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奢品 > > 正文

停电后在教室里和同桌作爱|探灵笔记

2019-08-12 20:18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这本书的封皮上没有任何的文字,封皮的颜色已经发黄,甚至透着一股深深的腐朽味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产物,曾经我听奶奶说过,他们这一脉的收魂手段是祖上传下来的,想来,这本书最少也有几百年了。

掀开封皮看向第一页,上面是用繁体字记载的文字,幸好我当年读大学选择的是文科,要不然我还真不认识这里面的字,即使这样,仍有一些生僻字不时的冒出,只能靠理解前后意思来猜测生僻字的大概意思。

或许我天生就是适合干这一行业,本来枯燥无味的内容,我竟然看的津津有味,甚至差点忘记了查找解决王春奎家孩子魂魄丢失的法子。

因为,这本书里的内容实在太让人意外了,里面记载的东西根本不像我想的那样简单。如果现在让我给这本书取个名字的话,我会取“鬼书”两个字,因为里面除了简单的记载着一些招魂的知识之外,记载最多的各式各样的鬼物,多达一百多种,并且,这本书里的其他内容也与‘鬼物’有着很深的联系。

确切的说,这就是一本关于如何鉴鬼,如何抓鬼,如何养鬼,如何驱鬼,如何灭鬼,如何超度鬼物的书籍,而不是关于招魂的书籍,招魂只是携带记载。

据上面的记载,鬼这种东西,并不是全部都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害人的厉鬼,还有一些鬼物是对人们有益的。也确实是这样,比如,在台湾,泰国,马来西亚,甚至国内都有一些艺人养小鬼,借以转运,汇聚气运,提升知名度,赚钱;还有一些特殊部门养鬼用来做事,比如那些考察文物的团队就有养鬼的习惯,用鬼来探索古墓中的情况。

说到这里,你或许会说我迷信,说这世上根本没鬼,又或者,有人会问,这世上真有鬼吗?如果是好奇的人又或者会问,鬼到底是什么东西?

其实,鬼,只是一个称谓,我前面说过,人有三魂,分天魂,人魂,地魂。

三魂当中,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人魂独住身。在人死之后,天魂归天路,到达空间天路。地魂归地府,到达地狱。而人魂则徘徊于墓地之间。

我们通常讲的‘鬼’其实就是指的三魂中的‘人魂’,只不过随着尸体的腐烂,人魂也会慢慢消失,人魂又称觉魂,位于人的大脑,主管人的思维,所以,鬼或者人魂可以说就是一个触摸不到,看不到的意识体,而我们通常所说的害人的厉鬼其实就是一些拥有绝对执念,绝对怨念的意识体。

好了,言归正传。

一晚上没睡,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这本破书终于让我大概翻了一遍,当中的内容也让我大开眼界,就好像为我打开了另一个世界,光怪陆离,不过,我有一点不懂的是,在这本鬼书的最后竟然还记载着道家的九字真言,并配图九幅,图中画着九种手印,并配有完整的咒语。

九字真言,又名六甲秘祝,密教称为奥义九字,系由“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字所成之咒术。典出《抱朴子·内篇卷十七·登涉》第五段:“入名山,以甲子开除日,以五色缯各五寸,悬大石上,所求必得。又曰,入山宜知六甲秘祝。祝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凡九字,常当密祝之,无所不辟。要道不烦,此之谓也。意思是说,常默念这九个字,就可以辟除一切邪恶。

更让人奇怪的是,这书里还记载着一些传自密宗的各种咒语,拥有着各种不同的作用。

我突然觉得,我有些搞不懂与我在一块生活了23年的奶奶了。要知道,收魂先生并不是什么多么难的职业,随便一个人就能做,只要记忆力不差就行,所会的那些也不过是各种收魂的方式,可我从来没听说哪一个收魂先生还需要了解鬼物的。

可想而知,我奶奶这一脉如果只是普通的收魂先生的话,绝对不可能拥有这样的书籍!

”难道我奶奶这一脉在以前并不是收魂的?“

我只能这样猜测,毕竟太不正常了,可想了很久,我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最终不得不放弃。

不过还好,这一晚上没白看书,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把王春奎孩子的魂魄召回来的原因了。

原因有两种,一、被别的阴物缠着了;二、被一些人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控制起来了。

王春奎的家里虽说有点小钱,但他毕竟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在农村,有着迷信思想的人们是不可能敢得罪拥有特殊手段的人的,所以,排除了第二点,那么只剩下第一种原因,他家孩子的人魂被其他的阴物纠缠住了,从而才找不回来。

想通了这一点,我立时拨通了王春奎的电话,刚刚响了一声,王春奎就接通了,然后还没等我开口,他就抢先问道:先生,找到解决的方法了吗?

我猜他肯定也是一晚上没睡觉,要不然也不会接通的这么快。

我说,找到了,你现在去准备一幅钟馗画像,然后找个和尚或者道士对着画像念两天的经文,然后去屠宰场找一把杀猪刀过来,再买一只老公鸡,最好是花公鸡,以红色为佳,等我过去的时候杀。然后再准备一些老黑狗的牙齿,只要尖锐的那种,打好孔穿起来,再找一颗上年份的桃树,给我弄一段枝干,削成剑状,嗯,就这些吧,如果你要是能弄来五帝钱就更好了,不过五帝钱不太好找,你就先把其他的准备好,五帝钱看情况吧……

钟馗画像,杀猪刀,大红公鸡的血,黑狗牙,桃木剑,五帝钱,这几样东西都有克邪的作用,既然已经确定王春奎儿子的魂魄是被其他的阴物缠住了,自然是要从阴物的手上把他儿子的魂魄救出来,到时候少不了与鬼物交手,可我没有道士,和尚的那种斩妖除魔的手段,所以,我只能多多准备一些克邪的东西。

王春奎显然也知道我要的这些东西是干嘛用的,诧异的问,你要这些东西干嘛?招魂还需要克邪的东西吗?

我说,这你就不用管了,好好准备,你儿子的魂魄能不能召回来可就靠这些玩意了,用心点。说完,我就挂了电话,然后躺在炕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当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简单的做了点吃食,吃完后就开始准备其他的东西。易经,圆形镜子,茶叶,糯米,大蒜,万年历,直尺,但凡是能想到的克邪之物,我都开始着手准备,没办法,谁让咱只是一个普通人呢,越多越好,毕竟小命很重要,能多一份防护就多一份防护。

整整两天,我除了在准备这些东西之外,就是在练习‘鬼书’里记载的九字真言,还有一些必须的密宗咒语。

到了第三天的傍晚,王春奎来了,说我交给他家的那个招魂法子一直没停,奉给灶君的燃香也没有断,但他家的儿子还是老样子,半夜里会大哭。盐水里的针,也从中间锈了。

我说,正常,你孩子这回不仅仅是掉了魂,还有一些其他的状况,持续的招魂也只能是让他的魂魄保持灵性不灭而已。然后我问,我让你准备的那些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

他说,都准备好了,不过咱们这块儿找不着道士和尚,我就请邻村的‘道爷’对这钟馗画像念了两天的经。(‘道爷’是北方民间的一种职业,每逢有人死亡,都会请道爷给亡者念经诵文,超度亡灵。)

我说也行,最起码比不念经的好,然后问他,五帝钱准备了吗?

五帝钱是指清朝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五个皇帝的铜钱,有挡煞、防小人、避邪,旺财之功效。

他摇了摇头,说,我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五帝钱,就准备了五个普通的铜钱,都是光绪年间的。

这种情况我早就意识到了,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我这两天准备的东西,坐着他家的大发到了西王村,刚刚到他家,就让他家人把那只大红公鸡宰了,然后让他家人把鸡血装到喷壶里。

而王春奎趁着我布置祭桌的时候,把他准备好的几样东西给我拿了过来,我一 一查看,还不错,这货为了自己儿子还真卖力,一点都没偷懒,桃木剑选的是一棵有30年的老桃树的枝干,上面的年轮清晰无比,表面上打磨的也很干净,连根毛刺都没有,光滑耀人。

见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我对他家几口子说,行了,你们赶紧去休息一会吧,再这么熬下去,你家小娃娃没事,你们都倒下了。我算看出来了,这家人在这三天里估计就没有睡觉,一个个萎靡的不行,站着都能快睡着了,但一直硬撑着。

听了我的话后,他家一家子又与我说了一会儿无非就是‘这次就靠先生你了’,‘你一定要救救我家孩子’之类的话后,除了王春奎都去睡了,连晚饭都是王春奎在小卖部里买来的,然后到了晚上子时,王春奎把他们叫醒了,让他们守着孩子。

而我在此时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了看天空中的月亮,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终于把目光落在了祭桌上,深吸一口气,走到祭桌前,点燃了三支香,神色郑重的插进了香炉里。

成不成,就看此一举了!

QQ截图20180821165841.jpg

第4章 小鬼

“拜请九天司命护宅真君来收魂,收起小儿王宝宝失落魂魄,受惊元神,归在本身。收起东方惊无惊、西方惊无惊、南方惊无惊、北方惊无惊、中央惊无惊,五方正气护身煞气除,大惊小惊化无事。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元神自在,百病消除身无灾,日吃饭乳知香味,夜好安眠不啼哭,生命之光照灵台,吾奉九天司命护宅真君急急如律令!”

净口,唱咒,对空三叩三拜之后,我将插在香炉中的三支燃香从香炉中取出,交到了王春奎的手上,然后从帆布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瓶,里面装的是牛的眼泪,是我用了半天时间跑了好几个屠宰场才好不容易找到一只待宰的白牛取回来的,然后将白牛眼泪抹在了眼皮上。

牛这种动物,在古代是被认为能够沟通灵界的动物,所以在古达祭祀的时候通常会用牛头来拜祭,尤其是白牛的眼泪,更有见阴的效果,我没有道行,也没有阴阳眼,根本见不到阴物,所以只能用这种法子做到另类开天眼的效果,就是这个法子还是从‘鬼书’里看到的。

“唵阿吽贝美贝美痴朴梭哈!”

牛眼泪抹在眼皮上,凉凉的,我默念一遍从‘鬼书’中看到的‘眼睛明亮咒’,然后缓缓睁开了双眼,眼前的世界还是曾经的世界,颜色却变得灰暗起来,而视线中却看到了正常情况下看不到的景象,灰白色的燃香向着东方缓缓飘去。

我向表情有些奇怪的看着我的王春奎说,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记住,不论你看到什么情况都不要大声嚷嚷,一点声音都不能发出,这可是能否将你儿子魂魄召回来的最后机会,如果因为你出了差错,你就为你的儿子准备后事吧。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地步,容不得出错,我不得不警告他,王春奎连忙点头,就像小鸡啄米一样,把三支燃香紧紧的握在了手里,生怕掉了。

而我将装有鸡血的喷壶背在后背,斜挎帆布包,看了一眼燃香冒出来的烟气,向着院门口一指,王春奎立时跟着我向院外走去。

今夜天气晴朗,明月高悬,群星璀璨,但村子里却很安静,各家各户都休息了。

走在路上,只有我与王春奎的脚步声,远方偶有几声狗叫传来却没有打破这份寂静,反而增添了夜晚静谧的美。

我带着王春奎,跟随着燃香飘去的方向,缓缓前行,不多时就走出了村子,远远看去,前方一片阴气腾腾,而燃香烟气落下的地址就是那里。

那里是一片坟场!

“坟场?”

我有些不明白了,看向王春奎,问他,你们村子最近没死人吧?

王春奎摇了摇头,说,没有,已经有一年多没死人了。

我更加不明白了,既然一年多没有死人了,那他儿子的魂魄怎么会被困在这里?

五分钟之后,我与王春奎来到了坟场边缘,王春奎有些害怕,而我也有些紧张,虽说我很早就知道这世上就有鬼存在了,但毕竟从来没有见到过,人吗,对未知的东西总是畏惧的。

不过,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王春奎紧紧的跟在了我的身后。

这片坟场估计是西王村的主坟场,凡是死了人大部分都埋在这里,很大,走了十几分钟才走到坟场的正中央,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这里的气温远比外界冷的多,王春奎的身子甚至都在发抖。

他紧握着燃香,紧跟在我的身后,脑袋四外连看,发现这里除了冷了点与正常情况下没有啥区别之后,心里立时没有那么害怕了,挺直了腰板,可下一刻,他看到我目光紧紧的盯着坟场正中央的那块墓碑,心里顿时不解,虽说这个墓碑修的很高档,很豪华,但好像也没什么看头吧,他不知道我在看什么。

可他根本不知道,在我的视线里,眼前的根本不是一个墓碑,而是一个门户,这个门户高有两米,两扇白色的大门大开着,大门后面是一个院子,而在院子里有两个小娃娃。

这两个娃娃的岁数都不大,一个看起来也就是两三岁,光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浑噩,直愣愣的看着门外,张着嘴大哭,虽然没有声音传出,但我却好似能听到他的哭声。而在他的周围还缠绕着一道灰色的绳索,不断的拉扯着他,好似要将他拉到其他地方去。

这个小娃娃我认识,正是王春奎的儿子—王宝宝!那道灰色的绳索正是具有收魂作用的燃香烟气!

而另一小娃娃看起来有五六岁,面色白净,穿着红布兜,脑袋上扎着两个羊角小辫,全身胖嘟嘟的,就像年画里的小娃娃,十分的可爱,只不过,在她的耳后和脖子上,却有着一丝丝黑色的青筋,就像蜘蛛网一样。

她睁着一双乌黑的眼睛蹲在王宝宝的一旁,用手紧紧握着王宝宝的小手,不让那绳索将王宝宝带走。她好像很高兴,张着小嘴,虽然没有声音传出,但我却好似听到了他的笑声。

“小鬼?”

我看到这个小娃娃之后,顿时想到了‘鬼书’中关于小鬼的介绍,仔细打量之后,发现这个小娃娃还真是鬼书中介绍的小鬼。

小鬼有很多说法,最早流传于中国茅山术中,像五鬼,柳灵童子之类,都属于小鬼;佛教也有养小鬼的记载,不过被称为“金童子”或者“佛童子”;而在在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缅甸、新加坡等地,叫做养古曼童。

养小鬼的方式不同,所养小鬼的作用也不同,有的用来遮人眼,有的用来避险,有的用来搜索,不过一般常用于为供养人消灾解难、添福聚财。例如:使供养人生意兴隆、预报 危难、看守门户、防贼防盗、抽奖得财等等,具有极大的魅力。

当然,有些人养小鬼是用来害人!

不过,不论是什么人养小鬼,必须要有控制精灵鬼怪的心灵能力,要不然最终会自食恶果,不得善终,毕竟小鬼是阴物,而人是阳物,阴阳相克这个简单的原理是真实存在的。

“难怪王春奎儿子的魂魄回不去呢,原来是被小鬼缠住了。只是不知道是这个小鬼因为贪玩自己要这么做的,还是养小鬼的人控制她这么做的。”

这个小鬼的法力应该不高,要不然王宝宝的魂魄早就被她身上的阴气同化了,再加上这个小娃娃也没有像电视中演的厉鬼那样吓人,我心里的紧张立时消失了,淡淡一笑,让王春奎站在原地不要动,然后我连辟邪的东西都没有往外拿,径直向门户内走去。

小鬼看到我走来,立时睁大了双眼,乌黑的眼球连连转动,看到我在她身边蹲了下来,她绕道我的身后,趴在我的身上,然后用小手遮住了我的眼睛,眼前立时一片黑暗。

我顿时笑了,这个小鬼竟让还懂遮人眼。

“小娃娃,你是谁家养的小鬼?”

这个问题刚刚问出,我就感觉自己很白痴,因为小鬼是不会说话的,虽说她能听懂我的意思,但她还能告诉我原因吗?

摇了摇头,我在心中默念大日如来咒:“唵缚日罗驮睹鍐。”手捏智拳印,口中爆喝一声“列!”

这是九字真言中的列字诀,具有挣脱世间一切束缚的作用,虽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但这个小鬼的法力也不强,估计是人家刚炼出来的,念完之后,趴在我后背上的小鬼顿时被震了出来,而我眼前,恢复了正常,王宝宝正用迷茫的眼神看着我。

我站起身子,看向那小鬼,笑道:“念你未曾害人,我就当没见过你,你离开吧。”

其实我就算有心杀死小鬼,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毕竟我没有道行,只有一些克邪的东西。这些东西顶多能让小鬼受伤,但还不至于身亡。

小鬼不乐意了,眼见王宝宝的魂魄被燃香烟气拽着身子飞了起来,朝王春奎手中的燃香飞去,她顿时撅着小嘴都要哭了出来,然后,就见她脸容开始扭曲,脸上黑气纵横,瞬间,胖乎乎的身子就变的干瘦,而脑袋却变大了一圈,然后张着足有能吞下我脑袋大小的狰狞大嘴,猛的朝我咬来!

我顿时吓了一跳,伸手就把背在身后的喷壶拿到了手里,然后朝她喷了过去,下一刻,刺耳的尖叫声响起,小鬼飞纵向后,鸡血落在她的身上,就好像热油滴在了皮肤上,起了满身的豆大水泡,差点把我恶心死。

小鬼对我手中的喷壶很畏惧,站着离我好几米的地方,眨了眨血红的双眼,突然放弃与我的对峙,朝王春奎跑了过去。她的速度很快,我根本追不上,心中立时一惊,连忙从挎包里将那副钟馗画像拿了出来,然后,猛的展开,下一刻,一个钟馗模样的影子从画像中跳出,朝小鬼当头扑下。

王春奎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心里很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发起了疯,对着空气说一些不明不白的话,然后又对着空气撒鸡血,最后还白痴似的展开的钟馗画像。不过,他到底比较听我的话,看到我手指着他,让他往家里跑,他没有犹豫,转身就跑。

这幅钟馗画像只是经过‘道爷’的经文加持,根本拦不住小鬼,所以,就在王春奎往家里跑的那个瞬间,我又从挎包里拿出了王春奎给我准备的那五个铜钱,趁着小鬼正在与钟馗影子作战,在小鬼周围五米处摆了一个五角星。

这是我从‘鬼书里’看到的一个阵法,名叫拘灵阵。

然后,就在钟馗影子被小鬼撕破的那一瞬间,我手捏内缚印,口中暴喝:“啊阿夏萨嘛哈,阵!”

九字真言中的‘阵’字奥义有开启阵法的作用,就在小鬼将要跑出拘灵阵范围的时候,五个铜钱立时泛出青色的光芒,下一刻,一道道光线交织,形成了一个好像是立体五角星式的光墙,将小鬼挡在了里面。只是这光墙的颜色很淡,好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眼看王宝宝的魂魄跟着燃香快速的向前飘去,离这里越来越远,小鬼疯狂的用手撕扯青色的光幕,嘴里不断的尖叫,双眼通红,表情越来越焦急。而我却不慌不忙的从挎包里掏出提前准备好的直尺,笑着走到了小鬼的对面,说,小娃娃,早就让你离开你非不离开,现在后悔了吧……

我笑着,手拿直尺猛的朝小鬼的脑袋拍去。

既然她不听话,我也只好把她打伤了!

可下一刻,我的脸顿时黑了……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