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 正文

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 太大儿媳进不去_乱系列小说

2019-08-15 19:46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李富贵差点乐出声,嘴上却说:“这样不太好吧,我一把年纪了,咋能让你受这种委屈?”

 “还说什么受委屈,你是因为我才受伤的,师父,你躺着别动,再不把血吸出来,血就扩散了。”

 

 刘婷也难为情,可想到严重的后果,由不得她不这样做。

 

 可用嘴吸李富贵的屁股,刘婷又很难下嘴,毕竟部位特殊,尴尬是在所难免的。

 

 “只是吸毒血而已,又不是做那种事情,用不着难为情。”

 

 刘婷暗暗宽慰自己,随即擦掉手心的汗水,张开嘴,缓缓朝李富贵的屁股靠拢,心里的紧张,让她手心再次冒出细汗,心也扑通扑通地跳着。

 

 “呃……”

 

 李富贵全身绷紧,当刘婷触碰到臀部时,李富贵感觉快要飞起来了,美妙的感觉无法形容,这个伤真他妈值!

 

 李富贵闭着眼享受这种快乐,刘婷可难受了。

 

 刘婷不敢去想自己正在做的这件事,越想心里越是难受。

 

 不过,用嘴吸果然比拿手挤效果好得多,吸出来的毒血,用卫生纸包住,反复几次后,刘婷就问:“师父,感觉可以了吗?吸出来好多血。”

 

 李富贵恨不得让刘婷吸到死,便皱眉说:“伤口很疼,好像毒血已经扩散得更深了。”

 

 “啊?”刘婷一惊,急忙趴下脑袋。

 

 李富贵丧偶多年,心中对那事的渴望早就控制不住了,此时的感觉,让他丧失了理智,真想得到刘婷。

 

 “刘婷?师父?”

 

 正当这时,院子里忽然传来赵斌的声音,刘婷全身一紧,急忙站起来擦掉嘴上的血水,说:“师父,你先躺着,我出去下就来照顾你。”

 

 刘婷的目光忽然和李富贵相接,她惊讶地发现,李富贵的目光里面,居然带着一丝侵略性,看得她心慌意乱,急忙走了出去。

 

 “老婆,做饭了吗,我饿死了。”赵斌走进屋里,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问。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刘婷就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说:“你还知道饿?打牌应该不用吃饭吧?”

 

 赵斌见刘婷脸色难看,便嬉皮笑脸地走过去,搂住刘婷的腰,手掌放在屁股上面,缓缓地抚摸着,“老婆,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打牌了。”

 

 “你干什么,快放手!师父在里面呢!”刘婷一把推开赵斌。

 

 “师父?”赵斌一愣,“大白天的,他在卧室里面做什么?刘婷,难道你们……”说到这里,赵斌的眼睛瞪得多大,怒火中烧,全身都散发着杀气。

 

 “你这么大声干什么?!难道我在你心里面,就是不守妇道的女人?!”刘婷狠狠地白了眼赵斌,“师父受伤了,我让他躺在床上休息。”

 

 “哦,呵呵。”赵斌讪讪一笑,“他哪受伤了,怎么搞的?”

 

 “他……”刘婷忽然有点脸红,捋着额前的头发,没底气地说:“他……他屁股被钉子扎了。”“啥?屁股被扎了?咋弄的,钉子能扎到屁股?”赵斌追问道。

 

 不知咋回事,刘婷心虚得很,目光闪躲,不敢看赵斌的眼睛,语无伦次道:“师父是因为救我,倒在地上,被木方上面的钉子扎的。”

 

 “救你?”赵斌越看刘婷的表情,越觉得这事蹊跷,刘婷怎么了,需要李富贵救她,而且她一脸心虚的样子,赵斌总觉得她心里面有事,皱了皱眉,又说:“被钉子扎了,要把毒血弄出来,不然会很麻烦。”

 

 

“弄出来了,放心吧。”刘婷不想让赵斌知道,是她用嘴吸出来的,干脆就岔开话题,“你不是饿了吗,饭在厨房里,快去吃吧。”

 

 QQ截图20190402095326.jpg

“是你帮他把血弄出来的?你怎么弄的?”赵斌已经感觉到这里面有问题,忍住怒意,尽量心平气和地问。

 

 

刘婷心慌得不行,脸也红了,目光左顾右盼,不知道咋说。

 

 

“你该不会用嘴帮他吸出来的吧?”

 

 

“我……”刘婷无言以对。

 

 

顿时间,赵斌整张脸都暗沉下来,腮帮子鼓起,抬手就是一巴掌,咬牙切齿地说:“你个不知羞耻的贱货,居然......不嫌恶心嘛你,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刘婷委屈极了,双眼泛红,也不怕被李富贵听到,捂着脸就说:“赵斌,你是不是个男人,我那样做还不是不想让他的伤势恶化嘛!活是你揽的,你却躲在外面打牌,让他帮忙做家具,他要真有个什么闪失,你就等着养他后半辈子吧!你活不干,成天就知道打牌,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们离婚吧!”

 

 

刘婷也气得不行,她感觉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可赵斌居然扇她耳光,这口气要是忍了,以后赵斌还不得变本加厉?

 

 

就当吓唬吓唬他。

 

 

说着,刘婷就捂着嘴往外面跑。

 

 

赵斌也感觉自己做的有点过分,随后赶紧去追刘婷,好话说了一箩筐,刘婷总算是不走了。

 

 

走回家里,赵斌胡乱扒了两口饭,然后就到院子里干活,想好好表现一下。

 

 

刘婷却懒得看他一眼,等到脸上的手掌印消散后,才推开卧室门,走进去问:“师父,感觉好点了吗?”

 

 

“婷婷,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师父,你都听到了?”刘婷快速地看了眼李富贵,“我没事,他那种男人,就不该有老婆。”

 

 李富贵听出刘婷话音里面的怨气,女人伤心的时候,内心最为脆弱,也最容易走进她的心扉,于是李富贵接住这个话题说:“婷婷,你这么漂亮,又有出息,嫁给赵斌确实有点委屈了。”

 

 李富贵不说还好,一听到这话,刘婷心里就委屈得不行,鼻子发酸,眼睛也湿润了,坐在床沿上,撇开脸擦掉泪水,强颜欢笑道:“师父尽会说笑,比我漂亮的人那么多,活得不如我的也大有人在,我有什么可委屈的。”

 

 

李富贵盯着刘婷那双白嫩的美腿,心里蠢蠢欲动,最后坐起来握住刘婷的手说:“你看你的手,肯定经常做家务,都没以前细滑了。”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