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衣 > > 正文

噗嗤噗嗤好涨太深了-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王牌校花史

2019-08-20 21:49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天刚黑,老张准备关掉诊所,就看到隔壁那个叫慕容雨的女大学生急匆匆冲了进来。

 

 

“张,张叔!”

 

 

慕容雨急得快哭了,显然遇到了什么急事。

 

 

但老张的心思却放在了她的身体上。

 

 

这慕容雨长得很漂亮,再加上她穿了一件很容易暴露风光的吊带裙,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饶是老张快五十岁的人,对男女之事早就没什么激情了,但一看到慕容雨,心底竟然生出了那种渴望。

 

 

“丫头,咋个啦?”

 

 

老张看得心里一荡,表面还要装作长辈似的淡定,问道。

 

 

他心底却感叹着,这慕容雨皮肤很白,娇嫩得像一朵花似的,再加上刚跑过来的原因,那胸脯的柔软剧烈地颤动着。

 

 

真是好看啊!

 

 

“张,张叔。你给我瞅瞅,我疼死了。”

 

 

慕容雨哪想到老张心里的真实想法,她往病床上一躺,痛哼了起来。

 

 

“哪里疼啊?”

 

 

“别提了,下午打羽毛球的时候,突然树上飞下来一群马蜂,我,我被蜇了一下。”

 

 

慕容雨话刚说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扭捏了起来,俏脸一红,支支吾吾地又说道:“蜇,蜇到我那里了。”

 

 

她的手指了指胸口,一脸为难的神情。

 

 

“那可不是小事,快给我看看。”

 

 

老张故意板着脸说道,心里却乐开了花。

 

 

自从慕容雨搬到了他的隔壁,他心里就惦记上了,可这慕容雨如花的年纪,又是学校的校花,怎么会看上他一个中老年人?

 

 

没想到,这机会转眼就送到了手中。

 

 

慕容雨犹豫了片刻,就把上面的外套给脱了,那一片柔软瞬间映入了眼帘。

 

 

老张眼神不由自主地落下,久违的视觉冲击,让他差点要把持不住,心脏也猛烈地开始跳动。

 

 

“这里。”

 

 

慕容雨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老张的异样,接着又把那巴掌大的内衣给脱掉,那完美的形状彻底暴露了出来。

 

 

在她的右胸上,红肿了一大片,呈现出迷人的玫瑰红,就像是被人用力的吸吮过似的。

 

 

“这个,有点麻烦啊!”

 

 

老张咽了口唾沫,平复一下慌乱的心,刻意控制着激动的心情,让自己的语气尽量保持淡定些。

 

 

或许是老张的目光太直接,见惯了男人眼色的她,瞬间想到了什么,俏脸红到了耳根,心里有些发慌,她还从来没在外人面前这么暴露过,可现在被马蜂蛰了,又不能不治。

 

 

可接下来,她又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老张的目光虽然明亮锐利,但好像只是专心在帮她治病。

 

 

她悄悄地偷眼看了老张几眼,俏脸一阵火辣辣的。

 

 

啐!

 

 

我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总是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慕容雨心念一转,说道:“那,那就拜托张叔帮我治好。”

 

 

“嗯,我再给你看看。”

 

 

老张很激动。

 

 

他早就想摸上去了,只是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突然,看到慕容雨一副任君采撷的俏丽模样,他整个人仿佛都要酥化掉了,没来由地,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丝的邪念。

第二章

“快!拿这个湿毛巾先敷住。”

见慕容雨愣在原地,老张强压心头的邪念,轻轻推了把她的香肩。

慕容雨反应过来,接过湿毛巾,按在了她胸前的高耸上,虽然遮住了半面,但诱惑力一点也不比刚才小。

老张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接下来该怎么办?”

慕容雨不经意一抬头,四目正好撞在了一块,也让她发现了老张火辣辣的打量,仿佛随时要把她吞进肚子里。

她感觉有点羞恼。

咳。

老张看到慕容雨的神情,干咳了一声,掩饰内心的尴尬,说道:“拿那眼光看叔干啥?叔得给你找到蜂针蛰的地方,才好对症下药,快捂住,我现在就给你把蜂针挑出来。”

“哦,那张叔你快点,我感觉里面又痒又疼。”

老张的表演显然很成功,让慕容雨原本产生的警惕心,又彻底放下了,内心深处反而多了一丝愧疚和羞涩。

想想也对,张叔都跟她爸一个辈分的,咋会对她有非分之想。

老张见小丫头没继续往深处细想,暗松了口气。

他感觉内心有个小虫子在蠕动着,心里又刺激又矛盾,一面觉得不该这样偷看慕容雨这样的小姑娘,一面紧盯着眼前那诱人的雪白,又舍不得挪开眼。

他忍不住颤着手捏揉了一下,触手那一刹那,喉咙不自觉的咽下了口唾沫,感觉整个心脏都要受不了了。

好软!

不仅弹性十足,而且格外柔滑。

当老张的手触摸到她那敏感的部位,慕容雨的娇躯一颤,俏脸变得更加绯红,轻咬薄唇,细声道:“张叔,你,你快点。”

老张点了点头,强忍心中的狂跳开始为她挑刺。

这个过程说长不短,那持续不断异样的舒适和刺激,让老张险些大声地哼叫出来,他从没想过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够攀上慕容雨这一片柔软。

“小丫头,你忍一忍。”

老张瞅着她,她脸更红了,咬着牙轻轻点了点头,眼眶居然泪水开始打起了滚。

老张扎下银针,开始认真地挑刺。

“嗯!”

随着老张的手劲,慕容雨疼得轻哼了起来,身体不停地扭动。

她咬牙坚持着,似乎不想泪水流下,索性闭上了那双迷人的大眼睛。

这诱人的俏模样,让老张内心更加兴奋和刺激,更羞耻的是,这一刻他那里的感觉居然很强烈。

蜂针却慢慢浮了出来,他拿镊子将蜂针取出后,那里的反而肿得更加厉害,浮现出一大片乌紫,其中还有两个不大的肿块。

“张叔,我这里,不会坏掉吧?”

不知什么时候,慕容雨悄悄地睁开了眼,低头看了一下,脸色都吓得发白了。

“主要是蜂毒有点扩散了,我先给你消肿。”

张叔用力地一握,让慕容雨痛苦地叫出了声。

他的力道越来越大,慕容雨脸上痛苦的表情慢慢开始缓解。

“啊!张叔,用力点。”

随着老张的动作,慕容雨脸上居然变成了一种愉悦的潮红,急促而喘急的口中竟发出一股悠扬的嗯哼声,听得他心头狂跳。

第三章

看着慕容雨一脸享受的样儿。

老张内心还是有点小得意,说起这个手法,他曾经花过很大的力气专门地钻研过,毫不夸张地说,无论什么样的女人在他的绝技之下,都会舒服沉迷。

“嗯——”

耳边传来慕容雨越来越带劲的叫声,老张心中好一阵激动,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地加大了稍许。

慕容雨很奇怪,感觉浑身麻麻的痒痒的,而眼前的老张不再是个油腻大叔,而是可以填满她内心渴望的那个人,想到这,她不由多看了老张几眼,脸上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

这种刺激的过程并没有持续很久,就在慕容雨想得到更多的时候,老张的手离开了她的身体。

“好了,幸亏你来得及时,否则这个肿很难消掉。”

老张装作用很平常的语气说道,其实内心早就爽翻了天。

再看一眼那片雪白,那软绵绵的透着一股迷人的芬芳,让老张恨不得凑上去,尝一尝其中的味道。

可他不傻,真要凑上去的话,还不立刻被慕容雨认定他就是个老流氓,到时候在周围一说,他这个年纪搞这事,只怕要被周围邻居取笑个半死。

“啊?谢谢张叔。”

慕容雨也感觉好多了,抬眼一看,自己那里虽然消了肿,可还有一大片乌紫的样子。

她红着脸,又问道:“张叔,这里怎么还有印子?”

其实蜂刺取了出来,消了肿,问题就不大了,只要敷点消炎药,很快就能好,老张刚想解释,可再瞅了她胸前的那片柔软,身体里那股子冲动再也压制不住,他立马改口道:“其实,那是马蜂毒,如果你想好的快一点,最好的办法是吸出来。”

“吸?吸出来?”

慕容雨咬了咬性感的薄唇,一脸娇羞地看着老张,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雨,你……你别误会,这是现在最简单有效的方法。”

看到慕容雨一愣,老张连忙解释,都到了这一步,可不能让她又产生别的想法了。

“张叔,我没有误会你,只是我……”

听到老张的解释,慕容雨脸变得更红了,说道:“真的,只有这个办法了吗?”

“嗯,只有这个办法。”

老张觉得老脸格外滚烫,内心说不出地紧张。这种事,其实他也没抱什么希望,毕竟太私密了。

可接下来,慕容雨的回答却让他彻底兴奋起来。

“那,张叔,麻烦你,你给我吸。”

慕容雨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俏脸红到了耳根,微微闭上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她似乎下定了决心,竟然就这样答应了老张有点过份的要求。

“好!”

老张开心极了,可脸上却故作凝重。

两眼火辣地来回扫视着,喉咙咕隆不断地咽着唾沫。

他慢慢靠了过去,又继续靠了过去……

致命诱惑的女儿香,袭入老张的鼻孔,他觉得浑身的血气都在这一刻涌了上来,心里的邪念愈演愈烈,此时再没有丝毫地迟疑,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