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女 > > 正文

宝贝请乖乖张开腿全文读 阿太大太深了快点收不

2019-08-12 20:07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韩冰将楚梦韵,楚传宗姐弟俩载到家门后,就独自开车回家了。杏花村离镇上不远,韩冰只要一有空都会回家看望父母的。

  睡觉的时候,楚梦韵一直在想自己的婚姻大事和身负给楚家传宗接代的那个使命。十万巨债在七天之内肯定是无法还清的,到时候如果不嫁给陈品文,自己一家人就别想再在杏花村呆下去了。陈家的势力那么大,除了陈尚元是村长之外,他还有一个在县城里当大官的妹夫,实在惹不起起啊!

 文学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怎么说都是自己理亏。如果带着传宗逃跑,还有一个妹妹正在县城里读高中,不能抛下她不管啊!官字两把口,如果逃跑,可能还会落下一个诈骗的罪名,不可行。

  看来只有嫁给陈品文这一条路了。还有七天就要嫁给陈品文了,到底要不要现就去跟楚传宗制造一个孩子呀?

  楚梦韵辗转反侧,迟迟没能做出决定。她是女孩子,跟楚传宗生孩子那种事太羞人了,她不好意思主动去找楚传宗。可是自己不主动,楚传宗那个傻子又什么都不懂,怎么办呀?

  而在另一间房的楚传宗,也是躺在床上睡不着,他在想今天在迷魂坑下所发生的那件离奇事件,那个神秘女子到底是人还是妖?雪月宫又是什么门派啊?自己怎么样才能够在短时间内赚够十万块给梦韵姐赎身?

  楚传宗也想过再到迷魂坑下去挖那些人参,何首乌出来卖,可是买给谁?去哪里找能出得起高价的买家呢?

  姐弟俩在各自的房间各怀心事,到地半夜才渐渐睡着。

  ……

  第二天一早,韩冰就又开着摩托车去镇派出所上班了。

  楚梦韵种了两亩西瓜,现在正是成熟的时候,早上起床后,她就去西瓜地里摘西瓜,以待明天一大早运就到镇上去卖。因为明天是圩日,买西瓜的人多。

  这次楚传宗这个游手好闲的傻子破天荒地跟去摘西瓜,而且还十分认真卖力,摘完了还主动将西瓜挑回家,这让楚梦韵十分惊讶和意外。这个傻弟弟似乎一夜之间变得勤劳懂事了!

  挑剩最后一担西瓜的时候,楚传宗对楚梦韵说:“姐,你先回去吧,这担西瓜让我挑回去就可以了。”

  楚梦韵毕竟是女孩子,在烈日下干了半天的活,早已经累得不行了,难得楚传宗这么殷勤,就先回去了。

  天气这么热,楚传宗并不急着将西瓜挑回去,他想先去洗个澡。他知道离这里不远有一个青龙湾,因传说漂中藏着一条青龙,所以村中无人敢下湾。但是楚伟宗却不信这些,他决定先去青龙湾洗个澡,凉快一下再将西瓜挑回家。

  青龙湾位于青龙山脚下,一道瀑布从青龙山上飞流直下,在山脚下冲出了一个很深的水湾,这个水湾就是青龙湾。

  当楚传宗来到青龙湾附近时,突然看到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子正在湾中洗澡,此女子浑身洁白如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夺目耀眼。

  楚传宗第一感觉就是仙女在青龙湾中淋浴。因为村中从来没有人敢在青龙湾洗澡啊!

  可当楚传宗看清那女子的容颜时,他才知道并不是什么仙女,而是昨天让他帮取黄瓜的李桃花!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楚传宗现在已经不傻了,他跟正常人一样第一反应就是先躲起来,然后再慢慢欣赏。

  正好旁边就是一片玉米地,他马上就躲进了玉米地里。恢复正常之后,他对女人的身体也是非常渴望的,特别是想起昨天给李桃花取黄瓜的情形,一想到那情形,他就热血沸腾,好想再来一次。

  说到底,他能够意外恢复正常,而且拥有一身实力,完全是拜李桃花所赐啊!要不是李桃花让他帮取黄瓜,就不会被吴财运追打,更不会掉到迷魂坑下因祸得福得到神秘女子的传承了。所以,他其实很感激李桃花的,觉得李桃花就是他的贵人。

  此时的李桃花一脸红晕,湿漉漉的秀发搭在她的肩上,如出水芙蓉一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楚楚动人的风情。

  李桃花才二十三岁,比楚传宗的姐姐还要小一岁,正值女人如花般的年纪,蜜桃最成熟时。

  青龙湾的湾水是非常清澈的,因此李桃花泡在水里的部位也是清晰可见的。

  前凸后翘,优美的弧度,笔直修长的双腿,晶莹剔透的肤肤……这画面实在是太美了!

  楚传宗只看了一会,鼻血就无法自控地流了出来。自从昨天给李桃花拔黄瓜之后,他发觉自己已经非常迷恋李桃花的身体了,迷恋到无法自拔的地步了。

  楚传宗此刻看着如此妩媚动人的李桃花,只觉得口干舌燥,浑身像发高烧一般热,真想冲出玉米地跳下湾中,一把抱住她好好疼惜一番。

  就在这时,楚传宗突然听到玉米地里有一丝响动,他转头一看,见到一条黑色的大蛇正在慢慢地爬来!

  “啊——”楚传宗吓得发出一声惊叫。以他现在实力,本来不会怕一条蛇的,但是突然之间看到,还是会吓一跳的。

  正在青龙湾中洗澡的李桃花听到岸上的玉米地里传出一声男人的惊叫声,她顿时大吃一惊,然后怒喝道:“谁?快滚出来!”

  青龙湾附近有一块玉米地就是李桃花种的,她是因为在玉米地锄草,劳作到中午的时候,感觉太热了,看看四周无人,就到青龙湾中泡一个澡。关于青龙湾中有青龙的那个传说,她嫁到杏花村两年了,当然也听听说过。只是她不相信这种荒诞的传说罢了。恐龙都早已绝种,世上哪有什么青龙?

  这里平时都人迹罕至,现在是中午,更加不会有人路过,所以她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丝不挂地在青龙湾中洗澡。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躲在玉米地里偷看!

  躲在玉米地里的楚传宗听到李桃花的怒喝,也是大吃一惊。完了完了,被李桃花发现了,怎么办啊?

  “到底是谁?快滚出来!”李桃花快要气炸了!

  楚传宗的脑子急速旋转,一想到自己是傻子的身份,他就淡定了,我是傻子我怕谁?

  于是他抹干了鼻血,光明正大地从玉米地里走了出来。

  “传宗,怎么是你?”李桃花见到楚传宗傻笑着从玉米地里走出来,极讶极了。

  “嫂子,是我啊,你让我出来干嘛?”楚传宗傻傻地问道。

  楚梦韵却没有回答楚传宗的问题,而是问道:“传宗,你躲在玉米地里干什么?”

  楚传宗说道:“天气太热,玉米地里凉快,我到玉米地里睡觉啊!”

  李桃花将信将疑:“真的是在玉米地里睡觉这么简单?”

  “当然啦,在玉米地里除了睡觉,那还能做什么啊?”楚传宗面不改色地说道。

  “你不是在偷看我洗澡?”李桃花问道。

  “洗澡有什么好看的啊?我为什么要偷看?要看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出来看啊!”楚传宗从玉米地里出来后,眼睛从没离开过李桃花的身体,近距离观看所带来的视角冲击力是完全不一样的。

  李桃花听了楚传宗的话,才如梦初醒,就算刚才这个傻子没有偷看,现在也被他看了啊!

  她急忙用双手捂住最羞人的部位,然后大声说道:“传宗,你不能看,快转过身去!”

  可是楚传宗却傻傻地说:“嫂子,昨天你让我给你取黄瓜的时候,你都给我看了,现在为什么不能看?”

李桃花焦急无比地说道:“昨天是昨天,今天不同,快闭上你的眼睛,滚回玉米地里去!”

  李桃花虽然寂寞,但是她的心底里还是不能接受被丈夫以外的人看自己的身体的,昨天让楚传宗取黄瓜,那是别无选择加上一时冲动。

  别以为她用黄瓜就是那种奔开的女人,其实她是比较传统保守的女人,是被那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思想禁锢的女人。要不是吴财运这么冷落她,她是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的。她正值蜜桃成熟的年龄,生理上的需要是很正常的,但即使是生理极度需要,也从来没有勾引过别的男人。

  昨天与楚传宗的那一幕被吴财运发现后,她心中很愧疚,哭求吴财运原谅。好不容易得到了吴财运的原谅,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也绝不能再跟楚传宗发生什么瓜葛了,不然怎么向丈夫交待?

  吴财运经过昨天的事之后,也向李桃花承诺以后不再赌了,要浪子回头重新做人,并且信誓旦旦地发誓,如果再赌,就剁手!因此,李桃花对吴财运还是抱有希望的。刚结婚的时候,吴财运其实是不赌博的,他是最近一年才开始沉迷赌博的。

  楚传宗听到李桃花又让他躲回玉米地里,他却不乐意了:“嫂子,刚才是你喊我出来的,现在为什么又要让我躲回去啊?”

  既然要装傻,就是一傻到底,不能半途而废。

  “求求你不要再看了!”李桃花见这个傻子不听话,急得快要哭了,只能自己转过身去,背对着楚传宗。

  楚传宗见快要将李桃花气哭了,他心生愧疚,很过意不去,便说道:“嫂子你千万别哭啊,我马上回玉米地里去!”

  楚传宗刚想转身,突然发现李桃花的背部有一条细小的蚂蝗吸附在上面!

  “嫂子不好了,你背部有一条蚂蝗啊!”楚传宗急忙出言提醒。

  李桃花闻言顿时吓得浑身一颤,对于蚂蝗这种会钻入身体吸血的动物,无论是谁都有一种天生的恐惧。更何况小时候李桃花曾被蚂蝗咬过小腿,早就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在水中有蚂蝗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李桃花深信不疑,整个人像是被蛇缠住一般,一动不敢动,惊恐地说道:“在哪里?快下来帮我弄走它!”

  李桃花有难,楚传宗当然义不容辞的要帮忙了。他飞快地将衣服全部脱了,然后就跳进青龙湾,来到了李桃花身后。

  “嫂子你别动,我马上来帮你拔掉它。”楚传宗说道。

  “快点!”李桃花早就吓得不敢动了,只希望楚传宗能尽快帮她将蚂蝗弄走。她现在后悔极了,早知道就不下来洗澡了,这么清的水,怎么会有蚂蝗呀?

  楚传宗来到李桃花身后,便开始帮拔蚂蝗。拔蚂蝗这种事不能操之过急,不能强行拉拽它,不然容易拉断,导致吸盘留在伤口中,这样一来就会容易感染。

  楚传宗已经深得迷魂坑神秘女子的医学真传,这些简单的道理他当然懂。他慢慢地拉,引导蚂蝗自行脱离。

  李桃花这时已经感觉到背部被蚂蝗咬着的地方痒痒的,焦急地说道:“你倒是快点将它拉出来啊!”

  “嫂子,你别急,拉太快,要是将蚂蝗拉断了就不好了,你再忍一下,很快就好了。”楚传宗说道。

  李桃花也觉得楚传宗说的有道理,只能忍着了。由于对蚂蝗的恐惧,所有羞涩都被她抛之脑后了。

  这是楚传宗第一次和女人如此亲密接触,紧张又激动,身体忍不住一阵燥热。

  好大楚传宗深得神秘女子的真传,定力比普通男人强悍百倍,不至于当场出丑。

  而李桃花此时注意力全集中在被蚂蝗咬着的地方,竟完全没有察觉臀后的异常……

  过了一会,李桃花又问道:“好了没有?”

  “马上就好了。”楚传宗倒是很想长此下去,可他也不忍心让李桃花焦急难受,一边享受那美妙感的同时,拔蚂蝗的正事也没有耽误。

  “还要多久?快点啊!别让蚂蝗越钻越深,不然到时更加难拔出来。”李桃花都快要哭了,让一个傻子帮拔蚂蝗真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他到底懂不懂啊?

  “好了,弄出来了。”楚传宗如释重负地说道。这条蚂蝗是刚附身不久的,所以弄出来也不用很费劲。

  李桃花闻言,转过身来后看,见到楚传宗手中拿着一条蚂蝗。

  李桃花终于松了一口气,便仍心有余悸。既然蚂蝗已经拔出来,李桃花也不敢再在水里呆了:“传宗,水里有蚂蝗,咱们快点上岸。”

  “好的。”楚传宗和李桃花一起上了岸。

  上了岸,准备穿衣服的时候,李桃花有些不放心,又对楚传宗说道:“传宗,你再帮我看看我身上别的地方还有没有蚂蝗。”

  李桃花是真的很怕蚂蝗,反正自己的身体刚才已经被楚传宗看光了,让他再看一下也无妨。

  楚传宗也担心李桃花身上还有蚂蝗,既然李桃花都这样要求了,他就十分认真仔细地再给她检查一遍。

  经过一番检查,楚传宗没发现李桃花身上有别的蚂蝗,便像医生一样很专业很负责地说道:“嫂子,经过我检查,从表面上看你身上已经没有蚂蝗了,不过蚂蝗这种东西是无孔不入的,别的地方我不敢保证。”

  楚传宗说这样的话,并不是要故意要吓李桃花的,他只是想对自己说的话负责。

  但是李桃花听了,却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小时候她村中有一个女孩子曾经被蚂蝗从最难以启齿的地方钻了进去,那叫一个惨啊!后来费了很大功夫才将吸满血的蚂蝗弄出来,搞到全村人都知道了这件事。直到现在那个女孩子都还没嫁出去。

  李桃花很担心自己也会被蚂蝗从那个地方钻进去了,蚂蝗这种又滑又软的东西,刚钻进去的时候,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为了以防万一,李桃花决定自己到玉米地里检查一下。昨天让楚传宗帮拔黄瓜出了事,今天她再也不敢让楚传宗帮检查那个地方了。

  于是李桃花抓起衣服,对楚传宗说:“传宗,你在这里帮我把风,别跟进来,嫂子到玉米地里穿衣服。”

  “好的。”看到李桃花慌张的表情,楚传宗大概也猜到了她到玉米地里要干什么,便转过身去,背对着玉米地。

  李桃花跑进玉米地之后,就将衣服铺在地上,然后坐在衣服上,自己给自己检查了起来了。

  楚传宗想起昨天给李桃花拔黄瓜的一幕,此时他突然又很想再看一看李桃花,便悄悄地转过身去偷看一下。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