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衣 > > 正文

宝贝你胸真大水真多 阿 啊 啊 好深啊 再深点

2019-08-19 21:49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我只能半真半假说:“其实我一直都喜欢杨柳姐,只是她看不上我,但我不想让她受伤害。”

 

陈水花默默点头:“那你也不能伤害我,我跟大华那天……你拍下的视频,绝对不能够向外泄露。要不,我……我跟大华就完蛋了。”

 

 

她语气显得惊恐。

 

 

我心思一动:“我可以保证不泄露,但你怎么感谢我?”

 

 

水花婶瞪我一眼:“刚才还不够?”

 

 

“不够!”

 

 

她用力咬咬下嘴唇:“那你还想咋样?”

 

 

我大着胆子,把手伸进被子,很快爬上那两座美满的山峰。

 

 

水花婶赶紧抓住我巴掌,要把它们给拉下去。

 

 

但我很坚决,她还是妥协了,幽幽一叹,放下双手。

 

 

“那行,随便你摸吧。但我告诉你,不管你想我怎么样都行,但最后一道防线,你绝对不能……我不可能跟你发生那种关系,你明白吗?”

 

 

我有点失望,但又喜滋滋的。

 

 

我轻声问:“那么以后我还可以穿着裤子,趴在你身上做那种事?”

 

 

水花婶没开口,就低下了头,脸红得就要渗出血。

 

 

我更加开心地摸她胸,当我试探性把手往她那个地方放,却被很坚决地拉开。

 

 

我也不急,琢磨着,有一天水花婶会什么都顺从我的。

 

 

摸着她那美满无比的胸,我觉得自己就像拥有了整个世界,不想再离开。

 

 

半个钟头后,她还是把我推开了,让我赶紧走,免得宋有财或杨柳回来。

 

 

她还主动在我脸上亲一下,很绵软地说:“乖。”

 

 

回去后,我一连两天都陶醉在摸水花婶那美满无比的胸的滋味中。

 

 

我逐渐考虑一件事,还要不要配合杨柳姐去陷害她。

 

 

不知不觉,水花婶在我心里有了一定位置。

 

 

她并不是一个坏女人,恰恰相反,她挺可怜的。。

 

 

或许是跟她肌肤相亲了,经过慎重考虑,我终于决定不能再帮杨柳姐。

 

 

虽然我也挺喜欢她,但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接下来几天,杨柳姐打电话向我提供机会,我都含糊过去,说我没空。

 

 

这天我在卫生所刚给村西头王大伯的伤腿上完草药,把他送出去,就看见一道明丽闪亮的身影朝我走过来。她穿着一条短牛仔裤,配上白色衬衫,还打了个蝴蝶结,隐隐露出一片雪白的肚皮,还有那可爱的肚脐眼。

 

 

这个美女扎着马尾瓣,额边又滑下来一缕长长的发丝,看着特别妩媚多情。

 

 

那副装扮都不像女人,像是女孩,但她已经嫁人两年多,她就是杨柳姐。

 

 

衬衫虽然比较宽松,但她的胸仍旧高高鼓起来,颤颤巍巍。

 

 

就像有两只大鸽子藏在里边,随时要争破囚笼,飞到空中。

 

 

我没多久就脸红耳热心跳如鼓,赶紧装着没看见。

 

 

没多久,杨柳姐风风火火冲进来,抬手就在我脸上打一下。

 

 

虽然打得不轻不重,却惹恼了我。

 

 

居然打男人的脸。

 

 

我怒道:“你干嘛呢?”

 

 

杨柳姐狠狠盯着我:“你到底什么意思?答应了帮我,连我的胸你都摸过了,现在你却左推右推,是不是不想帮我了?你想半途而废?”

 

 

她像要杀人,我心虚,赶紧摇头:“不是!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有多忙,实在没时间。”

 

 

杨柳冷笑一声,接着就把我这两三天的行踪都给报了出来。

 

 

我吓了一跳,恼怒地说:“原来你派人跟踪我!”

 

 

杨柳姐咬牙切齿。

 

 

“我就想看看你这几天到底在干嘛,老说自己没空,想不到你多数时候都在发呆,要不就看医书。你丫的,我的胸都被你玩得彻彻底底,你不帮我办事了是不是?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她的眼神像刀子,吓得我不由得后退两步。

 

 

接着她又逼问:“你说!为什么不帮我了?”

 

 

她不单流露浓浓的质问,还带着怀疑。

 

 

我心中一跳,难道她发现什么了?

 

 

我赶紧说:“我后来琢磨了,总觉得跟水花婶差了一个辈分,我要把她给那个了,估摸不大好,对她的名誉是种损失,对我那也是呀。万一不小心这事透露,我就不要在村里做人了。”

 

 

杨柳姐理直气壮:“我都说了,我会帮你保守秘密。你拍下的视频,我绝对不会向外透露。”

 

 

我苦巴着脸:“可你会把视频给你爸看,难免传出去。村里尽是些搅舌根的,他们肯定会到处乱传,没准就闹到我身上!我还是黄花大闺男,没找过女朋友,你让我以后怎么找女孩结婚?”

 

 

杨柳姐连连冷笑:“就是说,你本来答应要帮我对付陈水花,现在反悔?我的胸让你白摸了?”

 

 

她突然抽出一把锋利的水果刀,逼着我。

 

 

“那行,你那两只手伸出来,让我在上面戳几个血窟窿。”

 

 

我赶紧把手背在背后。

 

 

脑子一转,接着又说:“要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总得防着以后出了事咋办。万一暴露了,会被你爸打死!我什么好处都没捞到,那可就死得冤了。”

 

 

杨柳姐狠狠盯着我。

 

 

“我的胸不是被你给摸了吗?随便你摸了个够,你还想怎么样?这不算好处吗?”

 

 

“这咋算好处呢?就摸了一会儿,要不杨柳姐你跟我好上一回,我保证……我保证会把这件事给你办妥行不行?”

 

 

说着我忍不住跨上去,一下子站在杨柳的面前,伸手要把她给抱住。

 

 

杨柳姐赶紧往后退,刀子差点没戳到我腰上。

 

 

“你不要想得太美,事都还没办好,就想跟我好一回。我都说了,等事办完了,自然会让你满足一次,随便你咋样都行。”

 

 

我们两个就这么争论,我一心一意想要先跟她好一回,再帮她对付水花婶。

 

 文学

 

她怎么都不同意。

 

 

到了最后,我愁眉苦脸:“杨柳姐我实在憋不住啊,我这都22岁了,还没碰过女人,你答应跟我好一回吧!我几乎每晚都梦见你。要不跟你做一回,我实在顶不住。你就跟我好一回,我立马给你去办,麻溜麻溜的,行不行?”

 

 

我又忍不住跨前两步,这会儿我跟她高高耸起的胸只有二十厘米不到。

 

 

只是中间隔着一把刀子!要不是杨柳姐手上还拿着刀,我会一把抱住她。

 

 

她像很气愤,高高的胸晃个没完。

 

 

她狠狠盯着我,像想一口把我吞,我毛骨悚然。

 

 

她扭身就走!

 

 

“张小贵,你给我等着!”

 

 

丢下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她不见了人影。

 

 

我又是遗憾,又松了一口气。

 

 

要是杨柳姐答应我,真跟我做一回那事,没准我真会帮她对付水花婶。

 

 

但话说回来,我之所以这么坚决想得到她,也是想让她知难而退。

 

 

我看出来了,杨柳姐并不是真心想跟我好一回。

 

 

她就跟周大华利用水花婶一般,也只是利用我。

 

 

我帮她办妥了这件事,没准儿她还会用视频来威胁我,说我要敢跟她怎么样,就抖出去。

 

 

我张小贵虽然到了二十二岁还没沾过女人,但脑子不笨。

 

 

我回到桌子边,继续翻着祖传的一本医书。

 

 

可看来看去看不进去,脑子里一会儿晃过杨柳姐的身影,一会儿又晃过水花婶的。

 

 

她们都没怎么穿衣服,美妙的胸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把我折腾得心烦气躁。

 

 

忽然,又有别的女人白灿灿的胸凑过来,那是陈桃花的。

 

 

那天我躲在衣柜,她突然打开柜门,看见我就吓得大浴巾掉下来,露出那无比美妙的景色。

 

 

想到这,我的热血都快要把皮肤烧伤了。

 

 

外边忽然传来咯噔咯噔的声音,好像有个女的踩着高跟鞋进来了。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