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人装 > > 正文

抵达花心啊烫 yin乱大合集 小浪货你夹真紧水又多

2019-08-13 19:50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星期五下午,王忠文找到我,要请我去他家喝酒。

 

 

我虽然竭力推,但最终拗不过王忠文的热情,最终只能答应下来。

 

 

而且,凭借这次和林诗曼亲近的机会,我心里其实开心不已,没想到林诗曼厨艺很好,做的菜色香味俱全,样样可口。

 

 

我和王忠文边吃边喝,我也终于知道他请我吃饭的原因。

 

 

原来最近他们手头有点紧,希望我能宽限房租时间。

 

 

我自然说没事。

 

 

夫妻二人很开心,赶紧敬我酒。

 

 

饭桌不是很大,林诗曼就坐在我和王忠文之间,她没喝酒,只是以茶代酒来敬我。

 

 

我和王忠文都喝了不少,后来他有点吃不消了,就去了趟厕所。

 

 

等王忠文离开后,客厅就只剩下我和林诗曼了。

 

 

我也喝多了,目光不自主的落在林诗曼身上。

 

 

她穿着一条浅绿色的连身裙,露出芊细的玉臂和两条雪白的大长腿。

 

 

因为坐的比较近,我能闻到她身上香味,那大腿白皙细腻光滑的肌肤看着极具诱惑力,让我心里忽然跳了一下。

 

 

她没穿袜子,光着洁白小巧的脚,脚趾上涂着红色指甲油,显得漂亮可爱。

 

 

或许是酒劲上来的缘故,我突然觉得有些冲动,脑子一时发热,竟做出一件让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的事来。

我伸出了手,在她大腿上摸了一下,脱口而出道:“你的腿真好看。”

 

 

我做完之后马上就后悔了,要知道这样的举动完全可以说是调戏她了。

 

 

如果这时候她突然翻脸,再把事情告诉王忠文,我以后就没脸来她家了。

 

 

估计是没想到我居然有这么大胆的行为,林诗曼一时没反应过来,惊讶的看着我,脸色瞬间就红了。

 

 

她马上躲开我的目光,起身不自然的说道:“估……估计我老公喝多了,我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我心里忐忑不安,砰砰直跳,担心她会将这事告诉她的丈夫。

 

 

我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如坐针毡的等着夫妻二人回来。

 

 

过了一会,林诗曼扶着王忠文从厕所出来,王忠文已经彻底醉了,不省人事。

 

 

主人家都醉了,我也只能回去,回到家满脑子都是刚才摸林诗曼大白腿的画面,心里不住的胡思乱想,这一想就心动了,一双脚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她家门前。

 

 

正想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的。

 

 

估计是我离开的时候门没关上,而林诗曼也没注意到。

 

 

我悄悄推门而入,客厅的灯是关着的,不过洗手间的灯却开着,而且从里面传来一些怪异的动静。

 

 

我本来想叫林诗曼的,听到这动静便叫不出来了,鬼使神差的偷偷靠近了洗手间。

 

 

“嗯…”

 

 

然后就听到一些很清晰的呼吸声,还有哗啦啦的水声,偷偷靠在洗手间的边缘,透过门缝,我看到……

 

 

我浑身一震,心里的邪火疯狂烧了起来,林诗曼在洗澡的时候居然……

 

 

我的身体火热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浴室里便再也没了动静,过了两分钟,连水声也停了。

 

 

我心中一惊,该不会已经完事了吧。

 

 

急忙转身想要逃离,没想到情急之下,自己左脚踩到了右脚的鞋带,身体一个不稳,便重重摔倒在地板上,发出剧烈的动静。

 

 

“老公,是你吗?你怎么了?”林诗曼惊讶和担心的声音响起,然后便听到脚步声跑了出来。

 

 

我想要爬起来,但摔得太痛了,疼的一时间根本爬不起来。

 

 

洗手间的门突然就打开了,林诗曼就站在门口,而且是一丝不挂的样子!

 

 

我完全傻眼了,目光直直的盯着林诗曼的身体。

 

 

林诗曼显然没想到,我会在她洗手间外,愣了足有两秒钟,一声尖叫之下,以最快的速度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也终于反应过来,干咽了一下口水,心情有些忐忑。

 

 

她会不会把我当成是变态的偷窥狂,出来向我质问,或者干脆报警?

 

 

我有点紧张…等了好一会,林诗曼终于打开洗手间的门出来了,穿上了平时那套保守的睡衣。

 

 

她看到我面色通红,躲开我的目光,低声问道:“房东,你……你怎么会在这?”

 

 

“林老师,你千万别误会,我回去睡觉的时候才意识到手机落在你这了,刚好门又没关,我就进来找手机,结果……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被你撞到了。”我紧张的解释道,自己也觉得十分尴尬,同样不敢和她对视。

 

 

“你什么时候来的?”林诗曼稍微冷静了一点,追问。

 

 

“刚来,刚来。”我马上说道。

 

 

“怎么不叫我一声?”

 

 

“因为你在洗澡……”我话刚说完,就后悔了。

 

 

听到我的话,林诗曼的脸色也变得更加的红润,一直红到了耳根,低声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没有,就是洗澡的声音。”我瞟了她一眼,不禁又想到了刚才美人出浴的画面,有了强烈的感觉。 

 文学

林诗曼显然觉察到我的异样,目光直直盯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赶紧转移目光,也不继续刚才的话题了。

 

 

气氛尴尬了起来…

 

 

“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我说完便匆匆逃离,回到自己家,一颗心还在砰砰直跳,始终没法平静下来。

 

 

刚才在林诗曼发生的事太刺激了,导致我一时间没法完全消化。

 

 

我回到卧室,看到电脑监控画面中,林诗曼坐在客厅沙发上愣愣出神,表情尤为复杂。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估计是在思考我有没有在骗她吧。

 

 

又过了十分钟,她才关掉客厅的灯,回卧室睡觉。

 

 

我也躺到了床上,关上灯只要一闭眼,满脑子都是林诗曼。

 

 

第二天是星期六,林诗曼和王忠文都没有上班,在家里休息。

 

 

林诗曼绝口不提昨晚和我之间发生的事,令我庆幸至于心里又有些开心。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国庆。

 

 

这期间,我和林诗曼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想看她的身体,也只能隔着屏幕,让我有种望眼欲穿的感觉。

 

 

我琢磨着再次亲近林诗曼的机会,想不到上天给了我这样的安排。

 

 

国庆前一天晚上,我的另一对房客找到了我。

 

 

一个叫杨明,另一个叫曹宇轩。

 

 

二人是一对基佬,杨明是个中年人,听说还有自己的家庭,只有周末和节假日才会来这里住。

 

 

而曹宇轩则是个小伙子,长得很结实,听说当健身教练的,但说话却有些娘。

 

 

他们想去B市白鹤山旅游,因为组团价比较实惠,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本来懒得去,但杨明却说王忠文夫妇答应了一起去,这让我内心起了一丝波澜,马上答应下来。

 

 

十月二号,我们跟团上了旅行社的大巴车,等上车的时候发现只有最后一排有三个连在一起的位置。

 

 

我坐在了左边,而王忠文选择坐在右边,将中间的位置留给了林诗曼。

 

 

林诗曼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我当即就闻到了那熟悉的幽香。

 

 

车子开往B市的过程中,夫妻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时候王忠文也会找我聊天。

 

 

我的注意力全在林诗曼身上,只是随意敷衍的点头或摇头。

 

 

林诗曼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针织长款短袖连身裙,前边是雷丝半透明的,里面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性感而不失端庄,十分美丽。

 

 

不过在她聊天的过程中,她那芊细光滑的手臂会不时碰触到我的手臂。

 

 

她或许是不经意,表现毫不在意的样子,但使得我的心神不住荡漾,那种冰凉光滑柔软的美妙触感,令我有些冲动。

 

 

后来王忠文有些困意,便抱着双臂睡着了。

 

 

这时我注意到,林诗曼的一只手就放在我和她之间的座位边缘,一动也不动。

 

 

我内心冲动之下,又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突然伸手按在她的手背上。

林诗曼明显吃了一惊,目光看向我的同时忍不住想抽出手,我却死死的按住,让她没法挣脱。

 

 

她的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挣扎了几下也没能将手抽走,最终只得停止了挣扎,转过脸看向王忠文那边。

 

 

林诗曼的手很小,光滑白嫩,如玉一般,又显得格外柔软,我稍微放松了力道,将其握在自己手里,当真叫我心神颤抖。

 

 

我心里砰砰直跳,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