20190305151639.jpg

一语言罢,陈娇厌恶的瞪了唐放一眼,那眼神,仿佛连唐放那歪掉的小兄弟一起给鄙夷了,狠狠的扎进唐放心窝子里去,生疼生疼的。

门重重的被关上,陈娇已经走了,留下唐放一个人坐在床上。

本来以为初夜会浪漫又难为,可如今歪把子遇到了非处,就只剩难忘而浪漫不起来了,唐放越想越觉得好笑。沉默了一阵,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好兄弟熊建任,在摊边上喝了几瓶酒,将此事一股脑的给吐了出来。

“兄弟,你这样可就忒不仗义了。”熊建任露着大肚皮,一边撸着串一边喝着酒说道。

“大熊,我怎么不仗义了?”唐放不解。

“你看啊。人姑娘既然愿意在你那小破出租屋里,舍身于你,那是看得起你。加上啊,你自己那还有问题,人姑娘都没嫌弃你,你还反较什么劲啊?”说完,熊建任又喝了两口酒下肚。

唐放仔细一琢磨,觉得大熊说的是有几分道理。

“还愣着干啥,还不赶紧打电话给人姑娘认个错。”大熊两口酒下肚,也认了个死理儿。

“行行,我现在给她打一个吧。”

电话拨通,只听见陈娇细微的抽泣声,委屈巴巴的喂了一下。

“你,在哪儿呢?我找你去?”听见自己爱的人这般难过,唐放也不禁难受起来。

“不用了,你以后都不用来找我。”陈娇一边说一边哭着,唐放这揪着的心就更难受了,连忙安慰了半天,陈娇这才缓和下来。

“那你现在还介意吗?”唐放心想着,自己都不是璧人了,何必强求别人,只好妥协到:“都过去了,我也只是发泄下,发泄出来就好了。”

“那你发泄完了吗?”

“嗯,发泄完了。”

告别了熊建任,唐放驱车来到陈娇住处。陈娇是本地人,一个人住着三居室,据说三环外还有两套房。当然,这并不是唐放喜欢她的原因。

因为屋里停电,唐放摸索了半天,才在次卧的一堆被子里找到睡着的陈娇。

在漆黑的屋里,看着陈娇那隐隐约约的身材,以及从被子里露出的丰乳肥臀,唐放鬼使神差的上去摸了一把,这下把不知真睡假睡的陈娇给弄醒,翻过身来就压住了唐放,两人在对方身上彼此摸索了一番后,便又开始云雨。

可过程又跟上次一样,也不知陈娇是不是为了安慰自己,总在唐放疲软无法发射的时候问他是不是出来了,唐放只能硬着头皮说出来了,其实压根就没有。

那晚过后,唐放的心理产生极大的压力,他只好给陈娇说出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去医院矫正,但陈娇却坚持说小家伙不影响使用,可在唐放的坚持下,最终还是去了某男科医院进行了检查。

检查结果就是海绵体受损,精子的质量也很差。这让唐放在陈娇面前更无法抬起头了,以前得撸多少才能把自己搞成这样啊。

但陈娇非但没有说他什么,还交了几万块钱给他医治矫正,因为医保在这家医院不给保男科,所以这几万块钱可都是从陈娇那实打实抠出来的。

“医生说了,动完手术后三个月都不能乱动,等冬天来了,我们再……”看着陈娇羞红着脸说出这番话,唐放感动的握住她的手承诺说:“以后除了你,谁都不许动它。”

“包括五姑娘吗?”陈娇笑道。

“对,包括五姑娘。”

“那它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了。”陈娇边说着,边用玉指戳了戳唐放动了刀的裆处,引来唐放一声嚎叫。

唐放手术后的一个多月,陈娇依旧像往常一样来看他,可唐放却从她不安的神情中察觉出什么不对劲,握住她的手问怎么了。

陈娇泪眼婆娑,低着头让一滴眼泪落下。

“唐放,我怀孕了。”怀孕?唐放第一反应就是问,是我的吗?

陈娇也有些情绪激动的说:“当然是你的,这一个多月,我除了和你,就没有跟任何人做过。”

我他妈就只跟你做了两次,而且都还射不出来,陈娇不是处就算了,现在居然怀着别人的种来诬赖老子!

见唐放不肯承认,陈娇冷冰冰的说道:“如果你觉得孩子不是你的,那我就把孩子生下来,去做亲子鉴定。”

“可是医生都说了,我的精子质量那么差,怎么可能让你怀孕。”

“质量差,不代表怀不了孕,只是生出的小孩可能不好。唐放,你要觉得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跟别人上床的女人,那我真的没什么好说的。”陈娇说完,一屁股坐在床上,背对着唐放,好像又在耸肩涕泪。

唐放虽然硬着头皮来做了矫正,但是之前两次没射的事情,他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要说出来的话,他和陈娇估计是真的完了。

自己不光是歪的,还特么射不出来,跟个废人有什么区别。陈娇是个女人,就算能容忍自己不够直,不够硬,但是肯定没法容忍自己开不了炮。

正想着,哭得两眼通红的陈娇突然转过脸来问他:“我问你,我之前两次,难道不是你射的吗?”

唐放被问得愣了神,直接被将了一军。

要是承认,搞不好就得给人喜当爹。可要是不承诺,自己在陈娇面前更无法抬起头来。陈娇虽然对自己是真的好到没话说,但是她那种咄咄逼人的莫名性格,真的让唐放欣赏不来。

不管承不承认,结局都是唐放不想看到的。在陈娇再三逼问下,他又硬着头皮狠狠的说:“是!”就跟之前没有出来也硬着头皮说出来一样,唐放说完又觉得后悔,也不知道之前陈娇心里是怎么想的,她之前是不是知道自己没有出来,然后现在又设计自己。

还没揣摩完陈娇的心思,陈娇的话锋就接了过来:“那不就完了吗,是你的,你就要负起责任。”

唐放又开始琢磨起来,我身上又没什么可图的,连医药费都是人家出的,她何必要花这么大代价来设计我呢。

思来想去,会不会那两晚真的有游勇散兵混进了陈娇身体里也说不定。

但是唐放又话锋一转,说:“是,我得负责。但还是那个问题,我精子质量太差,孩子生下来肯定也不行。媳妇,咱们得讲究个优生优育啊。”

陈娇皱了皱眉,捂住自己的肚子问:“那你的意思,是让我打了?”

“娇娇。”唐放伸过手去握住陈娇:“我也想和你有孩子,但咱们现在的条件,不是不允许吗?”

“哪里不允许了?是这个孩子不行?还是你不行?”陈娇这话,把唐放给堵得厉害,他憋了口气,勉强挤了个笑脸继续说道:“媳妇,是我错了。孩子生不好,都怪我精子质量不高。而且他生下来,我也没办法去养育他。都是我的错。”

听唐放说完,陈娇的态度也稍微缓和了一些。

“可是男人就必须要有担当,孩子既然怀上了,那我就不会打掉。以前我就给你说过,打胎这种事情是很损阴德的,我是个讲福报的人,我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影响我的福报。

而且你自己也说过,这是对生命的不尊重,不能因为你乱射一通,就剥夺一条生命降临人世的权利。”

唐放在床上重新坐了坐,嘀咕着:“可我根本没射啊。”

“你说什么!”陈娇这一咆哮,把唐放吓得直哆嗦。

“没,没说什么。我说这孩子要实在不行,生就生吧。”

“生个屁,你现在这态度,我能生吗?我敢生吗!”陈娇气得从床上站了起来:“这孩子生或不生,我说了算,以后跟你没关系。”

“娇娇,媳妇!”唐放急得想从床上下来去追,但又差点碰到伤口只好作罢,只能目送着陈娇摔门出去。

唐放越想心里越憋屈,这孩子肯定不是我的。他慢慢回想起,第一次的时候是上了保险的。而第二次,虽然没有上保险,但是他能肯定,自己最后就是没有开枪,也就排除了有散兵游勇混进去的可能。

虽然这一个多月没有住院,但因为工作繁忙,唐放也很少见到陈娇,好几次试探性的提出同居想法都被陈娇给驳回了。

在这一个多月里,陈娇到底跟哪个男人有瓜葛也说不一定。

唐放最先怀疑的,就是她那个前男友。陈娇和前男友分手了没多久,就马上和唐放好上了,唐放虽然捡了个便宜,但心里多少也有些不痛快。说不一定就因为自己那东西不行,才搞不好让她对前任回心转意,最终两人背着自己旧情复燃了也不是不可能。

陈娇的前男友叫袁子秋,跟唐放一样,也是个外地人,据说是东北大饭店的厨师。

凑巧的是,熊建任是东北大饭店的顶级会员,他可能跟那个袁子秋会认识。于是唐放打了个电话给熊建任,说请他去东北大饭店吃饭。

难得唐放突然这么舍得,熊建任自然答应了下来。

“我说,你今天抽了哪门子疯,请我来这么贵的地方吃饭。”熊建任抿了口白开水问道。

“这不是感谢你上次开导我吗?”唐放说完,熊建任笑笑:“你俩现在感情怎么样了?”

“还行吧。”唐放一边心不在焉的说着,一边招呼着服务员问道:“请问那个袁师傅在吗,我们是奔着他的手艺来的。”

“在的,您稍等。”

“哟。”熊建任又笑了起来:“你认识?”

唐放也抿了口水:“想认识。”

熊建任转了转眼睛说道:“得,我认识。给你介绍介绍。”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

唐放放在桌子底下的手开始流起汗来,也不知道那个袁子秋是个什么人物。

不一会儿上菜的时候,一个大腹便便,油光满面的男人走了过来。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像个市井屠夫一样,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脖子和手腕上都戴着大金链子,好几个土不拉几的纹身也从可看见的部位给露了出来,看上去俗不可耐。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