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 正文

小妖精你好湿好紧好浪 乱欲大杂烩阅读免费&娇妻有毒

2019-08-11 18:54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赵括觉得自己今天是着魔了,怎么就对隔壁的声音这么感兴趣呢。

本来他是打算站在阳台上喝一瓶啤酒,然后回房间看球的。

可现在他手边的啤酒瓶越来越多,他却丝毫没有想回房间的意思。

QQ截图20190306135332.jpg

原因很简单,隔壁的那个女人叫声实在是太销魂了。

那种压抑着的声音,声音当中如泣如诉的语调,赵括甚至能想象的出来,女人白皙的肉体此刻正在被王旭这个粗野的男人如何的把玩折磨。

两个小时!足足两个小时!

赵括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能这么持久。就算不知道隔壁的女人到底是谁,此刻赵括也有些心疼。

“这样玩,会坏掉的吧。”赵括在心里面这样想。

两个小时的时间没有让赵括心里面的欲望减少,反而越发的炙热。

他忍不住拿起了手机,给妻子柳语嫣编辑短信。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了!”

“老公,我刚做完美容,很快就回家了。你晚上吃饭了吗,要不要我再给你带点吃的?”

看着手机上的信息,赵括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这就是他的妻子,总是想着他念着他的妻子。

“不用,我已经吃过东西了,你快点回来吧,想你了。”

“嗯,马上!”

编辑完短信之后,赵括就回到了客厅。不多时他就听见隔壁传来了一阵开门关门的声音,想必是那个女的回家了吧。

赵括多少替女人的老公感到悲哀,如果她老公知道,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狠狠地折磨了两个小时,而且还主动得迎合,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心里面会是什么滋味。

二十分钟之后,赵括他们家的房门被打开。柳语嫣手上提着一些吃的东西进了门,一边脱鞋还一边开口道:“老公,我不在家你自己喝了多少酒啊,酒味怎么这么重?”

赵括笑了笑说:“今天晚上心情好,就多喝了两杯。你头发怎么是湿的?”

柳语嫣的神情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嗔怪道:“还说呢,本来还打算做个头发的,头都洗了。结果你一个信息过来,我就立马飞奔回来了。”

说话间柳语嫣已经来到了沙发前,先把吃的东西放到桌子上,然后伸手搂住了赵括的脖子说:“怎么样,你老婆是不是特别乖啊?”

赵括搂住了柳语嫣的腰,让她坐在腿上,另一只手略过了柳语嫣的胸前道:“老婆你真好,我太爱你了。”

这本来只不过是夫妻之间经常做的互动,两口子互相腻歪一下很正常。

可今天柳语嫣的情况有些不同,当赵括的手不小心掠过她胸口的时候,她眉头一皱,居然吃疼的叫了一声。

正在盘算着接下来要怎么脱光妻子衣服的赵括吓了一大跳,他急忙看着柳语嫣道:“老婆,你怎么了?我弄疼你了?”

赵括心说不对啊,自己压根就没有用力。

柳语嫣眉头微皱道:“没事,可能是这两天快要来事了,实在是涨得厉害。另外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这个地方又大了不少,内衣都不合适了。”

顺着柳语嫣的手指,赵括看向了她的胸口。

柳语嫣的胸本来就大,标准的36E,解开束缚之后,是完美的水滴形。

这个形状是整个世界都公认的最美胸型,赵括自然也是爱不释手的。

现在柳语嫣说自己的胸还在长,赵括听了忍不住吞了吞。这要是再长下去的话,以后岂不是都捧不住了。

就在赵括满脑子都是画面的时候,柳语嫣从他的怀里面退了出来道:“老公,我刚才急着回家出了一身汗,我去洗个澡。”

说完柳语嫣就扭动着她那堪堪一握的腰肢,迈步进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脱掉衣服后,柳语嫣拿着底裤有些发愣。黑色的蕾丝底裤中间,有一道明显的白色痕迹,那是今天她犯下错误的罪证。

柳语嫣看着上面的东西,想了想直接把底裤就扔到了垃圾桶,然后将衣服全部塞进了洗衣机。

用水狠狠地把自己洗刷了一遍之后,柳语嫣从围着浴巾从浴室当中走了出来道:“老公,咱们休息吧。”

赵括就等这句话了,他感觉今天晚上自己的状态特别好,一定可以和妻子大战三百回合。

所以他急忙上了床,三下五除二把自己扒光。

都是老夫老妻了,自然知道彼此心中的想法。

今天晚上的柳语嫣也格外配合,赵括都还没怎么样,柳语嫣已经做好了准备。

赵括鼓足勇气,打算一鼓作气杀得妻子溃不成军。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三分钟,赵括就交货了。

在这种事情上不行,对男人自信心上的打击是致命的。

赵括点了根烟,在床头吸着,同时心里面盘算着,明天就让同时小高去弄点药,那小子不是说他就是经常靠着药物才把一些少妇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嘛。

这个时候柳语嫣从背后抱住了赵括道:“老公,你今天怎么这么兴奋?我感觉你好硬。”

赵括勉强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老婆,你没舒服吧。”

柳语嫣摇了摇头说:“不是的,对我们女人来说,我们更在乎的是感觉,而不一定非要有结果。我能感觉得到,老公你很爱我,这就足够了。”

赵括心中十分感动,自己的妻子总是这样善解人意。

他还想说什么,柳语嫣却抢先开口道:“好了老公,我今天出去逛了一天街有些累了,咱们睡觉吧。”

说着柳语嫣就搂着赵括的手臂躺到了床上,看来她是真的累了,几秒钟之后居然就进入了梦香。

望着妻子那甜蜜的睡脸,赵括刚才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他灭掉了手上的烟,转了个身也打算睡觉。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手臂上有些湿润,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妻子的胸口湿了一片。

再往下看,在妻子私密的地方,隐约有一个小小的结痂,看起来像个针孔!

看到这一幕,赵括的心咯噔一下,直接沉到了海底。

那个看起来像针孔的小洞,此刻不像是扎在妻子身上的,更像是扎在他眼上的!

刺眼的针孔,越发胀大的胸以及晚上主动迎合的样子,想到了这一切,赵括就想到了今天晚上在隔壁,那个女人痛苦而又愉悦的呻吟声。

难道自己的妻子就是今天晚上隔壁的那个女人?

看着躺在他身边,妻子熟睡的侧脸,赵括狠狠地摇了摇头,心说这绝对是不可能。

他跟柳语嫣都是老夫老妻了,柳语嫣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比谁都清楚。

别说是出轨了,就是在家里面和他做的时候,都只会用最传统的姿势,而且还会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声音,绝对不会轻易叫出声的。

心中这样想着,赵括的眼神又不自觉的落到了妻子的胸口。

他是真的愿意选择相信妻子的,可是妻子胸口的针孔又怎么解释?

赵括有心想要把妻子叫起来,问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他又不知道到时候该说点什么。

甚至他内心还产生了一种恐惧感,他害怕这一切万一是真的怎么办,到时候他岂不是要失去心中那完美的妻子了?

怀着这样忐忑不安的心情,赵括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好久。

直到当天晚上的下半夜,他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天晚上,赵括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美丽贤惠的妻子挺着大肚子,被三个陌生的男人围在中间肆意的玩弄着,身上布满了污秽的浊液。

等妻子转过头来,看见赵括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妩媚的笑容,用手指刮着身上的浊液送进口中,一脸享受道:“老公,原来这东西的味道这么好,我已经上瘾了!”

“不!”

赵括从梦中惊醒,直接坐了起来。他的面色惨白,额头和后背上布满了汗水。

窗外的鸟叫声以及刺眼的阳光告诉他,现在已经是早上了。

床边空空如也,柳语嫣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赵括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丝极度不安的感觉,他大声的叫着妻子的名字,想要寻找妻子。

叫喊了两声之后,柳语嫣拿着锅铲,从外面急匆匆的跑进了卧室道:“老公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别怕别怕,我在这个地方。”

闻着妻子身上独有的体香,赵括的心情渐渐地平复了下来。

他吞了一口口水道:“现在几点了,你去什么地方了?”

“还说呢,都已经八点了。我刚才正在给你做饭呢,你快点起床洗漱一下,要上班了。”

赵括拿起手机点了点头,心说自己也太能睡了。而且怎么会做这么荒唐的梦呢,自己贤惠的妻子绝对不会和那么多的男人发生关系,除非妻子疯了。

赵括刚一起身,身上的毯子就滑落到了地上,露出了他的大宝剑。

昨天晚上和柳语嫣做完了那种事情之后,赵括只是简单地洗了洗,心里面乱糟糟的他连底裤都没换上。

此刻刚刚睡醒,赵括正战意高昂,他一起身刚好用宝剑撞在了柳语嫣的脸上。

柳语嫣面色泛红,羞的无地自容,马上啐了一口道:“色胚!”

“咳咳!自然生理反应,绝对是生理反应!”

赵括尴尬的解释了一下,就灰溜溜的跑进了卫生间。

他心里面产生了极强的负罪感,虽说每天早上起来这个样子是生理反应,可自己刚才明明做了那种梦,怎么还能硬的起来,而且好像比以前都硬,难道自己是个心理变态?

吃早饭的时候赵括心中有事,多可口的饭菜都味同嚼蜡。草草吃过早饭打算出门的时候,柳语嫣却一反常态,非要送赵括去公司。

等两个人下楼去开车的时候,刚好碰上了从外面回来的王旭。

双方既然是邻居,赵括也就稍微朝对方点了点头。

只是等王旭走远了之后,柳语嫣却突然开口道:“老公,你猜猜昨天我出门的时候看见什么了?”

“看见什么了?”

“你绝对想不到,昨天我下楼的时候,刚好这个人也坐着电梯上来。电梯门一开,我就看见他抱着一个女人在电梯里面亲,那个女的底裤都脱到大腿了,简直太不知羞耻了!我现在看见这个男的就觉得好恶心,以后咱们少跟他接触。”

柳语嫣这么一说,赵括就淡定了。原来王旭昨天晚上带回来的是另外一个女人啊,自己居然怀疑妻子,真是该打。

到了公司楼下,柳语嫣还柔情的对赵括说:“好好上班,我去买点花露水和驱蚊液。眼看快要到秋天了,现在的蚊子太厉害了,昨天去做sap的时候,还在我胸口咬了一口,我都抓出伤口来了。”

柳语嫣的这句话彻底打消了赵括心中的疑虑,他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就说自己美丽的妻子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

赵括一进办公室,同事高天一就凑过来说:“赵哥你准备一下,刚才大老板说了,让你跟雅茹一起出差。”

赵括皱了皱眉头道:“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出差这种事情怎么不提前通知?”

“哎呦我的哥哥,听说是外地有个公司看上了咱们家的监控系统,需要重量级的人去谈一谈,而且这个人还必须要懂技术。对了,这是研发部那边的新产品,说是专门为了监控家中小孩老人和宠物的。您先拿回去试试吧,看看有什么缺陷到时候咱们让他们改。”

虽然很不愿和妻子分开,可赵括还是点了点头。

他马上回家收拾好了行李,临走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把高天一交给他的那个监控摄像头架设好了。

谈判不是很顺利,对方压价压的太厉害了,双方还要再谈谈。

回了酒店之后,赵括给柳语嫣打了个电话,结果却无人接听。

百无聊赖之下,赵括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接通了家中的监控装置,打算看看新产品的质量如何。

然后他就看见让自己血脉喷张的一幕。

在客厅的沙发之上,自己的妻子穿着一身黑色薄纱的情趣内衣,正在用心的给一个陌生男人做着服务。

而这个男人,就是隔壁的那个王旭!

妻子雪白的身体和黑色的情趣内衣相互衬托,显得格外扎眼。

赵括必须要承认,自己的妻子绝对是妖精和天使的混合体,明明气质上是那样的纯洁无垢,此刻却在做着非常下贱的事情。

男人坐在沙发上,两只手搭在沙发的靠背之上,像个大爷一样的接受着柳语嫣的服务。

而那个赵括心中的贤妻,此刻正乖乖的跪在地上,双手放在王旭的两条大腿上,乖巧到了下贱的地步,一遍给对方服务着,还不忘抬起头,太好的看着对方。

看着妻子喉咙一阵一阵的胀大,看着一丝晶莹剔透的口水顺着妻子的嘴角流出来,一滴滴的从下巴上滴落,落到柳语嫣胸前的衣服上,赵括就知道,妻子现在一定非常辛苦。

当看到这个画面的一瞬间,赵括整个人是崩溃的。

他无法相信,和自己相爱了这么多年的妻子,现在居然会在他们的家中,如此下贱的给另外一个男人服务。

这个男人没有他优秀,没有他疼爱柳语嫣,甚至这个人具体是什么底细恐怕柳语嫣都不清楚。

在这种情况下,柳语嫣居然还愿意给对方服务,这到底是为什么?

今天上午的时候,柳语嫣不是还说她特别恶心这个叫王旭的男人嘛!

要知道柳语嫣现在做的这些事情,赵括当初可是求了柳语嫣很久她都没有答应。

为什么柳语嫣现在能心甘情愿,毫无抵触情绪的给王旭做?难道她更爱王旭吗?!

不!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赵括就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他快要崩溃了。

不过很快让他更加崩溃的画面就出现了,也让他意识到,原来自己的意志力是这么的强悍,为什么自己现在不晕过去反而眼不停的盯着画面看呢?

就在柳语嫣为王旭服务的时候,王旭嘴角突然浮现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双手抓着柳语嫣的脑袋,狠狠地往下一压!

突然有异物入喉的感觉相当痛苦,柳语嫣喉咙当中发出了一阵阵的呜咽声,同时两只手还在空中不停的挥舞着,仿佛是溺水的人,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刚才还仅仅只是在滴答的口水,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条小小的溪流,顺着柳语嫣的下巴不停的往下流。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啊!”望着妻子被如此的虐待,此刻的赵括已经泪流满面了。

更让赵括绝望的是,当王旭玩够了,终于狠狠地将柳语嫣的脑袋抬起来之后,挣脱了舒服的柳语嫣身子软软的靠在王旭的大腿上,居然抬起了拳,轻轻地打了王旭一拳。

和柳语嫣相处多年,赵括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刚才的那一拳绝对不是愤怒的一拳,而是打情骂俏的一拳。

仿佛是应证了赵括的想法,当柳语嫣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她脸上根本就没有愤怒,而是一脸的享受。

看到妻子脸上那被玩坏了的满足笑容,赵括浑身上下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

他发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或许双方相处了这么多年,自己根本就不了解柳语嫣!

在这整个过程当中,房间里的两个人都没说话,动作却异常的默契,这就说明他们绝对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关系了。

王旭点了一根烟,就好像是在自己家中一样随便。

他吸着烟,安静的看着趴在大腿上的美人,心中得意无比。

过了好几分钟,柳语嫣才勉强缓了过来,她开口语调当中全是媚气道:“真讨厌,你想憋死我啊。”

“哈哈哈,你这个小骚蹄子少来,你以为我不知道嘛,你喜欢的就是这个调调。自从第一次把你弄到手,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看起来表面端庄,实际上就喜欢被人强迫你对吧。来,坐到我的大腿上!”

说完王旭用他粗壮的手臂,搂着柳语嫣的腰,直接把人抱到了沙发上。

柳语嫣的柳腰配合上王旭的手臂,完美的构成了一幅美女与野兽的画面。

在这个过程中,柳语嫣很自觉的面对着王旭,轻车熟路的分开了双腿,就这样两个膝盖撑着沙发,跪坐在了赵括的大腿上。

王旭看着眼前这个顺从的少妇,挑着柳语嫣的下巴道:“你看看你,老公既然不在家,为什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还有你身上穿着这个做什么,多碍事啊,脱了吧。”

一抹红晕爬上了柳语嫣的脖子,她咬了咬下唇道:“咱们去房间好不好,客厅没有窗帘,会被外面看到的。”

王旭却摇了摇头道:“对面的灯都黑着,你怕啥。快点自己扶着进去,你知道我不愿意多等的。”

说完王旭伸手抓着柳语嫣的睡裙,撕拉一声直接从中间撕成了两半。

柳语嫣惊呼一声,急忙用双手护住胸前。

可惜她之前就说了,自己这段时间又长了不少,即便是她用双臂遮挡,如今还是有很大的一块肉露在外面。

现在柳语嫣的双臂就像是碗口,而里面装着的肉就像是碗里盛着的水,这些水都已经快要从碗边漫出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王旭有意用双腿把柳语嫣的身子往上顶。

随着身体的晃动,柳语嫣手臂上方暴露出来的软肉像波浪一样的晃动着,真让人担心下一秒会全都洒出来。

赵括总算彻底明白了乳浪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柳语嫣羞的耳根都红了,她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王旭道:“好人,你别闹了好不好,我听你的还不行嘛。”

说着柳语嫣真的伸手下去,探索了一阵之后,皱着眉头往下一压,紧接着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连眉头都舒展开了。

王旭咬着烟卷,得意无比道:“这还差不多,把手松开,让我检查一下药物的效果如何!”

柳语嫣欲言又止的想要说点什么,可王旭的身子却往上一顶道:“怎么,不听我的话?”

“啊~!别,我听你的就是了,你太用力了。”

说着柳语嫣就把双臂往下移,用双臂捧着软肉的下方,头转到了一边,只留给王旭一个粉嫩粉嫩的脖子。

看到这幅画面,赵括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了。

他不知道古代奴隶主挑选奴隶是什么样子,但妻子现在的样子,简直像极了最下贱的奴隶!

心中愤怒无比的赵括抓起了电话,催命一样的一遍一遍的打了过去。

视频上的柳语嫣皱了皱眉头,最后只能无奈的接起了电话道:“啊……喂……嗯,老公!”

“你在干什么呢!”给自己的妻子打着电话,还看着妻子在电脑屏幕上的样子,赵括心中又愤怒又痛苦。

“没干什么……干洗完啊……澡,准备睡觉呢。”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