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 正文

小姐口述客人下面太粗&宝贝真紧再浪点水真多

2019-08-19 21:57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听着丁腊梅这话,李二狗嘿嘿一笑,骂道:“腊梅婶儿,你可真是不要脸呢!文书要是知道你这样,恐怕得弄死你吧?”

 文学

“咯咯,就他还想弄死老娘?”丁腊梅咯咯娇笑起来,随后又嗔道:“小冤家,你快点儿吧,婶儿难受的紧呢,赶紧……”

瞧着丁腊梅扭着身子,李二狗心里恶狠狠地骂道,李富贵你个老东西,你想要搞老子小妈,老子就搞你媳妇!

李二狗越想越气,狠狠地一巴掌抽在了丁腊梅的腚子上,留下了一个手印,惹得丁腊梅娇呼不止。

“啪!”

“啊!”

听到丁腊梅这么一声惊呼,李二狗吓了一跳,他只是心里有气,居然就这么鬼使神差地拍了出来,听到丁腊梅这么叫唤,他吓得冷汗直流,要是把这婆娘给惹毛了,他回头朝李富贵告状,那可就完了!

“小坏蛋,没想到你人小鬼大,居然还喜欢这样的调调。”可是出乎李二狗的意料,丁腊梅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红着小脸儿,一脸媚笑地扭头白了李二狗一眼,那眼里的劲儿看的李二狗自己都害怕。

李二狗心中暗想,难不成刚才那一下反而让丁腊梅很是喜欢?!

“好啦,二狗,时间不多,快点儿吧。”丁腊梅见李二狗又停下来了,再次催促了起来,刚才那一巴掌拍的她很有感觉,身体瞬间有了强烈的反应……

“嘿嘿,好嘞。”

李二狗也有些忍不住了,仿佛要爆炸了似的,掰开丁腊梅……

“啊……要死了,上天了……”

……

瞧见丁腊梅这幅模样,李二狗更加的卖力一般,特别是听到丁腊梅让自己轻点儿,他就越是用力。

“不行了,小冤家,不行了……”

很快丁腊梅便彻底的沦陷了,她本以为自己可以承受得住,但却还是发现自己根本吃不消,此刻她才真正的体会到了啥叫痛并快乐着……

忽然,李二狗只觉得腰间一酸。

正快要达到天堂的丁腊梅发现李二狗忽然停止了,满是疑惑地问道:“小冤家,别勾婶儿胃口了,快点儿来!”

李二狗心中焦急,可越是心急,他就越发的没办法抬头,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满头大汗地说道:“婶儿,我……我没力气了。”

听到这话,丁腊梅立刻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李二狗,你这拿老娘开心呢,我这才刚要到头呢,你就说你不行?”

李二狗一听,顿时不高兴了,皱眉说道:“腊梅婶儿,谁不行了?刚才不还搞得你嗷嗷叫么,我这可能是太累了,要不你来试试?”

 

丁腊梅一听,没由来的脸一红,她没想到李二狗这个臭小子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她这么大年纪还没有吃过童子鸡,被李二狗这么一说,还真的有些心痒痒了起来,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下,说道:“好,那我帮你,要是你还不行,老娘跟你没完!”

李二狗也不过是在小书里头听过这事儿,特别是想到村里的文书李富贵的媳妇现在要用这样帮自己,他这心里头别提有多高兴了。

特别是想到丁腊梅这婆娘以后可能会跟李富贵亲嘴儿,他这等于是变相的埋汰了李富贵,这心里头就越发的激动不已。

“嘶,婶儿,你弄得可真舒服!”

李二狗只觉得一阵温暖,忍不住闭上眼睛打了个哆嗦。

丁腊梅听李二狗这么说,忍不住腊梅更红了几分,不过却也没有说话,更加卖力了起来……

“我说二狗子,你这臭小子到底还行不行啊?我这都累了,你咋的还没有反应啊?!”丁腊梅看着李二狗焉啦吧唧的模样,忍不住脸色不好了起来。

这都弄了这么久了,要是不行,那可就膈应人了!

一直闭着眼睛享受的李二狗睁开眼,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摸了摸脑袋,心想,“这不能啊,之前和秀芬婶儿在山上水潭边上的时候还来劲的很啊,咋现在这么舒服也没有反应呢?”

“婶儿,你别着急,你再帮我弄弄,兴许等下就好了呢。”李二狗心里也有些着急了起来。

开玩笑,男人这辈子如果没办法跟婆娘搞事儿,那活着还有啥滋味啊?!

丁腊梅一听,立刻柳眉一横,站了起来,没好气地说道:“资本不错,没想到是个没用的东西,白白扫了老娘的性致!”

“婶儿,你可别乱说话,谁不行了呢?”李二狗听丁腊梅说自己不行,也立刻来了脾气,“你家李富贵才不行呢!”

丁腊梅瞧见李二狗有些恼羞成怒,嗤鼻一笑,不屑地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要是行,那你硬气点给老娘看看啊?没用的东西,赶紧起开,看着碍眼闹心!”

李二狗没想到丁腊梅这婆娘居然翻脸比翻书还快,心里那叫一个气啊。

“丁腊梅,你……你胡说八道,看狗爷我不搞死你这臭婆娘……”

“腊梅,开门,你这大白天的把院子的门给关上干啥?”正当李二狗要和丁腊梅发急的时候,李富贵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一听到这话,李二狗也顿时焉了,心里有些发慌,虽然还没有发生最后一步,但是他和丁腊梅之间的事情要是被李富贵知道了的话,那李富贵一准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丁腊梅倒是没有太过紧张,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自己摘下的小衣,有些鄙夷地看了一眼慌张的李二狗说道:“瞧你这出息,你别害怕,按照我说的去做,一准没事儿。还有,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要是你敢说出去,老娘有的是办法治你。”

李二狗闻言,心想,你就算是让我说我也不敢说啊,这李富贵知道了,那还不得要了我的狗命啊!

“成,那婶儿你也不能去外面瞎说我不行。”李二狗生怕丁腊梅这婆娘嘴上没个把门的,到外面瞎说。

丁腊梅嗤鼻冷笑,“放心吧,你这么个软蛋有啥可说的。”说完,整理好衣衫的丁腊梅让李二狗去灶台后面去加柴烧火,她则跑到外面去给李富贵开门去了。

躲在灶台后面烧火的李二狗也感觉不到热了,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生怕丁腊梅那婆娘说错话。

“臭娘们,这大白天的你关门干啥?是不是背着老子偷汉子呢?”李富贵的声音响起,吓得李二狗冷汗直流,开始有些坐不住了。

“李富贵,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以为老娘跟你一样么?你自己偷女人居然还反打一耙,今天你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老娘跟你没完!”

丁腊梅说完,便听到李富贵一阵嗷嗷直叫,一个劲儿的认错道歉,这才让李二狗松了口气。

“李二狗?”李富贵很快也来到了厨房,瞧见李二狗在厨房灶台后面烧火,忍不住眉头一皱,油光满面的脸上那双小眼睛一紧,怒道:“腊梅,这小子在这里干啥?该不会你和这小子干了啥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李富贵,你这个造孽的东西,二狗子才多大啊?老娘能跟他干啥?”李二狗心里紧张的要命,丁腊梅倒是淡定的紧,对着李富贵又打又骂,“人家二狗子送西瓜给咱家,这大热的天我不怕热不想去烧火,你倒好,居然还怀疑起咱两来了,你这个死没良心的,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听完这些话,李富贵这才尴尬一笑,抓住丁腊梅的手,挤眉弄眼地说道:“你这干啥呢?我好歹是文书,你再外人面前多少给我点儿面子不是?”

“你这样诬陷老娘还怪老娘没给你面子了?”丁腊梅没好气地白了李富贵,也不再闹腾。

李富贵轻咳一声,看了一旁小心翼翼地李二狗,打起了官腔,说道:“二狗子,你表现的很不错,回头让你婶子做几个好菜,晚上就在我家吃饭吧。”

“叔,我小妈还等着我去地里看西瓜,那啥,叔、婶儿,我就先走了。”

李二狗边说话边往外面跑,他做了亏心事,心里有些慌,哪里敢在李富贵家多逗留啊!

跑出了李富贵家,李二狗直接朝自家的瓜棚里跑去,要是被自己小妈发现自己没在瓜地里,到时候又少不得挨一顿批,特别是想到自己将小妈用的那玩意儿给弄坏了,心里又忍不住一阵闹腾,这一天天的没有一件顺心的事情。

不过李二狗很快便陷入到了疑惑之中,特别是想到之前和丁腊梅之间的事情,自己这确实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啊,这到底是咋回事儿?

想着这以后若是不能用了,那他想都不敢想。

“算了,先小睡一会儿,晚上去秀芬婶儿家,看看跟秀芬婶儿一起能不能有反应…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