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座 > > 正文

特别黄的小黄文小说_放荡护士口述|极品村支书

2019-08-19 22:09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没……没错,老公,你戴绿帽子了哦。”

下一瞬,小桃的声音,让我的心情更加跌入谷底,哼!这个骚货,早知道刚才就狠狠地弄她了。

我没想到,小桃竟然敢就这样把我出卖了。

“唔!”

41.jpg

小桃又娇吟了一声,媚声媚气的发着浪叫着:“那……那玩意还在狠狠地弄我呢。撩得我浑身像火烧一样难受。”

完了!

我这会真被吓懵了,没想到她居然把我出卖的这么彻底。

就在我慌张不已的时候,突然听到“啪”的一声脆响,打的小桃浑身发颤。

“骚货,就这么欠被别人弄?”

是大建的声音。

“我……我就是贱,老早就想被别人弄了,老王没有,隔壁小王也行。”

小桃笑嘻嘻地说着,还故意摇了摇屁股,我顿时感到一阵刺激舒爽。

“小……小王,快弄我。”

我爽的要死的同时,心底也恍然大悟。

小桃并没有出卖我,而是“故意”大方的承认,反而让大建忽略掉了墙壁后的我。哼,这个骚货,还是很机智的啊!

“你可真骚!老实说,是不是看上房东家那小王的大家伙了?”

大建嘿嘿笑着,似乎又开始对小桃上下其手了。

“好……好老公,弄我吧。我……我只想要你的大家伙。”

小桃的这句话,像是百倍的春药,立刻点燃了大建的激情,立刻嗷嗷叫地扑了上去,而我也成功地撤了出来。

一边庆幸安全着陆的同时,一边对小桃有了新的想法。

下次,一定要真刀真枪的弄,才能泻了心中的这一团火。

我心里有些失落,那一头,小桃早就跟大建滚落在了一起,欢声笑语的,让我心里更加地不平衡起来。

就在我准备堵上砖头的时候,小桃又把肥臀塞了过来。

“老公,我让小王弄一会,好不好啊?”

我心里一动,立刻凑了上去,小桃那里有股淡淡的味道,但闻起来有一股香味,只听到小桃唔地叫了一声,接着又说:“老公,我给你用嘴吧。”

虽然已经领教过小桃的骚,但这么明目张胆的骚还真是让我吃惊不小。

不过,小桃的大胆也让我血脉喷张,腰也往挺了挺。

我没听到大建的声音,知道他是同意了。

察觉到小桃的身体开始前后摆动,我也放心了。

一想到和大建一前一后地弄着小桃,我就激动的不行。

我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直接弄,但还是没那个胆子。

但是尽管这样,也让我爽翻天。

墙那边传来小桃的浪叫声和大建舒服的嘶吼,听得我心里像是猫抓一样憋得慌。

不过,小桃好像是故意照顾我,屁股近似疯狂地摇摆着,每动一次都会让我感觉像是触电似的,爽的想要叫出声来。

但是想到大建在,我只好忍着。

更美妙的是,贴在墙上还有点冷,但墙里边却暖和的很,这种冰火两重的感觉真是奇妙的紧。

“哦……好老公,你,你们好厉害,弄的好爽,用,用力……”

小桃的呻吟不断传来,我知道这是在替我打掩护,就也加快了腰上的摆动。

“小浪蹄子,爽不爽?”

小桃含糊不清地说:“爽……爽死了。”

“那和小王比,谁让你更爽?”

大建的笑声里那股子得意聋子都能听得出来。

“当……当然是好老公你了,小……小王根本没用力。”

说着话,小桃还前后磨了磨,让我又爽了一把。

随后,我就听到大建那愉悦的笑声,应该是对小桃的回答很满意。

我心里窃笑不已,但也有点不爽,就故意使劲两下。

果然,小桃惊呼,浪叫声比刚才大多了。

“你怎么了?”

“小……小王快弄死我了。”

小桃这话可听得我心里大爽,刚才心里那点小郁闷也一扫而空。

“靠!”大建气愤地说:“难道只有小王能弄死你,我就弄不死你?”

我知道,小桃是拿我刺激他老公大建,想要那种刺激感。

但这会,我甘心被她利用。

小桃这样的女人,任何男人都没办法拒绝。

何况,在大建的心里,他肯定以为小桃是在玩什么角色扮演,却没想到小桃跟我却在暗度陈仓。

磨啊磨,终于,我到了爆发的边缘,迫切地想要加快腰上动作的频率。

忽然,大建怪叫着:“哦,老婆,要来了。”

“弄……弄到我里边。”

小桃扭动了一下腰肢,我立刻明白,她是想让我进入。

我立刻激动了。

大半月的观摩,早让我内心渴望着探索女人的身子,可沮丧的是,我刚到门前,想来个神龙摆尾,小腹一热,瞬间爆发了。

我来不及羞恼,就被小桃那灵活的臀瓣夹住了。

唔!

小桃进入了状态,而我的耳边也传来了大建既兴奋又疲倦的声音,“宝贝儿,你今晚真棒。”

“我……我还没爽呢。”

小桃语气很是幽怨。

大建有些尴尬,这会他看起来已经很疲惫了,立刻打了个哈欠,说着:“休息吧!老公我明晚吃点药,再来收拾你。”

没过一会儿,大建又传出了呼噜声。

其实我也有点尴尬,没想到刚才威风凛凛的,却这么不中用。

不行!

得把这个场子找回来。

我斗志瞬间又高昂起来,原本以为大建睡死,小桃也会继续纠缠着我,可没想到她双腿一松,深深地叹了口气,瞅了墙后的我一眼,“把砖头堵上吧。”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变了脸,但看她态度很坚决,还是依言堵上了墙砖,没过多久,却隐隐听到小桃的抽泣声。

唉!

我心下叹息,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小桃是个很可怜的女人。

或许,小桃并不像我想的那么放浪,但经过了刚才的事情,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期待今后继续跟她发生点什么。

真是折磨人啊!

翻来覆去的,我睡不着,便起身出了房间,准备冲了凉,然后干脆去瓜棚那守一夜算了。

“臭小子,你去哪?”

我妈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妈,我正想去瓜棚守夜呢。”

由于害怕被我妈瞧出不对劲,我打算赶紧开溜。

“你个臭小子别急着走。你忘了?你嫂子刚从县里回来待产,这会她房里的灯还亮着,我炖了只老母鸡,你赶紧给我送过去。”

一提起嫂子,我心里顿时老大不愿意。

自打和我哥结婚起,那女的回家从来都没拿正眼瞧过我,一股孤傲自赏的样子,也不给我好脸色看,这会回来,想要我伺候她,做梦吧!

“让你去就去。”

我妈瞪着我,一副我不去就要收拾我的样子。

“唉,我去就是了。”

我妈发话,我哪敢不听。

当下,我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跑到厨房,端起香气四溢的母鸡汤就去了东屋。

东屋是我家装修的最好的房子,虽然大哥大嫂平时也不怎么回来,但房子始终都给他们留着。

到门口时,我叫门没人应,,一转头才看到角落里的浴室亮着灯,里面哗哗流水声。

嫂子在洗澡。

不知道是不是小桃闹起的邪火还没去,想起嫂子那样儿,我心头有点热乎乎的。

嫂子长得很漂亮,细腰丰臀,皮肤又白嫩嫩的,我哥那会娶她,可接连大笑了好几天呢。如果不是她太刁蛮,我其实对嫂子的印象也不会那么差。

我在房间里溜达了一圈,刚把鸡汤放下,就听到嫂子浴室的开门声。

糟糕了!

嫂子平常很厌恶别人进她房间,或许是小时候的阴影,让我担心极了,担心自己被发现了,指不定又要闹出啥幺蛾子。

我来不及思考,隐隐约约看到了嫂子的身影。

我瞄了旁边的大床,立刻钻到了床底。

下一秒,我看到了嫂子的脚丫子在眼前晃悠,那脚丫子真漂亮,指甲上涂满了红红的指甲油,精致极了,要是能摸上一把,肯定舒爽死了。

我这心里想着,就听见我妈的敲门声。

“妈,这么晚了,你咋还过来呢?”嫂子开了门,说道。

“钰慧啊,你现在是两个人了,得多滋补滋补,我刚让小猛给你端了鸡汤,又担心那臭小子别躲在角落里把鸡汤给偷喝掉,就过来瞅瞅。”

我一脸黑线,心里不爽极了,妈啊!儿子是这样的人吗?

或许是看到了桌上热腾腾的鸡汤,我妈开始一个劲地劝嫂子喝汤。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