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奢品 > > 正文

含上胸前红樱桃_勾弄花液顶|杜月

2019-08-06 20:53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我也没见过你。”然后将我的卡号报给了她

 

“不仅仅是昨晚,是过去,现在,将来,你都没见过我,我们从来不都认识!”

“姐,这又是为什么,我……”

 

“闭嘴!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逼我让你难堪!”

 

“……”

 

我是什么身份,真的不用谁都来提醒我一遍,“好,我懂了。”

 

挂完电话,心里十分失落,总感觉到处都不对劲。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哪里做错了,她突然就变成了这样态度。

 

这时外面杜月一阵敲门,我捧起水洗了一把脸,甩甩头,总觉得到处都不得劲。

 

出了厕所,杜月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脸上还隐隐有一丝火气:“你昨晚和那片云一点事情都没发生?”

 

“没有,我送她到酒店后,就回公司了。”我回答她,我是回的公司,而不是离开,让她更能相信,昨晚我和云姐是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

 

我知道她想要的结果不是这样,但也没想到,杜月会暴跳起来,一巴掌就呼在我头上:“没用的狗东西,人都烂醉如泥,缠到你脖子上,送到嘴边了你都不吃!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知不知道,整个鹏城,想睡她的男人数都数不过来,你竟然就把她放过了!”

 

杜月一直骂骂咧咧,说我没出息,一辈子只有当鸭子的命。

 

我任由她在那儿骂,骂完之后她就对着我一阵打量:“也没发现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为什么那片云就看上你了呢?”

 

还能是什么原因?不就是哥们我帅气呗。

 

但这个理由,连我自己都说服不了。皇后夜总会里,身材比我好,比我帅气的男公关多了去了,我也不知道云姐为什么一眼就选中了我。

 

杜月将我拉到沙发上坐着,对我说:“你去把那片云睡了,我不管你是拍照录音还是视频,只要你弄到实实在在的东西,交到我手上,我给你十万块。”

又一个要我拍下和云姐办事艳照或视频的人,看来有不少人都希望得到那片云找男公关玩的证据。

 

只是这杜月开的筹码,可就太小气了,姚总许诺我的,是往后无忧无虑的生活。这杜月的十万块,只能算个零头了。

 

我笑了笑,直接拒绝了她,说:“姐,我们这行有规矩,客户没有要求拍,我们是不可以拍的。否则在这个圈子,基本就没的混了。”

 

我这说的并非是假话,之前说有同行也做这样类似的事,但别人做了,捞上一大笔就上岸,跑到天涯海角过新的生活。但也有人失手,被弄成残废,一辈子都完了。

 

之前姚总找我,许下的是无忧无虑的生活,也就是说我要是照办了,会得到至少七位数的巨款。

 

这样一笔钱,解决了我母亲的问题之后,也确实能让我后半生过得舒坦。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是心动了,但后来我不得不怂,因为这事牵连的太多了,我没命去玩。

 

“二十万。”杜月以为我嫌少,将价码提高了一倍。

 

我告诉她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这事我根本不会去做。

 

杜月见我接二连三决绝她,脸上也有些不好看了,抄着手往沙发上一靠,斜睨着我,说:“那你开口吧,想要多少钱?或者是想要我给你安排一份高薪工作?”

 

“姐,这关系到职业操守问题,我不会做的。”我语气很坚定地将她拒绝。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想清楚,到底做还是不做?”杜月的话音里,已经有了点威胁的意思。

 

难道我不去做这事,她就要找人弄我?

 

这女人可真是够阴毒的,比姚总可狠多了。至少姚总还给了我考虑时间,如果我不做,她也不会为难我。

 

最终我还是没有答应,大不了以后出门我小心点,看到不对劲就往公司跑。

 

但事情却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来欢场玩的人,根本就不会带有什么感情。今天晚上还在床上水乳交融,第二天一个不开心,就能往你脸上扇巴掌。就像那片云,昨晚我还那样照顾她,今天一个电话,就对我没有半点好颜色。

 

杜月见我没有答应,冷着一张脸就离开了夜总会。

 

当晚我下班后,收拾了一下便回员工宿舍。

 

我们男公关经常会出台,所以每天回宿舍的员工只有少部分。但我今晚回到宿舍,却一个人都没有。

 

正感到奇怪的时候,身后砰的一声响,大门被关死,一个身材雄壮的男人将门给堵了。

 

我心里有些慌,一边后退,一边问他是什么人。跟着背后一只手猛力推过来,差点就让我跌到在地上。

 

我这才发现,我们这员工宿舍,不知道什么情况,竟然闯进来三个大汉!

 

这三个人身上都纹着纹身,一看就是社会上的混子。

 

“你是叫方正吧?”

 

“你们要干什么?这里是皇后夜总会的员工宿舍,你们不要乱来!”

 

这三个混子哪里会听我的,一齐围上来,把我按在地上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我扯开嗓子喊,但这宿舍里面,好像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我尽量抱着头,不让头受到伤害。但手上、腰上、背上、肚子上,却被他们打得钻心地疼。

 

忽然大门被撞开,一个声音大叫道:“你们是什么人?赶紧滚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

 

我听那声音是陈哥的,心里顿时就松了下来。

 

那三人一见有人回来,丢下我就走了,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对我说:“臭小子,最好听话一点,不然有你好受的。”

 

陈哥跑过来将我扶到沙发上躺着,见我走路都成问题,急忙叫了个车,把我弄到医院。

 

“阿正,你这是得罪什么人了?怎么有社会上的人找上门了?”陈哥给我弄了一堆的药品,放在我病床头。

 

结合今晚的事,我已经猜想到,那三个混子,就是杜月找来的。只是我想不通,为什么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是谁把这三个混子放进去的?

 

我们那是混合宿舍,住了二十来个人,我这么晚下班回去,宿舍里不可能没人。

 

而且这么大的宿舍,公司是配了一个宿管,专门负责宿舍的一些后勤事情。但今天不但连员工没有一个,连宿管也不见了。

 

我问陈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今晚宿舍这么反常?

 

陈哥说他也不知道,要去打电话问一下情况。

 

陈哥拿着手机出了门,几分钟后又回来了,对我说:“阿正,我问了,是施海今晚请宿舍里的人吃宵夜,连带宿管也一并拉了去。”

 

施海?我记得这人之前出过杜月的台,不过杜月对他不是很满意,否则之后也不会点我的台了。

 

我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今晚我决绝了杜月的提议之后,她就去找了施海,要施海配合,把她找去了三个混子带入宿舍里。又把宿舍里的员工全部带出去吃宵夜,让我一个人在宿舍里挨揍。

 

这狗东西这样搞我,也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陈哥问我得罪了什么人,我只是含含糊糊回答他。毕竟我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杜月干的,再说杜月是我们夜总会熟客,即便说了,陈哥也处理不了。

 

我这伤势不轻,估计要在医院躺好几天。陈哥让我好好休养,说会帮我请假,然后就回去了。

 

第二天,我吃完药在病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隐隐约约闻到一股幽香,十分诱人。

 

模模糊糊中,我看到一个女人正看着我,十分漂亮,那轮廓不真切,但很像云姐。

 

我也真是中了她的魔,做梦都能梦到她。

 

“你怎么来了?”我含糊不清地说,就伸出手往她大腿上摸去。

 

反正是梦里,亵渎就亵渎了。

 

她的腿很有弹性,丝袜的触感摸起来很舒服。

 

可是刚有点感觉,手上就传来一阵疼痛,把我从睡梦中弄醒。

 

我睁开眼睛,见床头坐着一个女人,穿着一身职业紧身服装,两条大腿裹着黑色丝袜,充满诱惑。

 

画着淡妆的脸上带着一股冰冷的气质,让人望而生畏。

 

“姚总?!”

 

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有点紧张地看着眼前这高冷如冰山样的美女总经理。

 

她脸上一如往常地冰冷,隐隐中还有一丝愤怒。

 

我这才猛地醒悟,我刚才根本不是在做梦,而是在迷迷糊糊中把这冷艳美丽的总经理大腿给摸了。

 

我听那声音是陈哥的,心里顿时就松了下来。

 

那三人一见有人回来,丢下我就走了,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对我说:“臭小子,最好听话一点,不然有你好受的。”

 

陈哥跑过来将我扶到沙发上躺着,见我走路都成问题,急忙叫了个车,把我弄到医院。

 

“阿正,你这是得罪什么人了?怎么有社会上的人找上门了?”陈哥给我弄了一堆的药品,放在我病床头。

 

结合今晚的事,我已经猜想到,那三个混子,就是杜月找来的。只是我想不通,为什么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是谁把这三个混子放进去的?

 

我们那是混合宿舍,住了二十来个人,我这么晚下班回去,宿舍里不可能没人。

 

而且这么大的宿舍,公司是配了一个宿管,专门负责宿舍的一些后勤事情。但今天不但连员工没有一个,连宿管也不见了。

 

我问陈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今晚宿舍这么反常?

 

陈哥说他也不知道,要去打电话问一下情况。

 

陈哥拿着手机出了门,几分钟后又回来了,对我说:“阿正,我问了,是施海今晚请宿舍里的人吃宵夜,连带宿管也一并拉了去。”

 

施海?我记得这人之前出过杜月的台,不过杜月对他不是很满意,否则之后也不会点我的台了。

 

我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今晚我决绝了杜月的提议之后,她就去找了施海,要施海配合,把她找去了三个混子带入宿舍里。又把宿舍里的员工全部带出去吃宵夜,让我一个人在宿舍里挨揍。

 

这狗东西这样搞我,也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陈哥问我得罪了什么人,我只是含含糊糊回答他。毕竟我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杜月干的,再说杜月是我们夜总会熟客,即便说了,陈哥也处理不了。

 

我这伤势不轻,估计要在医院躺好几天。陈哥让我好好休养,说会帮我请假,然后就回去了。

 

第二天,我吃完药在病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隐隐约约闻到一股幽香,十分诱人。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