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人装 > > 正文

(超能空少)小浪货你夹真紧水又多 别墅贵妇好爽

2019-08-19 21:49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裤子成功被脱下,而且是身下一丝不挂。

 文学

这个时候的赵婷婷不仅双手紧紧捂住眼睛,更是将脑袋扭向一旁。我能看得出她很紧张,因为她胸前被高高撑起的衣服正起伏不平,而且很急促。

 

趴在她的身前,望着她迷人娇媚的胴体,我当真是有些控制不住了。我甚至有在想:如果拿手指勾开那条薄薄的托底小裤裤,又或者说直接更干脆的连小裤裤也一同猛地一下子弄进去,会不会超级的过瘾?

 

思来想去,我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尽管这对我非常有诱惑力。

 

或许成功占有她后,她不会报警会其他,但我会彻底失去这个机灵又善良的丫头,我不想这样,所以我压制住了内心中野性蓬勃的欲望。

 

深吸口气,我趴下身下,将脑袋凑到了她的大腿上。

 

双唇刚刚接触到那温热玉滑的大腿时,她当时就崩溃了,“啊~!”

 

那旖旎魅魂的娇吟声,钻入耳中直入心头,撩的我当时就疯魔了,下意识就把身下凑到了她被肉色丝袜紧裹的玉腿上。于是,她叫的更欢了……

 

我迅速起身,然后对她做出了解释,“对不起啊,你突然叫了一声,把我身子都给叫酥了,所以我没撑住就趴在了你腿上,我真不是故意的。”

 

她羞羞的应了一声,隔了一小会儿的工夫又对我解释,“我也不是故意的,可是感觉麻麻的,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所以、所以就、就那样了……”

 

那样,是哪样?是那几乎要迷死我的娇吟吗?

 

我不太清楚,可这事也不好再问,我就含糊着答应了,然后继续帮她吸吮伤口。

 

只是随着我对她伤口的吸吮,她口中所谓的‘那样’也就渐渐暴露。

 

我能清晰看到,那条蓝白相间的托底小裤裤渐渐湿润了。

 

这显然不是尿液,因为我偷偷的凑鼻子上前嗅了一下,没有尿液的腥臊,反倒有一种熟悉的味道,跟她先前那条浅紫色小裤裤上的味道一模一样,那是属于她娇躯最为迷人娇媚的味道。

 

在这种味道的刺激下,我忍不住了,我问她,“婷婷,你尿下了?”

 

“啊!!!”

 

她羞得捂着脸蛋儿喊叫,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其内羞涩的味道很是浓郁。

 

望见她这种表现,我愈发的兴奋,然后故作明白的说道:“哦,我懂了,你这是情趣到了的自我润滑,以免伤害壁膜,有润滑作用的身体自然反应……”

 

我都还没把生物课给背完呢,有只裹在丝袜里的小脚丫就狠狠把我踹倒了。随后,赵婷婷羞嗔的声音传来,“徐鹏,你再这么流氓,我不理你了!”

 

显然她也听出来了我故意调戏勾搭的意思,所以才会有这种羞愤表现,只是她的话里威胁的味道没几分,反倒是羞答答的诱人更为充盈,让我心乱。

 

我彻底不满足了,再接下来替赵婷婷吸吮伤口的过程中,耳听着她愈发娇媚的迷魂娇吟,眼见着她愈发湿润的小裤裤,我的渴求越来越强烈,急需发泄。

 

所以在吸了几口后,我就罢工了。

 

“不干了不干了,这活没法干。”

 

忿忿抱怨声中我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坚决不管赵婷婷了。

 

她下意识的睁开双眼,然后又迅速拿手把眼睛给捂上,脸色更红了,显然是见识到了我故意露给她的身下,我得让她愈发习惯我身下的存在,让她感受到渴望。

 

随后她羞声问我,“为什么呀,你都已经帮我到这样了,再吸干净就好了。”

 

我解释道:“不是这事,我真受不了,婷婷,你不知道你对我有多么大的诱惑力,而且跟你说句实话,我跟思妍好了这么久,知道今天我也没有占有过她,所以我真的憋的很难受,现在又见到你这样,你还不停嗯嗯啊啊的,我那都快炸了!”

 

“啊?原来是这样子啊!”

 

赵婷婷恍然,但沉默一小会儿后她还是羞声继续央求我,央求我能够继续帮助她。不过我坚持不干,我才不会干熬着自己,我就不信她不主动做些什么。

 

果然,在坚持了一会儿后,赵婷婷羞声说道:“那、那我帮你好了,不过不是用那里啊,我用手,我用手帮你,而且这件事情你不能跟思妍说,绝对不能。我不是挖墙角的人,我也不希望思妍误会我们的关系。”

 

我很赧然,连连摆手,“不行不行,坚决不行,我不能做对不起思妍的事。”

 

我正装好人呢,又是一记小脚丫踹在了我的后背上,随即赵婷婷羞愤的话音传过来,“行了,你装什么装呀,你当我傻子呢,你不是就想这回事吗?我不介意帮帮你,但是你也不能过分,就这样了!”

 

羞急的话音出口,然后赵婷婷就伸出她的小手,不过双眼依旧紧闭。如果不是看到她那张精致小脸蛋儿上的羞红与紧张的话,我真心以为她是个大奸似善的女妖精,就等着做套吃我这小唐僧。

 

不过我还是相信她是机灵和善良的,所以我嘿嘿讪笑了几声,然后就调转身子凑到了她的身前,将身下十分巧妙的抵在了她的小手上。

 

那一瞬间,温润和玉嫩彻底将我包裹,简直、简直是妙不可言,我都想叫唤。

 

不过念及还得帮赵婷婷吸血,所以我在享受中着急忙慌的低下了头。

 

可刚刚触碰到她身子的,她就羞声急道:“啊~!你吸哪呢,臭徐鹏!!!”

 

我……好像着急忙慌的吸错地方了,我说咋一股子裤衩味儿…万千解释,这才好不容易让赵婷婷相信我是一时失神下的错误下口。

 

不过看起来她似乎也并没有那么介意,反倒是对我身体的兴趣更大一些。

 

起初时候她还挺羞人的,也不好意思用力,就那么慢慢的一下下的抚弄着。可渐渐的她就握紧了,而且用的力量越来越大,甚至还会忍不住的嘀咕。

 

“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这么烫,还这么硬……”

 

我听到她说的话了,但我故意问她说什么,她则吱吱唔唔的仓惶解释着,“没什么、没什么,好像有东西硌着我脑袋了,又大又硬。”

 

行吧,看在你让我很舒服的份上,我暂且饶了你这小妖精。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专心帮她吸吮着伤口,而她则激情投入的帮我抚弄着。

 

大约十几分钟后,我成功帮她吸青了伤口,而且再也没有半分血汁冒出,想来是已经干净到极致了,而我的嘴巴子都快要嘬麻了。

 

我向她提议,“你看我嘴巴子都快嘬麻了的份上,能不能赏我个吻啊?”

 

她羞声抗议,“我手腕子还撸酸了呢,你别得寸进尺。”

 

姑娘,你还小,等你经历过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了,你就知道撸麻了是种怎样的兴奋了,那充分证明着咱火力旺盛!

 

见我不干活了,赵婷婷也想罢工。

 

这哪能行,这哪有送佛送一半的,眼瞅着到西天了突然抽手,这不坑人呢么!

 

我当时就严重抗议,并且将注意力注意到了她愈发湿润的小裤裤上,她这才羞羞的答应下来,并且忿忿的抱怨我不是个好东西。

 

只是这种抱怨并没有多少怨恨,更多的是身为处子未经人事的羞赧。

 

大约又过了几分钟后,在她娇躯迷离的味道诱惑下,在她小手温润又急促的爱抚下,我终于把持不住了,幸福的瞬间即将澎湃到来。

 

望着她的丝袜玉腿,望着她愈发湿润的托底小裤裤,我顿时纵情,再也经受不住。一时冲动下,竟做出了我自己事后都感觉到可耻的事情——

 

我猛地扒开她小裤裤,然后迅速将自己的身下抵了上去。

 

赵婷婷当时就急了,睁开的大眼睛中满是惊惶,“别、别这样,徐鹏,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还是处女,我留给我未来老公的,我求求你了,我……啊~!”

 

没有让她发出更多的哀求,在她娇躯的扭动下我彻底放肆发泄,将属于我男人的印记悉数灌注进了她娇媚的身子,换来她不停的抽搐与欢吟……

 

十分钟后,我们彼此收拾好了衣服,谁也不说话,面对面的坐着却低着头,旁边是一条湿漉漉的蓝白相间的托底小裤裤,此刻上面擦满了我和她各自留下的东西。

 

又在沉默中过了近五分钟后,赵婷婷突然低声问道:“徐鹏,我不会怀孕吧?”

 

我忙回道:“应该不会,我就抵进去一点点,然后就、就那什么了,连你处女的身子都没破,你应该不会怀孕的。”

 

她急道:“可是生物课上说那东西会游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关键是这事我也没经历过。

 

沉默过后的她终于爆发了,噼里啪啦的一通粉拳砸在我身上,骂我是害虫,是流氓,是祸害,是王八蛋……反正各种花样的骂,没一个好词。

 

最后的时候她打累了更是哭着问我,“万一我怀孕了怎么办啊,我还是处女,竟然就怀孕了,羞死个人了,都怪你!”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