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人装 > > 正文

被吃奶跟添下面特舒服&太大了要撑坏了肉bl古代

2019-08-19 21:48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听到我妈的话,我只感觉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响,这简直太疯狂了。

 文学

不愧是亲妈啊,居然和我哥想到一块去了。

下一秒,我激动的差点没蹦起来,那岂不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嫂子……

我偷偷地朝嫂子看去,想瞧瞧她是个啥意思,心里也忍不住遐想起来。

但嫂子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皱着眉头,紧抿嘴唇。

突然,嫂子的嘴巴微张,我妈急忙抢先开口:“反正都是一家人,老话说的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再说了,学文和小猛是兄弟,孩子生下来也是咱王家的种。”

看到嫂子的脸色越发难看,我妈继续说:“钰慧,妈这些年从来没求过你,今天妈就求你这一件事。妈没啥文化,就想早点抱上大孙子。村子里和学文一样大的都有两三个孩子了……”

嫂子倔强地摇头。

接下来,尽管我妈一个劲儿地哀求,但嫂子依然摇头,“妈,我葛钰慧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更不可能做出对不起学文的事情!”

嫂子掷地有声的话让我有点蒙,明明白天还勾引我来着,咋个会不同意?!

“那要是学文同意就没问题是吧?”

我妈的一句话让我明白了嫂子为啥会是那个态度,原来是面子上过意不去。

嫂子没作声。

“钰慧,把你的电话给我。”

嫂子犹豫一下,还是掏出手机递给我妈。

我妈拨通电话说了两句,把手机递给我嫂子。

嫂子接完电话后脸色红扑扑的,像菜地里的西红柿,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啥。

“现在没问题了吧?”

嫂子脸色更红,都红到脖子根了,却没出声。

“那好,就这么决定了,你们今晚就圆房。”

嫂子瞅我一眼,忽然转身跑了出去。

看到嫂子那害羞的样子,我困惑地看向我妈,“真的要让我跟嫂子圆房?”

我妈对我一瞪眼,“咋地,你还有意见?你嫂子年轻漂亮还是城里人,你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女人。”

我没来由地嘀咕一句:“但她毕竟是我嫂子啊。”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你哥都同意了,你还担心啥。”

其实我这么问也是跟嫂子学的,等到我妈的准话,我心里简直乐的不行。

“那……好吧。”

我心里美滋滋地出门,就碰到大建和小桃正在屋子门口,小桃对我抛媚眼,大建在锁门。

说实话,我现在看到大建就觉得他头上绿油油的,小桃这么骚也不知道给他戴了多少绿帽子。

看他们像是要出门,我笑着过去打招呼,才知道他们是要带上饭菜出去吃,还美其名曰野餐。

我只对野战有兴趣,野餐就算了。

但正当我打算走的时候,小桃却叫住我。

“小王,这篮子有点重,你帮我们提过去好吗?”

我还没出声,大建先开口了。

“篮子我提着就行,就别麻烦小王了。”

“不嘛……”

在小桃一阵撒娇后,大建笑着同意。

“我来提吧,反正也没啥事。”

我接过篮子,却发现根本不重。

当下,我便明白过来小桃是故意要带上我去找刺激的。来到村头的河滩,我自觉的把东西铺好之后准备走却被小桃喊住。

“等等……”

小桃手里拿了一瓶我没见过的酒,眼里满是挑逗的意味,看的我心里直痒痒。

小桃转而对大建说:“老公,我们两个人喝酒有点无聊,不如让小王和我们一起玩个游戏。”

大建一脸的不愿意,嘴巴刚动,小桃就附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后,大建突然眼前一亮,“真的?好,等会就弄死你这个小浪蹄子。”

尽管我没听到小桃对大建说了啥,但是冲大建那浪荡的表情,就猜到估计是两人要在野外来一发。

我挠挠头,故意说:“我不会玩游戏的。你们玩吧,待会我妈该喊我回家吃饭了。”

没有实打实的好处,我可没工夫看他们秀恩爱。

这时,小桃冲我眨眨眼,“游戏很简单的,就是我们三个一起剪刀石头布谁输了谁喝。”

大建轻咳一声,看向我,命令似地说:“小王,别扫兴,快来。”

我只好同意,毕竟大建现在是我的财主。

剪刀石头布我倒会玩,但想到要喝酒,我心里还真是有些紧张。

鬼知道小桃那小浪蹄子打啥鬼主意。万一她把我灌醉自己享受,那我可就亏大了。

“开始,开始。”

小桃兴致勃勃地喊了一句,我也就找了块石头坐下。

第一次出,大建出了剪刀赢了我和小桃,然后就是我和小桃比。

小桃娇笑着说:“小王,你可得让让我啊。”

说话的时候,小桃的拇指和四根手指捏在一起,上下抖动着。

这一幕不禁让我想起今早的事,我心中一乐,果断地出了布,而小桃出的确实石头。

“真倒霉,第一把就输了。”小桃郁闷地嘟着嘴,向大建抛了个媚眼,开始撒娇:“老公,帮人家喝吧。”

大建嘿嘿一笑,“帮你喝可以,但你得喂我。”

小桃轻轻地在大建胸口打了一下,“讨厌,还有人在呢。”

一听这话,我连忙转过头。

但是压不住好奇,我忍不住斜眼偷瞄,只见小桃小嘴含着酒慢慢地对大建喂去。

看着大建那一脸享受的表情,我嗓子眼忍不住“咕咚”的一下。

我没想到还有这种玩法,真恨不得将大建踢开去体验一下那种感觉。

随后,游戏继续,但总在小桃有意无意的暗示下,我一直连赢。

没一会,大建就已经有些犯迷糊了。

不过,我也是有福利的。小桃喝酒的时候总是洒酒,领口的衣服已经湿了一片,那模样简直看得我都要挪不开眼了。

要不是顾忌大建,我早扑上去好好教训那小浪蹄子了。

酒的度数很高。

很快,大建已经摇摇晃晃地醉倒过去,小桃喊了一句“老公”,大建没反应。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