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 正文

男人胯间的硕大公车上-双飞风韵犹存两个熟妇

2019-08-21 21:47  来源:时尚芭莎  编辑:Hou

“嗨,我比你爸爸都大,还能占你便宜不成,刚才我只是想让你彻底放松下来,所以才用了激进的手法,反正选择权在你,你要是还想继续忍受腹痛的折磨,你可以拒绝。”老王说的义正言辞,一番话彻底打消了靳小小的顾虑。

“对不起,王叔叔,我……我没按摩过,也不知道……那你撂吧。”靳小小涉世未深,被老王的话语唬到了,忙不迭的答应了。

“嗯……天也不晚了,我也要早点睡觉。”老王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话刚说完,他就急不可耐的将靳小小的睡衣给搂起来。

一双笔直的大长腿立刻显露出来,在往上看,老王的鼻血都要喷出来了,竟然是粉红色的HelloKitty内裤……

“王叔叔,你怎么不动啊。”靳小小此刻被掀上来的睡裙挡住了脸,也不知道老王在干嘛。

这,这怎么有种尹志平非礼小龙女的感觉?

老王心跳的扑通扑通的,一双手颤颤巍巍的朝着那个粉红色的部位摸去。

“啊……”靳小小惊恐万分,不是按摩小腹吗?怎么又来了?

“待会寒气可能会从这里出来,你最好能脱掉内裤。”老王威严的声音响起,随后将手移到了小腹位置。

那股温暖舒适的感觉,让靳小小的恐慌减轻了不少,只是她还有些犹豫,长这么大我还没让人看过那里呢,这样真的合适吗?

老王也紧张的看着靳小小,自己这一次次的触碰她的底线,未免也太冒险了,万一她意识到自己只是在吃她的豆腐,那可怎么办?

只是随后,靳小小的话让他精神大振。

QQ截图20181213130253.jpg

“王叔叔,我同意,不过,你可不可以在寒气快要出来的时候再脱我的……”

靳小小越说越觉得羞涩,毕竟是女孩子最隐私的部位,难道就这么被一个大叔看去了吗?

“行行行,我又不是怪蜀黍,可没有欺负你们女孩子的癖好。”老王装逼装的很到位,一番话说的自己都快信了。

“再说了,现在那么多妇产科医生都是男的,你以后生孩子什么的,难道都必须是女医生吗?这都不现实。”

靳小小微微点头,心中宽慰不少,这时候老王又是两只手一起按摩,一捏一松之下,敏感部位顿时产生一种羞人的痒意。

眼看靳小小在自己的攻势之下,越来越情欲高涨,两条修长的大腿,时而并拢,时而放松,老王的呼吸也变的沉重许多。

反正靳小小已经答应脱内裤了,他的一双大手不时的朝着敏感部位移动,有时候手指还假装故意勾到了内裤带子。

一提一拉,那个部位也被挤压变形,快感如潮,靳小小顿时发出一声猛哼。

“别,别……”靳小小实在是受不了,檀口微启,声如细蚊一般的求饶着,口中的软舌一伸一缩,头部左右摇晃,眉头紧皱,仿佛正在经历某种难以忍受的‘折磨’。

老王可不呆,他知道这是女娃动情了,于是他悄悄的靠近上前,好让那嚣张的大老二不时的碰到靳小小的玉腿。

这简直比打飞机,看毛片还爽啊!

老王一点也不着急,他在慢慢的享受这特殊的玩法,只是这样就可怜了靳小小。

本来就是情意大动,浑身一股欲火无处发泄,此刻陡然发现腿边多了一个滚烫坚硬的东西,她本能的伸手去捞。

“这,这是什么?”靳小小微微皱眉,她能感受到自己摸到这个东西时候内心产生了亢奋,可是脑子迷迷糊糊的她一时间想不到这是什么东西。

用力一抓,老王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再也按捺不住了,右手顺着内裤就滑了下去。

满手的湿滑,说明靳小小真的已经动情了,在加上她此刻也是恋恋不舍的捉着老王的大老二,看来今晚这好事十有八九是成了!

自己这是有多久没做那事了?想不到今晚有这么漂亮的女大学生给自己暖床,老王急不可耐的就弯下腰,急急忙忙的朝着靳小小的嘴唇吻去。

你别说,隔着这层布,亲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尹志平小龙女的感觉。

靳小小也是迷迷糊糊的开始反馈老王,要说这个靳小小是个雏儿,几番强攻之下,她彻底沉浸在这前所未有的快感当中。

特别是老王那只作怪的大手,虽然此刻没有动弹,但是靳小小竟然有种想要把它吸进去的急切感觉。

二人如同偷情的小兽一般,只差一步就要成就好事,老王隔着布亲了一会,最终还是忍受不住,掀开那层睡衣。四目而对,那靳小小的眼眸中竟然还带着几丝泪水。

“闺女,你咋了?”老王大惊失色。

“叔,我害怕,你,你不是要给我看病么,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奇怪?”靳小小没做过那事,甚至连这方面的知识都懂的很少。

“别怕,叔叔不会害你的,你躺着别动就行。”也不能怪老王没有良心,只是这时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翻身上床,刚要解开靳小小的内裤,这时候,值班室的大门陡然响了。

“小小,你还在不在啊,好了吗?”

“来了!”靳小小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睁开了双眼,一把将老王推开。

“王叔,谢……谢谢你,我,我先回去了。”靳小小脸都红到了耳根,理智恢复,她刚才居然差点那个了。

她低着头穿上了衣服,连看都不敢看一眼老王,就匆匆地跑出了门诊。

老王一脸懵逼,这半路竟然杀出个程咬金?

不过,仔细回想一下,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脱内裤的事情也已经说明了,顶多是这其中的尺度没把握好,机会应该也还是有的。

“慢点跑,寒气已经出来了,回去喝点热水就好了。”

靳小小听到这声医嘱,诧异的回过头看了老王一眼,随后红着脸点点头。

“我知道了,王医生。”

随后她便打开门,一溜烟跑掉了。

……

第二天一早,老王就接到了儿子儿媳的电话,让他今天中午无比要回去吃中饭。

老王还以为家里有什么事,回去了才知道,原来儿子儿媳又给自己介绍了一个老伴。

老王原本不想搭理这样的老太太,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靳小小,哪里能看上这个皱纹明显的中年女子?

可是,没想到这个妇人竟然看上了老王。

吃过饭,屋子里就剩下老王和张姐,儿子儿媳借口上班,走走就走了。

“老王,你老伴走了十几年了吧?”张姐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老王套近乎了。

“还好吧。”老王心不在焉的回答着。

要说这个张姐呢,长得还算不错,毕竟是城里人,保养的不错,但是毕竟上了年纪,跟靳小小这样的女孩子是完全没法比。

“哟,那你可真不容易,一个人就把孩子拉扯大了啊。”张姐面露惊讶,刻意的夸赞老王。

老王实在不想理她,便点点头没说话。

老王的态度不算好,可是张姐一点也不介意,看着老王这么大年纪还有一身的腱子,她竟然有些意动了。

想她们这样年纪的人,那里还有那么多的矜持,此刻一边露出花痴般的表情,一边伸出手竟然在老王的胳膊上来回划了一下。

“你干嘛?”老王打了个机灵,皱眉看了张姐一眼。

“都多大人了,你还害羞啊,正好你儿子他们不再,不如我们……”这个张姐盯着老王健硕的身子,那是越看越欢喜,话没说完,她竟然跨步坐在了老王的腿上。

一对又肥又大的胸立刻怼在了老王的脸上。

“你,你,下来!”老王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张姐竟然是个荡妇!

老王虽然恢复了男人的雄风,可是那也得是在靳小小面前,此刻面对着这个老货,他那里能忍受的了,一把将她给推开了。

谁知这一推可惹了祸,他没想到这张姐居然是校领导的亲戚,他第二天就被罢了职,说他年纪大了,看病没以前稳妥,让他去做个宿管发挥余热,算是学校对老职工的厚爱。

老王给气的,但也没办法,因为他的业务水平实在不怎么样,要不然这年纪也不会只是个校医了。当年他是靠关系混进来的,现在别人靠关系把他弄下去,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好在因祸得福,他分配去的宿舍是女生宿舍,恰好靳小小就住那栋楼。

做宿管的收入不高,好在他可以利用职权在自己住的传达室开小卖部创收。

老王的脑子挺活的,他一心想着白占这么大一块福地,不占一下嫩妹子的便宜那太对不起自己了,于是暗地里做些见不得人的赊账服务,专对那些生活拮据的女学生下手,赊东西可以,但必须让我占点男女间的便宜。

经过靳小小那一次以后,他也放开了,觉得脸面不重要,自己都这么大年纪了,再不享点福这辈子就过去了。

还别说,这活儿让他玩得挺溜的,一时如鱼得水,欢畅淋漓,只是可惜没机会跟靳小小搭上线。

这天夜里,小卖部的小窗传来三长两短的敲击声,老王听到后一骨碌爬起,口水都流了。

门开,一个女生悄无声息的从门缝钻进来,软绵绵的身子挨擦着老王,他的裤裆一下子就鼓起来了。

进来的女生是老客户了,叫秦欢,长得不算非常漂亮,但一双丹凤眼很撩人,再加上身子丰腴异常,是老王的最爱。

她瞥一眼老王的裤裆,吃吃笑道:“王大爷,你可真行,我才刚来你就这样了,是不是最近没什么人来赊东西呀?”

老王一点不尴尬,还佯怒跟她说:“我说小欢,你都债台高筑了,一分钱没给我还过,怎么还好意思来找我呀?今晚你要不是来还钱的,那就请回吧,大爷心情不好,不想再做赔钱买卖了。”

秦欢一听急了:“那可不行,我今晚非赊不可。”

老王一点脸面都不给,推着她往外走说:“说不赊就不赊,你都欠我两千多块了,我这是小本生意,哪经得起你这么折腾。”

“哎呀!不是了,王大爷,你就行行好吧,我今晚必须得赊,要不然觉都睡不好。”

秦欢挣扎着。

老王掰着手指一算,问她说:“你家亲戚来了?”

“嗯!”秦欢点头。

猜你喜欢: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女人街网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