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性 > > 正文

电梯里啊额嗯嗯不要/描写男人进去的文字

2019-08-10 20:19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我心里急啊,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难道我老苏这辈子的名声就彻底毁坏在这里了?

    

     我连忙追上去一看,董美玲拉着苏芸霞,问她:“小妹妹你告诉我,那个老混蛋是不是对你下手了?”

    

     “什么叫下手?”

    

     苏芸霞咬着手指,傻傻的看着董美玲。

    

     董美玲眉头微皱,这姑娘怎么看起来有点傻傻的?

    

     “就是.......他是不是摸你的胸口了?”董美玲斟酌了一下说。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完了!

    

     苏芸霞这傻姑娘,别人问什么她都会说,去路边买菜她都能把钱包里的钱都送给别人,董美玲一问,还不是全都露了馅儿?

    

     “摸了。”苏芸霞十分肯定的点头。

    

     我的脸上一白,牙齿都在打颤。

    

     啪!

    

     我还在发愣,董美玲的巴掌就又打了过来。

    

     这一巴掌打得狠,把我无名的怒火给打了起来。

    

     我许宏虽然是个窝囊废,但是你凭什么就这么无视我的尊严?

    

     脱了那身工作服,我和你董美玲也都是普通人,大不了辞职!

    

     我恨恨的看着董美玲,捏紧了拳头。

    

     “小宏叔叔!”

    

     苏芸霞这傻孩子看董美玲扇了我一巴掌,她赶紧跳下床,跑到我身边摸着我的脸,哭着脸说:“小宏叔叔,这个凶巴巴的女人为什么要打你啊?”

    

     “傻孩子,离他远点!他是臭流氓,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报警救你。”董美玲无比厌恶的瞪着我,把苏芸霞拉到了她的身边。

    

     董美玲太高了,一米八,跟我一般齐。她把身高一米六八的小芸芸拉到身边,一大一小两个美女靠在一起,简直是无比的养眼。

    

     我看的有点发愣,董美玲就更加厌恶我了。

    

     我指着董美玲怒斥道:“你干什么?我做什么了我?”

    

     “你猥亵儿童!”

    

     董美玲坚定的鄙视我。

    

     我差点想把自己掐死,自己忍不住,就是今天晚上借着狂劲儿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一次,怎么就遇上董美玲了呢?

    

     “阿姨,猥亵是什么意思啊?”

    

     傻姑娘居然还去问猥亵是什么意思。

    

     董美玲横了我一眼,扭头性感的撩了一下头发,对苏芸霞说:“就是他摸你的胸口!傻姑娘,记住以后绝对不要让别人摸你的胸口。这是犯法,你去报警,让警察把坏人都抓起来。”

    

     苏芸霞傻傻的咬着手指,说:“原来给胸口抹药就是猥亵啊。那打针算不算猥亵?哦也,以后医生给我打针,我就报警,让警察把医生全都抓进去!这样就没有人给我打针啦。”

    

     看着原地又蹦又跳的小姑娘,我与董美玲同时的傻眼了。

    

     我本来以为,这傻姑娘要把我给你害死,谁知道她居然会这么说。

    

     “小芸芸,你为什么这么说?”董美玲脸上闪过一丝明显的尴尬,我估计这高冷的女人也意识到冤枉我了。

    

     苏芸霞点头说:“芸芸太傻啦,不小心把牛奶弄洒在身上了,我喊着好疼啊,小宏叔叔就给我摸上了白白的药。但还是好不舒服。”

    

     董美玲傻愣了几下,才怒气冲冲的冷着脸问我:“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顿时更生气了。

    

     这女人,自己做错了事情居然还反过来倒打一耙,问我为什么不早说?

    

     我怒道:“我倒是想说,但是你给我机会了吗?况且,我就是说了,你信吗?你怕不是急着把我送到警察局里面当场枪毙吧。自以为是的女人。”

    

     “你说谁自以为是?”董美玲咬着牙怒视着我。

    

     美人嗔怒,倒是有几分可爱的风情。

    

     可这坏女人一进来就看到嫌疑犯似的看着我,还扇了我两巴掌,这我怎么可能忍?

    

     我指着董美玲怒道:“就是你,你自以为是!”

    

     “叔叔阿姨别吵啦。我们来玩过家家好不好?”

    

     我们两个人吵吵闹闹的,小芸芸却急得快哭了。小跑到玩具箱旁边,取出过家家的道具,走过来把妈妈给董美玲,把爸爸给我,然后坐在地毯上说:“阿姨是妈妈,小宏叔叔是爸爸,我就是乖乖闺女啦。”

    

     看着傻乎乎的苏芸霞,董美玲忽然对我说:“跟我出来说话。”

    

     “呜呜呜,阿姨不喜欢芸芸吗?”苏芸霞可怜巴巴的看着董美玲。

    

     董美玲估计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她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阿姨当然喜欢芸芸啦,但是阿姨还有事情和小宏叔叔说,能不能给阿姨一点时间呢?”

    

     “好。”芸芸马上乖得像条小狗一样,蹲在地上玩着手里面的玩具。

    

     董美玲走过来拉着我的胳膊往外走。

    

     我一个人还有点生气,这女人的脾气就不能改一改吗?

    

     但是走了两步,我才发现,这是送福利啊。

    

     她的胸口不小,而且相当挺翘,可能是BRA的功劳,但摩擦之间,软肉香嫩还是让我浮想联翩。

    

     把我拉到门口,董美玲说:“你家芸芸怎么回事?都这么大了,还玩过家家?你平常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董美玲看着我,那眼神,就跟看一坨垃圾似的。

    

     这让我还是很不高兴,我呛了她一声,说:

    

     “首先,芸芸不是我的孩子,是我一个刚刚死去的朋友的。其次,芸芸没法上学,她.......芸芸有智力障碍。数数只能数到十。这样的孩子怎么教育?我能让她每天都开心的过日子就很心力交瘁了。”

    

     “什么.....”董美玲看起来有点伤心。

    

     我也忍不住的想扇自己一巴掌。死去的朋友把唯一的孩子托付给自己,我怎么就忽然想干那么狼心狗肺的事情呢?

    

     正在我们两个人都有点伤心的时候,忽然一个男人跑了上来。

    

     他一见我,直接一拳头打过来,怒道:“妈的,狗杂种!”

    

平白无故的,我可不想再多挨一拳头。

    

     被董美玲这女人扇两个耳光也就算了,毕竟也是我自己心虚,做了狼心狗肺的事情。

    

     可你一个大男人,跑过来打我,我还能让着你不成?

    

     我后退一步,连忙避开他的拳头,看这人脚步虚浮,我连忙一脚踢在他的膝盖上,让这家伙摔在地上,正好地上是台阶,门牙磕掉了半截。

    

     从他出现开始,董美玲不知为何,表情就变得非常冷淡。

    

     是那种彻底的漠视,与对我时的高冷完全不同。这女人我隔几天也见一次,但还是第一次见她露出这么冷漠的情绪。

    

     不过也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冷漠与高冷,好像也没有太大差别。

    

     但我心里面就是觉得,董美玲对我和对这个男人是不一样的。这让我自卑的自尊心得到了安慰。

    

     “妈的,你这个狗比,你居然敢偷我女人?!”这男人爬起来,长得都还算是斯文,看起来有三十四五,应该是哪里的事业单位人员,他怒视着我,仿佛我跟他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似的。

    

     我无语的怒斥:“放你娘的狗屁,我什么时候偷你的女人了?我他吗自从十四年前闪婚闪离之后,就再没谈过对象!更别说偷人了。”

    

     嘴上说着,我却在看董美玲的反应。

    

     也不知为何,当我说我只在十四年前结过婚,还是闪婚闪离后,我感觉董美玲对我的态度似乎有了一些微妙的改变。

    

     我也不知道这股改变有何影响,反正,我就是想在董美玲面前证明自己。

    

     哪怕是自我卖丑。

    

     这男人爬了起来,摸到自己门牙磕断了半截,更是怒气非凡,他跳脚的冲我怒骂:“草你妈的,没偷女人,你跟我老婆站在门口干什么?看星星不成?”

    

     他老婆?

    

     我看了看着男人,再看看董美玲,一股无名的自卑侵占了我的心。

    

     这男人长得不错,穿着考究,董美玲更是招待所宾馆最漂亮的女人,而且听说她叔叔很有势力。

    

     我呢?

    

     陈宏,普通的宾馆文职,穿着穷酸,长得还行,但气质也就那样。家里穷的揭不开锅,跟天仙似的董美玲相比,我就是那山村里爬出来的土狗。

    

     我有点儿磕磕巴巴的说:“那......那你们夫妻继续聊,我先回去了。”

    

     我有点卑微的样子,被这男人看了个正着。他扬起下巴,冷笑着说:“哼,胆小鬼。”

    

     “别走。”

    

     董美玲出人意料的拉住了我的胳膊。

    

     她淡淡的看着这男人,说:“方志刚,咱们两个人已经离婚了,麻烦你以后不要过来sao扰我。我跟谁说话,聊天,哪怕是吃饭开房,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请你现在就离开我家门口,不然我报警了。”

    

     “你!”

    

     听到开房,这个叫方志刚的男人顿时气得面红耳赤,他怒视着我,冷笑说:“这个小白脸穷酸,算什么?一身衣服不到一百块,就这?你就喜欢这种?”

    

     我看着方志刚,心里窝的火气让我真想一拳头把这家伙打飞出去。

    

     但是看他身上几万块的高档西服,我怕。

    

     我怕出了事情,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董美玲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她拍了拍我的胳膊,说:“没事。”

    

方志刚,我董美玲看得起谁跟你无关。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绝对看不起你方志刚。”董美玲冷笑道:“都三十六岁了,还跟个小孩儿似的,你爹六月份就要内退了,还在外面招摇惹事,方志刚,你就不怕你爹一退,有人报复你吗?”

    

     我心里一阵惊讶。

    

     方志刚家里难道是官二代?

    

     一提起他爹要内退,方志刚自从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跳起来尖声历喝:“你就是因为这个离婚的,是吧?董美玲,你个趋炎附势的小人,你有本事,你找个官比我爹还大的人啊。”

    

     “懒得跟你说。我报警了。”

    

     董美玲不想再提,她摸起手机,就准备报警。

    

     方志刚看这事儿无可奈何,他就怒瞪了我一眼,恶声道:“你装什么牛逼,我记住你了。这半颗牙的仇,我会去找你的。”

    

     说完,方志刚就回头走了。

    

     董美玲看人走了,收起手机淡淡的说:“真是无聊。”

    

     我看着她的脸,大胆的说:“他是你前夫?”

    

     “嗯。”

    

     董美玲回头,直接进了我的屋子,我连忙追上去,却看到董美玲拉着苏芸霞的手,柔声说:“芸芸,今天晚上到阿姨那里睡觉好不好?”

    

     苏芸霞这傻姑娘,看看董美玲,再看看我,犹豫不决的样子让我有点欣慰。

    

     好在这几个月没白养。

    

     看得出来,董美玲很喜欢芸芸。我这几个月为了照顾芸芸,每天晚上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所以我说:“去吧,阿姨多喜欢你呢。”

    

     苏芸霞这才点头。

    

     我把苏芸霞的衣服、喜欢的玩具和奶壶收拾了一下,分门别类放在袋子里递给了董美玲。

    

     董美玲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她问我:“你多大了?”

    

     我皱皱眉头,随口说:“快四十了。”

    

     “快四十,是三十几?这么大一个人,连数字都不会说吗?”董美玲随口嘲讽。

    

     我心头一阵火气。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就是一个自傲的女人,跟那高冷的女神似的。

    

     我没好气的说:“三十六岁半。”

    

     “哦。”

    

     问完了年龄,董美玲偏偏又没反应了。

    

     这把我气得,真想掐着她的脸,好好蹂躏一番。

    

     董美玲把苏芸霞领回了家,没跟我说一句话。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反正我很不爽。

    

     心里面有些怅然若失。

    

     有人曾经说过,什么是女神?

    

     女神就是你得不到的女人。但她偏偏就躺在别的男人身下挨艹。

    

     我嘲讽的喝了罐啤酒,骂自己:“陈宏,我看你就是个舔狗,你管人家过的怎么样,先想好自己吧。”

    

     晚上躺在没有苏芸霞的床上,我反而有点睡不着了。

    

     模模糊糊的睡着之后,忽然感觉好像有人摸上了我的床。

    

     依稀借着月光,我看到双目冒着寒光的方志刚站在床边,手握一把尖刀,猛然向我刺来.......

别杀我!”

    

     软件冒着寒光的利刃就要刺在我脸上,我浑身冒汗的忽然惊醒。

    

     再看窗户外,已经是太阳都快照到pi股上了。

    

     我忽然想起来,今天好像是周四........

    

     妈的,把闹钟翻出来一看,都已经早上九点半了,我心中一凉,完蛋,迟到了。

    

     往常我都是早上六点半起的,可今天为什么就没听到闹钟响?

    

     我连忙跳下床,也顾不得只穿了个裤衩,就往外面跑。

    

     刚到客厅,我就看到董美玲跟个贵妇似的,坐在我昨天刚擦洗过的沙发上,悠闲自在的喝着茶。

    

     “你醒了?”董美玲淡淡的说,也不回头,好似什么事都跟他没关系一样。

    

     我再一看,苏芸霞这傻妞,正趴在她怀里酣睡正香呢。

    

     我一愣,连忙说:“我上班快迟到了,等会儿再谈。”

    

     说着,我就转头去卫生间。

    

     这时我看到卫生间的玻璃门,才意识到,我这会儿身上就一个裤衩。

    

     董美玲不出意外的回过头,看到我就一个裤衩后,她面色一冷,冷笑着说:“真是个流氓。”

    

     我恼怒的回头说:“我在我家里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这是我的自由。反倒是你,没有得到我的同意就进我家,才算是流氓呢。”

    

     董美玲眼中闪过一丝异彩,她笑着说:“你是第一个骂我流氓的人。”

    

     “啊?”

    

     我听董美玲这么说,心里突然闪过平常最喜欢看的兵王小说的情节。

    

     那些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名门贵妇,喜欢上屌丝一样的男主角,不都是因为男主角一开始就特立独行吗?

    

     难道.......难道我的春天要来啦?

    

     看我还在发愣,董美玲回过头优雅的抿了一口茶,说:“原本我想跟你们经理打个电话,帮你请假的。嗯,既然你喊我流氓,那我就流氓一下吧。不打了。”

    

     什么?

    

     我傻眼了。

    

     我那个泼妇经理姜桂兰,在整个招待所里都是出了名的霸道。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