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 正文

乡村艳妇免费完本小说—全家人乱欲大杂烩

2019-08-19 22:02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这,这有点不好吧?”姜文阳心里有些忐忑,这钱来的有些不道德。

“这什么这?有什么不好的?这钱一不是偷的,二不是抢的,有什么可担心的?放心花就是了,你就是胆子太小了。”

石头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走咱们请假,今天下午哥带你去个好地方爽爽,这是横钱,不花白不花。”

说着拉着姜文阳就去找工头,拐了一个弯儿就看到工头似乎那里巡视,两人没多想,就去请了假。

奇怪的是,他俩本来以为请假很难,没想到工头这次倒是挺和气的,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两人也没多想,谢了一声,就去找冬瓜一起去消费。

“哼,横财是那么好得的么?两个傻小子,你们怎么吃得就让你们怎么吐出来。”工头看着两人背影,小眼睛微微一眯,溅出几缕阴险的光芒。

原来隔墙有耳,工头早就把两人的话听在了耳中,横财动人心啊。

姜文阳三人丝毫不知,换了衣服高高兴兴的前往市区玩儿,这是至今为止他们手头最阔绰的一次,一定要好好的玩玩。

几人一直逛到傍晚,吃饱喝足后,石头贱笑着拉着两人去KTV玩儿。

QQ截图20190318152538.jpg

三人来自农村,没有经过市面,被KTV的灯红柳绿所吸引,石头压抑着兴奋隐晦的表达了找几个小姐的意思。

服务生用暧昧的眼神看着三人,三人多少都有些羞涩,服务生一副我懂得的样子,匆匆离去了。

但姜文阳三人等来的不是打扮的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性感小姐,而是一群粗壮结实,带着面具的大汉。

“呦呵,哥几个小日子过得不错嘛?”领头的一个肥硕的人,压低嗓子说道。

他手里掂着一根棒球棍。

三人何时见过这种场面,都有些傻了,姜文阳盯着中年肥硕的身影看了一眼,疑惑的问道:“工头?你们这是做什么?你们跟我们开什么玩笑呢?”

“嘿嘿,你这个小子说话真没有意思。哥几个教训他们,教教他们怎么做人。”工头也不否认,一扬手中的棒球棍。

他身后七八个大汉扑而来上来,对三人拳打脚踢,三人根本不是对手,很快就被打的鼻青脸肿,嘴角溢血。

三人被蛮横的架起来,剩下的人从姜文阳和石头口袋里把现金都掏走了。任凭石头怎么喊叫都不起作用。

“阳子?石头?这怎么回事儿?你们哪里来的这么多的钱?”冬瓜一脸的委屈和幽怨,很显然他看出来了这次他就是遭殃的池鱼。

而原因似乎是因为这些钱,他的两个好哥们都没有告诉过他。

“老大,全在这里了一共九千多。”一人捏着钱道。

工头抓起钱看了看,重新丢给那人,“穷鬼,拿了钱都舍不得话。给,哥几个分了喝茶。你们也不要怪我,谁让你们不懂规矩,胡乱嚼舌头的?你们难道不知道,断人财路等同于杀人父母?

今天我就给你们好好的上一课,以免以后你们出去坏规矩丢了性命。工地你们也不用去了,给我掌嘴,让你小子多嘴,打掉他的牙。”

工头把身份表明了,他一指石头,一人上去大嘴巴使劲的招呼起来。

“放开他?肥猪,老子跟你们拼了。”姜文阳目眦欲裂,发疯似的挣扎了起来,一双眼睛红了起来,恨不得弄死肥猪工头。

冬瓜也挣扎了起来。

“妈的,敢骂老子?就是你这个混蛋该看的不看,老子早就看不惯你了,你还敢骂老子,老子弄死你。”工头怒声大吼,冲上来亲自揍姜文阳。

姜文阳挣扎着,瞅准机会狠狠的咬了工头一口。

工头惨叫一声,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抄起一边的棒球棍冲着姜文阳的脑袋就狠狠的一棍子。

姜文阳闷哼一声,昏死了过去。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了,见姜文阳头破血流,面具男们都慌了。

他们图财,可不敢害命。

“呸,今天就到这里了,我们走!以后你们要是敢随便乱嚼舌头,这就是下场。”工头冷哼一声,丢下棒球棍带着人走了。

石头和冬瓜挣扎了起来,哭声连天的开始求救。

而这时候,姜文阳眉头紧皱,身体不住的颤抖着。他似乎在做梦,但梦里尽是些光怪陆离、稀奇古怪的东西。

他梦到自己穿着只有在电视剧里才有的服饰在放牛,之后他还梦到自己会飞,梦到自己手持利剑一剑出山崩地裂……

所有的一切真实无比,就像是自己的记忆一样。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喜怒哀乐、生离死别,那是一个和现在完全不同的人生。

恍惚间,姜文阳感到似乎被人淋了一头水,倒吸一口凉气,猛地翻身坐起来。

他眼神迷离的四下看了看,白炽灯光刺目,耳中尽是喧嚣杂音。他满脸的迷惘,突然感到头疼欲裂,抱着脑袋痛苦的嘶吼了起来。

我是谁?我究竟是谁?这里是哪里?姜文阳脑子一片混乱。

“阳子,阳子,你怎么了?”石头急的不知所措,想要压住姜文阳却不敢动手。

冬瓜也是如此,他哭丧着脸道:“完了,完了,阳子被打坏脑袋了。石头都怪你贪财,现在好了我们连工地都回不去了,阳子也被打坏了脑袋,我们该怎么办?钱也被抢了,我们连村子都回不去了。”

“你闭嘴,我不是想弄点钱嘛,谁知道会成这个样子的?阳子成这样子,你以为我心里好受啊?”石头哭丧着脸,差点就急哭了。

他心里很后悔,早知道如此就不该贪财多嘴。

阳子一天之内被打了两次脑袋,这下肯定是被打坏了,可是他们现在身无分文医院也去不了。要不是这公共厕所,连个洗洗的地儿都没有。

“那怎么办?就看着阳子这样受苦?”

“那还能怎么办?好在止血了,阳子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吧?”石头心虚的说道。

姜文阳听着两人带着哭腔的声音,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他翻身做起来,眼神变得清明且冷静,眼瞳漆黑深邃,一张脸前所未有的严肃,抿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没有事儿,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该死的肥猪,这事儿没完。”姜文阳狠声骂了一句,一拳砸在地上,把瓷砖都打裂了。

然后看了看自己身上外套已经沾了血,脱下来擦了擦头发上的水,将其丢到了垃圾桶里。

“阳子,你干什么?这可是新买的衣服啊?你……”石头愣了的看着姜文阳。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姜文阳和平常似乎有些不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最明显的就是一双眼睛十分的明亮,面无笑意,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姜文阳脑海里还翻涌着莫名其妙的记忆,刚才他昏迷的一段时间,简直就像是过了一个人生那样漫长,一梦千百年,他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

他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但眼前重要的不是记忆,而是现在去哪里,难道要睡在公共厕所里么?

“走,我们找一个住的地儿。过了今天再说。”姜文阳洗干净手上的血迹,看着自己鼻青脸肿的样子,第一次打定了要报复一个人的注意。

“去哪里?我们现在可真是身无分文了。”石头一脸的沮丧。

万幸的是姜文阳没事儿,话说他这脑壳是怎么长的?

石头眼珠子一转,大有深意的看着冬瓜,“冬瓜,我知道你鞋底里还藏着两百块钱。别藏了,先拿出来应付了今天晚上再说。”

姜文阳听罢,也将目光转向冬瓜。

冬瓜被盯得心里发虚,不情不愿的脱下鞋子,抖落了大半天才拿出了那两百块钱。

臭死了……

三人手里就两百块钱,考虑到以后找不到工作,还得饿肚子的事情,还得省着点花。

于是几人跑了快两个小时,腿都快跑断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住处。

一分钱难死英雄汉啊。

冬瓜一屁股坐在地上,透着肚子大喘气,“阳子,那里有个馨兰旅社,咱们去看看吧。不行了,就这家了,我实在是跑不动了。该死的这江阳市的旅社也太贵了吧?一晚上最低都给两百,简直要抢钱啊。我快饿死了。”

“好,我们进去问问吧。”

三人一推门旅店大堂里一堆人齐刷刷的将目光投了过来,把三人吓了一跳。

旅店里很热闹,大概有十几个人,左边沙发上躺着一穿着牛仔短裤的女子一动不动,长发遮住了脸看不清楚,但感觉挺年轻的。

右边墙角一看上去二十多岁,性感美艳的女子将两个穿这服务员制服的女子挡在身后,脸色难看。

中间是一群头发染的花里胡哨的小混混,他们脚下还躺着一个男人,好像昏迷了过去。

“哪里来的土包子?你们是干什么的?是来帮她的么?找死来的么?”一小混混晃着手中的甩棍遥指着三人。

见势不妙,石头一拉两人就准备走,“不不,我们不是,不好意思,我们走错了。你们继续、继续……赶紧走,别管闲事儿。”

“不是就赶紧滚,不然连你们一起收拾。”小混混嚣张的很,索性也再没有关注他们。

姜文阳沉吟着,被石头托着后退,他分明看到了墙角女子眼里的一丝希翼彻底的熄灭了下去,变得委屈、绝望。

不能走,姜文阳心一横,一把拉住了两人,“先等等,看看情况。”

前台边上,一黄毛抓着把明晃晃雪亮的匕首,一边上下抛起耍弄着,一边斜着眼对墙角的女子道:“兰姐,这次你就算报警也没用!警察来了,我们哥儿几个顶多交一笔嫖娼的罚金而已。但这小婊子肚子里的春药,可都是你哄骗人家吃下去的!现在药物过敏闹出了人命,你就算说破天,也要负责!”

听了这话,那叫兰姐一口银牙都要被咬碎掉了,忍不住破口大骂道:“黄三儿,明明是你们几个混蛋趁小姑娘喝醉了酒,给她灌了催情药,现在发现人不行了,就倒打一耙赖到我的头上,简直无耻!”

“无耻?”

满脸横肉的黄三哈哈一笑,狠狠骂道:“你这个破店没安监控,老子就算诬陷你是暗中介绍小婊子卖淫的老鸨,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他的身后,一帮小混混也跟着叫嚣起来:“就是,兰姐你他妈明明就是个鸡头,破店里头藏污纳垢,在这一片儿混的兄弟,谁不知道你啊!”

听到混混们的叫嚣,兰姐脸都白了。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