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美容造型 > 时尚芭莎:第一眼春天

时尚芭莎:第一眼春天

admin 美容造型 2021年02月22日

有个心理测试:根据你第一眼喜欢的花,测出你在这个春天收获什么。2020年的春天如期而至,若你想用不凡姿态致敬不凡的时代,就将这一季的花朵、光色、梦境展现在眼上吧,由它们望向世界,会收获同等的美好,或许还有更多。

 

谈及彩妆趋势,我们的感情挺复杂。天桥造型理应是风向标,但大师酝酿半年的高招总与大众流行有结界,时尚芭莎除了难以逾越的技术门槛,唯美设计留给平凡脸孔的空间也很有限(有几位素人能把火烧云腮红画好看?)。审美雷达转向生活,影视作品、社交平台、咖啡馆里邻座的女孩,都能为我们带来妆扮灵光;奈何信息碎片时代“灵光”太冗杂,疲于跟风复制的结果,是自我判断力的泯没。

 

第一眼春天

 

感谢2020年来临,变革、挑战和巨大的不确定感,颠覆一切游戏规则,鼓励人们做想做的、成为想成为的。如此趋势之下,runway 和realway 终于合体,多元风格让所有人找到舒适定位,自由形式充分激发自主创造力。若对这说法存疑,就从“心灵透镜”眼妆开始体会吧。综览时装周眼妆看板:极繁装饰主义变得丰俭皆宜,复古元素因融入时代精神令人再见钟情,“亢奋效应(Euphoria Effect)”将次文化送上主舞台,Instagram和TikTok 的小玩意跃居“本季必试”榜单……“我们从不畏惧疯狂之举,”秀场彩妆教母Pat McGrath说,“这一季的疯狂,是将危机转化为狂欢,看着世界接受从未有过的概念与观感,我们也将拥有重设自己的魄力。这不是彩妆最重要的意义吗?”

 

当然。据闻2020年是接下来十年的缩影,而眼妆被视作本季趋势的集合,如果有什么必须知道的事,全部整理在这里。

 

“亢奋”效应

预料不到吧,HBO出品的小成本青春剧《Euphoria( 中译名“亢奋”)》,正引发整个时装周的妆容革命。这部剧集讲述了美国加州城郊一群所谓“问题青少年”,如何在网络色情、气候变化、校园恐怖袭击等一系列混乱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中,艰难而又放肆成长的故事。《Euphoria》甫上线就遭到美国电视家长协会抵制,却收获大批造型师的关注— 时尚界怎会忽视Z世代群体呢?抛开情节不说,那些超越青春剧水准的妆容,已然值得一追(别忘了,本剧制作方是独立电影公司A24,打造《机械姬》、《伯德小姐》等色艺双薪作品的好莱坞破局者)。

 

在电视剧中,造型师Doniella Davy带来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妆面,尤其强调实验性质的眼妆。“Z世代青少年除了用彩妆优化自身形象,还塑造着自己那天想要的形象。没错,一天一种设定。”Davy 介绍道,“并且Z世代审美崇尚‘去性别化’,所以妆容重点落在眼部,有更多发挥空间,也是更易被接受的‘男孩妆’。你相信吗,在校园里画个酷炫的眼妆,比考全A或当学生会主席更招徕人气。”

 

第一眼春天

 

《Euphoria》第一季才刚终结,剧中帮助少年人表达创意与情感的“亢奋眼妆”,已跨界成为时装周彩妆师的灵感源。从纽约开始:Anna Sui 和Rosie Assoulin 的时装展出现了“跨性别女二号”Jules 的手绘眼线,描绘没有具体程式,只要色彩饱和亮眼,形态全凭喜好,譬如云朵、天使翅膀、代数符号,自由得像IG发文一样。Chromat 和Helmut Lang模特们的霓虹色猫眼线,让人想起拉拉队长Maddy 的扮相,带有Z世代对上世纪元素的向往,霓虹色调又非常符合E-Boy/Girl 口味。在Christian Siriano秀场后台,美宝莲化妆师Erin Parsons 设计了“水彩版Jules 妆”,她将特别定制的粉色、蓝色和海泡绿色眼影混合,用手指在模特眼睑处晕染,再以手掌根部把色彩向眉毛推开。“感觉像画画一样,从方式到效果都空前的新鲜。”化妆师如是说。她还给男模做了同款迷你版本,“很有David Bowie 的风格,男孩们看起来性感极了!”

 

热度当然不止于此。伦敦时装周的新生代鬼才Henry Holland索性将背景音乐设置成《All for Us》(《Euphoria》主题曲),模特们化着亮片闪烁的紫罗兰、酸绿、亮橘色眼影,向设计师预言“将最具影响力”的Z世代致敬。米兰Marco De Vincenzo秀场彩妆师John Stapleton仿佛与《Euphoria》造型组共享素材,荧光眼彩、水钻贴片、派对假睫毛轮番上阵,“每位模特的眼妆都不同,我希望人们并不只是‘画’某种眼妆,而是用眼妆强调以及补充本身的特质。”最后连巴黎时装周都选择合群,借由O-White流星雨般的八角形亮片闪粉妆,以及Schiaparelli艳惊四座的珠宝眼罩(神似情色博主Kat那款吧?),高调加入这场史无前例的彩妆运动。

 

别问“亢奋”效应何时退烧,根据潮流预报,“Euphoria look”仍是秋冬妆容主题词。那就继续疯狂、玩味、探索吧,直到我们成为更好的人,让迷幻时的美妙事件真实发生— 这正是《Euphoria》创作者寄予剧集的终极意义。

 

不费力“极繁”

彩妆潮流从来不是时尚圈的闭门玩意。著名潮流预测师Lidewij Edelkoort 说过:“如今世界大部分地区处于密集结构的战斗型社会中,简约风不能满足情感需求,特别需要新的冲击,充满戏剧性的妆容服饰将变得很重要。”于是当我们度过上一个“(看似)不费力妆扮”的十年,当周遭世界经历着祸福倚伏的巨变,时尚界极繁主义(maximalism)的回归恰好回应了人们对冲击和戏剧感的渴望。

 

极繁主义绝非为对抗“极简”而生的新鲜词,它早在上上个世纪就崭露头角;如果你对“巴洛克”或“洛可可”风格分辨不清,记住一点就行:极繁主义是一切展现颓废、放肆、奢靡的设计,运用色彩碰撞叠加、繁复图案及精细手工技艺,制造“多即是多”的视觉吸引力——本季秀场的3D装饰眼妆提供最佳示例。你瞧Giambattista Valli 家的女郎个个脸蛋素净,却沿着眼部轮廓精心贴上新鲜花瓣,玫瑰、铃兰、黄水仙色彩纷呈,花瓣丰满得近似挥霍,构成谜魅又可爱的花朵眼罩,简直可以嗅到春意浩荡。Area秀场的莱茵石眼妆被形容为“酒醉后的作品”,上戴皇冠、下配泪滴,幻彩光芒辉映间,模糊了彩妆与首饰的界限,却是具有毋庸置疑的存在感(模特登台时,资深头排客也举起了相机)。

 

第一眼春天

 

在极繁主义的世界里,2D图案同样可以迸发耀目火花。超写实风格的羽毛图案出现在Simone Rocha雌雄同体的“爱尔兰鹪鹩男孩”眉间,鹪鹩羽毛是爱尔兰文化中象征背叛者的暗黑元素,彩妆师Thomas de Kluyver 率领四人团队完成了此项纯手绘创作:“我们总共试了大约30种版本,寻找适合鼻型与额中的羽毛形状,并且需要保持设计的对称性,才能凭借一根羽毛带给双眼乃至全脸的自信与力量美。”血液中流淌着宝莱坞基因的Manish Arora,用蝴蝶定义秀场妆容,手绘抽象蝶翼由眼中发散,附加鲜黄蝴蝶剪贴画,让华丽风格多了一点反骨和解构趣味。彩妆保守派建议借镜Iceberg的人鱼眼妆,精灵美人鱼的粉紫眼影打底,贴上霓光渐变的枝杈图案(珊瑚抑或闪电?),旨在向已故设计师Zaha Hadid 的复杂几何理念致敬,青春洋溢劲儿能鼓励你立即画上出街。

 

 

关于极繁主义,是否还想聊聊假睫毛?太应该了。本季大鸣大放的假睫毛,已无法用冲击感形容;它们每一簇都那么强烈,仿佛强音不断重复— 还有什么比重复更能体现极繁主义的美学追求呢。请参见Gucci秀场,睫毛成为自家美妆艺术总监Thomas de Kluyver的颠覆目标,他在模特的上下眼睑和眉毛粘上一堆假睫毛,位置不精准,却与素裸脸蛋营造出不拘一格的清新感。在比利时鬼才Olivier Theyskens 的舞台,化妆师Isamaya Ffrench为模特层叠粘贴超长款玛瑙睫毛,再反复涂抹睫毛膏、刷出厚重蜘蛛脚;然而女孩们款款而行、不慌不忙,仿佛go maximalism这件事,是为了让自己有底气go effortless。听起来真不赖。

 

经典穿越戏

据由纽约客和伦敦佬联合创立的时尚电商平台Lyst 调查统计,在过去12个月中,彩妆消费者搜索率最高的形容词是:复古。熟龄者怀念上世纪的蓬勃时光,青少年好奇未经历过的生活,怀旧氛围就像春风撩拨人们的面庞—显而易见,彩妆们偷看了这份报告。复古风弥漫2020春季天桥,与时令款的花朵粉彩平分秋色;然而这可是“重设”的一季啊,所以复古眼妆代入鲜明时代精神,甚至向未来感跨越,创意格调毫无意外地更上一层楼。

 

1980、1990年代是复古眼妆的热选时段,彼时女性意识真正抬头,妆容开始朝大胆、趣味方向发展,与时尚芭莎相似度颇高。化妆师Diane Kendal 为Proenza Schouler 秀场打造了一款“湿烟熏”:混合着冷碳色和棕褐色的眼影晕染至眉弓,再轻拍一层无色护唇膏,并以纸巾稍事按压做出扩散效果;配上夹弯的睫毛和眉胶梳整过的眉毛,妆面透出年代工作女性特有的中性气质,又因为湿润感的加入多了些柔和。正如Diane所阐释:“80年代过于硬朗,适当柔化后更有力量。”Jeremy Scott 后台彩妆师Kabuki 设计的“几何霓虹内眼影”,则是向1980年代街头女孩的深情致意。撒上同色系闪粉的蓝绿、红色、金色内眼影,因几何廓形显出科幻气息,与此同时猫眼线刻意挑高,激发关于赛博电影女主的联想,怀旧瞬间切换至未来展望。

 

第一眼春天

Giambattista Valli

Chanel 香奈儿四色眼影# 花之韵

 

时光列车继续回溯,请在1960年代停一停。伴随宁静蓝问鼎年度潘通色,60年代风行的蓝眼影在天桥抢尽风头。从Laquan Smith的夜蓝色“猫科眼影”、Libertine重塑朋克审美的“电光蓝眼罩”,到Mansur Gavriel 媲美《辛普森一家》片头的“蓝天白云妆”,蓝色调节着深浅冷暖,唤醒人们对个性年代的跃跃欲试。难怪红毯造型顾问Kelsey Deenihan放言:如果2020年有一种眼色你必须拥有,那一定是蓝色。再补充一句,与蓝眼影最登对的是白眼线(或其他对比强烈的色调,例如花朵和霓虹色)。明星彩妆师Patrick Ta传授机宜:“乳霜质地和白眼线搭配哑光蓝眼影,能创造复古又前卫的奇妙妆感,最适合那些厌倦传统黑眼线的人。嘿,改变绝对是好事。”

 

审美贪心族若想体验复古狂欢,Marc Jacobs 的穿越派对不容错过。作为纽约时装周的压轴戏,Marc Jacobs呈献了一场跨时空盛会。他从Karl Lagerfeld、Doris Day、Lee Radziwill、 Anita Pallenberg等巨星身上汲取创意、积极、时尚风范等特质,并转换为创作灵感。整场秀就像一次时尚回顾之旅,包含1960年代的直线条连衣裙配彩色裤袜,80年代的喇叭裤、条纹和图案恤衫,以及20及90年代风靡的三件式西装等等。与之对应地,彩妆大师Pat McGrath创造了60款造型,水钻烟熏、多重眼线、戏剧化羽睫各具年代特质,又因Pat 天马行空的创新技法闪耀未来光芒。最后,让我们记住当天的秀场音乐吧,那是传奇歌手Doris Day 的《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它将不断提醒我们时尚如梦一般的可塑性。

 

第一眼春天

 
标签: 眼影   春天   花朵妆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