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装潮流 > 设计源自美丽的错误

设计源自美丽的错误

admin 时装潮流 2021年05月31日

在最近刚刚落幕的上海时装周期间,时尚芭莎年轻的设计师 Shie Lyu 交出了一份令人瞩目的成绩单,在这场名为“半共生”的议题讨论中,她献上了自己关于异材质与人体之间关系的新探讨。

 

Shie 是由金融专业转型为时装设计师的,也更喜欢用理科思维摸索时装的结构,探索日常的不寻常,是一位另辟蹊径的探索者。所以,在关于时装的解读上,你会比较难用固有的时装体系去拆解她的作品,她很少画图,不为自己衣服的最终廓形设限,至少她认为许多灵光乍现都是,以及应该源自自己“跳脱日常”后的偶遇—诞生于美丽的错误,“有一次我的样衣工不小心缝错了衣服的一个部分,我觉得那样子很漂亮,所以就选择了保留。”

 

 

她同我谈起了多年前自己曾在一家拍卖行遇上了一位艺术家,后者说了一段让她印象深刻的话,“Shie,比起时装设计师,我觉得你更像一名工程师,你好像总在用许多本不该出现在时装里的元素,把它们加入到你的衣服里。”

 

这些对时装设计而言的非常规材料,时尚芭莎Shie 将它们形容为“异材质”:废弃的胶管、工厂丢弃的边角料、带有划痕的亮片……这些都被她信手拈来,组成了一件新的衣服,或者是一件新的骨架,支撑起了她的时尚语境。

 

利用废弃边角材料循环再利用的方式,相当容易地令人联想起可持续发展的议题—这似乎是当下一个非常流行的趋势,但并非是 Shie 设计的初衷。2020年,她刚从纽约回到上海,匆忙之余参与了上海时装周,彼时她的第一季尚未完全成型,但箭在弦上,又因为疫情关系,面料无法准时到达国内工作室,于是她灵机一动,利用毕设系列里留下的边角料,以及回收了工厂里被丢弃的旧胶管和有瑕疵的亮片,通过手工制作的方式塑成了首秀的“Glamour Buffer”(身体缓冲器),却没想到意外成为了时装周上的一匹黑马。

 

“其实会变成大家看到的那一季的样子真的非常偶然,就好像是自己随手触发了某个特别的关键,好在后来的成型都是一气呵成的。”Shie 说。

 

肖像摄影:黎雨诗

 

2015年,在进入时尚芭莎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的前一年,她曾在家中的小院做过一次细菌培育制成新材料的实验。她在一个巨大无比的培育箱中倒入母菌,在控制温度的前提下,不停地往里面加入相当多的杂质,以食用色素调整颜色,随细菌自由发酵、演变,在经过了数月后,她将这块被细菌发酵成五彩斑斓的材料晒干,就获得了一块五彩斑澜的“特殊面料”—这是她在“异材质”领域的首次尝试,也是她尚未有设计师身份概念前的探索。

 

“我把整个实验过程叫做重生与死亡。”她向我介绍了这一概念,“细菌会在培养皿中重生,在太阳下死亡,之后又变成了一块面料,成为了衣服,但当你不再想要穿它时,就可以让它重归泥土之下,等待被分解。”

 

在 Shie Lyu 的品牌叙述中,她提到了设计中最大的特点是“未来主义手工艺”(Future Craftsmanship),即利用将非常规材料融入设计中,通过手工刺绣、编织、钩针等自创技法,将“无用”转化为“有用”,最后形成一个全新的个体。异材质与人体之间的关系,成为了她在设计中日常探讨的核心,也是她最为出彩的标志性设计。究竟有哪些异材质,而异材质又该如何被深入挖掘,是她始终都在思考的主题。

 

“我觉得生活中会有一些很独特的时刻会打动我,”她说,“这会是一种非常美丽的邂逅。”就读帕森斯设计学院的时期,她遇过一次需要利用人工水晶制作系列的课题。她对这类偏向华丽风格的元素并不感冒,直到当时她的导师同她一起坐在教室里,安静地观察室外的阳光通过窗户穿透了水晶,又在桌面上洒出了一片五彩斑斓的光。她被这种瞬间的色彩所打动,这也是为什么幻彩后来会一直出现在她的作品里。“我的导师告诉我,你要去看它,去挖掘它。这也是我开始对材料深层次挖掘的契机。”

 

 

2021时尚芭莎秋冬系列被 Shie 命名为“半共生”。在给出的秀场解读里,她是这样解释的:当异材质攀附到人体上时,会随着人的肢体形成优美的律动,人体会因为异材质的点缀而熠熠生光,分离时两者都可独立共存,这是相遇时才会有新的火花—这就是“半共生”关系的由来。

 

有意思的是,在连续两季中,Shie lyu 的灵感源都绝非是具象的情景,而是最初就以异材质出发,将其作为核心,探讨衣服和它之间的关联性,从而衍生出的一系列的探讨。

 

这次,我们将与 Shie Lyu 以2021秋冬“半共生”出发,谈谈她与作品之间的共生关系。

 

 

2021秋冬的“半共生”的关系是一个很妙的说法,可以具体展开介绍吗?

在这一季中我觉得有一件黑色的大衣可以非常好地说明这一点。腰带部分是我利用边角料手工制成的,而衣服本身的元素是可以与它有一定的呼应,譬如裙摆上的环状设计。但是当你拿掉腰带的时候,也是完全不会影响衣服本身的概念,它依然是独立存在的。所以,“半共生”就是独立存在的个体在碰撞后产生的别样之美,但都不会影响它们本身独立的存在。

 

这一季中你似乎在西装、夹克这类外套的肩膀部分故意留出了月牙形网纱拼接,这个设计很特别,我觉得是你的标志性设计,可以请你介绍一下来龙去脉吗?

这个局部的形成有一个非常好玩的过程。我最初做这个月牙形网纱拼接,是想利用一些网纱的边角料,因为月牙形的拼接部分很小,巴掌大的碎料足够了。直到有一天,我的一位朋友点醒了我,她上身后告诉我这个部分的设计会让微胖的她觉得自己的肩部和手臂部分不会显得那么魁梧,因为网纱的拼接能让袖山起点降低、肩端点显瘦的同时,也让手臂更显修长。所以,我就顺水推舟地把月牙形网纱拼接保留下来。

 

我意识到你的作品中会有很多细节,而且这些细节都保留了非常标志性的个人设计。无论是特殊材料的运用,还是未来主义风格的廓形,我想请问的是,如果是为了诠释自己的设计风格,你在进行面料选择时是否有取舍?

我在选择材料时会留意材料本身的质地,像是麻这类比较给人 Casual 的材料我暂时还没有用过,因为我知道我要设计的是非常现代都市感(Morden City)的作品,所以我会喜欢用类似具有光泽感的缎面,冬天就会使用羊毛,这些材料能够帮助我更好地呈现品牌的风格。

 

相对而言,你最新一季给人的感觉比上一季市场接纳度似乎更高了一些。

我觉得这些对品牌成长而言是一个必要的步骤。我是一个创作者,而不是艺术家。如果是学生时代,你可以疯狂地想尽一切办法天马行空。我可以很坦率地说,一位有创作能力和热情的设计师,你想让他做复杂、浮夸的东西实在是太容易了。但是,“收”对设计师的考验程度更高,作为设计师在商业行业里做一个有价值的品牌,收放自如是很重要的,我觉得我是需要这些的,但不能变“平”,也就是不能毫无底线地迎合市场。

 

所以你会一直强调“异材质”在你作品中的存在。

之前有个拍卖行的朋友和我说,比起设计师,你更像一个工程师。我喜欢把一些特别的东西做进设计里,可能是工业材料,也可能是家装材料,像是洗碗海绵、窗帘挂钩等,因为出发点太跳脱,所以会容易让人觉得不像个设计师。但反过来,如果我没有这部分,可能自身的设计也不会那么好玩。我觉得做设计不应该太有局限,设计整体就是一个发展和摸索的过程,就像是玩乐高,你可以按图索骥,也可以尽情发挥,我属于后者,经常希望有一些随机的事件会出现在我的设计中。

 

但不会脱离你要表达的主线,这个“随机”是在可控范围内的。

是的。它依然存在着一根隐线,即便是“随机”,也是不会背离主旋律的,它的节奏还是被我牢牢控在手里的,只是说会用什么材料、怎么表现,这些我都可以让它更加地随性一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