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韩国服饰 > > 正文

你的奶好大好软让我揉揉_美女的沉沦【无敌邪少】

2019-08-21 21:41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回到家,秦兰已经做好了晚饭,许冰不在,被老村长请去吃饭了,还没回来。

吃饭时,陈光宗满脑子都是免费现场直播的画面,不时偷瞟秦兰几眼,打定跟嫂子试试,结束雏男之身的想法,不知如何开口。

 

恰好秦兰也看向了陈光宗,两人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又好像做贼心虚般急忙分开。

 

秦兰脸色泛红,低声道:“吃完饭,你去洗个澡吧,我在这就闻到了一股子汗味。”

 

什么意思?暗示我今晚可以……陈光宗一阵心猿意马,往嘴里扒拉米饭的速度不禁加快。

 

“嫂子,我吃饱了,现在去洗澡。”吃完饭,陈光宗把嘴一抹,急不可待的直奔洗澡间。

 

“你慢点,休息一会儿再去也不迟!”秦兰道。

 

冲过澡,陈光宗仅穿着一条四角裤,躺在了床上想入非非。或许是他刚恢复神智,大脑需要休息的缘故,不知不觉间竟然睡着了。

 

当晚,他做了一个美梦,梦见跟嫂子赤身抱在一起来滚床单,场面香艳至极……

 

翌日醒来,陈光宗失望的发现身边哪有嫂子秦兰,只有他自己,懊悔的喃喃自语:“我是不是还傻啊,昨晚嫂子暗示的很明确,我应该去她的房间,怎么自己睡着了?”

 

此时朝阳初升,夏天天明的早,还不到起床时间,陈光宗也睡不着了,瞪眼看着天花板,忽然听见院里传来娇喝的声音。

 

他趴在窗口,向外看去,一道迷人的身影正在挥拳踢腿,锻炼身体。

 

秦兰没有早起健身的习惯,再说她每天忙里忙外,哪有这份闲心,除了她,家里的女人只剩刚搬来两天的许冰。

 

许冰穿着短衣短裤,身姿曼妙,练的是跆拳道,动作有模有样,颇有几分飒爽英姿,一双大长腿上下舞动,陈光宗不禁-看得着迷。

 

“哎呀!”许冰又是一个高抬腿,落下之时,毫无征兆的痛呼了一声,不知道是拉伤肌肉了,还是扭到哪了,捂着肚子,半蹲在了地上。

 

陈光宗回过神来,急忙跑到院里,关心的询问道:“你怎么了,伤到哪了?”

 

“没事,肚子不舒服。”许冰痛苦的紧咬银牙,额头冒出豆大的汗滴,惹人怜爱。

 

“不会是昨晚吃坏肚子了吧?用不用我去诊所给你拿点药?”

 

“不用,老毛病了。”

 

“我扶你进屋休息会儿!”陈光宗看出了许冰是肚子疼,没有扭伤,将她扶了起来,但许冰疼得有些脸色发白,根本迈不开腿。

 

“我抱着你吧,事先声明,我可不是占你便宜。”边说着,陈光宗边俯下身,用公主抱的姿势抱起了许冰。

 

许冰疼得走不动路,也没心思顾忌亲密接触,一手捂着肚子,另外一只手搂住了陈光宗的脖子。

 

怀抱美女,陈光宗的心跳不禁加速,进了屋,小心翼翼的将许冰放在了床上,目光不由自主的从许冰的胸前扫过,忍不住连吞几口口水。

 

“给我弄点水喝。”许冰的痛苦似乎越来越强烈,说话变得有气无力。

 

“好,你稍等!”

 

陈光宗快步跑了出去,等他端着一杯水回屋,许冰已疼得在床上打起滚,不断发出痛苦的申吟,一串血迹顺着雪白的大腿淌落,在床单上留下斑斑血迹,格外显眼。

 

“你……你怎么流血了,我送你去医院。”陈光宗没想到许冰病的如此严重,那会儿还在活蹦乱跳的练跆拳道,这会儿怎么流血了?

 

“真不用,忍忍就过去了。”许冰紧紧抓住了陈光宗伸过来的手,眼中闪过一抹倔强与坚强。

 

“都流血了,还逞强,必须去医院看看。”

 

“这是女人的问题,老毛病了,医院看不好。”

 

“女人的问题?”陈光宗猛然反应过来,许冰来大姨妈了,难怪她一直捂着肚子,肯定是痛经。

 

听许冰的意思,她这病闹的不是一天两天了,去医院也没看好,只能忍受疼痛。

 

陈光宗不是专业的医生,对女人的这种问题束手无策,安慰道:“那你忍忍吧,估计一会儿就好了,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我。”

 

许冰点了点头,又忍受了大概五分钟,疼痛才有所减轻,额头已满是汗水,整个人好像虚弱了一般,楚楚可怜。

 

陈光宗坐在旁边,看得于心不忍,脑筋飞速转动,回忆从破庙捡来的那本《药王神针》上的内容,忽然眼前一亮,欣喜道:“我或许有办法减轻你的痛苦,甚至治好你的病,你愿不愿意试试?”

 

“什么办法,你会医术?”许冰问道。

 

“我上过医科大学,医术多少会一些,我的方法虽然不能保证治愈,但试试也无妨。”

 

这几天,陈光宗将《药王神针》详细翻阅了一遍,上面的一些玄妙针法具有奇效,但没有试过,不知道效果如何,若不是许冰如此痛苦,他也不会让许冰尝试。

 

“我愿意尝试!”许冰的病跟自身的体质有关,每个月来大姨妈都是一场痛苦的折磨,四处求医也没看好,她快被折磨的崩溃了,有任何一丝治愈的希望都不愿放过,哪怕死马当活马医。

 

 文学

“你稍等一会儿,我去准备下。”陈光宗没想到许冰答应的这么快,稍微楞了一下,起身走了出去。

 

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主要是再看一遍《药王神针》的相关内容,确定针灸的穴位。还得拿针灸用的银针,这是陈光宗上大学的时候买的,一直没派上用场,反复消毒过后才敢用。

 

再次返回,陈光宗站在床边,一脸认真道:“躺好别动,全身放松,剩下的交给我,请你放心,即使治不好,也没有伤害。”

 

许冰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对陈光宗产生了莫名的信任,平躺好,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她身穿短衣短裤,曲线上下起伏,闭着眼一副等君采摘的样子。

 

第一次实践,陈光宗有些紧张,甩了甩头,摒弃杂念,一只手在许冰平坦的小腹上摸索几下,找准穴位,另外一只手捏着银针,快而稳的刺了下去。

 

几根扎完,剩下的最后两针,陈光宗有些犯难,因为要扎在许冰的大腿根,还得脱掉她的短裤……

 

 按照《药王神针》上的记载,陈光宗将五六根银针,刺在了许冰小腹处的相关穴位上,最后两根银针的位置比较特殊。“还剩两针,需要扎在你的大腿内侧,不扎没效果,你看……”

 

许冰稍微犹豫了几秒,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你的短裤挡着穴位,不好下针,得脱掉才行。”陈光宗又道。

 

许冰感觉自己好像一步步走入了圈套,睁开美眸,威胁道:“可以脱,但你敢图谋不轨,小心我废了你!”

 

“不敢,我绝对不是那种人。”陈光宗急忙保证道。

 

“哼,你有前科,我可不敢百分之百的信你,我得亲眼看着。”

 

“行,你随便监督,那……那我脱了。”

 

许冰的肚子上扎着银针,不能乱动,脱短裤只能让陈光宗帮忙。陈光宗不禁热血涌动,顺着两条修长的美腿,将短裤一直拉到了膝盖处。

 

“喂,你还脱。”若非自己不能乱动,许冰真想给陈光宗一脚。

 

“到这就好,不用再脱了。”陈光宗一本正经道。

 

“你往哪看呢,还不快扎针。”见陈光宗瞟向自己的双腿之间,许冰瞪眼冷喝道。

 

“我不看怎么知道扎哪?”陈光宗强词夺理的反驳一句,但眼下不是斗嘴的时候,又立刻闭嘴,捏起一根银针,刺向许冰的大腿根。

 

这部位实在敏感,许冰又虎视眈眈的盯着,陈光宗不敢多看,免得好心被误解,扎完最后两针,赶紧给许冰盖上了床单。

 

“好了,至少平躺一个半小时,我去外面透透气,有事喊我。”说完,陈光宗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出了门,他急忙把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手心里全是汗,刚才是在太紧张了。

 

秦兰做好饭,喊许冰吃早餐时,才得知许冰身上扎着银针,不到时间不能乱动。

 

“小宗,你什么时候学会针灸了?许冰不会被你扎出毛病吧,万一出事,你可负不起责任。”当着许冰的面,秦兰没敢表露出太多情绪,拉着陈光宗出了门,面露担忧道。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