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性 > > 正文

卫生间征服美妇,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我的极品女教师

2019-08-19 21:55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我真的是佩服死何嫣然淡然的表情,刚刚她可是才在一个男人身下翻云覆雨呢!现在竟然又对着刘峰撒起娇来了。

 

 

“怎么了?谁欺负我们家宝宝了?”

 

 

何嫣然一脸委屈,嘴里却将一盆的脏水泼到了我的身上,说我多么恶劣,简直都让她操碎了心。

 

 

害的她加了这么晚的班,根本没有办法正常下班。

 

 

我直接被气乐了,原本那碟视频我还打算永远的封藏,现在看来,我也不用我那么好心了!

 

 

刘峰眼神涣散的随着何嫣然臭骂了我几句,已经有些意动的看向何嫣然的动作。

 

 

应该是刚刚那个男人也没能满足的了何嫣然,这女人现在竟然还想要!

 

 

刘峰一边看着何嫣然换衣服的动作,一边说了一下,他明天要暂时离开几天,公司准备团建,他不可以缺席。

 

 

何嫣然依依不舍的答应了,只不过我猜她心里没准乐出了花呢!

 

 

我以为这戏差不多今天都到这里了,没成想何嫣然还真的是让我惊喜连连。

 

 

褪下身上端庄的连衣裙,何嫣然到衣柜里翻找了一圈,竟然拿出了一件护士服。

 

 

COS?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何嫣然已经换好衣服站在了我的身边,眼神里带着点点情欲和矜持,娇弱的站在刘峰的身边。

 

 

“先生,你……你不可以这样的,我……我是护士。”

 

 

咕咚——

 

 

我死死的盯着何嫣然,只感觉呼吸都要快窒息了,无论怎么咽口水,我都无发淡定,全身像是火烧了一样。

 

 

这个妖精!

 

 

刘峰更是猩红了眼睛,抓住何嫣然就按在了床上。

 

 

“我到要看看你这小护士往哪里逃,哥哥这就给你打上几针!”

 

 

我头皮发麻的看着小孔里激情澎湃的一幕,那方面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

 

 

何嫣然还在佯装用力的挣扎,身子扭动,两腿乱蹬,那副不甘不愿的样子刺激了我也刺激了刘峰。

 

 

屋子里娇喘连连,奢靡的气息通过那一个小孔直接飘到了我的口鼻里。

 

 

只可惜何嫣然虽然玩的刺激,奈何刘峰是一个废物,才鼓弄了没几下,就被刺激的很快缴了枪,一个人趴在床上喘粗气,任凭何嫣然怎么踹也没有反应。

 

 

“刘峰,你再弄我几下。”

 

 

何嫣然一边说着,纤细的手指就探到刘峰的胯间,摸到那软趴趴的东西之后,也是一脸的郁闷。

 

 

“宝贝,快睡吧,明天我还要早起出门呢!乖。”

 

 

何嫣然撅着嘴巴,一脸的不满意。

 

 

但她也知道这男人现在也交不出粮食,干脆拿着手机去了卫生间。

 

 

徒留刘峰一个人已经呼呼大睡了过去,我看着那手机,总感觉何嫣然是躲到卫生间和自己那个姘头聊天去了。

 

 

心里更是痒痒的厉害,又看了一眼碍眼的刘峰,好在这白痴明天就滚蛋了,我期待的看了眼对面紧闭的卫生间的门…

 

 

整个人倒在了床上,听着对面空寂的声音,也睡了过去。

 

 

一早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吵醒了何嫣然,也搞得我迷糊糊的,刘峰收拾了几件行李离开了,何嫣然将人送走,就直接去了厨房。

 

 

春梦了无痕——

 

 

我昨晚上连续一夜的输出,看着已经混乱不堪的内裤,也有些头疼,我刚想从小孔里离开,却看见何嫣然欣喜的走了出来。

 

 

“就这个吧!”

 

 

看着何嫣然手里的东西,那蠢蠢欲动的心又有些乱了。

 

 

难道是她想要自己解决?

我越想越肯定,浑身悸动,看着何嫣然手里的东西,搞得我心猿意马,脑子里全是一些不健康的东西。

 

 

何嫣然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个保险套罩住那玩意,晃晃悠悠的往下划去。

 

 

我额头上的细汗都冒了出来,那东西一点点的靠近,看得我心中难耐,恨不得将自己变成那东西。

 

 

“唔……”

 

 

似乎是不得法,何嫣然有些痛苦的哼了一声,又有些嫌弃的将东西仍在了床上。

 

 

“和网上说的有点不太一样!”

 

 

何嫣然有些气愤的从床上爬了下来,穿好衣服,看了一眼床边碍眼的垃圾袋直接从卧室走向了门口。

 

 

看见何嫣然收起东西突然出了门,我脑子一热也走了出去。

 

 

两扇门一前一后打开,何嫣然直接扭头看向了我。

 

 

“李贡,大早上你干什么去!”

 

 

为了避免尴尬,我就说了一句去晨练。

 

 

何嫣然冷着一张脸,直接从身侧拿出了一包垃圾丢给了我。

 

 

“给我扔到楼下去,再给我买3个小笼包和一杯豆浆上来,对了,我只喝九记那家的,别弄错了!去吧!”

 

 

何嫣然将手里的10元钱塞给我,说话的时候抬着头,态度恶劣,似乎让我做事,还是她给我的恩德。

 

 

玛德!

 

 

我心里一股无名火蹭的就冒了出来,这女人在我面前还真把自己当女王了。

 

 

我近乎无语的看着何嫣然,憋闷的差点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我可是免了你的检讨书,别得了便宜卖乖,快点去!”

 

 

奶奶的,还威胁我!

 

 

何嫣然看到我不动,还警告了我一声。

 

 

她可是掌握着我家长的电话还有我的所有成绩,而所有科目里,我英语是最烂的,可以说,150分的卷子,我基本上成绩全都没超过三分之一。

 

 

买!

 

 

我看了一眼垃圾袋里的半截黄瓜,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刚刚用力过大给折断的,将垃圾扔到了垃圾桶里,我就去了九记早餐店。

 

 

早餐收银的妹子还挺可爱,看到我还对着我腼腆的笑了一下。

 

 

这样的女人看起来就想要放家里好好呵护一下,而何嫣然……

 

 

呵!那女人我现在只想要好好的对着她冲刺一把。

 

 

“先生你好,总共8元,收您10元,找您2元钱,谢谢光临,下次再来哦。”

 

 

甜!

 

 

我刚刚听老板娘说着妮子叫小珠,人美声甜,软糯糯的美人坯子看得我心里直痒痒。

 

 

小珠看到我直白的眼神,脸上臊的通红,急忙低下头,慌乱的整理台前的零钱。

 

 

我会心的一笑,打算以后买早餐就去这家了。

 

 

咚咚咚!

 

 

何嫣然头发凌乱的给我打开门,脸色还带着清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抬了抬眼皮看着我,似乎在询斥我为什么还不离开。

 

 

“何老师,你的白馒头果然不错,我也买了几个呢!”

 

 

我摸了摸裤兜里的手机,胆子大了起来,眼神意味不明的看了何嫣然丰盈的饱满几眼,声音暗哑的说道。

 

 

“李贡,你可以…咦…我不是让你买的包子嘛!”

 

 

何嫣然眼神凌厉,教师的气势立刻释放了出来,对着我责问起来,话里话外将我贬低的一无是处。

 

 

“竟然连东西都买不好,你还有什么用!”

 

 

何嫣然厌恶的将馒头扔到垃圾桶里,大早上噎上几个白馒头,哪里吃得下去。

 

 

“没这个用,可是我有吊用啊,何老师,您要不要试试呢?”

 

 

我逼近何嫣然,眼神赤裸的看向高耸的丰盈,有些迷醉的说道。

 

 

“李贡!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你再说一遍!我看你是不想念了是吧!”

 

 

何嫣然碰的一拍桌子,愤怒的看向我,那凶煞的模样,恨不得把我活撕了一般。

 

 

我心里有一瞬间的打怵,毕竟被压迫惯了,到底是两个身份,一个老师一个学生,我本能的后腿了一步,在何嫣然轻蔑的眼神中又瞬间冷静了下来。

 

 

诈我?

 

 

这何嫣然装的还真像!

 

 

我眼神不屑的看了一眼,大步流星的走到门口将门推上,眼神炙热的走到何嫣然身边。

 

 

“李贡,现在还不给我出去,不然我就告诉你父母,告诉校长,我要开除你这个学渣、社会的败类你……”

 

 

“何老师,我这也都是被你给诱惑到了啊,昨晚的烈火青春好看嘛?”

 

 

我嗤笑了一声,眼神冷冽的看着何嫣然,心里真真的暗爽了一把。

 

 

而何嫣然直接整个人都傻了,思索了片刻,精致的小脸瞬间变得一片煞白。 

 文学

何嫣然这一刻是真的慌了,脚步凌乱的先一步把门关上,眼神瞪得溜圆。

 

 

胸口那又大又圆的丰盈,随着她起伏的胸口上上下下的颤抖,那曲线,看得我有些心猿意马。

 

 

不过我可没有忘记我此行的目的,眼神微微的眯起,等待着何嫣然的答复。

 

 

何嫣然似乎还没有从刚刚那句话的打击中走出来,眼神涣散的看着我,脸色一会红一会白。

 

 

这女人原来也有怕的时候啊!

 

 

我心里有些兴奋,从昨天下定决心的那一刻起,我就打算一雪前耻。

 

 

我不急,慢悠悠的走到了桌子旁边的椅子上。

 

 

不得不提,何嫣然穿的光鲜亮丽,可是她的家里确实凌乱的可以,桌面上还有一些开口的燕麦,奶粉,就那么乱七八糟的摆在桌子上。

 

 

而最为醒目的是她刚用剩下的东西。

 

 

这是刚刚那个女人从厨房里拿出来的那东西吧,用了一根,这些是打算等我走之后……

 

 

我心里一阵激荡,眼神不自觉的看向何嫣然紧闭的两腿之间。

 

 

这女人因为在家里,只穿了一个睡裙,窈窕白皙的长腿,略短的裙摆荧荧只能遮盖到大腿的根部,那莫测难进的桃花源让我的青筋一点点的在暴起。

 

 

不过何嫣然不愧是老师,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立马摆出了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轻蔑的看了我一眼。

 

 

“李贡,你污蔑老师,我看你恐怕是不想再念书了!而且,你认为你这么个学渣随便的几句话,无凭无据谁能相信你!就算是我做了什么又怎样!你道听途说的东西,还打算坑我一把不成!”

 

 

何嫣然清冷的嗤笑了一声,眼神都懒得去看我。

 

 

我心里暗暗发狠,其实我也知道,在学校我一事无成的样子让她早就把我看的扁扁的,只不过这一次,我看她见了棺材知不知道落泪!

 

 

“李贡,你立刻从我这里滚出去,要是被我知道你随便在我身上泼脏水,别怪老师向校长反应一下,直接把你开除掉!当然,如果你听话的话,那你依然还是老师的好学生。”

 

 

呵!

 

 

打一巴掌揉三揉?

 

 

我李贡还不是那种没脑袋的蠢蛋,以为凭这三两句话就能威慑到我?竟然还懂得站到道德的至高点去指责我,我真佩服何嫣然不要脸的精神。

 

 

我充耳不闻,手指轻轻的拨弄了几下手机的界面,一截女人娇颤嘤啼的低鸣就响彻在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里。

 

 

何嫣然脸色臊的通红,眼神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手指惊恐的指在我的胸前。

 

 

“李贡你——你……”

 

 

这下怕了?

 

 

看着何嫣然竟然支支吾吾的讲不出话来,我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

 

 

何嫣然双眼喷火的看着我,可是气焰明显不敢再对着我爆发出来。

 

 

“我亲爱的老师,你听这声音是不是特别的动听,光是听着我身子就不由自主的血脉喷张。”

 

 

我慢慢的靠近,声音暗哑的看着何嫣然娇红的脸颊。

 

 

“老师你怎么不说话呢?是声音太小听不到吗?要不然我帮你再调大一点呢?”

 

 

“不!不用!”

 

 

何嫣然脸色涨的通红,就连耳根和脖颈处也泛着红晕。

 

 

她的手指在身前有些纠结的拧在一起,羞恼又郁闷的杵在原地。

 

 

“那你想怎么样?只要你删除的话,我可以给你500块!你——你想要找女人的话,绝对够了!”

 

 

何嫣然眼神有些羞臊的看了一眼我腿间支起的帐篷,避重就轻的和我谈起了条件。

 

 

看着我不为所动的样子,何嫣然咬了咬粉嫩的下唇,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1000块!李贡你也见好就收,别得寸进尺了!有了这钱,你玩几个女人都绰绰有余了。

何嫣然肉疼的看着我,转过头走到自己床头的皮包里,娇嫩的翘臀正对着我绽放着最圆润的弧线。

 

 

1000块?

 

 

说实话,当时我心里确实有些心动,只不过——

 

 

我上前一步,抱住何嫣然娇弱的身躯,“何老师,你怎么就不懂呢?我费心费力的做这些,其实都是想要你而已啊!”

 

 

何嫣然敏感的身子在我的怀里微微的颤抖,肥美的翘臀正顶在我的腿间,尽管有裤子的隔阂,可是我腿间的粗大却该死的更加火热了起来。

 

 

“我——我可是你的老师!李贡你真的是疯了!”

 

 

颤颤巍巍的语气,何嫣然嘴里说的义正言辞,可是她的身子却比她诚实多了。

 

 

我的手轻轻攀上了她纤细的腰肢,手臂用力的收紧,眼神火热的看着在我怀里逐渐发软的女人。

 

 

“何老师,别装了!你高冷的形象早就没了,我们现在就是最简单的男人和女人,你空虚,我想要,何苦为难那跟黄瓜呢?相信我,我保证比那些男人厉害的多,你难道不想要一个年轻强壮的男人,好好的享受一番吗?”

 

 

我用着性感低沉的声音,一步步的引诱着何嫣然。

 

 

何嫣然紧咬着嘴唇,含羞带嗔的眼神让我心猿意马的恨不的将她立刻扑倒在床上。

 

 

“那你能告诉老师,你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吗?”

 

 

我不解释,嘴角玩味的看着她,却让她有些心虚的闭上了嘴。

 

 

贱女人!

 

 

还真拿我当傻子呢?我要是说了清楚,哪里还有福利了。

 

 

何嫣然水汪汪的眼睛,多情的看着我,将挽起的头发轻轻的放了下来,有些胆小怯懦的看着我的眼睛,楚楚可怜的眨巴着嘴唇。

 

 

“那……那你要保证这个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我就同意你。”

 

 

我被她说得一愣,按住她的手臂情不自禁的放开,同……同意了!

 

 

该死的!

 

 

我脑子兴奋到炸裂,一股热流从脚底板直冲到我的脑瓜顶,我眼神猩红的看着何嫣然柔软的娇躯,马上,马上我就要在这个骄傲的老师身上驰骋了。

 

 

我二话不说的点头答应,手指有些激动的一点点靠近女人白皙娇嫩的肌肤。

 

 

“那你等一下,我先去洗澡。”

 

 

何嫣然发嗲的对着我撒娇,娇柔的语气搞得我额角的青筋一条接一条的暴起。

 

 

慢着!

 

 

我眼神微微的眯起,轻车熟路的走到何嫣然的衣柜前,直接打开她的衣柜,从里面掏出了一件最清爽的情趣内衣。

 

 

“一会穿这件!”

 

 

在我炽热的眼神下,何嫣然竟然也没有生气,对着我娇哼了一声,悠荡着两条长腿,就进到了卫生间里。

 

 

就这么成了?

 

 

我心里竟然有些不可思议,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水声,不听的击打着我的心脏,我紧张的吞咽了几口唾液,眼神直直的盯着卫生间紧闭的门口。

 

 

我轻轻的打开卫生间的门,眼神火热的看着花洒下女人粉嫩的酮体。

 

 

她卫生间里的浴室和我的风格相同,都有一个玻璃的隔断,中间的部位是磨砂的材质,我只能够看到她的小腿和锁骨以上的位置。

 

 

虽然那关键的部位被遮的死死的,可是看着那双无骨的小手,在水珠的映衬下,一点点的摩擦着她滑嫩的肌肤,我的大脑早就一片空白。

 

 

何嫣然闭着眼睛洗得投入,那种蠢蠢欲动的想法让我油然的大惊,难不成何嫣然也很期待?

 

 

和自己的学生!

 

 

刺激的想法一出,我心脏狂跳不止。

 

 

“啊——”

 

 

何嫣然尖叫了一声,惊恐的看着我,娇羞的用双手捂住自己胸前的春光。

 

 

“你,你出去啦,我一会就好,李贡我……我到底是你的老师,你这样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我眼神莫测的看了一眼旁边摆好的薄纱内衣,眼神又暗了几分。

 

 

“好,别洗太久,5分钟以后出来,反正一会做完,我们还要一起洗一次。”

 

 

我意味深长的看了何嫣然一眼,在她乖顺的点头之后,才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