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容 > > 正文

宝贝小点声外面有人哦 桌下他用力挺入她的体内|至尊归来

2019-08-14 19:44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事实上秦朗出了麻城就察觉了身后跟着的两辆车,他只是在好奇,到底是谁这么急着要收拾他。

车子开出了十几公里,路上已经没了什么车,道路两边都是浓浓的密林,谭龙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掏出手机给前面的面包车打了个电话,让前面的人动手。

“大哥,那小子转到小道上去了。”

面包车里接到电话的人正要动手,却看到秦朗方向盘一转,向着旁边的一条小道上开去。

“玛德,这小子不会发现了咱们了吧?”

谭龙的第六感告诉他事情有些不妙,可是他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对方只有一个人,而且只是一个年轻小伙,怎么可能有什么意外呢?

“发现怕什么,你们这么多人,上去一人一脚都能把他踹得爬不起来!”

王洋在一旁对谭龙催促着,他对秦朗已经恨之入骨,哪里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上去把他逼停!然后动手!”

谭龙对着电话里吩咐着。

谭龙已经被王洋催得急了,想着抓紧办完事跑路,至于对方是谁,他早就心知肚明。

谭龙毕竟还不是秦氏集团内部的人,不知道秦川已经被秦朗救活过来,他知道的,只是秦川快要完了,秦氏集团以后的掌舵人是王立武夫妇。

身边这位,是以后秦氏集团的少东家,那是万万不能得罪的,秦氏集团,可比那个破装修公司的油水厚多了,稍微漏漏手指缝都够他谭龙赚半辈子的。

所以谭龙打定了主意,这次一定要把事情办的让王洋满意。

面包车里一共坐了六个人,都是谭龙的得意手下,手里接到电话的小子染着一撮小黄毛,叫孙雷。

听到老板吩咐后,孙雷立刻嚣张的喊道:“把他逼停,然后立马动手,哥几个听好了,下手狠着点,老板可在背后看着呢!”

“雷哥,那家伙已经停下了。我次奥,他在干嘛?”

面包车的司机看到前面的奔驰停在了小路的路边,也随着一脚刹车停在了那里。

孙雷透过挡风玻璃往前看去,只见秦朗从奔驰车上下来,悠哉悠哉的靠在了奔驰车的后备箱上,一边点烟,一边轻松写意的看着他们。

“玛德,这孙子这样子,好像早有准备啊!谁特么给他的勇气如此自信?走,下去灭他!”

孙雷一声令下,车门拉开,六个人捡起早就准备好的西瓜刀跳下了车子,径直向秦朗走去。

秦朗自然是故意把他们引到这荒郊野外来的,他们想对付秦朗,秦朗又如何能让这些蝼蚁一般的人骑到脖子上拉屎?

秦朗已经打算好了要立威,就断然没有留手的打算。

微风拂面,微眯的眼中,六个混子手持西瓜刀气势汹汹的走来,秦朗突然动了。

“咦?那小子人呢?”

小黄毛孙雷是冲在最前面的,可是在他距离秦朗还有三五米远的距离时,他发现明明倚靠在后备箱上的秦朗消失了。

“艹,不是老子眼花了吧?”

“人呢?”

“跑哪去了?刚才还在这里的啊!”

六个人同时停住了脚步,一个个面面向觎的看着对方,刹那间都傻掉了。

“一群废物!”

秦朗的声音在六个人的耳边响起,修为达到了后天境地,秦朗动如脱兔,行走如风,身体机能已经快要接近人类极限,举手投足都有上千斤的力量,又岂是几个街头混混能相比的?

几乎是一瞬间,六个人每个人都挨了一巴掌,全部都被抽碎了脸骨,倒地哀嚎,吐血不止,没有一个还能再站起来的。

这还是秦朗收了力的,要是真下狠手,这六个人怕是都得一命呜呼!

放倒了六名小混混,秦朗轻轻的拿下嘴角的烟,优雅的吐出了一个烟圈,冲着面包车后刚刚停住的帕萨特露出了一个邪魅的微笑。

此时在帕萨特上的谭龙都吓尿裤子了。

他刚才只看到自己的六个人高举西瓜刀冲上去,原本还担心这些小子下手太狠给砍死就麻烦了,却不曾想一眨眼的功夫,那个叫秦朗的小子就消失不见了。

当时谭龙还揉了揉眼睛,没想到就揉眼睛的这么大功夫,连看都没看清怎么回事,他手下的六个人就全都躺地上了!

还有比这更邪门的事情么?

还真有,而且他马上就看到了。

谭龙这会肠子都悔青了,他刚才就觉得不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哪里不对,现在知道了,这哪里是个什么小年轻的,这简直就是个妖怪嘛!

你看他晃着个腿,好像没怎么迈步的样子,却是一下子就到了车前。

“傻逼,开车啊!等尼玛呢?”

谭龙一巴掌拍在了司机的肩膀上。

“啊……”

司机也被秦朗的表现给吓傻了,被谭龙这一拍,当即尿了裤子,哪里还能开得动车?

“锁门,快点锁门!”

谭龙终究是见过些场面的,一看司机吓得连车都不会开了,直接从座椅背后探过身子,按下了车门锁。

‘嗤嘎……’

随着车门被上锁的声音响起,谭龙的心里算是稍稍安稳了一些,想到对方毕竟只是一个人,只要稍作调整,还是有机会翻盘的。

“混蛋,开车啊,撞他!”

谭龙这会已经陷入了疯狂,多年来养成的凶悍性子让他在危机来临的时候总能去试图拼命。

他深知这个社会人不狠站不稳,每次只要拼命了,总是会获得一线生机,得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好处。

“你个傻叉,滚过去,老子来开!”

看到司机依然没反应,谭龙一把抓住了司机的后脖领子,把他生生按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自己从后排就要跨过去开车。

谭龙的想法是不错,可惜的是,秦朗不是普通人,不可能让谭龙心想事成。

就在谭龙扭动车钥匙要打火的时候,他看到车窗外的秦朗对着他轻轻的敲了敲车窗。

“去尼玛的!”

谭龙骂了一句,一脚油门踩下去,却发现车子居然连动都没动!

这……难道我是见了鬼了么?

谭龙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更恐怖的事情在他眼前发生了。

只见车窗外那个身材偏瘦的男孩,一手拉住了门把手,猛的一拽,然后他这辆帕萨特的车门就好像纸糊的一样,‘咔嚓’一声掉了下去!

接着,谭龙的身子也跟着被拽了下去,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整个人顿时天旋地转,脑袋好像是撞在了挡风玻璃上弹了回来。

然后便只剩下了痛觉神经在向他的大脑中枢传达着一种叫痛苦的感觉。

当谭龙在疼痛中恢复了一些知觉之后,他看到的,是那个面带玩味笑容的少年坐在帕萨特的车头上,冲着他淡淡的笑着。

他手下的那几个小弟排成一排跪在地上,一个个捂着脸,愣是没人敢发出一声哀嚎。

这少年的笑容简直就像一个魔鬼,映在谭龙的脑海里,让他一辈子都不能忘却。

谭龙丝毫不怀疑这个少年敢杀了他们所有人,这少年身上的那种杀气就连当初他刚步入社会遇到的那些亡命徒都没法相比。

“想活命么?”

秦朗的四个字在谭龙的脑海里就好像是天籁之音,让他不得不如小鸡啄米一样拼命点头。

“你们想怎么对付我的,就怎么去对付车里那人,千万别想着欺骗我,要是有一点没做到,你知道结果的。”

秦朗的声音彷如充斥着魔力,让谭龙不得不按照他说的去做。

事实上谭龙这会真的有杀了王洋的心思,虽然王洋能让他赚很多钱,但是命如果没了,赚再多钱有什么用?

王洋这个王八蛋,如果不是他的话,也不会得罪眼前这个杀神!

想到这里,谭龙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捡起了地上的一把西瓜刀,拉开了帕萨特的后门,猛的扑了进去。

“谭龙,你要干什么?”

“你脱我裤子干什么?”

“啊……我的……”

荒郊野外,一辆缺了门的帕萨特内,一片杀猪般凄惨的喊叫声四处飘荡!

QQ截图20180710171957.jpg

第8章 拦路

谭龙对王洋出手的时候,秦朗已经开着奔驰车上了大路,很快便进了柳城。

柳城是一座旅游城市,宽阔的道路两旁都栽种桂花处,一路过来飘香四溢,让秦朗的心情越发的愉悦起来。

张文茂家住在靠近柳叶湖的别墅小区,有个大气的名字叫龙吟水榭。

车子到了龙吟水榭别墅区,门口保安给秦朗做了访客登记后才放行。

‘滴滴……’

来到第166号别墅的门口,秦朗刚下车,就听到身后响起了一声汽车响笛声。

龙吟水榭小区是禁制汽车鸣笛的,这么没素质的事情引得秦朗皱眉看去,却看到一辆保时捷卡宴跟着他的车屁股停在了路边。

“我当是谁到我们家门口来要饭呢,原来是秦家大少啊!”

挑衅的声音在保时捷车窗内飘了出来,接着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男的穿着蓝色的夹克,发型是黄色的自来卷,耳朵上打着耳钉,一条皮裤黑的发亮,正是那个跟秦朗一直合不来的张家大公子张志。

女的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留着标准的沙宣,淡紫色的头发低垂在雪白的脸庞,给人一种高贵又充满诱惑的气质感,一身紫色的风衣配上白色高跟鞋,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的都市丽人。

这个女的秦朗也认识,是他的大学同学,叫姜语熙。

姜语熙在柳城大学可是很出名的,虽然没有校花的妩媚,却有了校花的气质,加上她张得并不难看,更是吸引了众多的追求者。

秦朗入狱那年姜语熙还跟几个同学去监狱里看过他几次,后来据说大四去外地实习了,基本上这一年就没再看过秦朗。

算算秦朗入狱那年刚大二,现在姜语熙应该刚刚毕业。

“秦朗!真的是你?”

姜语熙看到秦朗之后也是颇为意外,快步走到了秦朗面前上下打量着秦朗:“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枉我还去看过你几次。”

秦朗经过九百年的历练,焉能看不出来姜语熙对他有意思,只是前世鬼迷心窍的迷上了张雯,阴差阳错的错开了太多的情感,这一世秦朗的心态已经平淡如水,却是很难再兴起波澜。

但是老同学见面,人家那么热情,秦朗自然也不会给人冷脸,温和的笑道:“昨天出来的。”

“太好了,以后又可以一起泡网吧开黑了呢!等你带我上分呢!”

姜语熙伸手拉着秦朗的袖子,像是小女孩撒娇一般的说道。

“语熙,跟一个有污点的人说那么多话干什么?”

张志走到了姜语熙的身边伸手想拉姜语熙,姜语熙却是眉头一皱,张志伸出去的手愣是没敢搭在姜语熙的肩膀上。

“张志,你怎么说话呢?秦朗是我同班同学,什么叫有污点的人?”

别看姜语熙是坐着张志的车来的,两个人却只是简单的交情,姜语熙这次来是替她父亲来拜访张文茂,跟张志一点关系都没有。

秦朗早就看出来张志对姜语熙有意思,但是姜语熙却对张志毫无好感,甚至不惜当着外人面落张志的面子。

张志一向自视甚高,尤其是在秦朗的面前更是嚣张跋扈。

秦朗多年来一直被张志压着,结果他张志却在自家门口丢脸了,关键让他丢脸的还是姜语熙,这一下张志就毛了,一肚子火全都像着秦朗发去。

张志尴尬的从姜语熙肩膀上方拿下自己的手,冲着秦朗嘲笑道:“我听说你因为强撸女人进监狱了?哈哈哈哈,真可笑,你不会是逃狱出来的吧?”

“你到我们家想干什么?想偷东西来踩点的么?”

“对不起,我们家可不收留犯罪分子。”

张志一句接着一句,像连珠炮一般的冲着秦朗讽刺着。

“张志!你闭嘴!”

姜语熙看到秦朗面无表情,以为张志的话刺激到了秦朗,她立刻冲着张志呵斥道。

毕竟坐过牢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提起他的灰暗历史,这无疑是对人的一种质疑和侮辱。

可是张志却句句刺人心,这个张志太不是东西了。

反观秦朗,他依旧那副淡淡的表情看着张志,像是看着一个手舞足蹈的猴子一样。

“你不让我进是么?”

秦朗瞟了一眼张志,那饱含杀气的眼神就让张志闭上了嘴巴。

“不让我进没关系,是你爸请我来的,反正我也不想来,只是到时候你别哭着求我来就好。”

说完,秦朗冲着姜语熙点头示意了一下,打开奔驰车门坐了进去。

“我爸会请你这种瘪三?你他妈拿自己当谁呢?”

张志跳脚喊了起来。

一旁的姜语熙也是一愣,以张文茂的年纪和地位,怎么会去请秦朗这个刚刚从监狱里出来的毛头小子?

这个秦朗,该不会是怕丢了面子,故意在张志和她面前说大话吧?

难道坐牢两年,他变得越来越轻浮了么?

姜语熙心中难免对秦朗生出了一些失望。

秦朗这会可没想那么多,他来张家不过是顺路而已,他的真实目的地是柳叶湖。

秦朗虽然暂时的修为只有后天境界,可是枯荣炼体术不止是修炼体魄,连同真气,神识都一同修炼,修炼了此术之后,秦朗的神识极为强大,彷如一花一木,一草一树都是他的耳目,

站在张家别墅的门口时,秦朗就感应到了张家内数人的气息,其中在二楼的某个房间内,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已经生机殆尽,奄奄一息。

张文茂找自己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位老人。

秦朗已经看出来这位老人时日无多,就算是他出手,也顶多能让老人再多活三五年,想要逆天改命,以秦朗现在的本事断无可能。

不过秦朗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生老病死本就是世间最寻常的事情,秦朗的目标,完全是突破生理极限,寻求那缥缈的大道,又哪里会在意跟他毫不相干的人的死活。

驾车来到柳叶湖沿岸,秦朗找了个停车场丢下车,然后便徒步向柳叶湖岸边走去。

因为白天这湖边有很多很人,秦朗不太方便行动,便随便找了个地方打坐修炼。

一直到了凌晨时分,秦朗睁开了双眼,此时如果有人在的话,就会看到秦朗的双目如同两个灯泡一般明亮。

“果然是好地方啊!这里比自己家那附近的灵气还要充足。”

这半天的修炼,秦朗感觉自己的真气又增长了一截,这柳叶湖不愧是灵气聚集之地,难怪那‘玄水脑’会出现在这里。

这更加的催发了秦朗一探湖底的想法。

时间已近深夜,柳叶湖沿岸数座别墅内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灯火,秦朗看了看四下无人,纵身一跃,悄无声息的跳入湖水之中,向湖底潜水过去。

后天境界,秦朗单靠一口真气便可在水中呼吸,到了这水下也无一丝不适。

下潜了大概四五十米,秦朗就游到了湖底,然后像是散步一样在湖底行走。

“这湖底的灵气更足了,柳叶湖盛产‘打船钉’和‘刨叶鱼’,灵气如此足,也就难怪这两种鱼全国闻名了,一会可以顺手打两条回去饱饱口福。”

“先在这里修炼一会,指不定那玄水脑一旦被取走了,此地的灵气就会被破坏殆尽了。”

想到这里,秦朗展开枯荣炼体术,身体如海绵一般如饥似渴的吸收着周围的灵气。不时有游动的鱼类从秦朗身边经过,都惊慌的远离了他。

秦朗不知道,他在这里平静的修炼,一睁眼一闭眼就是半天,张家那边,全家都已经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无比热闹。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