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鞋包 > > 正文

啊喔唔好爽快点再快点|污到你下面秒湿的纯肉小黄文下载

2019-08-10 20:13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没错,媳妇,当我第一次发现我再也做不成男人了,我就在计划这件事,我要跟他同归于尽,我平时已经观察张德旺很久了,要弄死他很简单,只要你们都按我说的做,我的计划肯定会成功的,媳妇,张寒兄弟,这事就这么定了,来,为了能给村里的老少爷们除害,我们干了这一杯”,说着,三虎站了起来,给翠儿和张寒斟满酒,端起了酒杯。

 翠儿在老公三虎的鼓动下,最终喝掉了满满一杯子的老烧,三虎和张寒更是果断地喝掉了,兄弟俩现在也死心塌地地想干掉张德旺,弄他老婆马兰,现在得到了翠儿的支持,至少是默许了他们的计划,俩人心情大好。

    

     翠儿之前从不喝酒,连啤酒都没有喝过,烧酒更没有碰过,因此,一杯老烧下肚后,加上肚子里空空的,一点菜都没有吃,因此,很快就俏脸绯红了,酒精一上头,也就更放得开了。

    

     最关键的是三虎一直在撮合她跟张寒睡在一起,她也就不再提反对意见了,因为她一直对张寒的印象就很好,张寒今天还救了她宝贝儿子二毛,压抑了几年的需求如洪水般爆发了。

    

     三人把一瓶老烧干掉以后,三虎因为酒量非常不错,他也就喝到四五成的味道,张寒也还可以,没有怎么醉,可是翠儿是有七八成的,没有吐,脑子也没有完全糊涂,可说话有些结巴了。

    

     “三虎,你可别后悔,说老娘对不起你,这可是你逼老娘的”,翠儿喝醉了以后,说话也豪放了许多,胆子也大了。

    

     “媳妇,放心吧!你就好好教我兄弟就行,时间也不早了,兄弟,架着你嫂子上隔壁工人的房间吧,隔壁回老家了正好最近他都不回来住,你们俩随便怎么样都没有人会听到,你嫂子苦了快三年了,今晚终于可以放松一下,媳妇,去吧!我也要睡觉去了,都还没有看看咱二毛呢!”,说着,示意张寒把翠儿给架走。

    

     张寒见期待已久,梦寐以求的时刻终于要到了,不禁对三虎再度充满了感激,他给三虎跪下了,磕了一个头,“三虎哥,张寒这辈子当牛做马都会对嫂子和二毛好”,说着,爬了起来,架着已经醉了的翠儿就往外走。

    

     三虎抹了一把泪水,跟在了他们身后,特意跑到门外看看,见附近没有任何人,心里踏实了下来,当他看向隔壁的房门口时,见张寒正架着翠儿往屋里走,他忙走过去,“兄弟,要帮忙吗媳妇,你脑子还清醒吗”

    

     “放心吧!三虎,你你赶紧,赶紧回去,我……放不开,我是正经女人,不是随便的女人,你赶紧照顾咱二毛吧!”翠儿的脑子确实还有意识,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

    

     三虎目睹着自己老婆跟张寒完全地进到了屋子里,他冲张寒喊道,“兄弟,你悠点着吧!三虎哥回去睡觉去了,我给你们把门关好,没事不要出来,等明天三虎哥给你们开门”,三虎嘱咐道。

    

     “好,三虎哥,谢谢!”,张寒巴不得三虎赶紧关门走人,他已经憋坏了。

    

     三虎见张寒扶着翠儿已经躺下了,他也放心了,将盖子盖好,然后走到门口,出了门,将门锁上了。

    

     隔壁房间的张寒听到了三虎锁上门了,奋不顾身地就开始让翠儿好好教教他如何做一个成功的男人……

    

     “慢点,慢点,死张寒,你这会倒是挺听你三虎哥的话是吧!一晚上时间我都可以告诉你该如何做一个男人,你别着急!”翠儿被张寒这么一折腾,脑子似乎清醒了许多。

    

     “嫂子,我等不及了,求求你,快点让我知道吧!”,张寒焦急地说道,甚至急得都已经满头大汗了。

    

     “傻小子,别急,来,嫂子告诉你。”翠儿开始有条不紊地教导着张寒。

    

     “傻小子,嫂子虽然不是黄花闺女给你,可也是正经女人,你以后要珍惜嫂子,不要有了媳妇就把嫂子给忘了,你能做到吗”翠儿对张寒说道。

    

“嫂子,我知道,你放心吧!三虎哥和嫂子对张寒的大恩大德,张寒这辈子都报答不了,如果我三虎哥真的会跟张德旺同归于尽,以后嫂子和二毛侄子,就由我张寒照顾,我发誓,一定跟嫂子一起把二毛养大成人”,张寒忙表态,这个时候,翠儿提任何要求,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因为此时此刻的张寒,只有一个目标,以最快的速度让翠儿成为他的女人。

    

     张寒从未想过做男人是这么美好的是事情,他一个晚上几乎都保持着一个激动万分的心情,与翠儿这位如饥似渴的少妇彻夜长谈,直到凌晨四五点才准备休息,隔壁工友的屋子终是恢复了平静。翠儿其实也和张寒一样,长时间的压抑,猛然被张寒的举动点燃了,之后慢慢的渐入佳境,两人都如痴如醉。

    

     其实,他们快活的时候,三虎虽说喝了点酒,可一想到自己婆娘正和张寒在隔壁彻夜长谈,他还是难以入眠的,几次起来跑到隔壁门口听里面的动静都非常激烈,他都想推门去看看二人到底都干了些什么,看到了之后也许在心理上会满足一些吧。

    

     但一想到自己冲动的推开门,媳妇翠儿肯定会发火,只好折回去,隔段时间过来打探一番,其实这一宿过得真是又紧张有难熬,把三虎嫉妒的十分抓狂,可他也无可奈何,只能回到床上空流泪,心中似被尖刀刺穿,不禁对张德旺的恨意又增加了几分。

    

     因此,第二天早晨,三虎家谁都没有起床,三虎因为晚上几度起床,睡眠不足,没有醒来,翠儿和张寒更加起不来,一宿都没怎么睡觉的二人怎会起得来,知道天成鱼肚白的时候才在极度疲劳中睡过去的。

    

     不说他们俩在隔壁的房间睡觉,单说三虎,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鼻子被人捏住了,他睁开眼睛一看,见宝贝儿子二毛正笑呵呵地看着他,“爹,起床了,我饿了,我娘呢我娘去菜市场买菜去了吗”

    

     “哦,二毛,你自己起来了饿了是吧你娘出去帮爹干活去了,爹马上给你做早饭哈”,说着,三虎打了个哈欠开始穿衣服起床了。

    

     一想到自己和儿子相处的时间也许非常有限了,三虎对二毛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不舍,他伸出大手,将二毛搂在了怀里,“二毛,以后一定要听你娘的话,也要听张寒叔叔的话,因为你的命是张寒叔叔救的,明白吗”

    

     “嗯,我知道,爹,张寒叔叔是好人,他还给我吃糖了呢!爹,我告诉你个秘密,你不要跟张寒叔叔说哦”,二毛摸着三虎的下巴颏说道,他喜欢摸他老爸的胡子茬子。

    

     三虎一听,好奇地看着二毛,问道,“二毛,为什么不要告诉张寒叔叔呢”

    

     “因为张寒叔叔说了,不能告诉你”,二毛天真地说道。

    

     “哦二毛,到底是什么秘密呢赶快跟爹说”,三虎惊讶地问道。

    

     “爹,那你真的不能跟张寒叔叔说哦!张寒叔叔说了她也喜欢我娘,他还问我,我喜不喜欢我娘。还还说以后会对我跟娘好,还说要比爹你对我们还要好呢。”二毛天真地笑道。

    

     看着这可爱的儿子,三虎欣慰地亲了他一口,开始,他还以为张寒背着他跟自己媳妇已经有什么了,听二毛这么一说,他倒不生气了,因为他了解张寒,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没有过女人,能想到照顾一个拖家带口的女人也是够难为他的。

    

     三虎起床后,洗漱完毕,正给二毛做蒸蛋,就听外面有人喊门,二毛在客厅里玩,忙跑了出去开门。

打开门栓后,原来是杏儿,“二毛,你娘呢”,杏儿笑问道。

    

     “我娘去工地帮我爹干活去了”,二毛应道。

    

     “那就你一个人在家吗”,杏儿疑惑地问道。

    

     “我爹在给我做早饭,蒸鸡蛋呢!杏儿婶娘,小强呢都好久没见到他了我好想他呀。”二毛说道。

    

     “呵呵,小强跟他爸在一起呢!等下我带你去找他吧!那你叫你爹出来下,三虎……三虎兄弟”,杏儿在门口娇喊道。

    

     三虎在厨房里听到了梦中情人杏儿的喊声,忙跑了出来,笑道,“杏儿,你找我家婆娘吗她没在家”,三虎只能这么说了。

    

     “哦,没事,我就是想问问你们,知道昨天那位张寒兄弟上哪里去了吗张海不是说今天要邀请他去我们住的地方请他吃饭吗我们家张老师说中午就让他过来,今天就让他别做饭了,反正他就一个人,可是,我又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只能来找三虎兄弟你来问问了,你知道张寒兄弟在哪里么你们都是一个工地的应该知道吧。”

    

     “啊我还真不知道,他不住在工地。昨晚在我们这喝完酒以后,就自己回去了,因为觉得他反正也没有醉,就没有太在意,杏儿,你放心吧!张寒这小子聪明,不会出事的,这小子有自己的住处,说不定跑哪里野去了,如果我碰到他,会告诉他你们在找他吃饭”,三虎笑道。

    

     “哦,那行吧!碰到他记得给我转告一声哈!”,杏儿说着,转身就往回走,三虎目送着她的倩影,简直婀娜多姿,强咽了口唾沫,心想:张老师就是有福气,把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娶回了家,唉,这辈子老子算是没有这种奢望了,就算人家免费给自己睡,自己也无能为力了,张德旺你个驴日的,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老子一定要弄死你,你就等着吧!

    

     三虎掩上门,拉着儿子二毛回到了厨房里,鸡蛋已经蒸好了,他给孩子盛好饭,伺候着二毛吃饭,二毛自己搬好凳子,父子俩开始享用美食。

    

     “二毛,一会儿吃完饭,爹送你到张老师那去跟你许久未见的小强玩,好不好”,三虎笑问道,他得尽快让儿子离开家,然后好叫媳妇翠儿和张寒起床,起来太晚了搞不好就露陷了。

    

     “好呀!杏儿婶娘兴许还会像原来一样教我跟小强识字呢!爹,我觉得杏儿婶娘是最漂亮的婶娘,比我娘还好看”,二毛天真地说道。

    

     “呵呵,你个臭小子,小色鬼,这么点就知道漂亮不漂亮呀人小鬼大的家伙”,三虎刮了一下宝贝儿子的鼻子笑道。

    

     父子俩吃完饭,三虎迫不及待地将二毛给送到了张海那里,趁着这两天张海还没有回村去上课,赶紧让二毛过来跟着小强玩两天,他好全身心的专注着张寒兄弟跟他媳妇的事情。进了屋,就先张寒手里拿着毛笔在一张红纸上写着什么,三虎也不识字,疑惑地问道,“张老师,你这写什么呢”

    

     “呵呵,三虎兄弟,这是感谢信,是替你写给张寒兄弟的,昨天闲聊听翠儿说了张寒兄弟做的那些事,人家张寒兄弟毕竟也救了你家二毛,你总得感谢一下你说呢”张海笑道。

    

     “好呀!这是应该的,除了请他吃饭喝酒,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张寒兄弟,还是你们有文化的人会想办法,这主意不错,让大家都知道人家张寒兄弟做了好人好事,不能只记着人家张寒的坏,还得记着人家的好”,三虎笑道,他心里却在想,老子为了感谢他,可是把自己婆娘都送给他了。

“就是嘛!像张寒兄弟这种舍己救人的高尚品德,我们应该大力弘扬,要让人家知道我们灵水村的新风貌,哪怕是个素未照面的老乡从未了解过他的为人,他都有如此高尚的思想品德,他的善良,他的淳朴,还是应该受到大家肯定的”,张海笑道。

    

     “对对对,张老师,你说的太好了,我就觉得咱们灵水村,也就张寒兄弟的文化水平高些了,我们应该多宣传他,鼓励他,让他以后多给村里做些好事,对吧!”,三虎笑道。

    

     “没错,我们每个人都有他的优点,张寒兄弟的优点就是脑子聪明,点子多,等我回村一定要大力弘扬张寒兄弟的所作所为,说不定我的那些个兄弟就有认识张寒兄弟的呢,毕竟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不是!”,张海笑道。

    

     三虎在张海家聊了几分钟,惦记着媳妇翠儿和张寒还在隔壁工友的房间里,就找了个理由回家了,到了家里,他先环视四周生怕有一个陌生人。

    

     走到了隔壁工友的房间门口,将房门打开,里面拉着窗帘黑漆漆的,他打开了照明灯,往里看,只见张寒与翠儿相拥在一起,睡得死死的,三虎心里一阵嫉妒,但一想到一切都是因张德旺所赐,他对张寒倒没有任何的恨意。

    

     “媳妇,张寒兄弟,你们该起来了,媳妇”,三虎在上面轻声地喊道。

    

     翠儿朦胧中听到了三虎的喊声,还以为搂着的人是三虎,非但没有松开,还搂得更紧了,嘴里嘟囔道,“三虎,你昨晚好厉害,可我现在没劲起床了。”

    

     “媳妇,我在这呢!你抱着的人是我兄弟张寒,不是你老公三虎我”,三虎有些不悦地说道。

    

     这下,不但翠儿清醒过来了,连张寒也醒了,两人相继睁开眼睛,朝上面看,见三虎在上面看着他们俩,两人一看彼此正在相拥而眠的状态,翠儿俏脸通红,抱歉地说道,“老公,对不起,我……”

    

     “三虎哥,对不起!我……”,张寒也觉得不知道该什么。

    

     “呵呵,好了,没事,你们起来吧!要不然等下让人发现了就不好了,张寒兄弟,特别是你,杏儿刚才上你家找你去了,说张老师让你中午就在他家吃饭,你等下得编个理由,告诉杏儿昨晚上哪里去了,否则会引起人家怀疑的,我先出去了,你们起床出来吧”,说着,三虎转身离开了入口处,到了门口将门关上了,自己到客厅里等着他们俩。

    

     张寒和翠儿起床后,翠儿刚要走出屋子,就被张寒从后面抱住了,张寒鼻子里呼出的气息还很急促而粗重,“嫂子,今晚我还想让你教我,我等下去求三虎哥,只要今晚还能和你在一起,我跟他下跪都行”

    

     “张寒兄弟,别……嫂子谢谢你,你昨晚也让嫂子体验到了做女人的感觉,这事以后再说吧!你得让你三虎哥心里能缓冲一下,他其实心里很苦的”,翠儿说道。

    

     “我知道,从我知道嫂子的好以后,我就理解了三虎哥为什么这么恨张德旺,为什么要跟他拼命,嫂子,你真好!”,张寒动情地说道。

    

     “嗯,嫂子知道,但这事不能太过……以后再说吧!先出去,你三虎哥肯定在等我们俩呢!别让他等得太久了,他会难过的”,翠儿说道。

    

     “嗯,我知道了,不过,嫂子,我想告诉你,今后无论发什么我都会照顾好你跟二毛的。”,说着,张寒便向翠儿凑了过去。

    

     “嗯啊!死张寒……别……现在别竟说这种话,你别离嫂子这么近,先出去吧!”,翠儿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忙挣脱掉了张寒的手,朝外面走了出去。

张寒也不好再坚持,只能跟在她身子后面爬上了楼梯,上到柴房里,翠儿先推开门,见没有人,“没人,张寒兄弟,你也出来吧!”,说着,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隔壁房,来到了客厅里。

    

     此时,三虎已经坐在客厅里喝着茶水,三双眼睛对视了一下,翠儿和张寒都不好意思与三虎直接对视,“呵呵,媳妇,看样子你昨晚跟我张寒兄弟在一起还是很开心的,这我就放心了,媳妇,你去洗漱吧,饭我已经给你们做好了,我先跟张寒兄弟说几句话”

    

     翠儿明白三虎想和张寒说些男人之间的话,她一个女人家在场多有不便,其实,她本来就觉得很尴尬,正好想找机会回避三人在一起的场景,就痛快地上厨房洗漱去了。

    

     “来,张寒兄弟,你坐下,三虎哥想跟你好好聊聊,一会儿你就得上张老师家吃饭去了”,三虎忙示意有些尴尬地张寒坐下来。

    

     张寒不好意思地坐在了三虎的对面,“呵呵,三虎哥,谢谢你!”

    

     “哎,张寒兄弟,以后咱们哥俩之间不用这么见外了,只要你知道三虎哥跟你嫂子是真心对你好就行,昨晚你嫂子教会你了吧”,三虎笑问道。

    

     “嗯,会了,会了,三虎哥,我真的很感谢你,是你跟嫂子让我张寒从男孩变成了男人,我嫂子真是个难得的好女人”,张寒情不自禁地赞道。

    

     “呵呵,知道就好,那我们哥俩就聊聊正事吧!兄弟,这几天我会观察该死的张德旺会不会进城来,如果他来了,咱们哥俩就合作一把,你先回村把马兰给办了,经过昨晚你嫂子的培训,你也该拉出去练练了,反正到时候,就果断点,你只要让马兰舒心了,她就不会反抗的,以后说不定还死心塌地地求你呢!等你多跟她一来二去的几次,三虎哥就会找机会对张德旺这个该死的下手,兄弟,你放心,这事不一定会败露的,尤其是不会怀疑到你头上去”,三虎小声说道。

    

     “三虎哥,为什么呀”,张寒觉得三虎好像又有什么新想法似的。

    

     “嘿嘿,兄弟,刚才我去张老师家,他正在给你写感谢信,是用毛笔写在红纸上,会张贴出来,他会让张德旺在广播里播送的,完了还会跟张德旺商量着把你救人的先进事迹报告给镇里,让镇里宣传你,这样一来,你的名气就会越来越大,张德旺这么宣传你,你就没有动机要害他了,所以,没有人会怀疑到你的头上来,马兰那女人更加不会怀疑你的,她们的怀疑目标只会落在三虎哥身上,这也是三虎哥的目的”,三虎说道。

    

     “三虎哥,你这是何苦呢”,张寒突然觉得三虎的形象高大了起来。

    

     “呵呵,因为三虎哥早已抱定了跟他同归于尽的念头了,他让我做不成男人,我就让他做不成人,他就跟我一起做鬼去吧!说不定我还不会被人怀疑呢兄弟,我会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的”,三虎自信地说道。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