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性 > > 正文

边吸奶边扎下面很爽/小嫩女直喷白浆(10P)

2019-08-10 20:19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我的儿子呀,我说你果然是个穷鬼命啊!这么久了竟然才花一百万?给你钱都不会花吗?”财神爷痛心疾首地道。

 

至于张涛花的其余一万五千多,这种小钱老头儿直接就无视了。

 

张涛懵了,他一口气花了一百万,财神爷还觉得少了?

 

什么叫这么久了?

这才过去不到两个小时啊!

 

“你加把劲儿啊!你记住你干爹在人间的身份叫做‘财申’,有事可联系财家。”

 

张涛只听过华夏马运、马画藤、王剑霖,没听过华夏富豪榜上有财申这号人物啊!

 

张涛觉得这不对劲啊,哪怕是财神爷也不至于发了疯想让人花钱吧?

 

“额……你干爹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逛逛人间,谁知道走哪哪发财?这几年在人间累计了太多财富,被玉帝老贼发现了……”财神爷干笑着发来语音。

 

所以现在东窗事发,财神爷赶着去补救?

 

“乖儿子呀,干爹就给你三个月时间,花光这一个亿,要不我只能去找别的穷鬼帮我了。”

 

张涛听到这话脸都绿了,这可不行。他赶忙保证道:“干爹,我一定完成任务!”

 

“那就好,你帮我花钱散财也挺辛苦。你花到一定数量,干爹随机送你点小礼物吧。”财神爷痛心疾首地吼道:“儿子,加把劲啊!”

 

花钱还辛苦,他喜欢这样的辛苦!

 

张涛听到自己肚子咕咕叫起来,立刻就朝对面商场跑去了。

 

因为太饿就随便进了一家商场饭店,点了几个菜就狼吞虎咽得吃了起来。

 

他快两天没吃饭了,现在看见草都能吃!

 

此时正值下午,来商场吃饭的人很多。一群人鄙视地看着张涛,这小子几百年没吃过饭了吧?

 

张涛对此置之不理,低头继续大快朵颐起来。

 

一旁一个从洗手间出来的少女看到那男生犹如饿死鬼投胎在吃饭,几乎要把盘子舔干净,那油水差点甩到她的身上。

 

少女气结:“你……”

 

张涛抬起头,打了一个饱嗝,有些懵地道:“啊?你干嘛?”

 

少女脸上瞬间浮现出嫌恶的表情,她狠狠瞪了一眼,吓得快步跑了出去和室友相聚。

 

“烟雨,你那继妹没事就好。”商场内,几个年轻女孩聚在一起。

 

季烟雨把钱还给几个室友,道:“这些钱都还给你们,谢谢你们。”

 

一个戴着圆圆眼镜,掩饰不住俏皮的少女问道:“烟雨,这里面最主要还是颜颜给的一万比较多,我们给的都是小钱。对了,你怎么又不缺钱了?”

 

昨天季烟雨在她们寝室借钱,大家凑了凑,还是苏颜借的最多,其余的几人也借了点生活费出来。只是今天苏颜好像有事,没有一起来。

 

季烟雨有些含糊地道:“没什么,她哥哥突然中了彩票,刚好付了那医药费。”

 

眼镜少女赵萌眼睛一亮,又听到季烟雨说没剩几个钱了,顿时暗淡了下来。

 

既然没剩下几个钱,那就没必要问对方的微信了,依旧是个穷屌丝。

 

赵萌几人买了点奶茶,一人一杯喝起来。

 

赵萌一边走一边夸张地道:“这年头怎么什么人品的人都能够中奖啊?我刚才还看到了一个穷小子,我的苍天啊,我差点以为他要把盘子吃了!明明就是几十块钱的小炒,我看他那样子,还以为他吃的是几千块的日料!”

 

一群少女捧着奶茶笑了起来。

 

“既然你继妹钱也凑够了,那么就别太担心了。我们去那边看看衣服,放松放松心情。没钱……咱们试穿不也行?”赵萌提议道。

 

季烟雨有些想拒绝,赵萌和几个室友拉着她,偏要去。

 

她们打打闹闹正要进去,季烟雨瞬间撞上一个才走出来的男人,手里的奶茶霎时泼到了男人的衣服上……

 

“靠!你们几个小娘们,敢泼我?”男人破口大骂。

 

几个少女大惊,季烟雨连忙道:“对不起先生,我这里有纸巾您擦擦……”

 

男人目光猥琐地看着季烟雨那张绝美的脸,却道:“美女,用纸巾擦可不管用啊。”

 

赵萌吓得脸都白了,小声道:“那男人身上的衣服是Gucci的!好像……好像价值一万多啊!”

 

季烟雨听到这话,脸色也是一白。

 

一万多的衣服?

 

张涛吃饱饭出来,正巧看到这一幕……

 

第4章

 

 季烟雨虽然是学校的女神,可她家境普通,平时陈姨给她的生活费也不到两千块。

 

一听那衣服可能价值一万多,季烟雨也有些不淡定了。

 

“先生,不如我帮您送到店铺里洗洗?”季烟雨提议道。

 

那男人一下子伸出手抓住季烟雨白玉般的手腕,淫笑着道:“洗干净?哪有这么简单?小妞,要不你陪哥哥去吃顿晚饭算了结了?”

 

季烟雨气得脸都白了,呵斥道:“放开我!”

 

男人冷哼一声怒道:“你这小娘们,弄脏我的衣服就想这么轻松地跑了?老子告诉你,你这是在做梦!今天你不陪老子吃晚饭,那你就赔老子的这衣服。我这衣服也不贵,也就价值18888块,才买的!”

 

季烟雨听到这衣服竟然接近两万块,吓得花容失色。

 

哪怕她们现在所有人把钱凑在一起也没有那么多啊。

 

季烟雨厉声道:“你放松,不然我报警了。”

 

男人面带讥讽,嘲笑道:“弄坏人的衣服,赔钱是理所应当,你就是把警察叫来,也一样!老子今天告诉你,老子人送外号‘彪哥’!”

 

彪哥?

 

商场周围的客人吓得赶紧退后一步,刚才还想帮忙报警的路人小心把手机收了起来。

 

江州市并不大,在这里多混一段日子都知道彪哥是谁,可不是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能够招惹的人。

 

赵萌吓得快哭了,她忍不住小声道:“要不然去吃一顿饭?”

 

彪哥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他伸手那犹如猪蹄的手朝季烟雨俏脸靠近道:“还是你这朋友识大体,没钱还就陪老子吃顿饭嘛。”

 

季烟雨吓得花容失色,正想躲开那只猪蹄手。

 

突然间,一只手伸了出来稳稳地握住彪哥的手。

 

是张涛!

 

季烟雨怎么都没想到出来帮忙的人竟然是张涛,却又不自觉朝张涛的身后躲。

 

“你小子又是谁?”彪哥呸了一口口水,怒气冲冲地道。

 

张涛看着彪哥道:“赔钱?”

 

彪哥上下打量着张涛的衣着,看起来像个学生,却穿着快递服。这种穷屌丝也敢在他面前装逼?

 

彪哥狂笑起来,笑得那肥猪一样的肚子在不断抖动,“对,老子这衣服18888,你他妈送三个月快递都买不起!你小子还想英雄救美替这妞赔钱?”

 

赵萌捂着嘴惊声尖叫出来:“是刚才那个差点连盘子都吃了的小子。”

 

一群室友听到这话,顿时失望了起来。

 

她们还以为运气这么好,遇见了什么富二代出来救场呢,原来是个穷逼快递员……

 

赵萌气得叫道:“你谁啊?少来这里捣乱!”

 

张涛挡在季烟雨前面,无视掉赵萌继续道:“支付宝转账,当我买了你这衣服。”

 

彪哥一懵,这个小子还真有钱买?

 

彪哥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道:“好啊,老子就当你原价买了!”

 

掏出手机,张涛果断地扫了一万八千八十八过去。

 

赵萌几人当场看呆了,这到底是谁啊?没见过花钱这么大手大脚的。

 

彪哥顿时乐了,他今天运气不错啊,竟然遇见了一个冤大头,凭白捡了近两万块!

 

这衣服等会儿送干洗店还能洗洗再穿。

 

彪哥咧嘴笑笑,警告道:“下次别再撞到老子,老子今天就放过你们了。”

 

彪哥说着喜滋滋地就要走,周围的人看得一阵唏嘘。

 

那傻小子这是被讹了啊,那近两万块让那小子心里很滴血吧?

 

彪哥才走出几步,张涛突然走上前拦住他。

 

彪哥一怔,不由道:“小子,老子都放过你一马了,你还想怎么样?”

 

张涛咧嘴一笑,意味深长地看着彪哥身上的虎纹T恤,幽幽地道:“这衣服是我从你手里买的。脱了。”

 

脱……

 

脱了?

 

围观群众当场懵逼,这小子疯了?

 

张涛讥笑道:“彪哥,这不是你亲口说的吗?把这衣服卖给我。东西不给我就走,哪有这种道理?”

 

“你——你他妈再说一遍?”彪哥气得不轻,他竟然要他把衣服脱了?

 

张涛打量着他身上的虎纹T恤,脸上闪过一丝鄙夷道:“这衣服品味太差了,我不喜欢。”

 

正说着,张涛就拿出做快递员随身携带的小剪刀,一把拉过那T恤。

 

“咔嚓”几声,那T恤瞬间就被剪开,露出彪哥圆滚滚的啤酒肚子……

 

一块块碎布落在地上……

 

疯了!

 

这个小子疯了!

 

那衣服可是价值一万八千八啊,他说剪就剪了?他这哪里是剪的衣服?明明剪的就是人民币!

 

别说他们那些围观群众了,就连彪哥都会肉痛!

 

没见过这么不把钱当钱的家伙。

 

一旁围观的一些女人看着那赤裸出来的上身,尖叫了起来。

 

“你他妈敢剪老子的衣服……”彪哥大怒地嘶吼道。

 

张涛摊了摊手,朝傻了的彪哥笑着纠正道:“你说错了,是我的衣服。我应该有剪掉自己衣服的权力吧?”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几个安保人员这才姗姗来迟。

 

其中一个领头的安保人员皱眉地看着彪哥,道:“这位先生,我们商场不允许您这样的着装暴露者,请您立刻出去。”

 

彪哥气结,想到自己今天没带小弟出来。而且这商场背后的人他更是得罪不起。

 

他狠狠一瞪张涛,恐吓道:“小子,你很好,老子把你记住了。”

 

彪哥满带一身怒气,露着圆鼓鼓的啤酒肚走了。

 

张涛把小剪刀收起来,转过头看着脸色不好的季烟雨道:“你没事吧?”

 

季烟雨看着张涛眼神有些复杂,点头道:“多谢,没事了。”

 

一个名叫陈萱萱的室友,一脸可惜地看着那满地的碎布道:“虽然的确不怎么好看,可是把那衣服要下来洗干净,放在二手咸鱼上卖,也能卖个一万块回回本了。”

 

张涛淡淡道:“不缺那点钱,太麻烦了。”

 

赵萌听到这话,顿时眼睛放光,她挤了过来,嗓音温柔地道:“哥哥,你刚才好man哦!谢谢你救了我们所有人,萌萌崇拜你!你有没有微信呢?我们加一个?”

 

赵萌死死地看着张涛,心里已经认定这人是富二代,专门出来体验生活送快递的。电视上不是经常这么演吗?

 

要不然怎么会突然帮忙呢?那可是近两万块,普通人哪里会不心疼?

 

如果她能够钓上这样的富二代男友,她未来的日子就好过了!

 

赵萌心里瞬间激动起来,她的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张涛笑了笑没把赵萌的话放在心上,却是冲季烟雨道:“就当我谢谢你替我妹妹花那么多心思吧。我还要去送快递就不聊了。”

 

张涛说着挥了挥手离开了。

 

几个室友懵逼地互相对视着,这是什么意思?

 

季烟雨垂下头,道:“他就是我说的继妹的亲哥哥。”

 

赵萌顿时失望地耷拉下肩膀,问道:“所以他不是富二代?而是中了彩票的那个啊?”

 

中了彩票,那最多是暴发户,和富二代有天差地别的距离。

 

再说了,刚才季烟雨不是说那小子把一百万都缴费到了医院给妹妹治病吗?

 

他手里估计没剩几个钱了。

 

赵萌吐出一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幸好她没有加张涛的微信啊,不然他要是以为她喜欢他,以后缠着她怎么办?

 

她的目标是未来嫁入豪门,张涛这样送快递的,她是不可能看得上的。

 

季烟雨没了心情,道:“算了,我们回去吧。”

 

季烟雨走出商场,看到张涛回医院门口去了。

 

她的心情很复杂,如果今天不是张涛帮忙,她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脱身了吧?

 

过几天亲自感谢他一下,不欠他这个人情。

 

张涛一边走,一边心里肉痛。

 

刚才给妹妹花钱治病,他义不容辞。别说一百万,就是两百万,三百万他也眉头不皱。

 

可刚才剪了近两万块的衣服,张涛有些肉疼。他这辈子都没有穿过那么贵的衣裳。

 

张涛感叹着,以后自己要多多适应啊!

 

张涛正想着,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人尖锐的吼声:“张涛,我看你是不想干了!让你他妈送快递,你送到哪里去了?赶紧给老子滚回来!我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不回来这个月的工钱你就不用要了,直接滚蛋吧。”

 

张涛还想应承了一声,结果那边就挂了电话,朝医院门口走去,顿时懵了。

 

他停在门口的电瓶车里的……快递没了。

 

门口的大爷道:“小伙子,刚才走出来几个小流氓把你的那些快递都拿走了。哎,你停在这里又没给停车费,没人给你看的。可不能怪我。”

 

大爷话音刚落,张涛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张涛,你行啊,竟然把老子表姐给害了。老子倒要看看你这小比崽子怎么赔那么多快递!”周勇坏坏的笑声通过无线电传了过来。

 

周勇也不清楚具体怎么了,就接到了表姐的电话,哭着把他骂了一顿,说他把她害了,不仅要记过连准备了一年的先进都评不了了。

 

他不收拾一下张涛一下,这小子还真的要狂起来!

 

张涛面色微冷,原来是周勇这小子干的。

 

第5章

 

 张涛兼职的快递公司并不大,并不是那些耳熟能详的各种X通,而是本地一个的闪电送快递,专门送同城的快递。

 

张涛走进店铺内,还未看到人就听到孙老板劈头盖脸地骂过来:“张涛你小子要死了?这么晚才回来?”

 

“老板,人家张涛可是大学生,娇贵一些正常啊。又不是我们这些做苦力的。”角落里一个正在捡快递的陈壮酸里酸气地道。

 

这话简直就火上浇油,孙老板沉下脸来,讥讽地道:“大学生怎么了?有点学历了不起?没钱还不是照样给老子打工?”

 

张涛之前来这里兼职,其实孙老板对他还是不错的。结果前段时间,陈壮在孙老板面前胡说八道,说张涛在背地里骂老板是傻逼是秃顶,还说得煞有其事。

 

从此张涛就被孙老板呼来喝去,怎么看都觉得张涛不顺眼。

 

角落里一个年轻快递员道:“陈壮,都是一起送快递的同事,你少说点。”

 

陈壮冷哼了一声,低头继续捡快件。

 

孙老板瞥了一眼那电瓶车上的空车筐,道:“你送完了?我刚才怎么还接到了客户催促的电话?”

 

张涛只好道:“那个……车里的快递被人拿走了……”

 

孙老板眼珠子瞪大,随即破口大骂起来,口水都要喷到张涛的脸上了:“张涛,你脑子装的是豆渣吗?你把快递弄丢了?你来赔吗?”

 

陈壮有些幸灾乐祸,道:“大学生这么厉害啊?把快递都送没了?”

 

张涛正要提出赔偿的事情,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走了进来,不耐烦地道:“你们快递怎么回事?等了一下午还不送?老子大哥着急了,让我过来领。”

 

陈壮努了努嘴,幸灾乐祸地道:“喏,你快递被这小子送丢了。”

 

红毛青年一愣,随即大怒起来,“你小子想死是不是?我们的快递你都敢送丢?赔……赔钱!”

 

红毛青年眼珠子一转,往椅子上大摇大摆地一坐,道:“没五千块钱,这事儿解决不了!”

 

五千块!

 

孙老板立刻把张涛往那红毛青年面前一推,道:“是这个小子送的,您找这小子赔。”

 

角落里的年轻快递员忍不住道:“孙老板,张涛这两个月兼职不也有三四千块的工资吗?要不你不给他发工资了,帮他赔了吧?”

 

说话的快递员叫李二柱,听说是从农村来江州市打工的人。

 

孙老板还没开口,陈壮立刻站起身,厉声道:“李二柱,你话可说得真是轻松!张涛这小子都把快递送掉了,他还拿工钱?他做梦吧?”

 

孙老板立刻冷笑道:“张涛,本来我听说你妹妹病了需要钱,今天准备给你结账的,今天你把快递弄丢了。这四千块你也别想要了!赔了这位客人的钱,给老子立刻滚蛋。”

 

孙老板隐忍不住笑意了,因为这些快递是有买保险的,他可赔不了多少,还能够省下张涛的工资!

 

红毛青年有些不耐烦起来,他道:“老子不管你们怎么样,反正赔钱!否则老子叫我的兄弟过来!仔细你们的皮!”

 

张涛道:“我这几天就把快递给你找回来,你看成吗?”

 

红毛青年破口大骂道:“你他妈再说一遍?给老子赔钱,现在就要!”

 

李二柱从电脑那里走了过来,忍不住道:“这位客人,你的包裹里好像是一些面粉,顶多价值一百块……”

 

红毛青年扬手就是一耳光挥在李二柱的脸上,“老子的大哥是钢炮!一百块?你他妈打发叫花子?五千!没五千今天休想解决这件事。”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