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鞋包 > > 正文

一女多男群交—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绝品开光师

2019-08-13 19:53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你不是给我那一百块钱吗?直接给我就好了,干嘛还要上车??”我明知故问。

 

陈彩玲答道:“我想去买点东西,你陪我去吧。买完东西回来,我就给你钱。”

 

 

她这是要将我引开吗?

 

 

这样以来,林清清岂不是危险了?

 

 

“我不去。”我直接拒绝了,“这么晚了,你还要买什么东西?”

 

 

“买女人用的东西,你陪我去啦,很快的,几分钟就回来了。好不好嘛?”陈彩玲抱着我的胳臂左右摇晃。

 

 

“那行吧。”说着我便钻进了车里。

 

 

“嘿嘿。”陈彩玲偷偷一笑,也钻进车里,启动车子朝院外驶去。

 

 

我生平第一次坐小车,感觉坐在里面非常舒服。想到等会儿陈彩玲会跟我在车里做那种事,我心里就一阵激动。

 

 

“把你从袁克良那儿顺来的药剂拿出来,在车子里喷一喷。”清水仙子突然说道。

 

 

我拿出那个瓶子,这瓶子是白色的,较小,上面印着一个非常妩媚的女人。光这女人,就令人遐想万千了。

 

 

见陈彩玲没注意到我,我轻轻地摇了摇那瓶药剂,悄悄地在车里喷了几下。

 

 

既然陈彩玲助纣为虐,想算计我和林清清,我就狠狠地惩罚惩罚她。

 

 

陈彩玲将车开到一个较偏僻的大树下停了下来。

 

 

“怎么停了?你不是说要去买东西吗?”我问。

 

 

陈彩玲翻到后排,坐在我旁边,说道:“我跟你商量个事儿。”

 

 

“什么事?”闻着从陈彩玲身上飘散而来的体香,我有点心猿意马,心中充满了期待。

 

 

陈彩玲一本正经地说道:“还有三个月,我就要和我男朋友结婚了。按照我们村子的风俗,在结婚前,需要开光师给我开光。而你是我们村子唯一的开光师,我听说你在给林清清开光时,没有成功。我想知道,你那方面到底行不行。”

 

 

“行!肯定行!”我急忙说道。

 

 

“万一不行呢?”陈彩玲苦着脸,道,“要是到时你给我也开不成光,我可不想像林清清一样结婚当晚就成了寡妇。”

 

 

“我真的行!”我信誓旦旦,“到时绝对给你开光成功!”

 

 

“你说的话不算。很多男人都说自己行,可真正行的,又有几个呢。我现在要试一试,万一你不行,我再作另外打算。”陈彩玲严肃地说道。

 

 

“你想怎么试?”我故意很生气。

 

 

“用手试一试就好了。”陈彩玲说着便来拉我的裤链。

 

 

“那……那好吧。”我显得很无奈。

 

 

而我的一颗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陈彩玲笑眯眯地拉开了我的裤链,伸出了小手……

 

 

可奇怪的是,十几分钟过去了,我竟然还没有要出的迹像。

 

 

陈彩玲秀眉紧蹙,额头都微微出汗了,皱着眉问:“你怎么还不谢?”

 

 

我也很纳闷,怎么这一回这么久了?

 

 

“都说了,我很行。”我说道,“你这样恐怕是让我谢不了的。”

 

 

“你……”陈彩玲看了看我,满脸无奈。我发现她的脸色不知什么时候变得红润了,眼神也迷离起来。

 

 

难道是刚才那喷的药剂起作用了?

 

 

“试了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们快回去吧。”林清清跟袁克良单独在一起,我有些担心她。

 

 

“不,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今天你非谢不可!”陈彩玲说着,突然俯下身。

 

 

不知又过了多久,陈彩玲的动作越来越慢,显得极为疲惫。她乏力地吸了一小口后,抬起头,有气无力地说:“我……好累,好难受,你……帮帮我……”

 

 

“怎么帮?”我问。

 

 

陈彩玲不由分说地朝我扑了过来,将我按倒在座椅上。

 

 

“我想要,想要!”她边说边脱自己的衣服。

 

 

“等等!”我忙叫道,“你不能这样。你还没有结婚,婚前你不能……”

 

 

“等不到那个时候了!”陈彩玲意乱情迷,喘着粗气,“我现在就想要。”

 

 

“这……这破了我们村子的风俗,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不管了。反正给我开光的是你,就算是你提前给我开光了。”陈彩玲说着,在我的身上一阵前后摩擦。

 

 

我试图推开她,“还是不行。要是让你男朋友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

 

 

“我不会告诉他。”陈彩玲信誓旦旦地道。

 

 

“可我不是随便的人……”

 

 

“我给你钱!”陈彩玲说着,将她的钱包拿了过来,从中抽出一张来递给我,“给你。”

 

 

“不是钱的问题……”

 

 

“这些都给你。”陈彩玲将钱包里的钱一股脑全掏了出来,“都给你。我受不了了……”她把钱往我衣袋里一塞,扔掉钱包,就扑了过来。“啊!”

 

 

我和陈彩玲齐发出一声长吟。

 

 

我非常激动,现在终于可以彻彻底底,痛痛快快地享到女人的滋味了!

 

 

车子剧烈地震动起来,甚至像在摇晃。

 

 

正在我全神贯注地享受着这种美妙时,耳边传来了清水仙子的声音:

 

 

“现在正是采她阴魅的最好时机,你跟着我念一道口诀”

 

 

“什么口诀?”我问。

 

 

清水仙子清晰地念了一道口诀。

 

 

我心中默念了几句,念了三遍后。

 

 

“啊——”陈彩玲发出钟鸣一般的长吟,身子在刹那间变得异常绯红。

 

 

我的眼前骤然一亮,像是灵光乍现,我意识到我的身体某处发生了变化。

 

 

这种变化似有若无,非常奇妙。

 

 

“怎么回事?”我问清水仙子。

 

 

“采撷阴魅成功。”清水仙子说道,“你现在可以掌控自己的时间长短,以你的体质,你最长可以坚持两个小时。”

 

 

“这么久!”我暗暗吃惊。

 

 

面对陈彩玲这样的美人,我当然是恨不得与她交战三天三夜。但是,这时候林清清与袁克良单独在一起,我很担心林清清的安危。

 

 

“今天至此为止吧。”我暗想。

 

 

我拉好裤子拉链,意犹未尽。

 

 

但是,一想到林清清,我不得不放弃了这种想法。

 

 

“好了,我们回去吧。”我说道。

 

 

陈彩玲没有回应,也没有动。

 

 

我疑惑地望向她,却发现她正一动不动地望着车顶,目光呆滞,眼中还噙着泪水。

 

 

“你怎么了?”刹那间,我有一丝愧疚。

 

 

“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我……我恨你。我不能再结婚了,不然,我会成为寡妇……”陈彩玲哽咽道。

 

 

我不得不照她刚才跟我说的话安慰她:“反正给你开光的是我,就算是我提前给你开光了。”

 

 

陈彩玲的身子微微一动,抹掉眼泪,将自己的衣服穿好,用纸巾擦掉车里的落红,拿起装有我东西的胶袋爬向前面驾驶座。

 

 

“你装着那些东西干什么?”我有意问。

 

 

“留做纪念。”陈彩玲说道,“今天的事,你不能跟任何人说起。不然,我会叫我爸把你赶出村子!”

 

 

“知道了。如果你想男人了,可以来找我。”我说道。

 

 

“哼!”陈彩玲冷冷地哼了一声,启动了车子。

 

 

回到村长家的大院,下了车,我让陈彩玲走在前面。只见她走路一撅一拐地,心里不由疼惜了一番。

 

 

“怎么才回来?”袁克良快步迎了上来,到陈彩玲前面时,低声问:“得到了吗?”

 

 

陈彩玲点了点头。

 

 

袁克良脸色大喜,拍了拍掌,对我说道:“张兄弟,清清已经回去了,你看天色也不早了,你也回去吧。”

 

 

“回去了?我进去看看。”我说着就要往屋里走。

 

 

袁克良拦住我,板着脸道:“怎么,你不相信我?”

 

 

“我有东西掉在里面了。”我只得找借口。

 

 文学

 

“掉什么东西了?我给你拿出来。”袁克良说道。

 

 

“掉……掉钱了。”我一无手机,二无手表,身上更加没有什么能掉的东西,只得说钱。

 

 

“这是两百块,你拿去吧。”袁克良拿出两百块边往我手上塞边将我往院子里推。我执意不肯走,袁克良对陈彩玲说:“彩玲,你送他回去。”

 

 

“我很累,想去休息。”陈彩玲说着便往屋里走去。

 

 

“你自个儿回去吧。”袁克良退回屋里,迅速地将大门关上了。

 

 

“林清清!”

 

 

“林清清!”

 

 

我一连叫了两声,没有听到任何回应,便竖起耳朵,静听里面的动静。

 

 

“东西在哪儿?”袁克良问。

 

 

“给你。”陈彩玲说道。

 

 

“这么多,那小子没占你便宜吧?”袁克良又问。

 

 

“没……有。我很累,去休息了。”陈彩玲说道。

 

 

过了两秒,又听到陈彩玲问:“林清清在哪儿?”

 

 

“在洗手间里,一直没有出来。”袁克良说道。

 

 

“哦,我正要上洗手间,我去把她叫出来。”陈彩玲说道。

 

 

“快去快去!”袁克良催促道。

 

 

“妈的,待了这么久,老子等得花都谢了!”袁克良嘀咕道。

 

 

我越来越担心,想要立马冲进去,但是我朝门推了好几下,大门纹丝不动。

 

 

“咦,我的蚀骨销魂神仙水呢?”袁克良又嘀咕道。

 

 

我从裤袋里拿出那瓶药剂,上面正写着:蚀骨销魂神仙水。

 

 

“不见了,看来只能给她喝飘飘欲仙了。”

 

 

接而,传来了袁克良倒水的声音。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