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装潮流 > 时尚芭莎:寄情于物

时尚芭莎:寄情于物

admin 时装潮流 2021年04月02日

Jonathan Anderson是当下不可多得的擅于通过独特视觉语言和艺术情怀讲述故事的设计师。在其个人品牌JW Anderson 2021春夏系列中,Anderson将时装带回到更浪漫、纯粹的呈现方式上—寄情于物。他将艺术、文学和工艺共融于一个实体盒子中,邀请观者亲自参与其中,共同开启探索旅程。借此契机,我们与Anderson展开对话,探索了本季的灵感来源,居家期间如何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态,以及跨越时空与奥斯卡·王尔德的隔空邂逅。

 

寄情于物

JW Anderson 2021春夏女装系列

 

究竟是时势塑造时装,还是时装反映时势?在10月落幕的2021春夏时装周中,疫情的影响仍未消散,时装设计师们在过去的半年中被拉回了同样的起跑线,在家工作或通过电脑远程沟通。在旅行受限、时尚芭莎无法通过线下走秀向全世界的买手、媒体直观地展现时装的前提下,该如何实现一个系列完整的故事叙述? 回归对纯粹创意的比拼之下,Jonathan Anderson在此期间无疑是脱颖而出的一个。“从很多方面来看,Jonathan Anderson都以一种之前无人想到的交流方法从这次疫情中胜出,与斥重金通过电脑制作的时装影片截然相反。”Vogue的时装评论者Sarah Mower在JW Anderson 2021春夏系列发布后如是说道。在最新的女装系列中,Anderson延续了上一季男装系列“盒中时装秀”的发布形式,只不过这一次,人们手中收到的盒子里是一本可根据自己喜爱,任意编排的书。

 

早在今年初伦敦开始实施封城时,Anderson就在家中远程完成了早春系列的设计与制作。这段暂且无须顾及销售,只需思考创意的过程令Anderson回想起了靠自己动手的学生时期。在当下的时装产业,商业层面上的成功往往成为衡量一位设计师成功与否的双刃剑。好的销售能为设计师源源不断的想法创造实施的条件,但不少天马行空的创意也受制于能否盈利。在Anderson看来,最能探索和发挥创意的时刻,往往来自一无所有的时候。“当下有这么多人因为居家隔离而感到孤立无援,因此通过一个实体媒介将新系列展现在他们眼前,或许能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帮助”Anderson对“盒中时装秀”的灵感背后作出解释。相比传统日程拥挤的时装周,媒体及买手需要在短时间内观看数场时装秀,却无法仔细消化每一件时装,JW Anderson的展现形式希望能让观众根据自己喜欢的方式随时去欣赏新系列。人们身处的世界发生了剧变,设计师的思路也必须有所转变,在Anderson看来,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具有无比强大的力量。

 

离经叛道、质疑既定的规则对Anderson及他的同名品牌JW Anderson来说早已不陌生。Anderson自身的成长经历中就见证了各种矛盾和冲突。Anderson生于20世纪80年代的北爱尔兰,青年时期正值北爱尔兰问题的纷争爆发,日常生活中充斥着无休止的政治暴力活动。在Anderson的回忆中,尽管不同宗教族群的冲突不断,但也存在互帮互助友善的人们。青春期的经历是否也在无形中对Anderson的设计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使他擅长将看似毫不相关的面料或令人意想不到的搭配相结合,表面上中规中矩的针织衫里露出乳胶材质的衣领,简洁的条纹女式上衣被配上了爱尔兰艺术家创作的陶瓷袖口,从而营造出一种反转又趣味的平衡。

 

许多时装报道中评论JW Anderson带着古怪且不矫揉造作的美,对Anderson来说,JW Anderson就是一片创意试验田,自品牌创立之初就被描述为“文化煽动者”,对性别、廓形以及穿搭范式发起挑战。在Anderson进入Brown Thomas百货,作为男装部销售初次涉足时装时,正处于1990年代末期杰出时装设计师和颠覆性设计涌现的年代。Hedi Slimane从Yves Saint Laurent的男装部门入主Dior Homme,Tom Ford将一度濒临破产的Gucci打造为了最受瞩目的时装品牌之一,一场男装的变革正在开始酝酿。以其二人为代表的男装设计,将此前传统保守的西服套装变成了更为性感和彰显个性的时装。这些无疑影响了Anderson欣赏男装的视角。在2008年的首个JW Anderson男装秀场上,他以超短裤、轻薄的缎面睡衣和透视针织衫等非传统的男装开启了对性别的探索—即打破二元对立的男女时装界限,构建一个无关乎性别的共享衣橱。在随后2011年秋冬女装系列中,Anderson用同样的男装面料,展示了一系列中性且军装风格的女装设计,与当时伦敦流行的鸡尾酒裙和女人味的时装形象形成了鲜明对比,也与其男装系列隔空呼应,再次强化了共享衣橱的概念。尽管Anderson颠覆“男子气概”的设计对于当时的伦敦时装周有些来之过早,甚至招致不少负面评价,但现在看来,想必没有人会不认为性别模糊是当下最入时的着装之道。

 

寄情于物

JW Anderson 2021 春夏女装系列 “盒中时装秀”

 

性别绝非Anderson唯一反复探索的议题,这位热爱文学、艺术和手工艺的北爱尔兰设计师同样喜欢通过回溯历史和文化的根源来找寻灵感,并与当下建立关联。在2017春夏女装系列中,Anderson从亨利八世的服装中汲取灵感,将都铎王朝时期的袖子造型带入秀场中。在其后2017秋冬男装系列中,英国传统的钩织图案和中世纪黑暗时期的骑士形象被用于围巾、衬衣及外套中,贯穿整个系列。相比执着于创造出“全新”时装的设计师,Anderson更愿意选择与历史对话,在他看来,通过怀旧总能找到新的东西。什么才称得上是真正“新的设计”总是令一众设计师苦恼,就连最天马行空的设计师之一John Galliano也时常通过解构不同的历史背景,将经典的时装廓形重新诠释。在2021春夏时装秀后,Miuccia Prada女士也就这个问题做出了自己的解答,她阐述道,毫无参照的完全创新几乎不可能,时装设计不仅需要新,还需要有意义,能够反映社会。

 

Anderson的想法代表了不少新生一代的时装设计师,他们不愿意被看作束之高阁的“天才”。他们善于跨界,从不同的领域中获得启发;能及时地与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分享,不愿意创造只为精英服务的设计,时尚芭莎认为民主和多元才是时装的未来。几个月前,英国歌手Harry Styles身着JW Anderson男装春夏系列彩色粗棒针毛衣开衫的彩排照片被公布在网上,随即在TikTok上引发了粉丝们争相DIY其同款毛衣的比赛。在得知此流行后,Anderson大方地将原版的毛衣图案和针织方法发布在品牌的网站与社交媒体中,并在自己的Instagram账号中征集粉丝作品的照片,以此鼓励人们对手工艺的参与和欣赏。在Anderson眼中,他并不独占任何创意的所有权,一切都是关乎体验。

 

Anderson如同指挥家一样,擅于利用时空隧道里的林林总总。曾学习戏剧表演的他在谈论起喜爱的英国文学家时如数家珍,19世纪爱尔兰剧作家奥斯卡•王尔德的作品便是他恒久的重访之所。疫情居家隔离期间,他再度阅读了在学生时期所读过的王尔德的剧本。王尔德的文学也被用作2021春夏系列的灵感,从时装秀盒报纸包装上所印刷的《不可儿戏》剧本节选,再到手袋上点缀的王尔德名言— “生命之妙源于艺术”。初次读到这句手写的文字时,作为艺术狂热者的Anderson曾玩笑地说这句话总结了自己的2020年,而被所处时代视为异见者的王尔德也与JW Anderson的叛逆精神不谋而合。“奥斯卡·王尔德的个性也给了我诸多灵感。他有些叛逆,他的言辞尽管在当时看来十分惊人,但他也不会因此妥协自己。我觉得当下的时装设计就应该要有他这种弥足珍贵的精神”Anderson解释道。

 

寄情于物

设计师Jonathan Anderson 摄影:Yu Cong

 

2021春夏时装系列中不乏花园带来的灵感。如同许多英国人,Anderson喜欢园艺。疫情期间,他提及自己的花园帮助他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态。在春夏的时装中,色彩纷繁的提花、轻盈的羽毛细节和蓬松的蘑菇状裙摆,处处透露着诗意的浪漫和自然主义色彩。发丝飘动的模特人偶置身于摄影师Lewis Ronald拍摄的肆意生长的花草从之间,似乎在乐观地宣示着隔离结束后,自由的回归。但时尚芭莎看似逃避主义的时装之后却不乏Anderson务实的考量与疫情间的内省。“对我们来说,现在恢复时装秀还为时过早”Anderson坦言道,“每次当你打开电视都会看到上万的人失去工作,我宁愿尽我们所能将这个盒子做到最好,而不是将可以维持人们生计的钱花在时装秀上。”

 

Anderson将自己视作乐观的现实主义者,是当下难得的能将时装、情感与商业融会贯通的设计师。他享受变化,采访时喜欢谦逊地提及自己身后优秀的团队。他既不畏惧时尚行业快速高产的节奏,也能沉下心来在流行的沉浮中用十多年的时间稳步带领JW Anderson迈向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